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谢俞做到哭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晚上温暖以回娘家住的理由不回来了,韩谦有点孤枕难眠,想着明早就要和季大妈出去玩了,韩谦想想有些激动,拿出手机给季静发了条短信,结果短信石沉大海。

季大妈竟然没回。

这一下闹得韩谦心里没底,辗转反侧到了一点才睡着,第二天一大早韩谦就爬起来洗漱,特意换上了一套运动装,本来想换个发型,可惜这头发太短了。

下楼,骑车出小区,刚到小区门口,韩谦猛地捏住刹车,摩托车的后轮腾空,人差点飞了出去,

季大妈一身白色高领风衣,下深黑色西裤搭配一双高跟鞋,长发高高挽起在脑后,两缕青丝在鬓角垂下随风飘荡,一个带着小锁链的眼镜很漂亮。

化妆了!很精致。

韩谦下了车绕着季静上下的欣赏,摘下手套单手捏着下巴不断啧嘴。

“啧啧啧,今天我季大妈很知性很女神啊,不行!这么漂亮和我去京城是会被人骚扰,季大妈你等下啊,我摩托车上有黑油,我给你抹点。”

季静红着脸拉着韩谦的衣袖嗔怪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呀,你不会真的骑摩托车去京城吧··嗯···你好像没有证!上不了高速的。”

“嗯···”

韩谦捏着下巴在思考,随后转身把摩托车送了回去,这时候季静的手机响了,笑着接通电话,可随后她的脸瞬间变得阴沉,冷声道。

“她去做什么?到时候又要和大侄子吵架,谁告诉她的?我知道了,我在等他,去送车了。”

看着韩谦匆匆忙忙的跑来,季静挂断了电话,韩谦走上前搂住季静的肩膀,皱眉道。

“谁的电话?昨晚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不回?”

“燕总的,昨晚我在和杨岚喝酒呀,要不咱们俩做火车去好不好,很久没做火车了,大侄子~~”

季大妈开始撒娇,韩谦傻乎乎的笑着点头答应。

季静把时间掐算的很准,带着韩谦去吵架买零食,顺便给他买了两包烟,叮嘱韩谦不能在火车上抽烟,是会被拘留的!随后又买了一个书包,理由是京城的东西太贵了,在家里买便宜一些。

贤妻良母季大妈!

到车站卖票上车一共没用二十分钟,上车后季大妈拿出笔记本递给韩谦,温柔笑道。

“昨晚打电话问燕总和杨岚你在公司都玩什么游戏,想着要坐三个小时的车,就给你下载了一些,你看看对不对。”

可此时的韩谦正在盯着窗外,面色忧伤的哀声道。

“我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看到真的希望号!”

季静闭着眼无力的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搬过韩谦的脑袋,柔声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火车侠!”

梦就这么碎了,韩谦抱着季静开始磨人,季静不断把这个流氓伸出来的爪子打掉,最后韩谦安静了,因为列车员来提醒他不许大声喧哗了。

他玩着游戏,给季静讲解着游戏里的剧情,季静听的很认真,不时的开口询问,韩谦很耐心的回答,玩了一会游戏,韩谦感觉有些眼睛疼,仰起头轻声道。

“终于听不到她们吵架的声音了!”

话音落,一道熟悉不能在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燕狐狸你离我远点,你拖鞋干嘛啊?”

“温巨婴你有病是不是?我拖鞋你叫什么叫?”

嗯?

韩谦猛然睁开眼睛,随后闭上眼自嘲道。

“我这咋还有幻听了呢?”

“蔡娘子你能不能过来评评理?她拖鞋还不让我说?好臭啊,燕狐狸你能不能不穿丝袜啊!”

“你们俩的事儿我不管,一边玩去。”

“温巨婴你胡说,我刚才闻了,一点味道都没有。”

“两位娘娘,鄙人有个主意。”

“关大狗你闭嘴!我的脚没有味道。”

“关兄,你还是别插嘴了,来!咱们俩玩会游戏。”

韩谦的脑子都快要炸了!

幻听绝对的幻听,可能还没有离开滨海市,等出了滨海市就听不到这些声音了,韩谦不敢睁开眼安静,也不敢说话,靠在季静的肩膀进入了睡梦中。

梦里,温暖,燕青青,蔡青湖三个人穿着黑色皮衣,手里拿着皮鞭,而他则是被吊在了树上,燕青青怒喝质问他去京城玩为什么不带她,随后一鞭子抽在韩谦的身上。

这一鞭子把韩谦抽醒了,睁开眼,眼神迷茫的左右寻找,仔细倾听,没看到她们的影子,也没有听到声音。

是幻觉没错了。

韩谦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

“哎!”

