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浴室扩写 我和少妇们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九幽深谷g。

此地跟七曜文明世界一样,早已变成了一片狼藉之地,到处都是坑洞,乃至是真空地带和混沌地带。

甚者,因为这里经历了诸多至高强者的狂轰乱炸,至今都肆虐着各种各样的余波。

这些余波的杀伤力极其恐怖,哪怕是轮回武者都不敢随意踏入。

咻!

曜光老祖穿过虚空,稳稳落到了九幽深谷的核心区域。

他的目光立刻看向一方石台。

在那里,空空如也。

“果然没了!”

曜光老祖的心中闪过一丝冷意。

不过,他并没有胡思乱想,身形继续闪烁,开始穿梭于九幽深谷各地。

没过多久。

他落到了一处坑洞之中。

这里有一具尸体。

赫然正是曜风老祖的尸体。

只见他的头颅被斩断,尸首早已冰冷,一双眼眸睁得巨大,显然是死前充满了恐惧和难以置信。

看到这里,曜光老祖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悲怆,眼中弥漫出一抹水雾。

不同于其他文明,七曜文明的七位老祖关系极好。

曜风老祖的突然陨落,除了给予曜光老祖震惊和难以置信之外,更多的还是悲伤。

“灵魂被彻底绞成了粉碎,一丝意志都未能逃离,对方的手段非常干净利落,莫非是上次掠夺天堂文明那一群人?”

曜光老祖强忍着悲伤和震撼,不断散发出位面之力,开始一寸一寸的查探。

天堂文明被掠夺一事,他无比清楚。

事实上,他也非常明白,既然对方如此有预谋,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但……

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嗯?”

查探了片刻。

忽地,曜光老祖在一处极为不显眼的角落位置,查探到了一抹极淡极淡的血迹。

若不是查探得仔细,绝对不会有半点察觉。

当下,曜光老祖脸上涌出一丝喜色。

他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将那一抹血迹提取出来,一缕缕位面之力散发,顷刻间,以血迹为中心,周围出现了一片片极其模糊的微光,微光凝聚,最后化作一抹光晕,里面呈现出斑斓五彩的颜色,似乎正在衍化什么。

此乃时光回朔秘术。

因为曜风老祖是至高强者,位格极高,同等修为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回溯他的时光记忆。

至于周围,因为缺少羁绊对象,同样无法完整回溯。

可是,这一抹血迹不同。

血迹上面的气息很淡,但并非来自曜风老祖。

换句话说,这一抹血迹来自他人。

只要以血迹作为根源,就可以构建羁绊,最终回溯到一部分时间光景。

唰!

曜光老祖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他惊讶的发现,以至高强者的修为,居然无法回溯出清晰画面。

透过光影凝望过去,那里浮现出诸多身影,似乎正在不断的闪烁碰撞,爆发出一场惊天动地的死战。

曜光老祖可以无比的肯定,这肯定是发生在不久前的九幽深渊,里面有行凶者的身影!

“可恶!”

“这是唯一的机会!”

“我……我就算拼上半条命也要……也要清晰回溯!”

曜光老祖一咬牙,双眼瞬间变得血红。

嗡嗡嗡嗡……

大量的位面之力涌出,宛若不要命那般回溯眼前的模糊画面,四周围,天地震荡,虚空漂浮,隐约好像有什么被击穿那般,不断汇聚出微光,一点点填补进入光晕里面。

与此同时。

玄元子等人已经赶到了九幽深谷。

当他们看到曜光老祖和眼前这一抹画面,无不是被震惊到了,双眸睁得巨大。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一抹血迹的时候,当即明白了一切。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一抹血迹很可能来自他人,曜光老祖以此施展时光回溯,说不定能直接锁定凶手!”

“曜风老祖果然陨落了,难怪曜光老祖会这般失态,从手法来看,此次的行凶者多半就是前段时间洗劫天堂文明的家伙,若能查出凶手,这对我们都是一件大好事!”

“你们说,凶手会不会是那枚流落在外的界印碎片?”

“此事还说不准,不过能找出凶手就是好事,如此一来,我们也不用像无头苍蝇那般乱撞!”

一众至高强者相互低语,眼中都涌出满意兴奋之色。

当然了。

玄元子、陨灭老祖和碧血老祖并不在队列之中。

此刻,他们的面色隐约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他们几个务必要做得干干净净,为什么……为什么会留下马脚!”

玄元子几乎都要暴走了。

作为卜算大师,他当然知道时光回朔之术。

眼下,如果曜光老祖真的回溯成功,那必定会暴露玄尘子、陨寂老祖和碧阳老祖,到那个时候,他们这三个文明也脱不了干系。

“我……我也不知道啊!”

陨寂老祖摇摇头,声音充满了无奈:“刚才我偷偷尝试联系他们三人,却发现无法顺利联系,这似乎有些古怪!”

“我也是如此!”碧血老祖也是无奈开口。

按照他们的计划,那三人顺利得手之后,就会抹除一切痕迹,然后及时离开七曜文明世界,等到完全完全之后,就会通过传音玉简联系他们,从而让整个计划完美实施。

现在,计划好像乱了。

那三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联系这边。

而且,他们还留下了一些马脚。

“事出有反必有妖,难道说出现了什么差错?”

一直信心满满的玄元子突然心神低落,莫名有一种慌张之感。

嗡!

就在这个时候,玄元子怀中的传音玉简颤抖起来,险些把素来沉着冷静的玄元子吓了一跳。

当下,他立刻接通传音玉简,却听到传音玉简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道极度恐慌的声音,吞吞吐吐道:“启禀老祖,我方才检查祖祠之时,意外的发现……发现玄尘子老祖的魂牌……居然……居然碎了!”

“老祖他……他陨落了!”

语出,语落。

玄元子握着传音玉简的手掌颤抖了一下,差点将传音玉简甩在地上。

他的脑袋彻底乱了,一阵嗡嗡巨响。

玄尘子陨落了?

这怎么回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