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有情 总裁在餐厅进入

  • A+
所属分类:医保

吕布到底是因为什么会答应嬴子婴让他去帮助刘邦守护河西走廊,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他希望貂蝉过的好一些。

嬴子婴

确有情 总裁在餐厅进入

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干的不叫个人事儿。

利用自己的女人去胁迫另一个男人,装的自个儿还挺无辜。

他想这么做吗?

自然不想。

但是有些时候,他站在皇帝的这个位置上,他就不得不去做。

有时候,他选择的余地甚至不如那些平民老百姓。

而貂蝉是什么感觉呢?

只能说,生在帝王家的悲哀。

有人觉得这种算计的生活精彩,有人觉得这种生活恶心。

对于貂蝉,更对的是麻木吧,麻木到不适应也得适应。

享受了更多别人享受不到的,就要承担更多别人不用承担的。难道不对吗?

吕布前脚刚走,薛仁贵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因为现在如果去联系在丛林里边和百越玩儿捉迷藏的项羽的话,时间肯定来不及。

一来一回一个月算是好的。

到时候别说是黄花菜都聊了,盘子都不带给你留一个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联系河内郡的太守,李克用。

李克用看到秦国发来的请求借道的书信,瞬间就懵了。

他感觉这种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这还用问吗?肯定不借啊!有没有假道伐虢的风险。

单说借你道然后邯郸郡攻下来之后对楚国有什么好处。

用脚后跟看都知道,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还会让河内郡变成黄河以北的一块儿飞地。

所以说,李克用疯了才会借道给薛仁贵。

而薛仁贵要的或许就是这么一封言辞激烈的书信。

李克用先是例数了一下秦楚两国之间的恩怨,然后最后非常讽刺的说了一句秦国是有多大的脸跑楚国来借道的。

薛仁贵原原本本的将书信送给了嬴子婴。

意思很明显,老大,你看着办吧。

嬴子婴从其中读懂了两个意思。

首先,秦国是富强了,去年不管是人口增长还是粮食产量的增长,还是丝绸麻布各种肉类牲畜,盐铁贸易等等都有长足的发展。

而发展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手底下的人并没有之前那么安分了。

就比如薛仁贵,有些坐不住了。

嬴子婴当政数年以来,秦国从快要亡国发展到带甲百万,不可谓不快。

但是野心就像是草原上的野草一样,一旦生根,就很难根除。

尤其是眼看着别人都在立功,而自己却在家闲赋,谁受得了?

也就是说,手里边有军队有粮草,为什么不揍他丫的?

现在要揍的不仅仅是那些不听话的,而且还要揍那些表面上听话实则不怎么听话的。

比如河内郡的李克用。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楚国开战了。

嬴子婴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现在是不是和楚国开战的最佳时机。

郭嘉说:“陛下,现在应仍然以抵抗匈奴,确保河西走廊和巴蜀的安定为主。现在咱们本身已经分兵数路了。如果再在楚国这里横生枝节的话,恐怕就真的会与全世界为敌了。”

高熲也说道:“陛下,穷兵黩武不可取。”

嬴子婴自然知道穷兵黩武的危害。但是如何能够安抚武将的心态也非常的重要。

其实这些天不仅仅是薛仁贵请战了,霍去病,关羽,马超也都嚷嚷着要出去干仗。

有时候嬴子婴真心觉得,手底下厉害的人多了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很好的事儿。

能力都非常强,你就必须得给人家一个发挥的平台。

如果这个平台不够大的话,那人家很有可能直接就尥蹶子走了。

嬴子婴沉思了一下说:“那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彭越叛乱的事件?”

郭嘉和高熲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郭嘉说:“如果可能的话,冷处理。”

嬴子婴摆摆手说:“想都不用想了。还是拿出具体可实施的方案吧。”

说实

确有情 总裁在餐厅进入

话,就这件事儿,嬴子婴本身就接收不了,更不要说让那些天天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杀才们接收了。

高熲说:“那就让薛将军过壶关进邯郸郡直取涉县了。”

当初薛仁贵之所以不走壶关,是因为现在涉县已经被吴起给占领了,那他耗费大量的辎重跑过去就为了吃土吗?

不过真的要和楚国开战,嬴子婴也是拒绝的,思考了半天,点了点头,说:“只能如此了。”

当薛仁贵接到嬴子婴的命令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胜利不是一天就能够达成的,没让他直接打道回府薛仁贵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两后生可就不这么想了。

岳云躺在地板上,嘴里边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说:“陛下是不是让咱们过壶关去打酱油?”

薛仁贵将文件整理好,笑呵呵的说:“怎么,很奇怪吗?”

裴元庆没事儿干一边玩儿着锤子一边说:“咱们啥时候能硬气一回啊!李克用那王八蛋都骂娘了,咱们难道就不能去揍他一顿吗?”

薛仁贵说:“别抱怨了,有仗打就不错了。本将军都闲一年了,好不容易出来溜溜,你们可别没事儿找事儿啊!”

裴元庆和岳云没再说什么,相互对视一眼,心里边已经有了主意。

很快,薛仁贵率领大军便过了壶关。向着涉县进发。岳云和裴元庆被任命为左右前锋,各带五千兵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虽是两队人马,但是没走多远,两队就变成了一队。理由也很简单,就一条路,分两路干嘛?

岳云和裴元庆走在一条谷道里,仰头看着崖上影影绰绰。

岳云说:“你看看,这李克用小气的,还真怕咱们翻过悬崖去找他的麻烦啊!”

裴元庆不屑的说:“要是他真的有啥心胸的话,也就不至于给咱们回复那么恶心的书信了。”

岳云说:“老兄,最后问你一遍啊!干不干。干了回去别说是功劳了,不让陛下抽一顿鞭子就不错了。”

裴元庆说:“拉倒吧,还抽一顿鞭子,不砍头就算是烧高香了。”

岳云不耐烦的说:“那你说干不干嘛。”

裴元庆说:“干啊!为啥不干!反正大家伙都是这么想的,到时候给咱们求情的人肯定不少,怕啥!陛下还能真的把所有人都砍了啊!”

岳云一听,脸露喜色。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块石头,用力一甩,石头砸在一旁的崖壁上,弹了回来,正好砸中后边的一匹马。

马儿咴咴咴人立而起,立马惊了,疯狂的跑动着。

而前锋军当中也传出了震天动地的吼声。

“敌袭!”

喜欢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