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 作者 胡椒子 难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唉……”一道沉重的叹息声从茶楼中传出来。

小二沏了一壶好茶,看着那向来爱和外地人吹嘘的胡二爷坐在椅子上独自嗟叹,陪笑道:“二爷,今儿个有啥不对付的事了?怎么不说话尽在叹气啊?”

那胡二爷丧气地摇摇头:“唉……小子,怕是还没听说吧,咱们万安伯又有新作品了。戏曲!听说过吗?”

小二摇了摇头,邻桌的一人接话道:“昨儿个听人说了,说是侯爷新创的文体,一群人在台上唱一个故事,那叫一个活灵活现。而且啊……哪怕目不识丁,看了这戏曲,也能生出红尘气来。”

“还有这等事?”立刻就有另一位茶客问道。

胡二爷白了一眼:“等着吧,消息马上就会传开的。”

说完,胡二爷又是叹口气:“唉……咱中京,还牛个啥啊!以前侯爷在的时候,什么事不紧着中京先来。哪怕是侯爷走了,说书这行当,咱们也是这个……”

说着,胡二爷竖起了个大拇指,但很快脸色又落寞下来。

“现如今,有戏曲了,咱中京就得和那些破落地儿一样,得排队等着。”

“得东苍城先有了,咱们这才能跟着起来!”

“咱中京城什么地儿?首善之都!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得跟在人屁股后面啊。但这会,还就真得跟在人屁股后面了。”

“老胡我这心里头,不好受!”

“那……那……那可是咱中京老少爷们儿心坎里的万安伯!放眼去扫听扫听,满天下,现如今说也就这,哪怕双侯加身,说起来最顺嘴的那也是咱万安伯。听到没?咱!”

“本来……本来……本来该咱中京人拍着胸膛说一句:戏曲,中京的!”

“现在,没了……”

“哎——”

胡二爷最后一句深沉的叹息出口,夹杂着一丝哭腔,几乎同时,茶馆里所有的茶客,听着胡二爷的话,也顿时觉得杯子里的茶都不香了,异口同声地叹了一口气——

“唉……”

……

“唉……”玲珑楼里,韩三娘听着花魁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心头烦闷。

“行了行了,别唱了。”韩三娘摆了摆手,转过头望向在一旁自斟自饮地柳景庄,叹口气:“我的好词圣喂,您就高抬贵手,再给玲珑楼写一曲吧。”

“这段时间,翻来覆去都是这些曲子,客人们都听腻了。”

“也就是靠着您和梧侯的几首曲,撑着台子,我玲珑楼才勉强还是青楼魁首的名号,再往下,可就不一定了。”

柳景庄微微一笑:“三娘啊,你求错人了。”

韩三娘一愣:“词圣相公,你的意思是?”

柳景庄说道:“你去找我那陈贤弟啊!”

韩三娘闻言,苦笑一声:“柳大儒啊,您就别拿我一个老鸨打趣了。梧侯远在万里之外的东苍,他但凡是有新曲,那都是传遍天下,我玲珑楼拿到也不新鲜啊!”

柳景庄点了点韩三娘:“你啊,没听过那句古话吗?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韩三娘好歹当年也是一时才女,不然也坐不稳玲珑楼大当家的位置,瞬间明白柳景庄的意思,笑了笑:“相公又说笑了。就算我万里迢迢派人去找侯爷,难不成侯爷还会专门给我玲珑楼特供诗词不成?”

“总不能让我把玲珑楼搬去东苍城吧!”

“如何不能?”柳景庄抛给韩三娘一个玉简,韩三娘接过玉简,微微探查,顿时脸色大变。

“这……戏曲?”

“《女驸马》?”

“天雨粟!看戏而生红尘气!”

“剧院!”

韩三娘震惊地抬头看向柳景庄。

柳景庄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昨日陈贤弟与我书信,提到接下来数月内,东苍城内至少有十几万人涌入,而且还会源源不断。”

“他这新建之剧场,急需擅弹奏之乐师、擅唱曲之优伶。”

“三娘,如何?可愿意去东苍城再开一番天地?”

“以色娱人,不过下三滥的路数。”

“戏台之上,教化众人,岂不美哉?”

韩三娘手中的玉简啪嗒落在地上,这一刻,她的心乱了。

玲珑楼虽然说做的不是皮肉生意,楼里的姑娘也大多是清倌人,但是归根到底,还是卖笑的买卖。

总归是不体面的。

但是去东苍?

那中京怎么办?

玲珑楼千年传承,万一断在自己手上怎么办?

柳景庄仿佛没有看到韩三娘的状态,又倒了一杯酒,斟满,将酒杯推到韩三娘面前,轻声说道:“若是未来,天下戏曲出玲珑,这可是流芳千古啊!”

