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神马电影在线观看免费 男生说女生小扇贝是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一时之间,食品公司二楼的走廊上,仿佛有大德高僧说法,清净庄严,妙声回荡。

可若仔细去听,会发现内容不是那么一回事:

“患者自述行动能力正常精神状况,正常很正常。现病史为,近七天,每天都可见,儿子身影,至少为,一次,她儿子……”

商见曜用诵佛经的口吻把病历还原件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而且,为了符合他挑出的《金刚经》片段,他强行断句,添加词汇,务求把患者情况念出那种特殊语调,以彰显庄严之色。

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普渡禅师就该这样。

至于会不会因此显得不够通顺,他毫不在意,意思表达到位扮演足够真实就行了。

对他这个异想天开的尝试,蒋白棉和龙悦红都不太看好。

因为这是某位觉醒者心理阴影中的“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而非现实中的那处佛门圣地。

这里的一切都是房间主人所见所得,超出这个范围的则来自于他潜意识的修补和完善,不等同真正的情况。

所以,除非房间主人当初不仅有遭遇诡异事件,而且对此有一定的、正确的自我认知,否则,来自另一处佛门圣地“长河市联合钢铁厂”的病历应该不会诱发特殊的变化。

念着念着,半机械僧侣普渡禅师愈发宝相庄严。

他感觉到暗中的那种注视愈发明显了,并且越来越多。

它们来自旁边的房间,来自上方的天花板,来自楼梯口处的黑暗,来自墙上的一处处斑驳。

商见曜不惊反喜,对他来说,有变化意味着他的构想走在了成功的道路上。

当然,这有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

好事是因为这也许会带出潜藏的线索,让商见曜收获更多,坏事则是这里的异常有一定概率从不抱恶意变成试图抹杀“诵经者”,到时候,商见曜说不定会陷在这处心理阴影内,现实变成植物人或当场死亡。

根据预案,一旦发现他梦中脸色突变,蒋白棉会强行将他电醒,看能不能抢回一部分意识。

半机械僧侣普渡禅师保持着怜悯平和的状态,将病历后面的内容诵了出来。

就在这时,那名“职业女性”刘璐所在的房间内,一道道人影走了出来。

他们眼睛浑浊,布满血丝,皆是“无心者”。

这一个个“无心者”没有攻击商见曜,而是走到他旁边,围绕着他盘腿坐了下来,就像在接受点化的山魈野鬼。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普渡禅师商见曜收尾的佛号声中,穿白色衬衣套蓝色小西服叫做刘璐的那名“职业女性”也来到了走廊上。

她看着半机械僧侣,怔怔立在那里。

几乎是同时,商见曜注意到这位女性的眼睛和之前不同了。

现在的她眼眸异常浑浊,密布的血丝颇为狰狞。

她变成了一名“无心者”!

商见曜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耳畔就响起轰的声音。

“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这栋大楼直接垮塌了!

一块块钢筋混凝土脱落,和周围多栋建筑一起,掉入了无比黑暗的深渊。

垮塌的不仅仅是这栋楼宇,还包括这个世界!

“心理阴影”崩溃间,商见曜隐约看见,一点点青绿色的辉芒从食品公司那栋楼房的不同地方飞出,钻进了自己手里握着的“六识珠”内。

等到异变平息,他发现自己就站在“522”房间入门处,前方是一片幽暗的大海,上面行驶着一条爬满贝类生物的游轮,后面是连接走廊的房门。

…………

现实世界中,篝火映照下。

蒋白棉和龙悦红站在灰绿色的吉普旁,注视着里面的商见曜。

突然,他们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气味。

这就像是秋冬终于过去,春日来临,草长莺飞。

两人下意识看了眼周围,发现叶子已掉得差不多的树木上,一点点嫩绿发芽抽长,瞬间便已成型。

而旁边的地上,一根根杂草钻出了发干的泥土,凝聚出滴滴露华。

这……龙悦红刚眨了下眼睛,所见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这里是深秋的旧山边缘。

蒋白棉的目光投向了车内的商见曜,看见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睁开了眼睛。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这个动作虽然莫名其妙,但让蒋白棉和龙悦红一下安稳了不少。

“突然鼓掌做什么?”蒋白棉舒了口气。

商见曜如实回答道:

“为自己喝彩!”

龙悦红还没反应过来,蒋白棉已心中一动:

“成功了?”

