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玩女人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交代这种东西,往往是看别人需要什么,对症下药,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对方要什么,你才能给什么。

而不是你有什么。

这个简单的道理,李氏父子当然懂。

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并不知道林北辰要什么。

李光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在下为舍弟之前的不懂事道歉……”

这话说的苦涩。

弟弟死了,他反而要低声下气地道歉。

弟弟不过只是要把秦怜神的四肢打断,将其逐出泪痣星系,断掉其博士道修炼之路而已……

陈北林就把他给杀了。

可恨啊。

“道歉有用的话……”

林北辰又点上一颗华子,道:“我杀你弟弟干嘛?”

李光虞只觉得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脏被插刀的溅血声音,一下子噎住。

副院长李子异上前,取出一个炼金锦囊,语气倨傲地道:“这里面,有五万洪荒金,你拿去吧。”

嘶嘶嘶。

周围是一片倒吸凉皮的声音。

天啊,五万洪荒金。

这一次,李家还真的是大出血了。

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

一些人看向那淡紫色的炼金锦囊,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林北辰一怔,旋即笑了起来。

李氏父子也笑了。

毕竟是外面来的蛮子,眼皮子浅薄,没有读书人的修养,一点儿洪荒金就眉开眼笑。

但这时,就听林北辰道:“你在羞辱我。”

李子异一怔。

林北辰看了一眼王风流。

“五万洪荒金?”大奸臣瞬间会意,发出一声嗤笑,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道:“你打发叫花子呢?这点儿钱财好意思拿出来?我看你们就是不想好。”

李子异面色微沉,道:“年轻人,不要贪得无厌。”

话音未落。

滋啦。

噗。

蓝色幽电的声音,再度实打实地响起。

李子异握着紫色锦囊的右手,连同整个右臂,直接爆炸化作一团血雾,彻底消失了。

“我说过,不要浪费唇舌,说那些低智的对白,污染我的耳朵。”

林北辰吐出一个烟圈,淡淡地道:“你再说一句废话,下一发剑气,打的就是你儿子的头。”

用最淡然的语气,说着最凶狠的话。

李子异的面容因为剧痛而扭曲,冷汗从额头大颗大颗地缓落,和修炼圣体道的武者不同,博士道的书生们对于肉身的锤炼和对于痛苦的忍耐,显然要差很多很多,能够强忍着不痛呼,已经是很大的毅力和气魄了。

他甚至拦住了一瞬间要暴怒发作的儿子。

“妙手回春……血肉再生,完好无损。”

一边的李光虞,连续吐出三个‘箴言秘术’,才将父亲的断臂治好。

他又恨又怒,也平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并不如平日里诸方吹捧的那样天才绝世,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这个世界上也有同龄人可以压在自己的头上,让自己原本璀璨的光芒黯然失色。

原来自己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想什么呢想什么呢?啊?”

这时,奸臣王风流不失时机地道:“我家少爷平日里一个恒星月的零花钱,就有一百万,你拿五万洪荒金,还不够我家少爷一天的花销,这他妈的不是羞辱,是什么?”

吃瓜群众们无比配合地再度发出一片倒吸凉皮的声音。

一百万?

那是一笔什么样的恐怖财富。

不会是吹牛吗?

这个陈北林,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是来自于中央帝庭区域的豪阀巨族吗?

“不知道……陈大少您想要个什么交代呢?”

李子异强忍着痛,按捺住东林书院的学员们,终于学会了谈判的技巧。

第一要素当然是诚恳有礼貌。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我听说,东林书院有一套著作,名曰《东四十二大文经》,借我阅读三日,此事就算是了结。”

“什么?”

“这不可能。”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你在做梦。”

东林书院的书生们,一下子变得无比激动,一个个义愤填膺,高声呵斥叫嚷了起来。

《东四十二大文经》乃是东林书院的镇院至高典籍,传内不传外,就算是许多表现优异的核心弟子,也未见得可以修习和参阅,这陈北林真的是过分至极,竟然敢说出这样过分的要求,如何令他们不愤怒?

