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和他的小哭包姜甜苏以南 宝贝放松喷出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是的,在会见邓布利多之前,谢林修改了他的记忆。

谢林使用的可不是一般常见的遗忘咒或记忆修改咒,而是传承自斯莱特林的绝对主宰。这三种方式的效果虽然类似,但原理却南辕北辙,截然不同。

谢林三种魔咒都懂得,而且还造诣不低,他是这么理解它们之间的区别的——

如果把记忆形容成无数个节点链接在一起的细密大网,每一个节点都代表着一个无法被理解的原始数据,每一个节点上都有无数个插座和插头,通过这些插座和插头的跨节点链接,把原始数据整编成一个可以被理解的资讯网络,再通过资讯网络的重重层叠覆盖,来形成一个前后呼应、逻辑自洽的完整记忆体系。

(学数据分析的估计更能理解这个原理,节点是原始数据rawdata,两个或以上的节点链在一起是资讯网络information,当所有资讯网络相互交错层叠时就是知识体系knowledge。)

若遇上的是遗忘咒,大网上的一部分节点将被直接抹去,仿佛它们从不曾存在过。这也是为何骗子教授洛哈特可以逍遥法外那么久的原因,被完整地遗忘咒击中,记忆是几乎不可修复的,所以几乎没有人可以抓到他的把柄。

当然,遇上伏地魔这种天下有数的高手就另当别论,钻心咒是已知的魔法中唯一可以破解遗忘咒的方式,但是这需要极其高超的技巧,才能够做到施予痛苦折磨的同时,却又不会把人折磨疯了。

记忆修改咒,也被称为记忆操纵咒,依据效果和持续时间的不同还可以分成很多不同的种类,最常见的就是原著第七部里赫敏因为要参与对抗伏地魔的时,而决定让父母忘记自己这个女儿,带着全新的身份去澳大利亚生活时所施展的那种——

其原理为将新的记忆将覆盖在原有记忆上面,将原有的记忆节点封存和隐藏起来。相关的记忆节点并没有消失,只是从主意识中埋藏进更深处的潜意识里。这个咒语的效果是可以逆转的,只要施放了正确的解咒,受术者就可以恢复原有的记忆。原著的最后,赫敏就成功地去澳大利亚找回了父母,解开了这个魔法,一家团圆。

这个咒语的缺点是,只要被人察觉出不对劲,它是可以被破解的,甚至可以被技术高超的摄念师绕过这些虚假记忆,把被覆盖掩藏的真实记忆给挖掘抽取出来。原著中,年轻的汤姆·里德尔就曾就在杀人之后利用这个魔法修改了他舅舅和家养小精灵赫琪的记忆,让他舅舅背上了谋杀里德尔一家的黑锅,也让赫琪背负上误杀其主人赫普兹巴·史密斯的罪名。

虽然魔法部大部分员工的实力都不怎么样,但那指的是一般的文职,可不包括傲罗等武力部队,也不包括巫师法庭的成员。巫师法庭的成员筛选十分严格,即使在过去几个世纪里纯血家族们费了极大的力气,亦很难渗透进去,至少在谢林出现之前,权势滔天的马尔福家族都不曾拿到任何席位。

据谢林所了解的一些不明文规定的潜规则,想成为巫师法庭成员除了获得梅林爵士团勋章这条最容易的捷径之外,其他的条件就是必须要能够施展完全实体的守护神咒。

因为守护神咒被视为心灵的写照,同时因为《魔咒之书》上面关于雷兹蒂恩尝试施展守护神咒而被反噬的记载,人们还普遍存在一个常识误区,以为能够施展守护神咒的人一定是心灵纯洁之徒。这当然不是事实,但巫师世界对于守护神咒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难以转变。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姜甜苏以南 宝贝放松喷出去

护神咒的难学程度是众所周知的,绝大部分的巫师想加入巫师法庭就必须掌握这个咒语,由此可见巫师法庭里的巫师没一个是简单之辈,但偏偏这两起谋杀案就是成功瞒过了当时的巫师法庭上下的所有人。

但是,在谢林2年级的时候,邓布利多从汤姆日记本上察觉和确认了魂器的存在后,由于伏地魔对待笔记本的态度过于轻慢和随便,邓布利多已经开始怀疑他不止制作了一个魂器,但也仅仅是怀疑而已。毕竟长生的方式并不止有魂器一种,他无法就此确定伏地魔是否有其他的他所不了解的后手。

在原著第四部哈利从小汉格登墓园逃回来后,他和邓布利多叙述伏地魔复活之事以及墓园里的一切,邓布利多敏锐地从伏地魔口中的那句‘我,在长生的路上比谁走得都远。’察觉了一个他一直以来都不愿意相信、甚至拒绝去相信的事实——

