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在镜子前玩弄花蒂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虽然记忆中的女皇陛下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设,但真快到了这个地步,也确实让余连有点措手不及。

当然,这样的突然袭击虽然出乎意料,倒还不至于让某个经验丰富的老海盗露馅,反正他上辈子装糊涂的经验还算是很丰富的。于是乎,余连便装模作样地沉吟了一下,方才喟叹了一声:“哦,原来是真的死了啊!”

“哦呀?余连卿,你一点都不奇怪嘛。”布伦希尔特抿嘴一笑,那双泛着紫韵的蓝眼中满是戏谑,将犀利的审视掩盖在了其中。

“在下毕竟是个灵能者,对灵性的感知还是有几番心得。七环的半神陨落,又岂会一点感应都没有呢?怎么着,难道您没有嘛?”余连反问道。

布伦希尔特笑而不语。

“哦,在下忘了,殿下您还只是三环呢。而且王座似乎统御四方一往无前,对四周的关注便总会少一些的。”

布伦希尔特这次算是听出来了,对方就是在讽刺自己,却不怒反笑:“这张讨厌的嘴,怎么感觉也是那只白猫狐狸的形状呢?余连卿,你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啊!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告诉我”

余连就当是没有听见,反问道:“可是,这种事情应当是贵国的机密吧。就这么告诉在下好吗?”

“呵呵,就像你说的。这种事情,敏感一点的灵能者都能察觉,又岂会瞒得住呢?”苏琉卡王将左手的手指搁在了桌子上,轻轻地点着,右手的手指则下意识地把玩着梳在脸颊一侧的发辫。

不得不说,这位号称“天域之光”的苏琉卡王殿下,做出这么一副慵懒温和且少女感十足的动作,魅力值顿时又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余连似乎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布伦希尔特小姐虽然依旧把自己瀑布般的金毛留在了脑后,却捋出了一丝发辫,拥有银色绑了一个发辫。编的技巧很精妙,仿佛最顶级的手工艺品,于是金银相交的色彩搭配便一点不土豪,反倒是相当的雅致。

当然,识货的余连一眼就认出那银线分明就是耐瑟鲁银轧出来的,于是在欣赏美人如玉的盛景之时,自然更加警觉了。

银河帝国开朝日久,顶级的蒂芮罗贵族自然是有穷奢极侈的一面,不说是用价值万金的零元素做点小饰品,就是用来铸泡菜坛子的都有。可余连却知道,布伦希尔特女王可绝不是这种类型。

上一条时间线,她登基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诸侯贵族家里用各种零元素做的泡菜坛子和小饰品都砸了,直接收归国有。同时还对这等行为颁布了禁令。

哼!你现在这样子就算是再好看,却也绝对忽悠不得我。余连想。

布伦希尔特一边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发辫和绑在上面的银丝,一边慢吞吞地道:“相比起来,查明真相才更重要。你觉得呢?”

“真相永远都很重要!”余连点头:“不管这个真相有没有用,掌握在这里手里就最有用。”

布伦希尔特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即笑道:“所以,余连卿,这件事和澹台先生有关系吗?”

“自然是有关的。”

此话一出,余连很满意地终于在布伦希尔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愕然。

“大师兄说过,他和赛利奥拉伯爵在灵魂领域中有了一次交锋。战况很激烈,他不是伯爵的对手,便只能换一个体面地退出。”

这话的意思当然是说,搞不好赛利奥拉伯爵是受了点什么暗伤,亦或者是体力悲惨地耗尽了。这才被后来的“真凶”们抓到了空子。

至少,余连希望对方是如此认为的。

布伦希尔特敛去了三分笑容,又敲了敲桌子:“所以,那就是那只白毛狐狸干的了?”

“殿下,我可没亲眼看到。”余连耸肩。

娅妮,我这可不算卖了你!咱是个很诚实的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实事求是啊!

“啧,你果然跟那只狐狸学成了一条滑不留

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在镜子前玩弄花蒂

手的鳝鱼啦!”布伦希尔特没好气地把把玩着发辫的手指放了下来:“神选冠军的荣誉感已经被你自己丢到泥泞里去了,再也不能翻身啦!”

“那个……靠着神选冠军赚了至少一个亿金龙的,是谁啊?”

“余连卿啊,所谓的成熟,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啊!”布伦希尔特甩过去了一个白眼,将侧脸对着余连,又沉吟了片刻。

“罢了,死了就死了吧。”

这未免也淡定过度了。要是传出去,你苏王殿下不会让全宇宙的骑士们担忧吗?

“人总是会死的,虽然大家总是把高环灵能者的死亡称之为陨落,仿佛他们已经是神明了,但既然会死,不就还是人吗?星界骑士也一直都是帝国中战死率最高的团体。我想,赛利奥拉伯爵在加入骑士团的那一天,便早已经有觉悟了吧。”

余连心想才怪。战死率最高的明明是罪名奴隶组成的仆从军,只不过你们从来不统计而已。当然,表面上他也学着对方的样子,硬是挤出了一个动容的表情。

“可是,死即是死了,但死了却必须有价值。帝国的执政者们,其实都是如此现实的。况且,查明真相也不是我的工作。”她抬眼看了余连一眼,笑道:“审判庭的人说,他们已经找到线索了,正在追查下去……放心,至少现在的线索证明,这件事和你,还有那只狐狸都没什么关系。只

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在镜子前玩弄花蒂

不过嘛,我的直觉却并不能让自己认同这一点。”

哦,你的直觉第一是吧?凭什么啊?就凭你长得漂亮?

