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红胭?”

幂可人一双美眸直盯着王直,让王直莫名有些心里发虚。

尽管他完全没有任何其它心思。

但总觉得幂可人很不信任他啊。

为什么呀。

就因为他长得帅气吗?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我只是做个传话筒,决定权在你手上。”王直双手一摊,把该说的话说了,其它就不管那么多了。

“你觉得她可信吗?”幂可人想了想,随后问道。

“不可信。”王直毫不犹豫。

这红狐狸要能信,杰瑞也不至于吃那么大亏了。

“那你为什么同意和她谈?”幂可人看着王直。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王直道。

“假话。”

“……多个可能吧,对我们也没坏处。”王直想了想。

“真话呢?”

王直看着幂可人,四目对视:“以你的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

“你想借她对付圣使徒?”幂可人道。

王直道:“不但使徒联盟内部纷乱,TST内部也是波澜起伏,圣使徒麾下有三支队伍,红胭五人是最强的一组,但同时她也是最有野心的女人。”

幂可人淡然道:“走上这条路,自然不会没野心。”

王直道:“红胭实力增长很快,邪恶源界一役后,她不但斩获巨大,且自身实力也晋级耀星原能者,甚至能与杰瑞一较高下,如果我没估错,她的实力足以威胁到TST的圣使徒。”

“那又如何,她的邪恶咒印源自圣使徒,必须无条件的臣服。若有反叛之心,圣使徒杀她不过是一念之间,就算她能抵御住邪恶咒印的反噬,只怕实力也十不存一。”幂可人道。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王直微笑:“杀死圣使徒,让红胭坐上TST圣使徒的位置。”

幂可人看着王直:“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以红胭的能力,只怕比原先的圣使徒更难对付。”

王直心赞。

幂可人显然做过很详细的调查。

“我不是没想过利用红胭与朱竜这两个TST最倚仗的左臂右膀,只是TST的圣使徒很聪明,他基本不露面,所有任务全都倚仗两个得力手下,尤其是红胭,邪恶源界一役她展现出多强的能力,相信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深有体会。”幂可人道。

“当然。”

幂可人继续道:“就算我们想办法杀死圣使徒,红胭坐上TST圣使徒的位置,我敢打包票,她一定会过河拆桥,继续和南国合作,甚至一边和我们继续虚以为蛇,一边左右逢源。”

“我知道。”

幂可人眉头微蹙,看着王直:“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直神秘一笑:“对症下药。”

幂可人:?

王直道:“红胭为什么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叛圣使徒?”

幂可人道:“邪恶咒印。”

王直道:“对啊,所以如果我吸收了圣使徒的邪恶咒印,又会怎么样?”

幂可人美眸一下子瞪圆了。

怔然地看着王直。

半晌。

“你能吸收圣使徒的三级邪恶咒印?”幂可人胸脯急剧起伏,不敢置信:“你的邪恶咒印什么时候升的三级?”

“在邪恶源界。”王直自然不会说出英雄源界的秘密。

“不对。”

幂可人摇头:“就算你的邪恶咒印和圣使徒一样是三级,你也不可能吸收同等级的邪恶咒印,更不可能借此控制红胭,除非……”

震惊的眼神,疑惑地看着王直,直摇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邪恶咒印还没到四级。”王直知幂可人猜测什么:“不过你似乎忘了,我吸收了界心能量,具备四级邪恶咒印一部分能力。”

幂可人恍然,美眸一亮:“你说真的?这可不能开玩笑,一旦计划实施,就没有退路了。”

“当然,100%把握。”王直道。

两人相视而笑。

就像在一条死胡同中,寻找到新的出路。

一旁的周易挠挠脑袋,有些没听懂。

王直看着周易,说道:“说穿了很简单,就是双方的信息差,红胭不知道我能吸收圣使徒的邪恶咒印,所以只要我们想办法击杀圣使徒,通过他的咒印就能控制整个TST。”

周易疑道:“之前我们不是杀死杰瑞了吗,为什么不控制A1?”

