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大点我喜欢听你叫 我把女闺蜜摸到高潮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消息通传到武魂殿,所有人都疯了!

谁能想到,星罗帝国皇室竟然能如此不要脸,三大封号斗罗扯下脸面齐齐下场,只为对付一个不到五十级的魂宗?简直是不当人子!

与此同时,谁又能想到,洛九天在如此绝境之下竟然还能反败为胜,甚至斩杀两位封号斗罗?如此战绩,着实令一众封号斗罗汗颜!

这也让他们更加坚定了拉拢洛九天的决心。

便是千道流,此刻心中的想法也悄然转变。

扪心自问,在场的封号斗罗们。

有绝对把握单枪匹马从三大封号斗罗手里逃出生天的不足一掌之数,而有十足把握反杀其中两位的,唯有千道流与金鳄!哦,对了,或许还有比比东!

她一直以来应该隐藏了实力。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嗯?说起比比东,比比东人呢?!

众人这才发现,就连供奉殿不问世事的千钧降魔这些人都来了,其余的鬼豹魔熊自然也在,菊斗罗和鬼斗罗更是一脸的焦灼之色,唯独不见比比东!

“老师.......”面色苍白的胡列娜嗫嚅道:

“老师正在偏殿接见一位手持教皇令的武魂殿长老.......”

“什么狗屁长老!”

胡列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菊斗罗厉声打断:“无非就是蓝电霸王龙家那个三十级的混子!胡子拉碴,神情颓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受追捧起来的!”

“平心而论,他的理论还是有两分道理的。”

千道流坐在主位上,捋捋自己的长须:“魂环的获取讲究一个相性搭配,只是他经验不足,等级又太低,见解未免有些纸上谈兵,可行性不大。”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玉小刚。

那可是让他儿子喝下那晚砒霜的罪魁祸首。

犹记得那句“大郎,你该喝药了......”

“不过,这种时候还在掰扯不清........”

千道流摇摇头道:“她这个老师当的,确实省心。”

说实话,若不是被比比东捷足先登,他倒是想要将洛九天给拉拢过来。毕竟千仞雪是女孩子,将来恐怕压不住这些骄兵悍将,而洛九天的天赋,着实令人眼红。

纵观千年武魂殿,没有如此天赋卓绝之人。

不管是护道,还是入赘,那都是极好的。

其他人:我们听不见,我们什么都听不见。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回那孩子!”

菊斗罗冲着千道流恳求道:“我和老鬼一生的心血都在那孩子身上,若是这孩子这么杳无音讯下去,我和老鬼余生也没有什么盼头了!”

“老夫知晓!”

千道流点头:“他同样也是武魂殿的圣子,老夫虽然与教皇不合,却也不会置之不理!”

“这样吧,除了你派出去的两千魂师,让各大分殿,子殿的人一起暗中查访!”

“魂尊到魂王级别的,由几个小辈,以历练的名义带出去。”

千道流沉思道:“他来历不凡,应当不会死在星罗,而星罗的周边能够藏身的,无非就是星斗大森林与迷踪大峡谷,至于星罗北面的冰原,我想可能性不大!”

“当然了,可能性不是没有,还是要做两手准备。”

“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和老伙计们互通有无,联络联络。”

千道流:正好和波塞西好久没有见过了,恰好是个由头。

“多谢大供奉!”菊斗罗和鬼斗罗感动的快哭了。

.................

教皇殿偏殿,比比东高坐教皇宝座,蹙眉不语。

耸立的台阶之下站着一人,形貌有些猥琐,或者应该说颓废丧气,带着一股不该有的暮气,他鼻青脸肿的,弯腰驼背,胡子拉碴,好些天没有打理过了。

他是玉小刚,身边站着自己的侄子玉天恒。

同样鼻青脸肿,浑身带伤,疼的倒抽凉气。

玉小刚和玉天恒的伤是谁打的,比比东自然一清二楚,那伤痕久久不散,带着一股特殊的魂力波动,除了洛九天不做第二人选。

比比东也是暗自气恼。

下方的玉小刚又开口了:“东儿,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这恶贼年纪不大,却嚣张跋扈,不光在我带着天恒猎取魂兽的时候横加阻拦,还扬言见我一次打一次,甚至狂妄到说要毁灭蓝电霸王龙家族!”

他倒是不知道洛九天的真实身份。

当初武魂觉醒,可是被封锁了消息。

只是他也找不到人求助,弗兰德没脸见,柳二龙不敢见,蓝电回不去,手中的教皇令直接被人家无视了

叫大点我喜欢听你叫 我把女闺蜜摸到高潮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也只有找上这个初恋情人了。

比比东揉着额头,心中气恼洛九天的胆大妄为:

她之所以忍着屈辱生下千仞雪,没有将她溺死,不就是为了玉小刚吗?她之所以接过教皇的位置想要统一大陆,看似为了心中的野心,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眼前的人?

原著当中灭了蓝电霸王龙,不也是为了玉小刚争一口气?!

自知残花败柳,不能和玉小刚在一起,为了撮合柳二龙与玉小刚,特意为他们扫除重重障碍。最后那拖着大陆毁灭的疯狂念头,不也是为了宣泄心中那求而不得的怨?!

九天呐九天,你怎么一点不懂为师的心呐!

上上次小刚告状,我已经裁撤了你身边的护卫,把鬼豹斗罗派了出去;上次小刚告状,我已经支开了抚养你长大的菊斗罗与鬼斗罗,这次我又该如何?

你到底是我的弟子,我难不成真的杀了你?!

女人,若是被情爱,情欲冲昏头脑起来,有的时候连亲生孩子都顾不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古话不是无的放矢。而这沉寂了将近二十年的思念。

来势汹汹,直接淹没了短短几年的师徒情。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比比东尽可能的板着俏脸,伪装很淡漠的样子,大殿外的守卫几次欲言又止,比比东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却又想要让玉小刚在这大殿里多逗留一会儿。

不管初恋是不是王八蛋,总能让你无法释怀。

“还有一件事要求你!”

玉小刚一脸为难,欲言又止道:“我前段时间收了一位弟子,他和你一样是双生武魂,他的未来不可限量........求你把双生武魂修炼的诀窍告诉我......”

“不然我怕他到时候挺不过去!”

“更怕他受我连累,将来被那个恶徒欺负!”

玉小刚突然给比比东跪下:“求你了,他寄托了我的理想,寄托了我一生的夙愿!如果你还顾念着一点儿以前的情分的话,请把双生武魂修炼最关键的哪一步告诉我!”

“不然的话,别怪我和你恩断义绝!”

玉小刚的语气倒是没有求人的态度:

“至少,你也要帮忙调查出那个恶徒的弱点,才能对症下药........”

看着玉小刚下跪,看着那张颓唐的脸,比比东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不自觉的便要脱口而出。不管女人的身份是什么,大多都有感性的一面。

感性的女人,多愁善感起来,谁挡得住?

一曲凤求凰,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了!

深宫寂寞,祖龙的娘给嫪毐生了孩子!

花言巧语,西施为了情郎卧底夫差多年!

司马相如文采斐然,嫪毐大器之人,范蠡心有韬略;玉小刚有什么呢?

一张嘴,在合适的时间遇到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比比东咬着银牙,终究开了口:“那个人的弱点是...........”

喜欢斗罗之真君显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