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奶小说 你的好大啊我还想要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她骗了我们。”

诺哈亚克再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仿佛说的根本不是自己:“那根本就不是一场侵略战争,她所说的抗战,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女王邀请诺哈的时候,摆明了说好是抗战,他们是去帮忙的。

“她说埃勒伯根世界原本属于她,是那些可恨的入侵者夺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奥拉文人天性纯良,他们真的相信了女王所说的,认为埃勒伯根世界是女王一人所有,从而以侵略者的身份,直接向当时处于埃勒伯根的各大阵营宣战。

这里面,诺哈亚克弄错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女王并非正义,而作为女王邀请的外援的他们,也并非正义的那一方。

虽然说正义和邪恶有些可笑,但师出无名却是事实。

特别是在奥拉文人并无主动侵略他人的想法的时候,却做出了等同于侵略的事情,这让诺哈亚克感受到了欺骗和背叛。

“她成了骗子,欺骗了所有人。”

诺哈亚克垂下头,他闭起了眼睛,仿佛回想起了让他极为痛苦和后悔的过往:“我做了错误的决定,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让我的同胞们,遭逢大难。”

这便是第二件事,奥拉文人错误的估计了女王口中的‘埃勒伯根的侵略者’的实力。

“我原本以为,我们很强大,足以应对任何情况。”

“可结果是,”诺哈亚克摇头感慨:“我们的对手超乎想象,是我们输了。”

女王的可怕和阴险,再一次的被摆在了老叔面前,他不知道诺哈亚克是谁,或许英灵们知道,但对方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依旧被女王算计,几乎失去了一切。

“埃勒伯根之战,这便是我想跟你说的。”

“然后呢?”

老叔知道诺哈亚克无法听见自己的声音,可还是询问道:“它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女王不会放弃的。”

诺哈亚克说:“她一定还会继续那个计划,所以第二次埃勒伯根之战,也是早晚的事情。”

第二次,埃勒伯根之战。。。

老叔眉头深皱,他没想到诺哈通过洪流传送的消息,竟然是这样的东西。

“埃勒伯根之战,你能告诉我详细的过程吗?”

老叔觉得诺哈亚克既然会来通知自己,肯定是带着重要信息过来的,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诺哈亚克露出了遗憾的神色:“很抱歉,关于埃勒伯根的具体事情,我也不清楚。”

“什么?”

老叔一愣,他觉得诺哈亚克的话里存在歧义。

作为一个参与过埃勒伯根之战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这根本不合理啊。

“我真的不清楚。”

诺哈亚克说:“当初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几乎都忘记了它的情况,哪怕记得,也很有可能是错误的。”

“为什么会这样?”

“被修改了。”

诺哈亚克的言语与老叔的问题重合,他说:“所有人的记忆都出现了偏差,包括我的。”

“有人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可以改变所有人的记忆?”

“也许你会想,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人,竟然能做到这种事,”诺哈亚克摇头道:“不,并非如此,那个修改我记忆的人,正是我自己,过去的我。”

诺哈亚克经历过埃勒伯根战争,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在从那场战争回归后,他主动封印了自己的记忆。

不仅如此,过去的诺哈还给现在的他留下了一句话:‘千万别探求这段过去,一旦它被揭开,没有好处,只有可怕的灾难。’

“这便是我对我的警戒。”

诺哈亚克说:“那段记忆不能被找回来,一旦有人知晓,灾难便会降临。”

“只不过。。。”

诺哈亚克说:“我并没有一味的听从过去的自己,我选择信任,却也留了一手。”

“或许这就是我吧,最了解自己的就是自己,”诺哈亚克:“过去的我给我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警句,他很清楚我不会过分探求,但依旧还是会去寻找,我相信自己,因为如果我给未来的自己留下线索,也会这么做。”

“于是,遵循着已有的痕迹,我开始调查,然后抽丝剥茧的去寻找那份答案。”

接下来,诺哈亚克将自己所调查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老叔,而这个过程中,对方所展现的智慧,饶是已经被洪流传授了知识的老叔都觉得可怕

“你找到了吗?”

“无法确定,因为缺少了最后一块碎片。”

“什么碎片?”

老叔看向诺哈亚克,他也觉得很奇怪,明明对方只是一段影响,可两人却隔着无尽的时空和次元,感受到了彼此。

“一个问题。”

诺哈亚克说:“如果我没有估算错误,女王一定会与你们相遇,她会找到你,找到他。”

“谁?”

“你们的王,”诺哈亚克:“亚顿人的王。”

诺哈亚克所说的王,老叔下意识的觉得就是白洛,因为除了他,没有谁还能自称为亚顿之王。

“若是你们见到了女王,”诺哈亚克说:“我希望你能问她一个问题。”

“嗯?!”

未等诺哈亚克把问题说出来,老叔已经有了猜想:‘问她是否记得埃勒伯根之战?’

“问她,是否还记得埃勒伯根之战!”

果然,就跟老叔所预测的一样,诺哈亚克得到了线索,而那个线索的答案却有极大的概率与女王无关。

甚至于,他们现在所理解到的,知道的埃勒伯根之战,包括那些英灵们他们所知晓的,都可能是假的,是被修改过的。

这也意味着,这历史中所描绘的邪恶、可怕、错误的女王,很可能,并不是一个反派。

之所以会出现一个邪恶的女王,诺哈亚克得出了一种几乎不可能的答案,然而就是这个答案,却成了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后的,唯一的可能:“她并没有欺骗我们,之所以我会这么认为,我所知的记忆和过去,源自保护。”

也就是说,若是连女王自己的记忆都发生了改变,她也不记得埃勒伯根之战的话。

诺哈亚克可以得出全新的结论:‘女王为了保护那段历史不被人发现,她牺牲了自己,成为了那个人人喊打的恶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