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芬 学长们(NPH)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严淑君被妈妈风一清拽回了家,浑身是气的严淑君

杨晓芬 学长们(NPH)

一回到家,就发起了大小姐脾气,见家里的瓶瓶罐罐就砸个稀巴烂,吓得风阿姨都不敢说话,她从没见过小姐发过这么大脾气。

风一清也不制止她,任凭她去砸,反正砸几个瓶瓶罐罐值不了几个钱,完了叫风阿姨去市场上买回来补好缺就是了。

严守城觉得奇怪,女儿今天早上还好好的,中午就砸起东西来了!这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就摔东西,砸板凳,大发雷霆了呢?

于是推开门正要进去看看,严淑君见有人要进来,她正生着气,觉得这人进来是看她笑话的,捧起一个花瓶朝着门口砸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四分五裂的砸在严守城的脚边,只差一点点就砸到他了。

严淑君一看是她爸爸,吓得花容失色,“啊”地一声

杨晓芬 学长们(NPH)

尖叫,拔腿就跑,边跑边解释:

“爸爸,不是我有意要拿东西砸你,对不起,我以为是妈妈进来了!所以,所以,砸错对象了!”

严守城嘿嘿一笑,大声问:

“既然没有砸到爸爸,你还跑什么呀?我且问你,那你为什么要砸你妈妈?这是何故?”

“爸爸,你真的不生气,我怕你生气打我,所以女儿就跑,你老喜欢打人,我有些怕你?”严淑君畏首畏尾的,缩着颈脖子,一副很怕事的样子。

“你都这么大了,我打你干什么呀?从你二十岁以后,爸爸就没有打过你了,有什么事,就跟爸爸说呀?砸东西能解决问题吗?生气砸东西,那是傻瓜做的事情,你懂吗?”严守城微笑着说。

“你真不打人?爸爸!这事不是我的错,是妈妈的错!这些天根发不去公司上班,对公司业务不闻不问,我问他的秘书小珍,小珍跟我说,根发去看他儿子去了,他儿子住院了!”严淑君一本正经的说。

“等等,他儿子住院看儿子是应该的,这有错吗?”严守城觉得女儿有点大题小做。

“爸爸,你是不知道,王根发那小子背着我,偷偷跟他前妻幽会,他是借儿子的名义前去幽会的,我觉得他这些天从儿子那回来,总是一个人笑嘻嘻的,偷着乐,就觉得不对劲。

趁着他再次去看儿子时,我就偷偷的跟了过去,结果发现,他跟他前妻吴美美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我就想去揭穿他们。结果被你老婆给拽了回来,爸爸,你说,我作为一个妻子,能让自己的老公跟她人分享吗?

你说说,王根发都那样了,妈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揭穿他们,为什么?所以,我非常生气,回到家实在窝火,憋屈得难以自己,只能砸东西解恨了!”严淑君无可奈何的解释道。

一听说女儿被王根发这般羞辱,就算气量大度的严守城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起来:

“这个王根发,简直太不像话了,别以为自己现在平步青云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没有我,你能有今天吗?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现在还在牢房里呆着呢?这家伙,怎么回事!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也给我留几分面子吧?”

骂完人,严守城找到老婆风一清,气急败坏的问:

“老婆子,你怎么回事?女儿发现王根发对她不忠,你为什么还要去阻拦?有你这样做妈的吗?”

风一清见老公这种姿态,就说:

“老严,你误解我的意思了!你女儿根本就不喜欢王根发那个瘪三,你还蒙在鼓里?有些话,我一直没有对你说,说了怕你发火,既然都到这份上了,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了!”

严守城看着老婆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就知道女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有让他知道。于是点点头,默默的听着风一清说下去。

风一清认真的说:

“女儿快大学毕业的时候,跟一个华侨的儿子产生了情愫,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然而,那个加拿大华侨的儿子,毕业后要回加拿大,女儿想跟他去加拿大。结果那个家伙跟女儿说,他在加拿大已经有了对象,是个州长的女儿。

他们已经订了婚,不久就要结婚,希望女儿放过他,女儿不同意,最后那家伙用五百万跟女儿做成了这笔交易,实际上我们的小外孙女就是那个家伙的种,不是王根发那个土包子的!”

“什么?你说王小敏不是女儿跟王根发的,而是女儿跟那个加拿大华侨儿子的种?这,有这么乱吗?意思是说,女儿的那辆红色奥迪,就是那小子给她的钱买的?”严守城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女儿花钱那么大方,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一直蒙在鼓里,现在想想女儿对王根发的态度,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根本就没有把王根发当回事!平时也没给他一个好脸色。

原来女儿把王根发当成了替代品,一是掩盖自己跟别人有了孩子,二是,她给这孩子找好了接盘侠,不然她根本无法面对未婚先孕的事实。

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样做就是败坏门风,是被赶出家门的,只要离开家门,以后就不是严家的人,跟严家无关。

严淑君这样做,既保住了自己的贞洁,又保住了在严家的地位,她这是一举三得,一得自己正当婚嫁,二得让严家保住了颜面,三得让肚子里的孩子找到了归属,孩子一出生,就能有个爸来接盘。

这样做,让王根发做了王八,王根发还不知道,孩子是别人的,他还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养着,老婆给他戴了绿帽,他还蒙在鼓里。

严守城为王根发想想都觉得憋屈,于是找到女儿,问:

“淑君呀?首先是你做了对不起王根发的事情,只不过王根发不知道而已,你却把人家当傻瓜,你跟别人生的孩子,他来当接盘侠,你觉得对得起人家吗?

还有,你既然不喜欢王根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死死纠缠着他!我也看出来了,王根发照样也不喜欢你,你们两根本就不喜欢对方,为什么要强迫在一起?

人家王根发虽然是个土包子,那么土都不喜欢你,你说说你,还有什么长处,他宁愿跟他那个其貌不扬的前妻在一起,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你知道为什么吗?”

严淑君被父亲的为什么问得直摇头,用征询的目光望着父亲,有些不解。

严守城就说:

“孩子,都怪你妈把你娇生惯养,如今都不知道人格两字是怎么写的,一个人再漂亮,没有人格,做事没有原则,就算生了一副好皮囊,又有什么用?

别人不因为你漂亮而在乎你,相反还会嫌弃你,嫌弃你像个狐狸精,破坏人家家庭,而你就是那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你懂吗?”

“爸爸,你什么意思呀?你怎么这样说你女儿呀?”严淑君无法理解父亲的意思。

“孩子,该放手就放手,这样对你,对王根发都有好处,你们这是何苦呢?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勉强凑合在一起,将来会酿成意想不到的悲剧!你懂吗?”严守城劝女儿该放就放。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