晚娘2 野花2019最新社区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我们后天周末晚上,打算举办一场派对……”

快要下班的时候,凯瑟琳接收到了来自于其他实习生的邀请。

有些实习生早一段时间就已经离开了总统府,只剩下八个人。

其中只有凯瑟琳一个女孩,另外七个都是比凯瑟琳还要小两岁的男孩。

这些年轻人都有着显赫的背景,这次总统府实习即将结束,下个月他们差不多就要陆续的交接工作,然后离开这里,赶赴新的旅程。

在离开之前,这些坚持到这一刻,或者说他们背后的人能支撑他们在这里有一个完整实习期的实习生们,对彼此也算有了一个了解。

像是新闻上总是把凯瑟琳说成“平民之花”,说她是如何如何的不容易,如何如何的了不起。

是,从那些报道上来看的确是这样,她的母亲还在打零工,她的父亲还在仓库当管理员,她自己还住着分配给实习生的狭小房间,一边工作一边学习。

不管是从什么角度来看,她几乎都对得起“平民之花”这个词,媒体喜欢她,民众们也喜欢她。

可其他实习生却知道真相。

只有实力足够的人才能在总统府完成整个实习期,“在总统府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实习期”和“在总统府体验了实习生的工作”完全是两回事。

那些半路离开的,他们背后的人有实力,但不足以支撑他们在这里待的太久,那只是一种交易。

让他们推荐的人来几个月的时间,然后离开,而不是完整的一年。

一个平民被选中加入到总统府实习生计划中已经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了,更别说她还能“体验”到最后。

当然,知道这些秘密的人不会随便的公之于众,那只会让他们得罪凯瑟琳和凯瑟琳背后的人,在这个即将分别的时候,他们只是想要稳固一下彼此的交情。

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又会碰到——但下一次碰面,他们就不再是实习生了,有可能是议员,局长,甚至是市长,州长乃至国会议员。

所有来总统府当实习生的人,目的都是仕途,如果他们的未来是资本,那么他们可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们早就去“白手起家”了。

在这里蹉跎一年怎么比得上“二十二岁就白手起家创业成功”在资本的领域内更具含金量,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但社会会认可。

民众的认可在某些时候,就是一种力量,无法阻挡的洪流。

凯瑟琳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其实说有一年,并没有那么久,她从接近十月份到这里来工作,到现在才六个月的时间,还有一个来月实习期就结束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里,他们未必能像现在这样凑齐。

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人不可能等到他们实习期结束之后,才去为他们安排接下来的事情,有些事情现在就开始安排了,他们也要频繁的参加各种社交,甚至总统府这边的工作也会稍稍暂停一段时间。

凯瑟琳没有拒绝,她答应了下来。

邀请他的年轻人还不忘叮嘱了一句,“你可以带你的男伴来,我们还会邀请一些其他人。”

“什么样的派对?”

“年轻人的派对!”

凯瑟琳离开后,另外一个实习生问派对的举办者,“你想追求她?”

举办者连连摆手,“我疯了?”

“谁都知道她背后是林奇,现在林奇的实力扩张的那么快,惹他不是一个好时候。”,他说着耸了

晚娘2 野花2019最新社区

耸肩,“只是想要留下一些交情,谁知道她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他说着又有些迟疑,“如果没有林奇的话,倒不是不可以,她身上的头衔太棒了,和她走进的同龄人都会成为媒体和社会的关注对象。”

语气里透着一些些遗憾,这也很正常。

自从“平民之花”这个头衔出现之后,就有媒体不间断的报道凯瑟琳的一些新闻,甚至还有一个报纸开了专栏这么做。

每天更新的内容不多,大概就是她的穿着搭配,下班后的社交情况之类的。

不得不说凯瑟琳对自己的社交管理的非常严格,这也是人们会持续喜欢她的原因。

下班后她大多数时间都会去图书馆,在图书馆待到九点半然后回家休息。

每周周末下班的时间会提前一点,她会先去健身馆运动,然后在布佩恩的中心公园跑一圈,接着去超级市场补充一些食材。

从不去夜店,从不去酒吧,很少在外面用餐,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做饭。

一个几乎完美的女孩,就算最挑剔的人,也很难从她身上找出任何的毛病来。

热爱生活,热爱学习,积极从事为

晚娘2 野花2019最新社区

弱势群体和女性群体发声,还长得这么漂亮,谁还能再说点什么呢?

