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胖鱼都快哭出声了,整的我还挺不好意思,向上使劲一飘,想着把胖鱼给弄下来,飘是飘起来了,但飘起来的高度也就两米左右,远远够不着吊在树上的胖鱼,这就有点尴尬了,我又使劲向上一飘,还是没飘到那么高,胖鱼朝我喊道:“飘不起来你不会爬吗?爬上来啊!”

我……落到地上看了看吊在树上的胖鱼,给了小锅锅一脚道:“爬上去,把那个胖子给弄下来!”

小锅锅听话的往树上爬,到了吊着胖鱼的那根树枝,张嘴狠狠一咬,咔吧声脆响,树枝折了,胖鱼摔了下来,大头朝下,差点把地面给砸出个坑来。

胖鱼摔了个大字,半天没动静,吓了我一跳,不会摔死了吧?我飘过去踢了踢胖鱼问道:“死没死?没死你吱一声。”

胖鱼抽搐了下,竟然真的朝我吱了声,没事就好,哥们心里一松,四下看了看,林子很浓密,不知道通向哪里,更不知道其它人进来了多少,正琢磨呢,宋平安愁眉苦脸的对我道:“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出去啊,我可不想魂魄被关在这鬼地方,要是出去的晚了,身体在客厅里,不被冻死也得被冻坏,我冷静了下,对宋平安道:“我踏罡步,试试能不能出去,你照看一下胖鱼。”

凝神聚气,我开始脚踏罡步,口中念诵咒语:“阳明大魁,元极文昌。阴精太极,太上璇玑。飞罡一吸,万鬼伏藏。玄明瑶光,紫微闿阳。丹元至真,神气吐威。北极天罡,回通玄神。天关玉女,荣侍以归。魂真魄神,举体仙飞。急急如律令。”

七星斗咒,七星罡,专门破解被困之后的法术,什么鬼打墙,鬼遮眼,法术中的禁止一类的,都有效果,让我没想到的是,罡步踏下去轻飘飘的,根本就踩不到实地,所以我整个人也看上去轻飘飘的,咒语也念诵的磕磕绊绊,含糊不清,跟我想念的咒语一点都不一样,像是有什么力量在阻止我念咒语,什么效果都没起到。

勉强踏了一遍罡步,胖鱼坐了起来,愣愣的看我踏罡步,朝我道:“鱼哥,你这罡步怎么踏的跟老娘们跳广场舞似的?能不能用点力气,咒语说的那都是什么玩意?”

我的确是感觉到不对劲了,再踏下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正好胖鱼说话了,我对他道:“觉得我不行,你来啊!”

“我来就我来!”胖鱼不服气的站起来,还让我躲远点,同样踏起了七星罡,念诵着七星斗咒,之所以让胖鱼试试,我是觉得胖鱼那么胖,那么沉,罡步踏下去肯定比我有力道,事实上是我想多了,胖鱼踏起了罡步,还特码不如我呢。

一个大胖子嘴里嘟嘟囔囔,含糊不清,身躯飘飘摇摇,跟个大胖老娘们打摆子似的,偏偏还很不服气,坚持着继续踏罡步,一遍还没等踏完呢,从林子里面飘出来个人,一边飘,一边惊喜的喊道:“咦,我特码怎么飘起来了?”

我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就见是马潮,丫的也飘了起来,还是横着飘的,跟游泳一样的朝我们过来了,见到我还挥挥手,随即就看到了胖鱼在踏罡步,楞了下朝胖鱼道:“飘啊,飘你不会吗?你特码跳什么舞啊?”

我……上前一飘,抓住了马潮,问道:“看见老秦了吗?”

马潮摇头道:“没有啊,我眼前一黑就到这里了,等能看清楚东西就是在林子里,听到这边有动静就飘过来看看,鱼哥,咱们这是进到画里面了?”

那是肯定的啊,我不由得苦笑了下,胖鱼也不踏罡步了,愣愣出神,寂静了会,马潮突然喊了起来:“我知道了,山河社稷图,咱们是在山河社稷图里。”

胖鱼呸的一口道:“屁的山河社稷图,你觉得咱们这种小法师能遇到那么牛逼的神器吗?鱼哥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鱼哥,老秦那幅画是怎么回事?”

我和老秦买画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之前也没太当回事,以为真像老秦说的,买个法器收老太监,谁能想到,关键时刻,这幅画不光能收老太监,还特码把所有围攻我们的鬼怪都收了进来,连活人的魂魄都没放过,现在整的我们跟鬼一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我沉声道:“老秦买了幅画,要收一个老鬼,画上有禁止,丫的给解开了,然后咱们就都进来了。”

胖鱼道:“也就是说,那幅画老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秦还没整明白就用了是吗?”