“嗯,直觉很重要。”余连泰然自若地点头,心想我就是知道,你就是那种一点莫名其妙的冲动,就一定会继续追寻的类型呢?

“真可惜啊,我却找不到什么证据。以我的立场,余连卿,我也没办法无理由就翻脸啊!”布伦希尔特叹了口气,随手便将帮着发辫上的银色丝线捋了下来。

余连这才松了口气,虽然表情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变化。

他在刚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根丝线其实是属于晨曦皇室的秘传宝具,被称为“真言套索”的启明者遗产。

它的功能倒不至于犀利到能让对方直接说真话,而是佩戴在自己身上,便能判断对方的言语是否真是。

功能性虽然很强,却也并不是万能的。

譬如说,像刚才那种真话只说一半的玩法,就无计可施了。

再譬如说,实力到达一个境界,照样能睁大眼睛胡说八道。

此外,余连身上可有启明者神人小姐姐传来的“白银龙息”,乃是精神系的神技祖宗,灵魂防线绝非普通灵能者可比。他自己估摸着,若是自己硬实力达到六环以上,应该就能抵抗真言套索的检测了。

当然了,还有一些别的宝具,也一样可以对它的功能进行反制。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件功能性很强但同样也有很多短板的宝具。只不过,若是没见过这玩意,猝不及防倒是很容易中招的。

……嗯,应该不用担心大师兄。毕竟是熟读道德经的主儿,一贯是有灵活的道德底线的。而且灵研会现任掌门,自然也会有护心镇灵的手段。

当然,也不用担心娅妮。她一贯是个谋而后动的主儿,不可能预想不到这种局面。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菲菲了。她是个被白毛狐狸忽悠入局的,可得提醒她务必小心。当然,也不用做太多准备,只要像我这样装糊涂实话说一半就好了。

菲菲是个聪明的好姑娘,一定是能悟的。

据说,当然还是余连从后世听来的据说,帝国政府已经从各处的启明者遗迹中拿到了十一条这种真言套索,而且看样子还是成套的。

帝国星见官们分析,如果把一整套都发掘出来,是有可能合并成一条“真·真言套索”的。说不定真就有了套在敌人身上,就能让其说实话的犀利功能。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缺乏证据的玄学推论罢了。

这时候,布伦希尔特女王已经把线索撅把了一下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才道:“而且,这次请你来,其实是有别的事。”

“殿下请讲。”

“还记得上次在白树宫,你和我的那次战斗吗?”

能不能好好说话啊!我啥时候和你战斗过了?

“就是那次陆战咯。你不是在同我讲了一套持久作战的理论吗?”苏琉卡王笑道。

你居然还记着啊?嗯,下一任帝国女皇居然是这么小心眼的人设吗?亏你还是橘猫呢。

“细细想来,确实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可越是琢磨,却又觉得,我应当是被你忽悠了。”她瞥了余连一眼:“帝国在共同体本就是有统治基础的,现在还有不少人在怀念帝国的统治时期了。更何况,你的持久战理论,有一个很大的前提是,帝国会因为外部的压力和持续损失大于收益的放血,而不得不放弃对共同体的占领。可是,这难道不是要建立在外界的战略平衡上的吗?”

余连心想,我当然就是忽悠你的啊!持久作战本就是需要客观条件的。譬如说战略纵身什么的,再譬如说人民抵抗的决心,再再譬如国际局势等等。

不过,你这么容易便被忽悠住了,一方面说明李老师果然永远的神,一方面你也没想象中的那么聪明啊!

“那么,余连卿,如果说,你所谓的那些战略平衡,从今天开始,就已经不再存在了呢?”

余连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却也知道对方是想要故弄玄虚。他也就只是按照对方所希望的那样,在脸上挤出了一丝迟疑。

“和我一起见证这一切吧。如果见证了,你说不定会对自己的前途有更聪明的选择呢。”

“更聪明的选择?”

“是啊!星界骑士团正骑士,大元帅府监察官,以及奥德伽尔侯爵。这是我的那位曾曾曾曾祖父让我给你的条件。虽然有点世俗,但你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

她转过头,直视着余连的双目:“余连卿,其实,你和你的战友们,还有你们的偶像维多利亚·李元帅,固然是高尚的爱国者,但未免也太敏感一点了。蒂芮罗人确实是个残酷的民族,我承认这一点。可是,普通的人民是有惰性的,没有一个严父用皮鞭抽他们的屁股,又怎么能动的起来呢?”

余连心想,你得叼个烟斗留个八字胡这话说得才有说服力啊!

“而且,我也可以向宇宙之灵发誓,蒂芮罗人征服了半个银河,但对人类同胞却从任何失却了荣誉感的暴行。那么,告诉我,余连卿,在你们头上多一个贤明的君王又能如何呢?无论如何,太阳依然是会照常升起的,而且说不定更加璀璨!”

在她的身后的穹顶之后,那艘仿佛指天神剑一样的巨构建筑上,华美的弧光正在在那四面已经展开的巨大“叶片”上流淌着。

刹那间,空间站上,乃至于整个鹿原星系上所有的星球、太空城和舰船上的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一轮新的太阳。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