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明妃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黄云坚判断的没错,华夏大半夜的突然放出这么一段宣传视频,还恰好是在展示会刚刚结束没多久的时候,的确让许多友商大晚上的,突然没法入睡了。比如某位行业内大佬就直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点评了这段视频“又要重新洗牌了,大家且玩且珍惜吧。”

这句话大概说出了无数从业者的心声。毕竟曾经华为品牌的高端手机在市场上有多能打,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而当时华为高端系列手机最大的短板大概就是糟糕的智能语音系统。虽然说Siri同样被戏称为人工智障,但毫无疑问,如果智障也要分出个等级的话,显然华为的小艺要比苹果的Siri在智障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但现在这个视频明显告诉大家小艺要跟宁为是三月合体了,完完全全的合体,甚至连那个招牌的田园猫形象都直接借来了。当然最可怕的还是视频结尾处那段话,“鸿蒙智能,改变你我生活。”这代表着新机发售之后,这一套智能系统还会逐步推广到整个鸿蒙生态中去吗?

真的,这一晚对于无数华夏手机行业的大佬来说将面临一个最为纠结的问题,如果不能完成自家手机智能化改造的话,那么是否还有继续优化自家安卓系统的必要了。

当然,国内厂商尚有选择的余地,但作为安卓的提供商以及更为封闭的苹果,此时心情大概是最糟糕的。尤其是苹果,可以预想这个世界顶级巨无霸企业管理者们此时的心情。

实际上在展示会上,三月横空出世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出,这也是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组成联盟施加压力让宁为开放又或者限制智能平台

密宗明妃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发展的原因,这已经不是想跟时间赛跑就能解决的问题了,而是只能靠自家的优势来争取时间来应对即将来临的竞争。

但是万万没想的是华夏人的效率并不仅仅只体现在基建上,就连合作这种事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在西方人看来,这种程度的合作,关于各方面的利益协调,起码也要个把月才能完成吧?谁敢想,不过才两天的功夫,华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把宣传片都放出来了。

说实话,闪电侠都不应该有这种速度,这甚至已经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毕竟正在筹建中的联盟正在被欧洲的同行背后捅刀子,现在华夏人却已经开始将技术推向现实进行布局,合作方还是华为这种对他们最具威胁的科技企业……

棘手,非常棘手。

以苹果为例,要知道苹果的产品已经连续几年发布会都被吐槽没有让大众眼睛一亮的新意了,曾经的科技界春晚,影响力越来越弱,已经很难找回曾经那种亿万人关注的盛况。这也让苹果手机已经开始考虑走性价比的路线,来保证其生态有足够的影响力。

同时代号为泰坦的苹果汽车项目现在也处于进退维谷之中,两年前连续的高管离职让苹果汽车落地出现前所未有的困难,同时对外寻找供应商伙伴也因为苹果提出的一些要求导致过程并不顺利,比如华夏有两家知名电池厂商双双果断拒绝了加入苹果汽车电池供应链的请求。

虽然这些并不妨碍苹果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科技公司,其产品只要稍微降点价依然能在全世界热销却是毋庸置疑的,二十年积累下来的口碑跟印象加上严格的品控足以让许多消费者为他们的溢价买单。

但对于蒂姆·库克来说,危机感却愈加强烈了。当年火到如日中天的诺基亚就是这么退出历史舞台的。苹果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于未来手机的期待跟产品逻辑,然后一堆被安卓武装到牙齿的厂商,配合着苹果挥舞着砖头,跑步上前将曾经的巨无霸公司直接撂倒……

这期间诺基亚不是没想过挣扎,但无论是塞班时代还是WP时代,一堆小弟们就守在他残破的躯体旁边,刚想蹦跶一下,试试自己还能不能被抢救,便又是一板砖抡过去。最终即便微软出手也没能把这个层级霸主的手机业务抢救过来,这家芬兰公司现在也只能靠网络设备业务吊着一口气。

恢复往日的辉煌目前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5G时代诺基亚的技术并不领先,市场占有率更是被华为、思科、爱立信、三星等等这些大厂压制着,手机业务早已经没了什么响动。

只需要仔细想想诺基亚的衰败史,蒂姆·库克便会觉得背上渗出了冷汗。

时代的浪花扑过来,真的不会跟任何人商量。更可怕的是颠覆行业的技术出现在华夏,库克甚至不敢想华夏那些如同恶狼般的厂商如果集体使用新技术会发生什么?如果有机会把苹果从神坛上拉下来,这些厂商绝对会不遗余力,依然保持十多万亿市值的苹果代表着行业内的最高利润率。

此时,身在硅谷苹果总部总裁办公室内的蒂姆·库克正在看着关于这些的报告,关于当苹果手机市场持有率跟维系苹果生态的报告。硬件跟软件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作为一个封闭的手机系统,只有占据了足够多的市场份额,才能让数以万计的开发者拥有帮助苹果构建软件生态的热情。

微软的WP生态系统为什么最终投入了海量的资源却依然没能发

密宗明妃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展起来?还不就是因为市场占有率太低,即便将诺基亚拉上了战车,但仅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根本无法维系住开发者的热情。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买了一部手机,能用的软件都没几个,谁还会考虑?