韩三娘一怔,猛然醒悟过来,直接将柳景庄递来的酒一饮而净

通房 作者 胡椒子 难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头一次严肃地朝柳景庄行了个礼,站到雅室的床边,大喊一声——

“姑娘们!”

“收拾细软!”

“咱们,去东苍——”

柳景庄缓缓起身:很好,该去下一家了。

是应该先去满芳阁呢?还是玉堂楼?

反正不是“天下戏曲出满芳”,就是“天下戏曲出玉堂”!

柳景庄,你真棒!

是日,中京城八大青楼驱车向北,朝那戏曲之道而去,后世有诗赞曰——

八大青楼闯东苍,

戏曲源流万古长。

方寸天地多少事,

唱罢爱恨唱炎凉。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暂不去提中京城内的青楼异动,此时各大世家豪族,也是一片忙碌。

第一家。

“四媳妇儿呢?快快快,快让她收拾一下。”

“爹,晴儿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呢,别让她折腾吧!”

“你懂个屁!东苍城天雨粟啊!明不明白,天雨粟啊!”

“只要能在东苍城出生,晴儿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就受到天道眷顾啊!”

“什么都别说,再去查查,咱们旁支里还有谁是有孕在身的,全部转入嫡系,一并送去东苍城。”

“快去办!”

第二家。

“丫头呢?府上那帮吵吵嚷嚷的小丫头呢?”

“快快快,老夫占了一卦,《女驸马》一出,东苍城大利女子。”

“赶紧去占一分气运!”

“老夫新立家规,我花家去往东苍城的女子,只招赘,不外嫁!”

“快去办!”

第三家。

“五百万两?”

“这点银子哪里够!二弟来信说东苍城的好地段已经抢疯了。”

“速去速去,将家里积攒的天道晶卖掉两块……不,三块,再从公库里支取一点,凑足一千万两给二弟送去!”

“赶紧,要在那些真正的世家出手前下手。”

“快点啊,听说东苍城主府都开始考虑限购和摇号了!”

“对了,二弟说东苍城物资紧缺,把一千万两里的五百万两兑换成物资,想来更值钱一些。”

“还愣着干嘛?”

“快去办!”

……

东苍城内。

《女驸马》已经开演第三天了,洛红奴带着一帮演艺人员几乎每天五六场,忙的不可开交,如今的东苍城,几乎人人嘴里都会哼两句“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

秦当国和杨南仲也忙得不亦乐乎。

政事堂每天除了要管理新进入的人口,进行各方面的统筹安排外,就是在不断设立新政司,不断完善整个东苍城的行政系统。

而杨南仲亦然,除了负责城市安防和大叶岭中的巡逻营救外,也不得不安排一队人专门待在剧场里,负责处理那些情绪激动的观众。

之前在东苍城上空的那种隐隐约约的压抑之感早已消散,现在的市民就是希望什么时候剧场赶紧轮完一轮,好重新再看一遍《女驸马》!

只是可惜,那如流水一般引入的人朝让他们明白,短期内怕是没有希望了。

随着豪门世家的进驻,政事堂的私人委托也多了起来,分担了不少城市的压力。那一栋栋豪华府宅也开始动工,同时平民的砖瓦房也不甘示弱的拔地而起,东苍城终于看到了一丝大城气象。

可是这一切的幕后之人,东苍城的骄傲,梧侯陈洛,此时却坐在书房里,皱着眉看着万仞城的书信。

“蛮族都打来了,你还写什么戏!”

“《三国演义》写完了吗?”

“刘备称王了吗?”

“一帮目不识丁的糙汉,不能生出气就算了,你管他们做什么!”

“多写几个猛将,多弄几个赤壁,不香吗?”

“速速更新,否则军法!”

“听说东苍城天雨粟?军中有些好苗子,这就给你送过去。”

“怎么安排随便你,别弄死就行!”

陈洛撇了撇嘴。

这兵相对自己越来越不客气了。

艺术,懂不懂?

听说当初一篇“莽撞人”就让领悟了张飞神韵!

《定军山》知道不?

《葭萌关》没听过吧?

三国戏可是京剧里的一大剧目。

到时候别来求我!

哦,连信一起还送来了一百车补给物资?是大佬啊,那没事了。

兵相教育的对!字字珠玑,句句良言!

陈洛受教了。

不过话说回来,戏曲上陈洛暂时不打算再花心思,暂时有个《女驸马》也就足够了,一场也才能装得下一千多人,足够东苍轮转半年了。

自己还是得回归更新的日子啊。

陈洛摊开纸张,继续书写《三国》。

前几日,已经写完了“三气周瑜”的章节,这位历史上的雄才,书中的垫脚石,只留下了一句“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叹,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不过三国就是这样,一花死,一花开,让你来不及感叹。

上一章,卧龙吊丧周公瑾。

下一章,猛将出兵千里行。

陈洛提笔,在纸上写到——

“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