我点了点头,胖鱼哭丧着脸道:“秦哥那么不靠谱,你咋不看着他点呢?”

我要保护陈叶,守住平台,那有时间看着老秦?现在说这些有啥用?埋怨我也解决不了问题,现在的关键是找到老秦!他既然能解开古画上面的禁忌,就应该有办法把我们弄出去,而且在进来之前,我推开了谢小娇,牛犇在楼顶平台,只要他们不进来,就会想办法。

想到这,我朝胖鱼和马潮道:“一起去找老秦!”

胖鱼站了起来,嘟嘟囔囔的骂老秦,我四下看了看,决定先在林子里找找看,不光要找到老秦,还得找到其它进来的人,我一动,马潮飘起来对我道:“鱼哥,我来开路,你说个方向就行。”

我朝着林子深处一比划道:“就在林子里找。”

马潮嗯了声,向前一使劲,整个人飘了出去,跟游泳似的双臂划拉,玩的很开心,一点也不着急,我跟着马潮向前飘,胖鱼跟了上来,看着前面的马潮,小声对我道:“哎鱼哥,你说马面是咋想的?找这么个玩意当小弟,马潮这样的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我惊讶的看了一眼胖鱼,就你特码这样的还看不起马潮呢?胖的跟猪一样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鱼鳃是怎么想的收你当小弟?我翻了白眼没搭理他,胖鱼对我道:“鱼哥,你说咱们这次的任务要是完不成,该算谁的?”

我忍不住道:“爱算谁的算谁的,我就是来帮忙的,都没接到任务,完成了也是谢小娇给我功德值,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胖鱼理直气壮道:“你是地府一哥啊,我不跟你说,跟谁说?”

我……没搭理他,跟着飘荡的马潮前行,飘了没多大一会,眼前猛地一空,到了林子边缘,这片林子看似很大,其实还真没多大,然后我就看到一条小溪旁边,有一座小小的茅草屋。

茅草屋前面是几亩地,也不知道种的是什么,随风飘荡还挺鲜活,颜色却是灰白的,更牛逼的是,地里有人在劳作,一个凶悍无比,半边脸都被砍没了,胸前还有个血洞,穿着清朝的褂子,后脑袋上竖着个辫子的人手舞锄头在铲地,在男鬼身边,同样是一个古装的女鬼,穿着短小的褂子,眼珠子外凸,舌头耷拉着老长,手里挎着个竹筐,正在往地里撒种子。

树林,茅屋,田地,远方的山水,特别的空灵,可田地里却有两个惨死的恶鬼,过着田园一样的生活,男耕女织,那是何等我怪异和惊悚?我都看懵了,那还敢继续往前飘啊,停住了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画面。

马潮也看到了两个恶鬼在耕地,他也想停下来,但他太能嘚瑟了,觉得自己能飘的跟条鱼一样很牛逼,一直是变着花样的在飘,一会仰泳,一会蝶泳,一会蛙泳……玩了个不亦乐乎。

虽然他也看到了两个恶鬼,但是已经停不下来了,朝着地里挥舞锄头的恶鬼冲控制不住的撞了过去。

如果哥们反应的早,还能拉他一把,可我被眼前这一幕给震住了,一时间忘记了马潮,于是马潮手舞足蹈的想要停下,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个了,眼见着马潮到了男鬼身边,那个男鬼愣是没有感觉到,马潮双手使劲向前呼啦,想把男鬼给扒拉开,甚至怪叫了起来:“躲开,躲开……”

男鬼还是没有感觉到,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马潮双手掐住了男鬼的脖子,带着男鬼倒退了几步,整个人悬浮在空中,然后那男鬼突然双手也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惊恐的喊了起来:“什么……什么东西?有鬼啊!”

尼玛……你就是鬼好不好,喊什么有鬼?男鬼不光喊,关键时刻竟然咬破了舌尖,猛地朝马潮吐了一口舌尖……不是血,那应该是一口红气,因为我没看到血,马潮被男鬼喷到,刺啦一声,身上冒起了白烟。

马潮怪叫了声,松开了男鬼的脖子,男鬼拔腿就跑,比男鬼跑的更快的是那个女吊死鬼,舌头耷拉的老长,扔了手里的竹篮子拔腿就跑,一根长长的舌头晃啊晃……凄厉的尖叫:“有鬼啊……”

我特码都快疯了,马潮一个小法师,竟然被两个死鬼当成了鬼,还吓得转身就跑?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