就连《联邦时报》最苛刻的主编都用“她就像是外面对美好生活寄托的精神具体化了,我们希望有这样一个人来证明人类是美好的,于是她出现了!”

为了这句话,林奇花了五万块。

当然,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大家都喜欢她,她已经具备了成为明星政客的所有要素。

接下来有林奇的支持,一些对普通政客来说根本无法实现的想法创意,都会在她的手中“神奇”的完成。

比如说联邦总统竞选宣言中的教育改革问题,不管是公立大学还是私立大学昂贵的学费几乎拒绝了所有来自底层的学生。

偶尔有一些能上名牌大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学习成绩好——

比如说运动不错,比如说长相甜美,比如说……

总之和学习都没有关系,这些少数幸运儿并不是真正的幸运,他们只是为了满足一些名牌大学特殊的需求被选中的而已。

教育改革始终不见成效,其实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对林奇来说都不是问题。

稍微晚一点的时候,林奇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

“后天你有时间吗?”

“应该有。”,林奇拍了拍秘书的屁股,让她不要再去找丢失不见的铅笔,反正只要没有丢到外面去就行了,总有一天能找到。

秘书脸红扑扑的离开了,弯着腰到处找那支不知道在哪的铅笔让她有些气闷,脸色有些发红,心跳的也厉害。

她不知道自己没有找到这支铅笔,会不会被林奇所不喜。

房门关闭后,林奇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五点钟之前有一个小型会议,不过可以推掉,需要我做点什么?”

凯瑟琳犹豫了一下,“也许你不用推,五点钟不算太迟。”

“我们那些实习生,他们搞了一个年轻人的派对,算是为我们这段时间的实习做一个总结。”

“他们也邀请了我,让我带男伴去……”

林奇打断了她的话,“你下班后可以直接到我这边来,然后我们一起过去。”

“对了,你需要新衣服吗?”

在总统府做实习生并不需要什么颜色显眼的衣服,中性的打扮就足够了,在那种场合过分的展示女性的特征,很容易被人看做是想要走捷径。

所以这半年来,凯瑟琳身上的衣服永远都是那套中性的工作装,也只有在下班之后,有时候会换上运动服出去运动。

“他们每个季度都会给我送很多衣服……”

说起这个的时候凯瑟琳没有了最初的不好意思,林奇为他在一些高档的品牌订购了季节套装服务。

每个季节这些品牌都会做出三到五套衣服送到凯瑟琳的手中,每一个季度都没有落下。

一开始她还有点不适应,因为她觉得自己享受这些东西……有点太扯淡了一点。

她想要拒绝,可林奇不同意,加上每一套衣服都是按照她的尺寸做的,别人也穿不了,从最初的不太适应,到现在已经有些麻木的适应,对于林奇的安排她也不反抗了。

其实有很多衣服几乎看不出来有什么季节性的变化,特别是一些礼服和晚礼服,除了一些细节的变化外,可以说大体上根本没什么改动。

明明还能穿,却已经“落时”了,而且每一件衣服的价格最少都上万了,这种消费观念让她很茫然。

要知道,她曾经和林奇省吃俭用了两年,才攒下了几百块,现在一件衣服就要上万,这种冲突让她恍然无措了很久。

其实,更多的还是自我质疑,直到进来她和翠西女士经常为弱势群体和女性发声,终于逐渐的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

“是年轻人的派对,不用穿的太严肃……”,凯瑟琳叮嘱了一声。

接下来两天时间里林奇都在处理每时每刻的各项工作,马里罗那边的联系断掉之后现在整个集团都处于茫然之中。

还有一系列的变化和将要应对的问题,供不上货,整个联邦的销售终端都要闹,这些事情都必须尽快的处理。

好在问题不算太大,林奇都有应对的手段,闹或者不闹,核心说白了还是利益。

只要让这些人意识到闹事不仅解决不了问题,也得不到好处,他们就不会真的闹起来。

在联邦,打官司是要花钱的。

资本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