随后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韩谦被吓得哎妈一声站起身,一不小心磕到了腿,韩谦疼的咬牙道。

“季大妈你能不能别吓唬我!”

季静自责的看着韩谦,伸出手揉着韩谦的膝盖,小声道。

“我想问你饿不饿,我这里给你准备了零食,我买了茶蛋,可好吃了。”

韩谦刚要说话,身边突然传来温暖的声音。

“啥?季静你买零食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啊!!!饿得我都没有力气和燕狐狸吵架了。”

啥玩意?

韩谦缓缓转过头,看着趴在椅背上露出俏脸的温暖,他懵了。

温暖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火车啊!

她绝对不可能在半路上车的啊!

随后韩谦

贺朝谢俞做到哭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闭上眼睛,轻声道。

“幻觉,绝对是幻觉,温暖的公司很忙,她没时间!”

“我忘完了啊!该处理的事情我昨晚回家找老温都处理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一瞬间韩谦死心都有了,随后童谣冷漠的声音传来。

“温暖,你小心季徐娘给你下药。”

话出,季静转头眯眼笑道。

“这种事情童药师才有经验吧!”

“呵,季徐娘想学?我可以教你,记得交学费。”

“童药师多虑了,我没有理由在去学这个手段了,我有鸡蛋你吃不吃?没毒的哦。”

“不好意思,我也有!并且我还有饺子。”

童谣和季静!

她们俩见面掐的比温暖和燕青青很要凶残!这时候温暖起身跑到季静身边,憨笑着拿了两个鸡蛋,随后又去童谣那里拿了半盒饺子,回到座位时,温暖笑道。

“燕狐狸你吃么?”

“废话!昨晚陪你加了一晚上的班,你不知道我没吃饭?”

“你不是应该去捕猎的嘛,燕狐狸啊!我最近看了一个视频,是一直狐狸捕食一只刺猬,然后用屁给熏晕了在吃,我知道你为什么脚臭了。”

“那特么是臭鼬!温巨婴你没上过学吧?”

“燕臭鼬?不好听啊?”

温暖和燕青青!

她们俩都掐出感情来了!

韩谦很庆幸,这一次只有她们,虞诗词和叶芝她们没过来。

既来之,则安之。

韩谦拿了一个鸡蛋,刚扒掉皮,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抓住了鸡蛋,韩谦歪着头看着站在身前的小萝莉,他做出一个夸张的微笑,柔声道。

“北北能吃几个鸡蛋呀!”

小北北看了一眼季静手里的袋子,奶声奶气道。

“都吃光,舅舅抱抱!”

抱起小北北坐在腿上,柔声道。

“你妈妈呢?”

“妈妈在上班。”

“你小姨呢?”

“小姨在上班。”

“谁带你来的?”

“舅mua!”

韩谦差点就问出哪个舅妈这句话了,仔细想想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儿,昨晚季静和杨岚一起吃晚饭聊了去京城海洋馆的事情,杨岚估计是说也想带北北去一直没时间,季静就揽下了这个任务,在请假的时候燕青青和温暖在一起,温暖告诉了童谣。

但关军彪和苏亮他们是怎么来的呢?

韩谦转头看向季静,皱眉道。

“季大妈,他们是怎么知道咱们俩要去京城的呢?”

季静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呀,哦!我在扣扣发了一个动态,说要和大侄子粗去丸!估计是谁看到了吧,怎么啦?人多不热闹呀?”

“哎!我担心你不喜欢人多。”

“我还好吧!总不能一直自己一个人呆着吧,我要适应正常的生活。”

看着季静握拳打气的样子,韩谦笑了,随后指了指怀里的小北北,笑道。

“她呢?”

季静捏了捏小北北的脸蛋,笑道。

“晚上和我睡呀,我要学习怎么照顾小孩子。”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季静的目光灼热的看着韩谦,后者有些慌了。

坐了三个小时的车终于到了,走出列车,小北北骑在韩谦的肩膀上,抱着舅舅的脑袋左顾右盼。

“哇!舅舅你看,那么高哎!”

“哇!舅舅你看。”

“舅舅不看!”

“舅舅你看。”

“舅舅不看。”

“哇!大美女哎。”

“哪呢?”

话出,韩谦感觉有数道目光在盯着他,吓得韩谦扛着小北北就往外面跑,出了车站,韩谦看着繁华的京城,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还是喜欢滨海!”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