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不要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在韩霓离开之后,赵姬目中浮现一抹清明。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问题。”

赵姬低声自语,她才不信世间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她不知道的内幕。

“要是被我抓住,我一定……”

说到这里,赵姬话音一顿,不知该如何教训。

毕竟如果是真,她也不能让爱子难做,最终只能化作一声冷哼,“希望你真的紧守礼仪吧。”

……

深夜。

韩霓辗转反侧。

忍不住起身来到窗口。

月色清冷,微寒。

韩霓忍不住将身上披着的衣氅紧了紧。

想到成嬌,韩霓轻叹一声。

近两年的时间,已经让她从昔日悲痛之中缓解了过来。

尤其有一个新生命,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如果没有,她恐怕现在都走不出来。

“太后今日究竟是什么目的?”

“她一定是猜忌着什么。”

“毕竟耳坠不可能掉落到床上,太后一定开始怀疑,今天只是第一次试探。”

韩霓低声自语,目露愁绪。

她现在还不想被赵姬发现,虽然她觉得这件事很可能某一天被揭穿,但是她现在还没想过如何面对,也不想面对。

因此烦躁之中,睡不着。

吱嘎!

就在这时,殿门打开。

“太妃也一个人睡不着吗?”

嬴政缓步走了进来,来到韩霓身后。

听到背后动静,韩霓猛然转身,面露惊慌,有些紧张地抬起手,向后一缩,“大,大王你怎么来了?”

韩霓慌乱开口,然后又压低声音,“这里是甘泉宫,太,太后就在一侧的殿内休息,大王你……”

韩霓说的磕磕绊绊,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显然是在警告嬴政,这里做事情太容易被发现,要是被太后知道,必然会闹出事端。

韩霓本来就极力避免与嬴政接触,也在避免被赵姬发现,而甘泉宫有是最容易被发现的。

因此韩霓满脸慌乱。

嬴政自己自然也知道,但真因为这样,他才会来,不然岂会刺激?

“这两年,让太妃辛苦了。”

嬴政握住韩霓的手,突然开口。

韩霓却是猛然退后一步,摇了摇头,“大王,到此为止吧!”

韩霓一脸坚决,“本就是错,事到如今,还请大王到此为止,让一切都结束吧。”

“那孩子呢?”

嬴政坐了下来,“寡人还未曾见过这个孩子。”

“大王,她也是个错误,大王就当不知道,一切都没有发生吧!”

韩霓撇过头,低声说道。

“太妃真的不愿让我看看孩子吗?”

嬴政凝视着韩霓的双眼,沉声说道。

韩霓目光有些躲闪,“大王,还是别了,大王就当不知道,就当她是……”

“她是寡人的女儿不是吗?”

嬴政直接打断韩霓的话。

让韩霓哑口无言。

片刻过后,韩霓叹息一声,“大王想要如何?即便是,大王难不成还要相认吗?如今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太妃愿意……”

嬴政握紧韩霓的手,但还未说完,韩霓便立即摇头,“不可,我不会承认,大王也莫要逼我。”

见到韩霓如此坚决模样,嬴政轻轻将人拥入怀中,“既然如此,寡人便不逼迫太妃,寡人未来会给她公主之位。”

韩霓紧绷的身子先是一僵,随即逐渐软化,并未拒绝,“多谢大王。”

不久之后,

韩霓脸色一变,“大王不要,惊醒了太后,我……”

“没事的。”

嬴政不由分说,将人抱到床上。

片刻之后……

另一边,赵姬缓缓睁开双眼。

然后赵姬来到窗边,突然问道:“太妃休息了吗?”

“启禀太后,已经熄灯。”

侍女听到之后,立即小声回禀。

“那大王呢?”

赵姬再问。

侍女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大王也熄灯了。”

“这么早?”

赵姬目中亮光一闪,她是最了解嬴政的,嬴政很少早睡,除了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吗,一般睡觉前都要翻阅奏疏,思考事情。

今天却这么早熄灯,自然让人疑惑。

毕竟今天可没人去侍寝。

想到这里,赵姬眼睛一亮,毕竟她今天留下韩霓的目的就是这个。

如今正是验证的机会到来。

赵姬想着就要走出去,但是走了几步后又突然停了下来,目光闪烁,露出犹豫。

“如果我此事出现在政儿面前,韩霓如何无所谓,但是伤到了政儿岂不不妙?”

