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9 90000000000000000字作文

  • A+
所属分类:医保

冰风暴低声骂了一句。

“你不知道这座机关的破解方法?”

孟超道,“我还以为,身为血颅角斗场的四大王牌之一,卡萨伐肯定带你来过血颅神庙,见识过各种机关的。”

“的确来过几次,但每次卡萨伐都会让我佩戴特殊的面具,戴上之后,非但五感断绝,连对时间的概念都会模糊,等到揭开面具时,已经抵达了神庙核心。”

冰风暴解释道,“因为我没有接受卡萨伐的赐血,不是血蹄家族的正式成员,所以,没资格接触神庙的秘密。”

想了想,她摊开手指,掌心浮现出幽蓝色的掌纹,恍若一座小小的漩涡,从空气中吸收了大量水分,在掌心凝结成几朵霜花。

手指蜷曲,轻轻一弹,几朵霜花就以快慢不一的速度,飞向两列雕像组成的拱廊。

就在第一朵霜花触碰到其中一座雕像的手臂时。

只听几声轻微的“咔嚓咔嚓”声,所有雕像上都浮现出了纵横交错,闪闪发亮的纹路。

像是一束束堵塞千万年的神经和血管被重新打通,这些雕像全都“复活”了!

呼!

牛头武士的雕像挥舞着巨剑,横扫整条拱廊,劈砍出了刺眼的剑芒。

轰!

野猪武士的雕像,砸下沉重的战锤,砸得拱廊之外的孟超和冰风暴都双脚发麻。

唰唰唰唰!

半人马武士的雕像,操纵着货真价实的长弓,连珠炮般射出三箭,连续钉在刀光剑影的缝隙里,寥寥可数的落脚处。

体型最为庞大的蛮象武士的雕像,更是整个儿扑上来,几乎堵死整条甬道。

上百座雕像在机关的牵引下,足足疯狂劈砍了半分多钟,才恢复原状,周身闪耀的纹路,渐渐黯淡下去。

乍一看,什么都没有发生。

地面上,却残留了大量刀剑劈砍和斧锤轰砸的痕迹。

而且,孟超眯起眼睛观察,发现地面上其实残留着密密麻麻的成千上万道痕迹。

只不过,除了冰风暴最新用霜花搞出来的数百道痕迹之外,绝大部分痕迹都是数千年前残留下来的,经过反复摩擦和侵蚀,早已细如发丝,一开始,才没有被他们察觉。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底的震撼,和凝重之意。

“这些雕像,好像都是用非常特殊的金属加上岩石材质打造,搞不好,还使用了大量铸造图腾战甲的材料,并蕴含着狂暴的图腾之力。”

冰风暴深深皱眉,道,“拱廊这么长,一旦触动机关,就算能硬闯过去,恐怕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孟超陷入沉思。

他发现,当雕像疯狂劈砍时,在雕像下面进行驱动和控制的机关,发出的运转声,似乎有些异样。

“用你刚才的法子,再试一次。”

他对冰风暴说。

冰风暴见他表情认真,也不废话,双手摊开,凝结出几十朵霜花,同时弹射出去。

当上百座雕像再次开始隆隆运转时,孟超闭上了眼睛。

却将全部灵能和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双耳之中,将耳膜、耳蜗和听觉神经,都刺激得无比敏感,仿佛能穿透大地,通过声波的反馈,勾勒出雕像之下,机关的细节。

这一次,当雕像重新平静下来时,他心里有了底。

“这些雕像里面的机关,运转起来有些生涩和滞碍。”

孟超睁开炯炯有神的双眼,对冰风暴说:“应该是经过千万年岁月的侵蚀,里面的齿轮、轴承还有引擎,或多或少都发生损坏的缘故吧,总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机关的灵敏度,一定大幅下降,只要动作足够轻柔,就有可能直接走过去,而不触发任何一座雕像的。”

“引擎……”

