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onensis17一21学生 两a相逢必有一o肉车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距离公司不远的一家快餐店里,我和王艺相对而坐。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一些细节,她对我说道:“陈丰,你有没有发觉,这件事也许不止是陈昌平那么简单。”

“说说你的分析。”

“你看哈,如果咱们能够确定那个手镯不是付志强送的,那么刚才会议上那个女的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付志强送的?”

稍稍停顿后,他又继续说道:“还有啊!送礼的为什么不直接送给向阳,偏偏送给这个女的?你不觉得问题很大吗?”

我吸了一口气,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那女的和陈昌平有关系?或许陈昌平已经打通了招标组的关系了?”

“很有可能,不过这还需要被证实。”

“是,还得把付志强叫过来问清楚,如果真的是他干的呢?”

说完,我便拿出手机,找到付志强的号码给他打去了电话。

“丰哥,怎么了?”电话接通后,付志强便向我问道。

“你吃饭了吗?没吃现在来公司对面的大米先生这里,我在这里等你。”

“我正准备去吃呢,好的,我马上来。”

挂掉电话,放下手机,我又对王艺说道:“这事儿不能急,慢慢调查。”

“还有公司内奸的事,你有好的办法没?”

我摇了摇头,说道:“先不急,后面我会有办法让他(她)站出来的,等潮水褪去后,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十几分钟后,付志强赶来了快餐店。

我给他叫了一份快餐,然后让他坐在我旁边。

我和王艺已经吃完了,付志强见状道:“丰哥,你们都吃完了,咋还叫我来呀?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有件事,我问你,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如果你说了半句假话,以后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见我突然严肃起来,付志强立刻放下筷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你先吃,边吃我边说。”

叮嘱一句后,我才向他问道:“你有没有给招标组的人送过礼?”

付志强点了点头,我和王艺顿时睁大了眼睛,难道真是咱们自己犯错了?

可还没等我开口,付志强便说道:“烟算不算?我发了一支烟给招标组的一个成员。”

我和王艺对视一眼,我顿时白了付志强一眼,说道:“就发了一支烟吗?”

“是一支啊!而且他还不抽烟,没接。”

我算是松了口气,又继续问道:“你确定吗?比如手镯什么的?”

“手镯?”付志强笑了笑道,“我怎么可能买得起手镯啊!我现在全身家当不到两千块,开什么玩笑。”

“没跟你开玩笑,现在事情很严重,招标方指名道姓说你给他们怂了一个手镯,我们现在已经被取消竞标名额了。”

付志强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顿时眉头皱了起来,说道:“不……不是吧?我没有啊!真没有送什么礼。”

“真没有吗?我告诉你付志强,如果你说假话被我知道了,我真一辈子不会原谅你的。”

付志强一脸焦急的说道:“丰哥,我对天发誓,我真没有送礼,我要是送了什么手镯,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向他扬了扬手,说道:“别激动,我相信你没送,可这件事已经这样了。”

“被人诬陷了?哪个王八蛋干的,我去把他弄了。”

“你弄什么弄啊!真让别人站在你面前,就怂了。”

付志强尴尬地低下头去,又对我说道:“丰哥,你相信我,我真没送礼。”

“行了,不说了,你自己好好吃饭吧。”

说完,我看向王艺。

此刻,我们心里都有数了,这件事就是陈昌平联合招标方的那个女的干的。

正好,在这时向阳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走除了快餐店,接通了向阳的电话。

“陈丰,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面对向阳的责问,我也只能老老实实回道:“阳哥,真是抱歉,这件事可能对你造成影响了。”

“对我倒没影响,只是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是被人诬陷了吧。”

“是的,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证据。”

向阳重叹一声道:“你们不该泄露这次竞标的,我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是被其它竞标公司恶意诽谤的。”

“关键我还知道是谁,可就是拿他没办法。”

“是谁?我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艺煌传媒的陈昌平。”

“看来我们还真想到一起了,我现在怀疑我们的工作人员都被陈昌平给腐蚀了,如果这件事不查清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陈昌平来负责,那问题很严重啊!”

“阳哥,这件事我会尽快查清楚的,只是还需要你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嗯,我这边也会尽快把我们工作人员受贿的证据找到的,这不能让陈昌平得逞了。”

“嗯。”

我刚应了一声,还想说点什么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爆炸声。

特别大的声响,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

我整个人都被震了一下,像是地震一般。

我迅速抬头一看,不到对街一个巷子里浓烟滚滚,天空已经被火光染成了猩红色,黑色的烟像无底黑洞吞噬了一切!

街上许多人都目睹了这一幕,都纷纷向对街发生爆炸的地方看了过去。

手机那头的向阳似乎也听到了响动,同时向我问道:“陈丰,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怎么听到一声巨响。”

“出……出事儿了!阳哥,我这边发生爆炸了。”

“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我先过去看看。”

说着,我挂掉了电话,然后便朝对街跑了过去。

那条巷子全是各种小餐馆,大多数都是专门做外卖的,很多都没有合格的消防措施。

最关键的是,这条街还是江河集团旗下的地产!

发生爆炸的地方也是一家专门做外卖的小餐馆,此刻大伙还在熊熊燃烧着,随着吹来的风都夹带着一股烧焦味。

所有人都尖叫着跑的远远的,只有一个妇女满脸脏兮兮地跪在那个小餐馆门口,她像是在乞求着什么。

周边人都跑开了,报警的报警,打消防电话的打消防电话。

可唯独那个妇女却不愿意离开,她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几步冲到那个妇女面前,急声向她喊道:“大姐,快……快跑啊!你别在这里……”

孩子……我孩子还在里头,孩子……救救她,求求你救救她……”

妇女看见我,便随即抓住我的脚腕,拼命地给我磕头。

“这……”我望着眼前这熊熊燃烧着的大火,无奈道,“不行啊!这么大的火,这谁都不敢进去,等消防来吧!”

“不能等啊!我的女儿还在里面……我求你了,救救我的孩子吧!”

我明显看见这个妇女的腿受伤了,根本就站不起来,可她还是一个劲地往火场里爬行着。

女子本若,为母则刚啊!

如果等消防来,估计孩子已经没了,可我真要冒险进去吗?

是的,那一刻我没有多想,只想救人。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