赵姬陷入犹豫,毕竟现在爱子已经加冠,她不能再像看小孩一样一直盯着。

要是自己直接闯进去,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场景,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办。

责罚爱子肯定是不能的,但是如果直接责罚韩霓也未免不给爱子留面子。

赵姬陷入两难。

片刻过后,赵姬猛然摇了摇头,“现在还证明一切,我想这些未免太早。”

赵姬长舒一口气,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随即神情变得坚定,迈步走了出去。

来到厢房,远远便有几个女秘卫站出一步,挡住前路行礼。

一看着架势,赵姬脸色一沉,自然清楚这些秘卫可是只有自己身边与爱子身边才会有,现在出现在厢房,足以说明里面有谁在。

“怎么,你们想阻本宫?”

赵姬冷眼扫了两人一眼,淡淡开口。

两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秘卫立即抱拳躬身,低声回道:“不敢。”

“哼。”

赵姬冷哼一声,大步走了过去,两人不敢阻止,不过刚走过几步,赵姬突然一停,转身又道:“大王可是在里面?”

虽然心中早已确定,但是赵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但两个秘卫却只是腰弯的更低。

见两人没有说话,赵姬不再停留,大步前行,很快就来到了门外。

顿时一阵微弱,但做为过来人却极为熟悉地声音传入耳内。

赵姬目中露出惊怒。

“果然如此,当初就觉得不对劲。”

“不过你竟然敢在甘泉宫勾引政儿,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不知羞耻。”

赵姬地手按在门上,但是就在要推开的一瞬间,赵姬再次犹豫。

赵姬目光闪烁许久,最终却是突然收回手,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之后,赵姬神情复杂。

赵姬喃喃自语,“这次先饶过你,就当给政儿面子,等明天找她单独一问。”

虽然赵姬当时很想冲进去,但是一想到那样势必会让爱子颜面大失,最终赵姬还是忍耐了下来。

这些年来,赵姬也是有成长的。

因此也很在乎嬴政的感受。

“既然你真做了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我岂能一下揭穿,哼!”

赵姬暗自冷哼一声,“这一次,我就和你好好玩玩,看你还能在我面前伪装多久。”

赵姬目中浮现些许亮光,有了计划。

直接揭露太过简单,也不够震撼,她要看看韩霓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找出哪些理由,她要向看伶人一样,看看韩霓能演出什么大戏。

……

第二天,当送别嬴政之后,韩霓却是被留了下来。

经过一晚的时间,赵姬也恢复了平静,至少表面平静,因为她还要好好看看韩霓如何欺骗自己。

等韩霓欺骗的次数多了,然后揭露,让韩霓彻底无地自容。

如果按照赵姬以往的性子,她昨晚就会直接推开门揭穿,但是现在的赵姬不一样了。

虽然这种事情有违伦常,但是赵姬也耐得下心了。

毕竟……

不久之后,韩霓前来见礼,同时告辞。

“拜见太后。”

此刻韩霓面对赵姬,脸颊上带着些许微红,目光闪躲,不敢直视赵姬,显然内心忐忑无比。

毕竟昨晚就在甘泉宫,趁着赵姬熟睡做了这些事情,今天见到赵姬,自然有些不自然。

赵姬眯眼审视着面前的韩霓,心中冷笑,但口中却是故作和煦地问道:“太妃昨晚睡的可好啊?”

赵姬看似平静地问道,但内心却是强压恼火。

韩霓自是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早已被发现,甚至被听到,被听了许久,她见赵姬并无异样,心中还暗暗松了口气,觉得昨晚赵姬休息了,并不知情。

面对赵姬的问题,立即回道:“启禀太后,臣妾昨晚休息的很好,多谢太后关心。”

“是吗?”

赵姬唇角微翘,“太妃休息的好就好,不过看太妃面带春色,满面桃红,精神奕奕,想来也是不错,看来太妃倒是与

嗯啊+不要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我这甘泉宫有缘的很,既然如此,太妃不如在此常住如何?”

