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菊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我刚才也再次感受到画面。”

罗似锦的话和陆铎的话对应。

“他的目标是谁?”

罗似锦可以预警的事情只有陆铎知道。

“是……杜美莎!”

罗似锦看一眼外面的院子,安静的让人怀疑没有人。

敞开的屋门让罗似锦意识到,外面不可能有人偷听。

陆铎疑惑,“杜美莎?是谁?你居然可以预测名字?”

瞬间兴奋起来,如果可以这样,是不是他们可以提前布下天罗地网。

罗似锦含笑,这一次坐直身体,“杜美莎是刚才的那个小女孩。”

陆铎瞬间石化。

一腔的兴奋熄灭,不可思议的望了望外面。

“为什么是她?”

“我也不知道,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场景,和她有关,最重要的是这一次的案子我没有任何的画面。”

罗似锦正色道。

这才是严重的。

罗似锦意识到上一次刘勇杀死一男一女的时候,自己也没有任何的预见。

现在验证了她的直觉,那么唯一的一点就是案犯有可能这一次也没有出手。

陆铎低头沉思,“你也没有预见!”

“好一点没有?你在家里休息,我去办公室看看卷宗,这里不是我们主要负责,我们只能协助,但是没有权利直接插手办案。很可能有疑点。”

陆铎迅速想到了刘勇的案子。

罗似锦起身,把头发扎起来,那顺手的动作,让陆铎的目光不由得温和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

“好!”

丝毫没有说不符合要求。

小黑被留在院子里,罗似锦害怕杜美莎出事。

画面就预示着那个人已经把杜美莎当做下一个目标。

杜美莎坐在屋子里的窗口能够看到罗似锦和男人离开的脚步。

心里微微一凉。

第一次把某一个人当做自己最亲密的亲人,最重要的朋友。

别以为她不知道罗似锦是为了什么,毕竟那封信是她写的。

十五岁的女孩心思深沉,处心积虑的想要报仇。

给每个人设下陷阱。

从杜老爷子,刀疤男,到罗似锦,都掉进她的陷阱。

对。

罗似锦看到挂历年画上的那串数字的时候的表情,已经说明了问题。

杜美莎已经猜到罗似锦是杜老爷子派来的。

那个时候她就开始设计。

可是她依然还是不由自主的把罗似锦当做了自己的朋友,因为这个女孩儿虽然是为了任务来的,可是是真的想帮助自己。

除了大庆叔叔以外,这些年还会对她这么好的人几乎没有。

也许只是贪恋那一点点的温情。

可是温情时间已经结束。

她是杜美莎。

父亲的信告诉她,她要找到父母。

这些人都该死,是他们先利用了自己。

那么被她利用也是应该的。

杜美莎狠心的告诉自己,她没错。

都是这些人咎由自取的。

罗似锦和陆铎来到办公室。

静谧的办公室里,陆铎和小刘也在看卷宗。

这是这起案子的材料,证词,证据,现场照片。

罗似锦拿着照片的那一瞬间心如止水。

照片上,年轻女孩子依然是死的惨不忍睹。

身上布满伤痕,无寸缕。

屋子里的血迹显示死者经过痛苦挣扎

暴菊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和反抗。

洗衣机上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看的让人心惊胆战。

“目前所有的证据显示这起案子和前面的小凤,黄莉案子几乎如出一辙。”

小刘烦躁的挠挠头,现在对面的罗似锦不是他们的队员,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要违反原则。

让罗似锦介入,可是当初罗似锦在队里的表现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这也是小刘一直没有任何反对的原因。

他们是辅助办案人员,没有特权,也接触不到这些实质性的东西,现在就从照片证据来看似乎是这样。

陆铎摇摇头,“刚来的时候我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我觉得似乎有问题,首先这一次凶手不是从后墙翻进来,证据显示凶手是撬开大门的门锁进来的。

手法一点都不老练,门锁几乎坏掉了。

撬门锁动静大不说,还容易引人注目,按照原来凶手的缜密,不会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罗似锦翻开照片,指着洗衣机上的衣服。

“这也是疑点,我怀疑有人在模仿,在报纸上大肆报道之后,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案子里的凶手喜欢把衣服折叠放在洗衣机上,可是谁都不知道凶手有一个嗜好。

衣服都是死者的里衣都被细心的叠放在外套下面,没有任何暴露隐私的目的。

看看这有一个。”

小刘瞬间领悟,一拍桌子。

“这衣服叠的很好,很整齐,可是顺序不对。”

“也许凶手改了习惯呢?”

罗似锦含笑,“即使凶手改了习惯,那么死者身上的刀痕,你们看看,死者的刀痕几乎是有都是由下而上,斜斜拉上来的,因为角度问题,看起来似乎没有区别。

但是凶手实际上是一个左撇子。”

“这也能看出来?”

小刘摇摇头,“我还真没注意照片,因为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是一惊,因为太像了,和小凤,黄莉案子的受害者一模一样。

任谁看到都不会怀疑不是一个人。”

罗似锦微笑,“就是因为太像了,大家本能的第一感觉就会被掩盖,谁都不会怀疑,才是最让人怀疑的。这个凶手不是小凤和黄莉案子的凶手。”

因为她摸着照片却没有任何的画面闪过,就和一男一女死亡案子一样,没有任何画面。

意味着这不是一个人干的。

小刘和陆铎去找刑侦队交流,陆铎已经从罗似锦的话里明白罗似锦的意思。

罗似锦没有任何感觉。

刑侦大队的队长老王迅速出动,三天之后,案子女死者的丈夫被抓获。

原来是女死者的丈夫嗜赌成性,女死者却是赫赫有名的女演员,手里有大笔的存款。

男人见钱眼开,杀心太重,于是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惊人的相似案件,想要栽赃给那

暴菊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个大名鼎鼎的连环杀人案。

可惜功亏一篑。

陆铎罗似锦看穿了这一切。

丈夫伏法,案子尘埃落定。

这个时候的罗似锦和陆铎正在和刀疤男对峙。

喜欢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