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成长史池丽萍 养马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叶飞倒在洞穴里,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被水鞭抽打的破破烂烂的,头发上黏上了湿软的黄泥,面孔也脏兮兮的。

落魄至此的叶飞却仍有一个人愿意来见他,不是为了落井下石。

莎莎出现在山洞口,幼小的身子在洞穴外面探头探脑,明亮的大眼睛拼命往里面瞪。

“大哥哥,你还好吗,我给你拿来了好吃的梅子。”莎莎的笑容很天真,很真诚,让叶飞想起了已经死去的纳兰若雪。自从登上蓬莱仙岛,莎莎已经是第二个让叶飞感动的女孩

“你怎么来了。”叶飞问。

“人家担心你受了委屈,特意过来看看,妈妈太粗暴了。”

“你真是个好孩子。不必担心,大哥哥也不是吃素的。”叶飞腾起仙罡,稍稍用力便将水锁崩断。

莎莎看得呆了,口吃道:“大哥哥,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跑呢?”

“因为大哥哥不想跑啊,大哥哥等着你来送梅子呢。”

“你知道我会来送梅子?”莎莎信以为真,眼珠乱转,一脸狐疑。

叶飞笑笑,拍拍她的脑瓜:“开玩笑的,过来坐。”

“好吧。”莎莎大大方方地走过来,和他并排坐,“大哥哥,这是莎莎今天新采的梅子哦,可甜了,你来尝尝。”

她从精心编制的小筐里捏起一个梅子,送到叶飞嘴边:“你尝尝。”

叶飞一口吞了下去,“嗯,是很甜。莎莎啊,你今年几岁啦。”

“莎莎已经八岁了。”

“一直呆在村子里没有走出去过吗?”

“莎莎一次都没出去过,莎莎很想出去,可是妈妈不允许。”

“偷偷地和大哥哥溜出去你愿意吗?”

“额……不愿意,莎莎离不开妈妈的。”

“真的不想去见识五彩缤纷的世界吗。”

“莎莎很想出去,但是莎莎离不开妈妈。”

“这样啊。”叶飞抬起头,眼中的光芒变得冷冽而凌厉,片刻后,地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孩子总要和妈妈在一起,孩子是不能没家的,莎莎你说的对。”

叶飞站起了,拍拍身上的尘土,“村长让我躲,但我叶飞不能躲,我如果躲了,莎莎该怎么办,村子里的其他人又该怎么办,莎莎不能没有家。”

叶飞抱起莎莎,扛在肩上,右手虚握,片片飞花到来凝聚成剑——朝花夕拾剑!

“这世上总有些事情非做不可,总有些人不得不去面对,逃是逃不掉的,我们走莎莎!”

“大哥哥你好帅啊。”

“放心吧!等你长大了一定能找到比大哥哥还要帅气的老公。”叶飞走出了洞穴,阳光穿透树梢照射在他的身上,清新的空气让他精神振奋,叶飞望向远方,一道道激烈的气流从那个方向扑来,令他的目光一点点的寒冷下去。

“大哥哥,你怎么忽然变得杀气腾腾的,好可怕!”

“大哥哥要去杀坏人了,自然会变得可怕。”

“坏人是什么。”

“坏人就是……没功夫解释了,你亲眼去看吧,抱紧我哦。”叶飞弓步上前,身体前倾,“嗖”的一声窜出,如同猛虎下山,比起缩地成寸那文文邹邹的跳跃方式,叶飞更喜欢用跑的。

出手的原因很多,有的为了情,有的为了义,有的为了恩。叶飞出手是因为莎莎亲手送来的一粒草莓,为了给莎莎一个完整的家!

叶飞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那又能怎么样呢,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一粒草莓的恩情有时候比泰山更重。

叶飞出现的时候,岛民们已经撑不住了,他们虽然都是半神之躯,金刚不坏,又能御水,但毕竟从来没打过仗,战斗经验几乎为零,在身经百战的仙人面前显现不出优势,更何况,领头的是副岛主李寻。

李寻是恐怖的,他那强大的韧性连叶飞都自愧不如。月夜之战李寻以一敌三,最后一剑叶飞连九龙的力量都使用了出来,还是击不退他,被一阵滔天巨浪冲到了百里之外。

李寻的眼里向来容不得沙子,凡他决定的事,全天下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凡他盯上的猎物,便再也没有逃生的机会。

李寻和蓬莱岛岛主分身一起来此,便证明他们要和海神彻底撕破脸了,他们要抢夺“归沧海”,好去对抗九龙的灭世之炎。

被叶飞砍了一剑的场子李寻一定要找回来!

面对如狼似虎的李寻,岛上的居民虽然贵为半神,却真的有些害怕了,他们紧紧的团聚在一起,防卫圈越缩越小,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却无能为力。

三十个仙人打到现在死了十个,伤了五个;岛民方面一共二十五人,现在已经折损了一半。岛民已经退无可退了,他们的身后是村长,而村长的身后是村子里的孩子。

他们在渴求奇迹的降临。

越来越多的人死去,越来越深的绝望笼罩在村民的心中,娜达不能允许伤亡继续扩大了,她决定孤注一掷擒贼先擒王,对丈夫说:“给我掩护。”

身旁的丈夫领会了妻子的意思,召唤出一只海水化就的大鲨鱼,娜达把自己藏进鲨鱼的肚子里,跟着鲨鱼一起扑向副岛主李寻。

后者身怀瀚海神剑,拥有“瀚海之上,黑风肆虐”的强大力量。岛民是水的使者,瀚海自然无效,他便用黑风做矛发动攻势。眼见娜达乘着飞鲨越逼越近,李寻右手推出,手中黑风成长到两倍的大小,主动迎过去了。

黑风和娜达无限靠近,快要接触上的时候,娜达忽然跃起,被她丈夫控制的海鲨迎向黑风,而娜达则手持水刀扑向李寻。

“狼心狗肺的畜生,去死吧!”娜达一刀劈下。

“砰!”