冰风暴已经习惯了从孟超口中听到难以理解的古怪词汇。

但后半句话的意思,她还是听懂了。

“直接走过去,你确定?”冰风暴狐疑地问。

“基本确定。”孟超说。

类似的机关,他在龙城市中心的一号太古遗迹,以及雾隐绝域中的二号太古遗迹里面,都见到过。

在一号太古遗迹里,他还以“测试者”的身份,待了整整半年,闯过大量太古时代的机关,并解锁了其中的谜题。

同时,也从太古研究所的前辈们那里,学习了大量关于机关、迷宫和谜题的知识。

他知道,绝大多数太古文明遗留的机关,在刚刚部署的时候,几乎是无懈可击的。

至少,以地球人暂时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破解。

但时间终究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

就连“古人”或者“母体”,都无法抗衡时间。

部署时再精密、再完美、再可怕的机关,经过千万年间的无数次激活和使用,不可避免会发生侵蚀、磨损、风化和形变。

用来驱动机关的能量源,也有可能湮灭,或者因为星球磁场的变化,导致灵能输出不稳定,最终,损

妈妈的朋友9 90000000000000000字作文

坏动力核心。

特别是龙城穿越到了异界。

引发怪兽山脉内外,大范围的灵磁干扰现象。

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面投入一块万吨巨石。

掀起的波浪,足以撕碎原本漂浮在湖面上的浮萍。

所以,在地球人探索太古遗迹的时候,发现很多结构紧密,原理深奥,威力强大的机关,统统都从内部破坏。

令地球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蕴藏其中的太古之力,以此为基础,才发展出龙城文明独特的灵能武道、基因技术和符文科技。

图兰泽距离怪兽山脉这么近。

不可能不受到同样的影响。

孟超刚才用吕丝雅灌输给自己的,近乎“灵敏者”的敏锐听觉,听出眼前这座机关内部发出的异响,和龙城的一号太古遗迹里,不少严重磨损的机关发出的异响,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他才判断,这座机关远没有表面呈现的这么可怕。

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应该能不费吹灰之力走过去。

“直接大摇大摆走过去,当然不行。”

孟超想了想,对冰风暴说,“但是,冷冰冰的雕像之所以能感应到闯入者,无非是探测我们的呼吸、心跳、体温还有脚步声。

“而因为它内部的机关,已经严重磨损的缘故,它的感知和反应能力,都变慢了许多。

“所以,只要我们能将自身呼吸和心跳都降至极限,将体温也降低到和周围气温相同的程度,并且蹑手蹑脚,不发出半点声音,应该就能走过去了。”

冰风暴皱眉。

看看一本正经的孟超,再看看杀机四伏的雕像之间,一路通往黑暗深处的拱廊。

满脸“你他妈在骗鬼啊”的表情。

“相信我。”

孟超继续道,“以你的实力,控制呼吸和心跳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而拥有豹人血统的你,鬼鬼祟祟地走来走去,根本就是种族天赋;至于体温,更加不成问题,反正你本来就冷若冰山,整个人都凉飕飕的,根本不用继续降温,反而要稍稍升温,和空气趋同就好了。

“另外就是走过去的时候别紧张,尽量放空大脑也放松心情,别在意这些雕像究竟有多么强悍和凶猛,就当自己是在鸟语花香的草地上漫步就好了。

“否则,脑电波和灵磁力场的紊乱,也有可能触发这些雕像的。

“基本上,都是常规操作,对你来说,应该问题不大的吧?”

冰风暴继续瞪着孟超。

脸上写满了“问题不大?你倒是试试看!”的表情。

只是,孟超没注意到她的表情。

因为他已经朝上百座雕像组成的拱廊走了过去。

在冰风暴发出惊呼之前,孟超便稳稳当当,却又悄无声息地踏入拱廊。

不,“踏”字不够精确。

事实上,孟超是“滑”进去的。

每一步,当他的脚底即将触碰到地面时,随着周身肌肉如同波浪般涌动,脚尖都有一个轻轻向前一蹭的动作。

连贯起来,就好像他根本没有迈动双腿,而是踩着无形的香蕉皮向前滑行。

与此同时,冰风暴惊讶地发现,自己找不到孟超了。

原本,一个大活人,哪怕戳在地上一动不动,都会发出呼吸声、心跳声、血液流动声还有体温和体味。

冰风暴这样的高手,根本不用睁眼,就能通过这些极其细微的信息,牢牢锁定目标。

但现在,冰风暴明明眼睁睁看到孟超就在那里。

却感知不到孟超身上散发出来的任何信息。

就好像在拱廊中一路滑行的,仅仅是一束虚影,一道幻象而已!

而刚才连一朵几乎没有重量的小小霜花,都能触发的机关,的确没有被孟超触发。

眼看孟超已经滑过半条拱廊,所有手持刀枪剑戟,战斧和战锤,面目无比狰狞的恐怖雕像,仍旧一动不动,坐视不理。

不一时,孟超真的如他刚才所言,不费吹灰之力,穿过了整条拱廊!

冰风暴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看,我说的没错,这里的机关果然都严重磨损了。”

孟超在拱廊彼岸向冰风暴挥手,“屏住呼吸和心跳,控制体温和声音,随随便便地走过来吧!”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