对于这些普通的年轻书生,林北辰倒是没有动杀机。

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哪里,不紧不慢地抽着华子,饶有兴趣地吐着烟圈,一会儿吐出一个S形,一会儿吐出一个B形

怎样玩女人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似笑非

怎样玩女人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笑地看着李氏父子,也不催促,但眼神却是越来越不耐烦。

就好像在心里默默地倒计时。

而倒计时结束之后,会发生什么?

李氏父子的心跳,骤然加速,加速,再加速。

“一日。”

副院长李子异突然开口道。

“这个时候,你还敢和我讨价还价。”

林北辰笑了笑,道:“好。”

李子异浑身紧绷着的肌肉,瞬间放松了开来。

然后又有一些怅然若失。

自己答应的是不是太快了。

是不是可以缩短为半日。

自己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太怂了。

但这些都无济于事。

在儿子和其他学员震惊的目光注视之下,李子异召唤出了一本黑色的古书,凌空徐徐送到了林北辰的面前,道:“这是《东二十四大文经》的复制本,其内容与原本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林北辰看着他,没有第一时间接。

李子异咬牙道:“不是我东林书院的学员,不可能翻阅正本,如果你还不满意,那就把我们都杀了吧。”

林北辰笑了笑,抬手按住黑色金属古书,道:“算了,复制本就复制本吧,谁让我这个人好说话呢……行啦,交代我拿到了,你们滚吧,别留在这里碍眼。”

李子异父子立刻转身离去。

连一句狠话都没有敢留下。

数十名东林书院的学员,也都如退潮一般,齐刷刷地仓皇离去。

其他人眼看着大幕落下,顿时也都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哎?这不是布秋人书友吗?”

林北辰招了招手,道:“书友留步。”

“啊……这……”

布秋人只觉得自己肝颤,颤巍巍地转身,一脸苦相,道:“陈书友,我……”

他怕的要死。

这陈北林不要干自己吧。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相见即是有缘,布书友赏脸留下来,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如何?”

布秋人一怔,脸上涌动着狂喜之色,旋即又有些犹豫。

最后一咬牙,道:“恭敬不如从命。”

相见即是有缘,留下来也无妨。

被陈北林当众叫住,必然被东林学院所不喜,解释肯定是解释不清楚了,东林书院的做事风格太霸道,不管自己解释都过不了关,不如直接坚定点,站在陈北林一边。

所谓两根粗大腿,择其更壮者而抱之。

“咦?这不是乔书友吗?不如也留下来喝杯茶呀。”

林北辰继续打招呼。

乔碧易一怔,旋即点头如小鸡啄米,兴奋地道:“正好口渴了。”

其他几个书山的书生学员见状,当场在内心里默默地哀嚎:完了,乔学姐这是色令智昏。

几人求助般地看向书山的学员首席兼乔碧易姐姐乔饆饠。

后者仿佛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转身就走。

林北辰的目光,也注意到了乔饆饠。

“那是我姐姐。”

乔碧易一脸骄傲地道。

显然对于有这样一位姐姐,感到非常的自豪。

“亲的?”

林北辰问道。

“亲的。”

乔碧易肯定地点点头。

林北辰心中默汗。

好家伙,乔碧易怎么说都是一个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玉骨冰肌的大美人,怎么她的亲姐姐,竟然是个五大三粗看起来至少也有三百多斤的大胖子,走起来简直像是移动的肉球,特制的宽松书生袍几乎都要被撑爆了。

同样都是一个妈生的,差别这么大吗?

“嘻嘻,我姐姐不错吧。”

乔碧易凑近了,像是咬耳朵一样,道:“我告诉你说,她比我漂亮多了,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介绍她给你认识,到时候,我们姐妹俩一起……怎么样?”

妈的,你倒是把省略号后面的内容说出来啊。

我是缺那点儿钱的人吗?