伏地魔真的制作了超过一个魂器。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发现。古往今来,威名显赫、法力高超的黑巫师不知凡几,但从来没有人完成这个“壮举”,甚至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要知道,谋杀只不过是制作魂器的过程中负责提供撕裂灵魂的能量而已,甚至可以说是整个过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整个制作魂器的仪式非常黑暗、残忍、恶心、变态,是那种作者一旦写出来,肯定会被关起来的那种。制作一个已经足够让灵魂堕落到最邪恶的层次,制作超过一个魂器的伏地魔,几乎需要创造一个新的词语来形容他的邪恶。

此时的邓布利多已经有九成把握伏地魔制作了超过一个魂器了。

最后,在原著第五部的时候,邓布利多听了哈利描述他在睡梦中从纳吉尼的视角目睹了袭击亚瑟的整个过程,他从银质仪器所喷出的烟蛇中终于完全确认了“实质分离”的结论,也就是伏地魔的灵魂已经被分成许多碎片,而碎片之间有神秘链接的结论。

(注:原文邓布利多说的是“inessensedivided”,人民社的中文版照着字面上来翻译为“实质上是分开的吧”,这可能让中文读者误解了这段话的真实含义。Essense是本质、精华的意思,在这里老邓暗指的是灵魂)

就这样,邓布利多联想起当年牵涉到年轻的汤姆·里德尔的两起凶杀案的疑点,并重新展开了调查。

即使已经事隔了这么多年,邓布利多依然成功地破解记忆修改咒,然后利用摄神取念抽取出了真实的记忆,证实了伏地魔才是两起凶杀案的元凶。虽然邓布利多和哈利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和考技术的过程,但他终归是做到了。

克劳奇的情况和上述两者完全不同。

他的那一部分记忆网直接被谢林分解成零零散散的节点了,记忆节点虽然还在,但是它们之间的链接却完全断绝了。断去的节点和中了遗忘咒的效果类似,是真正的消失了,无法被正常手法或者破解咒来恢复。而记忆节点所代表的原始数据太过零碎,即使即使邓布利多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将它们解读出来。

若是遇上的是伏地魔,谢林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被钻心咒破解的可能性,他的结论是使用钻心咒的话,极可能会恢复一部分的节点链接,但有更大的概率会出现节点链接错误的情形,最终导致记忆错乱,把人都给整得疯掉。

想要让受术者恢复记忆,唯一的方式就是由清楚整个记忆网的结构样式的施术者去再一次的修改记忆,把那些节点依照原本的链接形式给重新链回去。

克劳奇此刻经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姜甜苏以南 宝贝放松喷出去

历的就是谢林在他身上预设的“绝对主宰”。

谢林在他的身上释放了第二个“绝对主宰”,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将可以将他的记忆重新编写回之前的样子。

他一瞬间就想起了,那个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一个夜晚——

他刚刚结束了一整天繁忙的工作,从魔法部离开回到了家里,因为家里没有了家养小精灵的帮助,他还要兼顾家务和那个不肖儿子。他不敢聘请家务帮手,因为害怕会把他儿子的存在泄漏出去。他只能用尽一切努力地把魔法部的工作和家务都两边安排好。

他才刚检查了施展在儿子身上的夺魂咒,就突然发现家里被人破门而入了。堂堂神圣28纯血家族的府邸,自然是在府邸四周都设立了无数个警戒和防卫魔法。来人可以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的这么短时间内硬闯入克劳奇府,肯定是不简单的人物。

作为魔法部里以嫉恶如仇的强硬派形象示人的政客,他很清楚这些年来他结下了多少的仇家。有黑巫师上门寻仇并不能使他惊讶,所以他很快地就拿好魔杖,并做好战斗的准备。

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破开门走进来的,是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丑陋到极点的婴儿,虽然看起来十分渺小,但它身上的气息却十分强大,他不会认错,这是那个传说中连名字都不能提到的男人,他回来了——

他拿起了魔杖战斗,却完全敌不过对方。

这个时候的伏地魔可不是谢林去找他讨要纳吉尼那个时候的水平了。经过长时间的修养(陋体药剂里的独角兽鲜血也能在一定程度恢复他的力量),再加上他还谋杀过了两个人(伯莎·乔金斯和看守里德尔府的老麻瓜),制作多了一个魂器,他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

在短时间的战斗内,他虽比不上真正巅峰时期的水平,但若是全力爆发的话应该也相差无几,当然它的身体状况不容许它进行长时间作战,它只能爆发短时间的战斗力,然后事后还需要服用大量陋体药剂去恢复。

最终,老巴蒂被制服了。

他被伏地魔亲手释放的夺魂咒给控制了。伏地魔自然是很强的,但是这些日子来,他的身体和内心两方面的煎熬和疲惫也是他无法抵御夺魂咒的原因。

他想起来了——

在他被控制之后,伏地魔把他的不肖儿子给救出来,然后还委派他扮成某个人潜伏进到霍格沃兹里,要伺机把哈利波特给带走。

这是关系到伏地魔复活的关键!

喜欢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