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甜文结局之后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孔宣听到他此番话,这才不恼他,与准提道人躬身作揖后,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准提道人见孔宣远去,也化一道流光自原地消失。

却说周营,自破了孔宣这一路兵马后,收得数万精兵,姜子牙一番排兵布阵。

第二天,崇黑虎便回了崇城,燃灯、陆压也各自回山,杨戬仍去筹运粮草。

洪锦急忙扬起手中的大杆刀相迎,没有几个回合,洪锦正要用旗门遁来杀火灵圣母,不料圣母头上戴着一顶金霞冠,冠上蒙着一个淡黄色的包袱,火灵圣母把包袱挑开,出现一道十五、六丈高的金光,把火灵圣母笼罩在中间,她看得见洪锦,洪锦却看不见她。

火灵圣母立即往洪锦前胸上刺了一剑,洪锦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甜文结局之后

来不及躲闪,被劈开了锁子连环甲。洪锦“哎呀”一声,带伤逃走。

洪锦重伤逃走,火灵圣母指挥三千火龙兵冲杀进周军营垒。来势凶猛异常,顿时火光冲天,只见:炎炎列焰迎空燎,赫赫威风遍地红。好似火轮飞上下,犹如火鸟舞西东。

这火不是燧人钻木火,又不是老君炼丹火,非天火,非野火,乃是火灵圣母炼成一道三昧火,三千火龙兵勇猛,风火符印合五行,五行生化火煎成,肝木能生心火旺,心火致令脾土平,脾土生金金化水,水能生木彻通灵,生生化化皆因火,火燎长空万物荣。

烧倒旗门无拦挡,抛锣弃鼓各逃生,

焦头烂额尸堆积,为国亡身一旦空。

此正是:洪锦灾来难躲避,龙吉公主也遭凶。

话说洪锦带着剑伤逃进大营,想不到火灵圣母率领三千火龙兵冲杀进营,势不可当。全军上下叫苦不叠,自相践踏,死伤的士卒多得难以计算。

龙吉公主在后营里,听到全军哭喊不停,急忙提剑上马,走出中军营帐,正看到洪锦伏在马鞍上逃命,洪锦还没来得及对龙吉公主讲述金光等怪事。

龙吉公主已看到火焰漫天,浓烟翻滚,她正要念咒语救火,只见一团金光扑到面来,龙吉公主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急忙想看个明白,却被火灵圣母举剑迎面劈了下来。

龙吉公主被火灵圣母一剑砍伤了胸膛,惊叫一声,拨转马头朝西北方向逃去,火灵圣母追赶出六、七十里地,才折回来。这一战,洪锦损兵一万多,胡升非常高兴,把火灵圣母迎回关来。

龙吉公主本是瑶池仙子,金枝玉叶,如今堕落凡世,也免不了遭受这一剑之灾。她和洪锦夫妻二人带伤逃走,跑了六、七十里地,才收集起残兵败将,扎下营寨,连忙取出丹药涂抹治疗,不一会就治好了伤。

燃灯道人与孔宣行礼完毕,说道:“你既然知道我道行高深,那你就应该归顺大周,和周武王一齐进五关,共同讨伐殷商,为什么现在还执迷不悟,尚在这里说大话?”

孔宣大笑着说道:“我不遇到知音,便不说话。我知你道行高深,不如在此做过一场,较个高下!”

燃灯道人说道:“你既然知道成败兴亡,又深通妙理玄机,为什么连天命也不知,还要违抗天命呢?”

孔宣说道:“这是你们蛊惑民心的话,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天命中哪有以叛逆为正理的道理?”

二人争起了口舌,一时谁也说不过谁,燃灯道人不由大怒,道:“你自恃强大,口出大话,毫无仔细考虑,到后来你必然后悔今日之事!”

孔宣一听这话,心中大怒,把刀举起来,就冲向燃灯道人。

燃灯道人叫一声:“好!”,举起宝剑招架,才刚战了二三个回合,燃灯道人忙扔出二十四颗定海珠来打孔宣。

孔宣忙背后的神光晃了一晃,只见那二十四颗定海珠落到神光里去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甜文结局之后

了。燃灯道人一看,大惊失色,他又把紫金钵孟扔起来打孔宣,但也同样地落到神光里去了。

燃灯道人大喊一声:“门徒在哪里?”只听见空中里吹来了一阵大风,大风过后,现出一只大鹏来,这大鹏直向孔宣飞来。

孔宜见大鹏飞来,急忙把自己头顶的盔甲挺了挺,只见一道红光冒了出来,横在了空中,燃灯道人定睛仔细观看,他本生的一双慧眼,但仍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只听见空中有天塌地崩一样的响声,过了片刻后,只听见一声巨响,大鹏被打落到地上。

孔宣一看大鹏被打下,急忙拍马向燃灯道人冲来,把背后的神光压下来扫燃灯道人,燃灯道人一看不妙,便借着一道金光,逃回了姜子牙的大营。

此战,却是燃灯输了,孔宣看到他逃回周营,脸上生出些微笑容,也回了大营。

胡雷听到大哥欲投周室,不由摇头反对说:“大哥的话讲得不对,我们胡家世代蒙受国恩,享天子高官厚禄,如今正当国家多难,你不去考虑怎样报效君恩,分担君主的忧愁,反而说出这种贪生怕死的话来。

常言道:‘主忧臣辱。’用生命报效国家,是必然的道理。大哥你千万不要说这种伤风败俗的话,我明天一定会击败敌人。”

一席话说得胡升无话可讲,胡升无奈只得任由胡雷与周营再战。第二天,胡雷奋勇地冲出佳梦关,向周军挑战。哨兵把消息报告给帅营,南宫适立刻出马迎敌。

胡雷大叫:“南宫适休狂!”把手中的刀朝南宫适的头上砍去。南宫适扬起手中的刀迎了过去,两人的坐骑交错往还,两柄刀同时挥舞,展开一场激战。

南宫适与胡雷打了三、四十个回合后,见不能能胜了胡雷,便故意簇出一个破绽,胡雷奋力一刀向南宫适怀中砍来,两匹马的头交错在一处,南宫适闪开砍来的刀,伸出手把胡雷生摘了过来,他把胡雷捉到军营前面,在营门外下了马,疾速进入帅营报功。

洪锦传下命令“推进来。”众兵丁把胡雷推到中军帐前,胡雷站立着不肯跪下。洪锦说:“你已经被俘,还抗拒什么?”

胡雷大声斥骂道:“叛国的反贼,你不想报效国家,反而帮助恶人祸害国家,真是猪狗不如,我恨不得吃你的肉!”

喜欢开局签到十万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