赵姬眼睛微眯,看似笑眯眯地问道,但实则遮掩目中冷光。

心道:哼,你倒是睡舒服了,受了滋润,可不舒服吗?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赵姬却是强压着情绪。

“啊?”

韩霓愣了一下,回过神后,连忙说道:“多谢太后盛情,臣妾还是不打扰太后为好,而且还有子英她……”

“这有什么。”

赵姬直接打断,“本宫也正好收养了一个女儿,也就比你那孩子大个一两岁,不妨也一并带来,正好让她们也有个伴。”

韩霓脸上神情顿时一僵,没想到赵姬这样说,一时都让她找不出理由拒绝。

“怎么?难道太妃不愿意?是嫌弃这甘泉宫不够好?还是怕本宫亏待了太妃你呢?”

赵姬身形前倾,眯眼盯着韩霓,语带威胁。

韩霓立即摇头,“没有,臣妾只是一时太过,太过……”

韩霓犹犹豫豫,最后只能感谢:“臣妾多谢太后。”

“很好。”

见韩霓还是如此能伪装,赵姬心下冷哼一声,“等你来了,再慢慢陪你玩。”

但是想到这里,赵姬突然愣了一下,“孩子?”

突然,赵姬脑中似是划过一道闪电,“孩子……”

赵姬拳头猛然一握,突然望向韩霓,面对赵姬突然举动,韩霓一愣,不明其意,但是看到赵姬目中凶光,韩霓有些退缩,小声说道:“不知太后还有什么吩咐?”

这一刻,赵姬突然想到,韩霓再雍城待了这么久,恰巧成嬌就多了一个遗腹女,如果爱子与韩霓早有关系,那么这个时间段,同样也是韩霓的机会。

一想到这里,赵姬顿时忍不住各种猜测起来。

越想,越是怀疑。

赵姬眯了眯眼,强压心中急切,稳定情绪后,这才开口,“太妃便先回去吧,本宫会命人为太妃收拾好住处,不会怠慢了你们娘俩。”

“谢太后。”

韩霓自是不知道一瞬间赵姬有了各种猜测,已经怀疑起孩子的生父生母。

而就在韩霓起身,即将跨出殿门的时候,赵姬突然开口,“对了,太妃,那孩子真的是成嬌的吗?”

韩霓突然浑身一僵,停了下来,片刻过后,韩霓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转过身回道:“不是成嬌的还能是谁的,不知太后的意思是……”

“没什么,是他的便好,本宫只是怕太妃被骗了,毕竟生母可以肯定,她最是清楚这孩子属于谁,但是生父可有很多操作空间。”

赵姬淡淡说道。

韩霓心下一紧,不知赵姬突然说出此话是什么意思,但此刻也只能强自冷静,“多谢太后关心,这一点臣妾可以确定,毕竟那孩子的容貌和成嬌幼时很像。”

韩霓立即回道。

“如此便好,本宫也只是关心,毕竟是王族血脉,不可轻忽大意。”

赵姬微微点头,平静说道。

随着韩霓离开,赵姬的脸色也逐渐冷淡下来,“还真是会伪装,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

如果不是昨晚听到的那些声音,她恐怕还真会被韩霓的柔弱、清纯姿态所蒙蔽。

但是一想到昨晚听到的,赵姬就不由恼火。

……

另一边,韩霓离开甘泉宫后,激烈跳动的心脏这才逐渐恢复平静。

“太后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难道还在怀疑?甚至怀疑那个孩子是……”

韩霓眉头紧皱,双手紧握,一时无比不安。

“应该没事的。”

左思右想,韩霓都无法拒绝,她现在也只能祈祷。

“毕竟孩子和我比较像,应该不会被发现。”

韩霓心中自语,安慰着自己。

昨晚的事情并未被赵姬发现,说明对方并未让人监视自己,也没有怀疑自己,不然昨晚就会被发现。

而一她对赵姬的了解,如果知道必然会忍不住揭穿的。

既然今天没事,那么说明就没发现。

【感谢:建议每天百更的600点打赏;本公子懒对‘嬴政’的100点打赏。】

喜欢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