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第一页 足本玉蒲团

  • A+
所属分类:医保

石敬瑭非常清楚,这是一件风险高回报小弄不好就会掉脑袋的活。

而且他对于李嗣源到底是个什么德性非常清楚。

一个义子,老想着跟人家李存勖争世子,你是那个个儿吗?

但是当初为了出人头地少奋斗二十年,娶了李嗣源的闺女,这就注定了他只能站在李嗣源这一派。

即便他现在提着媳妇的脑袋去投靠李存勖,李存勖会为了他和李嗣源撕破脸吗?

根本不可能!

李克用还活着呢!

所以说,即便李嗣源利用他,想玩儿死他,前面是个火坑,他也得跳。

“全军听令!举火!射!”

石敬瑭一声令下,顿时漫山遍野想起了喊杀声。

旁边的副将刘知远对于石敬瑭这种行为不知道该作何评价。听到石敬瑭下令了,刘知远却没有动。咬咬牙,艰难的说:“将军,这很有可能是秦军的陷阱。您令也下了,也该走了。”

石敬瑭冷哼一声,不屑的说:“你以为我是李嗣源吗?”

刘知远愣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拔出佩刀高声喊道:“杀!”

但凡射箭技术好的,眼神都不错。近视眼肯定是无缘射箭的。

而薛仁贵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并没有让他有任何的惊慌。他来就是为了现在。

你不是要抢我的粮食吗?好啊,给你抢啊!但是让我抓到你了,你就没什么可以抵赖的了吧,李克用!

“举盾!”

薛仁贵高呼一声,从数万大军当中选出的上百力士斜举着大盾,护卫着其他士卒向着悬崖边上靠过去。

薛仁贵之所以选在这个地方,就是因为两边的悬崖是凸出来的,人但凡躲在里边,从上边不管是用弓箭还是用滚木石头都很难攻击到。

而他自己,则是透过大盾的缝隙,锐利的眼神扫视着百米悬崖上的敌军。

刚才那两声呼喊已经暴露了石敬瑭和刘知远的位置。薛仁贵要做的就是将二人从数千敌军当中找出来,活捉!

石敬瑭和刘知远看到山崖下边突然竖起的百十只大盾的时候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脑袋大的石头砸在那些大盾上边发出咚咚的闷响,却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巨石和滚木倒是有作用,但是很快人家就躲到了崖边上,属于盲区,很难再有效果。

石敬瑭皱着眉头,看了看下边数百辆粮车,咬了咬牙,喊道:“放火!烧!”

他就不信秦军能够一直当缩头乌龟!

崖下,薛仁贵冷笑一声,这才哪儿到哪儿,怎么就急了呢?

伸手取下震天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好似根本就没有瞄,嗖嗖嗖三箭射

中文字幕第一页 足本玉蒲团

出。

石敬瑭和刘知远也是军中老将了。在军中呆了十数年,虽然周围非常嘈杂,但是对于羽箭破空的声音,他们有着天生的敏感!

刘知远大喝一声:“将军小心!”

石敬瑭面无表情,飞快的抽出佩剑,凭着感觉狠狠的向破空声发来的地方劈下。

“啪”一声,一根羽箭狠狠的撞在石敬瑭的佩剑上。

石敬瑭只感觉手中一股巨力传来,震的虎口发麻,手中的佩剑险些飞了出去。

而反观射过来的羽箭,箭杆竟然因为受不了巨力的碰撞,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紧接着“砰”的一声,爆裂开来,箭杆后边的羽毛飞散开来。

刘知远大喝一声:“还有!”手中的长枪也是凭感觉抡了出去。

他比石敬瑭准备的时间更少,仓促之间出手,竟然也能够砸中飞速射来的羽箭。

但是砸中之后,爆裂开来的箭杆直接让刘知远的虎口崩裂,手中的长枪被崩飞,整个人向后飞去。

紧接着,噗嗤一声,第三根羽箭到达,扎在了石敬瑭的肩胛骨上。厚厚的肩甲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的保护。

或许唯一一点儿好处就是,羽箭没有贯穿。

“将军!”刘知远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将石敬瑭从悬崖边上给拽了回来,唯恐下边的那人再次补刀。

他就想不明白了,上百米的悬崖,你竟然能把箭射上来。

射上来就射上来吧,还有那么大的力量。

这还是人吗?

石敬瑭被刘知远拖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感

中文字幕第一页 足本玉蒲团

险些让他昏过去。

在舌尖上狠狠咬了一下,一机灵,这才清醒了一些。

“别管我!放火!放火烧死这些狗娘养的!”

刘知远见石敬瑭已经离悬崖有一段距离,高呼道:“放火!放火!”

这一片本身就是石头山,山上鲜有草木。所以来之前,他们就做了很充足的准备。什么干草火油一股脑的向着山下扔去,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

漫天飞舞的稻草让薛仁贵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早有准备,但是真没想到楚军玩儿的这么狠。

要是没有准备的话,这一把火下去,下边的这数千人都得变成干尸!

这个时候,前边和后边的道路已经被巨石封住。虽然不可能封的那么严实,但是也仅仅只能允许一次出去几个人。

这数千人闷在里边,都召集的想跑出去,不踩死几百个才有鬼!

“不要乱,建立防御工事,捂住口鼻!敢死营何在,随本将军登山!”

薛仁贵说完一跃而起,一蹦竟然将近两丈,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把泛着寒光的小刀,一插一拔一蹬之间,竟然又是数丈出去!

敢死营上百人同样学着薛仁贵的样子,虽然和薛仁贵差的很远,但是速度那也是相当快的。当真应了那句悬崖峭壁如履平地。

而在下边的秦军却在力士的掩护下,将粮车上的麻袋堆积到悬崖边上。其实麻袋当中装的根本就不是粮食,而是潮湿的泥沙!

当薛仁贵爬到一半的时候,只听崖下“砰”的一声,爆发出一团大火,不时的就会有敢死营的兄弟被弓箭檑木滚石砸落下去。

但是没有一个人喊哪怕一句。

为了不动摇军心,每一个敢死营的人口中都含有木棍,牢牢的栓在脑后。即便是人死了,木棍也不能掉!

薛仁贵感受到一股热浪拍打过来,心中一紧,攀登的速度更快了。

片刻之后,薛仁贵已经到了悬崖边上。

而在上边,一个楚军总感觉下边有一个黑影一晃一晃的,伸着头就要往下看。刚刚将头伸进去,只见刀光一闪,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印!

薛仁贵再次一跃,轻轻的扒拉开那个已经死的透透的楚军,这时,其他的楚军才看清了薛仁贵的面容。

此时的他,在楚军的眼中,宛如从九幽之地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喜欢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