林北辰眼睛一瞪:“没正行。”

乔碧易捂着嘴偷着乐。

林北辰又一招手:“江南岸书友,江南潮书友,请留步。”

“别叫,我不认识你,我们不熟……”

江南岸立刻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搜地一声就从院门口蹿了出去,挤入人群消失不见。

“唉,我是想要提醒他,裤子湿了。”

林北辰遗憾地摇摇头。

这时,他又看向驻足在大门口的其他人。

各大书院的首席学员们,面色复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见证了一个同龄人的绝世璀璨光芒——虽然这个同龄人不是博士道,脑子也有点儿问题,但真的是已经达到了他们无法企及的高度,瞬息之间虐杀一位59阶的星君巅峰级圣体道强者,别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的师长,也未必能够做到。

尤其是太平书院的首席慕容天珏。

这位身段高挑姿容绝美的女书生,此时内心里依旧一片震撼。

自负不凡的她,之前以为陈北林是初来乍到不知道利害,所以才敢杀李光墟,现在看来……

小丑竟是我自己?

“慕容书友,留下来一叙?”

林北辰笑眯眯地招招手,一副全然忘记三个时辰之前凶巴巴地要人家滚否则弄死的凶狠。

“不了,告辞。”

慕容天珏带着太平书院的学员们,转身离开。

很快,院落里的人,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多谢方老仗义执言,为我解困。”

林北辰转身,向【苦舟】方支离恭恭敬敬地行礼。

“老夫也没有能做什么,事情最终还是你自己解决的。”方支离感慨万千,看着林北辰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祥,就如同前辈看着有了出息的后辈子侄一般,又道:“不过,你今日强夺了东林书院的《东四十二大文经》,等于是彻底和这一脉撕破了脸……”

“瞧您老这话说的。”

乔碧易地一边插嘴,道:“陈书友杀李光墟,断李子异手臂,羞辱李光虞,这一桩一桩一件件,那个不是天人共愤,哪个不是和东林书院撕破脸?”

“那不一样。”

方支离摇摇头:“之前还有挽回余地,得罪的不过是李氏一脉,东林书院还有其他分支,但如今强夺《东四十二大文经》,等于是彻底和整个东林书院都撕破了脸,到时候……”

乔碧易更加兴奋了,再度插嘴,道:“那更好啊,让陈书友到时候直接干死他们,我早就看东林书院这帮家伙不顺眼了,一个个眼高于顶,党同伐异,动辄上纲上线,把不同意见和学术流派的人,往死里整,好多小学院、小书舍,小流派,就因为不将他们的经义,就被取代,灭门,这帮东林人把整个泪痣星系搅得乌烟瘴气,早就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方支离、林北辰和布秋人齐齐看着这个小妞。

真敢说啊。

你他奶奶的还真的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方老,留下来喝杯茶?”

林北辰发出邀请。

方支离摇摇头,道:“不了,我得抓紧时间,想办法为你善后吧。”

说完,转身离去。

“多么让人尊敬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啊。”

林北辰发出了赞叹。

“是啊。”

王风流点头附和。

啪。

林北辰一巴掌拍在王风流的后脑勺上,道:“愣着做什么呢?去把院门修好啊。”

“啊?哦,这就去。”

王风流连忙道。

林北辰又看向布秋人,道:“布书友,你不去帮忙吗?”

“啊?”

布秋人指了指自己,道:“我?帮忙修门?”

林北辰很认真地点点头。

空气里涌动着奇异的气氛。

王风流扯了扯布秋人的衣袖。

布秋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道:“对对对对,我这辈子最擅长的事情,其实不是读书,就修门……”然后跟着王风流去做苦力了。

林北辰转身对乔碧易笑了笑,道:“走吧,我们去喝茶。”

乔碧易炸了眨眼,看着被支走的两个男性,又看看林北辰,道:“你这个茶,它正经吗?”

林北辰也炸了眨眼,道:“你猜?”

“正经?”

“你再猜?”

“哦豁?那我可得喝一口了。”

两人说说笑笑往里院走。

布秋人看着两人的背影,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凭什么啊。

这个世界为什么对男书生这么大的恶意啊,还能不能好了,男书生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里院。

林北辰两人刚进来,就看到秦主祭和岳红香正坐在大厅里,有说有笑,正在商议着什么,看到他进来,目光齐刷刷地过来了,盯住了林北辰……身边的乔碧易。

六目相对。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喜欢剑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