“嗯。”商见曜点了点头,一边钻出吉普,一边说道,

4399神马电影在线观看免费 男生说女生小扇贝是什么意思

“那几位施主倾慕佛法,已是皈依菩提……”

“说人话。”蒋白棉打断了商见曜的描述。

商见曜不再添油加醋,将自己以讲授佛法的形式诵念病历,换来那一名名“无心者”盘腿倾听的事情原原本本不遗漏任何细节地讲了一遍。

这包括那名“职业女性”竟然展现出了“无心者”的一面和心理阴影所化世界的崩溃。

“居然变成‘无心者’了?”龙悦红大为震惊。

难道那本病历上的内容真的属于佛法,附身于“职业女性”刘璐的那个“鬼魂”因此被直接驱散了?

这也导致刘璐罹患“无心病”?

蒋白棉沉吟了一下道:

“也许不是变成,而是原本就是。”

商见曜当即附和道:

“是啊,很可能是刘璐在旧世界毁灭时就得了‘无心病’,但被那个人以‘宿命通’占据身体后,又表现出了正常人的一面。”

这确实更合理更顺理成章……龙悦红被说服了。

蒋白棉反倒有一点疑问:

“如果‘宿命通’能以‘无心者’为目标,且可以长时间占据他们的身体,那附身刘璐的人之后不可能随着刘璐身体的衰败而死去。

“这么一个城市废墟里,绝对不缺乏‘无心者’。”

“也许可能大概他真的没有死去。”商见曜摩挲起下巴。

龙悦红加入了讨论:

“那为什么多年之后,食品公司完全恢复了正常?”

商见曜笑了起来:

“一,也许只是房间主人自以为的正常;二,那位发现可以附身别的‘无心者’后,借助这些跳板,离开了铁山市废墟,去了某个地方。”

“都有可能。”蒋白棉若有所思地问道,“如果是后者,那某个地方会是哪里?”

商见曜早有腹稿:

“新世界。

“现实中有新世界大门的地方。”

这也是杜衡自述在寻找的地方。

蒋白棉沉默了一下,发现这个方向已经没法讨论了,因为缺乏实质性的线索。

她转而考虑起另外一个问题:

“诵念那本病历的做法竟然真的有效……

“那处心理阴影里确实潜藏着一些东西,而佛门两大圣地之间有足够的关联。”

不等商见曜和龙悦红回应,她自顾自给出了一个猜测:

“会不会,病历上范文思那个成为植物人,被送去北方某地接受新型治疗的儿子,就是食品公司员工介绍栏缺失的那一位?”

龙悦红听得莫名惊恐,想了一下道:

“时间点对不上啊,范文思的儿子在旧世界毁灭前好几年就出车祸,成为植物人了,食品公司怎么可能还保留他的照片和介绍这么久,不重新请新的员工?他看起来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人。”

他的意思是,即使范文思的儿子在食品公司工作过,员工介绍栏里缺失的照片和介绍也肯定不是他的——好几年过去,必然有新员工的照片和介绍占据相应位置。

“有道理。”这一次,蒋白棉赞同了龙悦红的分析。

商见曜也没有反驳,只是提了一点:

“我现在觉得,范文思每天都会看见自己远在北方的儿子身影一次,却又无法接近无法确认,和食品公司内来自暗处的注视有点像。”

“这里面或许就隐藏着关键的联系。”蒋白棉轻轻颔首。

这时,商见曜们不知派出了谁,放弃讨论,炫耀起来:

“我的‘六识珠’有变化了。

“它更强了!”

…………

夜晚,某地,某个房间。

一位头发已经苍白的老者突然醒来,走到窗边,望向外面哗啦起伏的大海。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年轻时的一段经历。

这个梦是如此清晰,以至于他怀疑是不是有人进了自己的心灵房间,触碰到了那处心灵阴影。

可对经验丰富的他来说,这次的梦和有人深入探索自身心灵世界的梦还是存在一定区别的。

它太过清晰,而且连贯,让老者有一种自己的记忆被人唤醒,重新翻阅了一遍的感觉。

回想之中,他身体霍然僵住。

他发现自己对那段经历的记忆,有一节原本是不够清晰不甚在意的,而现在,它如同旧世界的电影,重新放映在了自己的脑海:

第四次回到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终于战胜那个心理阴影后,老者离开时,隐约有听到什么动静,但回头再看又一切正常,该处的诡异早已消散。

此时此刻,老者终于想起来了,感知清楚了那个“动静”是什么。

当他离开“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时,那栋楼宇的深处传出了一声叹息。

若有似无的叹息。

PS:双倍期间求月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