……

李寻是日家族前任族长的嫡长子,他从出生那天开始便醉心于武,是个十足的武痴。

三岁举鼎,五岁搏虎,李寻成长之快速连家人都觉得惊奇,这份惊奇到了后来逐渐演变成畏惧。李寻这个人太爱好勇斗狠,出生名门的他却经常胡作非为,仗着孔武有力向比自己年龄大的男人挑战,有的时候能打赢,有的时候打不赢,但凡输了他便会聚集身边的小伙伴围攻对方,这样还打不过就叫来族内的长老,利用自己尊贵的身份压倒对方,总之被他瞄到的人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输了,李寻骑在你头上拉屎撒尿;赢了,李寻整天纠缠你,想尽各种办法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打倒为止,李寻是岛主的孩子,你又不能真的把他杀了。

如此一来,蓬莱岛民怨声载道,对于李寻慢慢生出了仇视心理。

前任岛主眼见儿子如此任意妄为,知道再不管束会酿成大祸,便每天押着李寻跟自己学道,李寻主动修道是愿意的,被别人强逼着学却不愿意,经常忤逆父亲。岛主非常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每当他忤逆自己就狠狠打他,久而久之,李寻将父亲当成了对手,每天纠缠不休,跟着父亲学习仙术,不断变强。

这一招成功缓解了岛民的怨气,却让前任岛主成为了李寻纠缠的对象,李寻没大没小,不知轻重,一次前任岛主正要午睡,他藏在暗处忽然跳出来偷袭,伤到了前任岛主的腰眼,至此落下了毛病,往后始终病病歪歪的。

那次事件之后,李寻忽然长大了,将所有精力放在修道上,将追求极致的力量作为自己的目标。父亲死时,李寻本是第一继承人,但他觉得父亲因自己而死,自己是有错的,不能继承大位,便闭关修炼去了,将岛主的位置拱手让给了弟弟李桐生。

李寻一闭关就是十年,出关之时,天地色变,百岛狂震,海啸腾空,水妖乱舞,一副末日景象。据说,当天李寻曾和弟弟李桐生切磋过几招,结果是李寻胜了。

但这一次,李寻胜而不骄,一心辅佐弟弟建功立业,他为人做事沉稳而果断,岛上的人都敬重他。

声威赫赫的李寻嫌少有人见过他真正出手,李寻究竟有多强,究竟怀有多少异术根本没人知道。

“砰!”一招拼过,处于绝对有利位置的娜达反被击飞,倒地之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连连咳血,而李寻手中则握着一把锋利的剑,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

“能逼出本座的第二把剑,你该死而无憾了。”李寻手中的剑看起来平平无奇,却能在一合之内击伤半仙中的最强者娜达,可见威力非同小可。

更关键的,娜达之败令村民的战斗欲望彻底瓦解,防御阵势溃散,村民身上不断被剑刃砍伤。他们钢筋铁骨,剑刃砍在皮肤上顶多留下一道浅薄的划痕,但冲击力无法抵消,皮肉还是会感到痛的,久而久之,神躯都会崩溃。

战场局势终于呈现出一面倒的倾向,村民们溃不成军,已然无法形成有效防御,两名蓬莱岛仙人趁此机会御剑飞向村长后面的房子,去捉拿藏在其中的孩子们。

村民们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满怀恶意的人类向着无辜的孩子们伸出罪恶之手。

便在此时,一道剑光一闪而过,两名剑仙竟然同时身首异处,头颅落在地上眼睛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一双黑鞋踩碎了他们的头颅。

叶飞单手持剑,肩膀上扛着莎莎,凝目一扫吓得只差一步便可取胜的仙人们不敢上前。

“又是你啊,臭老头!”

关键时刻,前来搭救村民的居然是被他们亲手践踏过的男人。

不单娜达不理解,其他村民也不理解,他们即便亲眼看着叶飞挥剑斩去两名剑仙的头颅,也不能确定他究竟是敌是友。

直到村长幽幽地道:“少年啊,你为何不听老夫的劝告,为何要带着莎莎前来犯险。”

叶飞

局长成长史池丽萍 养马

淡淡一笑:“第一,我叶飞不是你期望的那个人;第二,我回来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莎莎,为了她送来的一颗草莓!我已经答应莎莎了,不会让她失去母爱。”

叶飞的一番话说的娜达羞愧不已,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莎莎却哭了起来:“妈妈、妈妈,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啊,人类真的都是坏人啊。”

“好孩子,不要哭,我们半神死也要死的有尊严。”娜达教育莎莎。

叶飞却往前一步,道:“臭老头,来吧,我们打第二场。”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