这也是苹果也开始考虑手机性价比的原因。不能保证市场占有率,没有足够多的客户,就无法在软件应用增值领域保持足够的利润,没有足够的利润就无法吸引那些针对IOS接口设计精品软件跟应用的开发者们,但一旦苹果真要进入到追求性价比这一步,花费二十年建立的高端品牌形象又可能轰然倒塌……

当初选择执行泰坦计划,开始造车,就是为了不让产品单一化,想要把握时代的脉络,不至于像诺基亚一样,当手机产品被淘汰,立刻泯然众人矣。但现在车还没造出来,却碰上了强人工智能横空出世,这对于蒂姆·库克来说,要思考的已经不仅仅只是智能手机的问题,因为强人工智能下一代电车上的应用可能更为广泛……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玩?

“砰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打断了蒂姆·库克的沉思,抬起头,他的秘书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库克先生,这是华为公司发来的一份传真,请您过目。”

“哦,给我。”

蒂姆·库克接过了这份传真,冲着秘书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秘书转身离开,这位苹果总裁才将目光落到了那张薄薄的A4纸上。

这应该算是一份并不太正式的合作邀请函,并没有多少废话,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大概翻译过来便是:兄弟,我们的宣传视频你应该已经看到了,能不能实现相信你心里也有数,你看啊,咱们在手机市场属于友商,现在你们想要造车,我们提供整套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咱俩如果强强联手,什么谷歌、三星、微软、特斯拉,咱们两家把他们统统踩在脚下!只要咱们能做到相互间的技术信任,两家百年科技企业发展路线分分钟就能规划得明明白白。

当然,除此之外,这封合作函还非常礼貌的说了另一种可能,找上苹果是因为双方虽然有竞争,但依然有合作基础,如果苹果不愿意合作的话,华为只能选择转头跟其他友商合作。

比如帮助谷歌升级一下他们的Assistant,到时候其他安卓手机可就不止是能帮助消费者打个电话那么简单了。

如果在加上未来智能平台可能提供对安卓应用进行智能化改造服务,想想看那么多安卓厂商接入到未来的强智能系统对于苹果手机会有多大冲击。另一方面华为升级后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如果将苹果汽车排除在外,就算苹果汽车今年内落地,拿啥跟下一代可能实现l5级自动驾驶的汽车火拼?

不要想着去跟宁为谈判找不痛快了,人家宁为博士就是一个纯粹的研究型科学家,具体市场行为双方已经签署了合同,都由我们的专业团队来谈。总之我们拿到了这种快速发展的好机会,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苹果,因为华为一直觉得苹果虽然一直是竞争对手,但也是一家值得尊敬的高科技企业,但我们同时也奉劝你们苹果不要不识抬举,如果你们相信所谓的联盟友谊会真的团结一致,能为苹果争取迎头赶上的时间,那么对不起,当盟友为了自身利益选择背叛的那一刻,也意味着全球围剿苹果的号角随时可能吹响。

尤其是亲爱的库克先生,爱立信已经反水了,背后直接捅刀子了,思科也已经找上门求和了,你们所谓的联盟着实脆弱不堪……

所以合作共赢还是等我们跟其他友商合作慢慢挤压苹果的生存空间,就看你们作何选择了。

看完这封传真,蒂姆·库克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词便是“囚徒困境”。

真的,蒂姆·库克打死都没想到,他竟然也有面对如此标准囚徒困境模型的一天。

正如这封探讨双方合作可能的邀请函上所说的那样,联盟联合针对三大职能平台进行围剿,的确可能拖慢对方的速度,但坏处也很明显。切断了合作这条路子,最先受损的的确是苹果。按照展示会上三月的表现,如果将之用于对智能手机、智能汽车领域,的确开始在极短时间内开发出跨世纪的产品,从而直接威胁到苹果产品的销量,进而影响到苹果的封闭生态。

而对于谷歌、微软、英特尔来说,他们坚持的时间能够更长,同时他们也的确有动力抛开苹果去跟华为合作。

比如谷歌,他们的安卓系统至始至终都是为了谷歌架构而服务的,如果谷歌选择跟华为合作,完全可以轻松将谷歌架构融入到鸿蒙系统中去,那么其他手机厂商是用鸿蒙还是安卓,对于谷歌来说影响可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当然前提是双方能够一直合作下去。

同样如果微软也可能背叛联盟。想到微软的小娜也变成一只猫的样子融合入windows系统之中,将进一步压缩苹果PC端的市场份额,微软跟英特尔之间的关系,足以让双方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同进退的,尤其是在摩尔定律已经因为量子遂川效应在失效边缘的时代,也许英特尔的工程师们也在期待着强人工智能对半导体技术突破给予贡献……

更可怕的是蒂姆·库克很清楚,他们这些大型跨国科技企业都有能力影响到更高层级的决策。

现在问题来了,他能回绝华为的相互技术授信请求,这些临时的盟友们真能在接到橄榄枝后,同样坚决回绝这一请求吗?所谓现代化的管理制度总裁、CEO这一职位都是为了股东而服务的,优先要照顾的从来都是股东们的利益,或者说资本方的利益,蒂姆·库克觉得很难相信所谓的盟友们真能强势的抵御住诱惑。

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到传真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所看到的意思翻译过来大概是:“本邀约由三月通过其建立的数据模型自行判断并发出,文案同样完全出自于三月,作为目前唯一合作方华夏华为科技有限公司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合同上盖了个章。”

这句话让蒂姆·库克感觉破防了……

囚徒困境的模型构建得如此标准是有原因的,幕后黑手是那只在展示会上张牙舞爪的小猫么……

坐在办公室的桌前,蒂姆·库克沉思了很长时间,然后拿起了电话。

“喂,桑达尔,不如让我们坦诚的聊聊,如果我们的联盟成立,谷歌会向苹果彻底开放你们的实验室么?”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