“那时我的邪恶咒印还没到三级。”王直如实道。

幂可人美眸一亮:“你能吸收多个三级邪恶咒印?”

“不可以。”

王直摇头:“我自身也是三级邪恶咒印,所能控制的咒印能量总额有限,如果承接圣使徒的邪恶咒印,就必须把自己目前控制的一些给舍弃。”

幂可人惋惜地点点头。

王直一笑。

他只说了50%。

虽然咒印能量控制的总额有限,但他的总额远比普通三级邪恶咒印要多得多!

不过有些话说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知道就行。

周易明白了:“也就是红胭借我们的力量铲除圣使徒,届时她直接吸收圣使徒的邪恶咒印,成为TST新的掌舵人,却不知道我们也能吸收圣使徒的邪恶咒印,到时候反算她一波!”

“对。”

王直点头:“最好的情况是一网打尽,最差的情况,也能令TST窝里斗,土崩瓦解。”

“漂亮!”周易赞叹不绝。

“还有一个问题,TST的圣使徒为人相当谨慎,和杰瑞完全不同,要把他引出来不容易。”幂可人看着王直:“你有什么办法?”

王直笑道:“这都不用我们操心,只要你和红胭谈妥,她自然会想办法让大鱼上钩,以她对圣使徒的了解,有心算无心,杀圣使徒可能有些难,但让圣使徒出现再简单不过。”

“到时我们里应外合,自然能翦除圣使徒。”

“以我估计,红胭大概率会以界心空间这个诱饵去令圣使徒上钩。”

周易讶道:“圣使徒不知道界心已被我们夺去了吗?”

“也就知道个三五成。”王直道:“红胭在邪恶源界得了那么多好处,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禀告。”

周易不解:“就算红胭不说,A1和KOOK难道也不会说吗?”

幂可人道:“没用,红胭不可能全瞒着圣使徒,说一半藏一半,给自己留尽后路,TST和A1,KOOK本就翻脸,在邪恶源界大打出手,大可以反过来将一波他们离间己方。”

王直对幂可人道:“你和红胭谈的时候别太如她意了。”

幂可人横瞥了王直一眼:“还用你说。”

……

耐心等待消息。

这不是一次两次能谈成的,有的扯皮。

就像谈买卖,明明赚得盆满钵满,但彼此还是不松口,然后拉来扯去好一阵,最后才假装吃亏无奈,让步同意合作。

幂可人自然不能什么都随着红胭。

哪怕己方确实想算计她。

但不能让她怀疑。

以红胭的狡诈聪慧,己方如果露出半点破绽,就会被她怀疑。

三天时间,王直把英雄世界

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宿主被guan满的日常生活

这星期能刷的,全刷了一遍,又换了一件极品蓝晶级的装备,顺带远程处理了一下调查组事务,和学校那边孔主任的夺命连环CALL——

“你在哪呢?”

“你干什么呢?”

面对孔主任,王直感觉自己都像个渣男似的。

“在忙。”

“你到底在忙什么?”

“这个…我也没办法说啊。”

“算了,你到底什么回来?”

“过两天就回来了。”

“她们一个个都等着你呢!”

“知道。”

……

周而复始。

每天起码一通电话。

倒不是孔主任想自己了,而是——

荣耀杯就快开始了!

自己这做队长的失踪快半个月,孔主任能不急吗……

除了交上一份名单,其它啥也没干过。

换作自己是孔主任,估计都要炸毛了,每天一通电话都算少的。

不过算算时间,幂可人那边差不多也该扯皮结束了,据周易透露,幂可人和红胭已经谈了五、六次,和之前与圣使徒谈不同,这次谈判双方在同一层面上,只是在小细节上互相磨。

你说两个女人有什么好磨的呢?

干磨那么开心吗?

“滴——”

王牌军APP突然响起,王直霎时眼眸一亮。

似乎,结束了。

走出门外,一眼就看到两眼闪烁着胜利喜悦光芒的幂可人,和身边《校花的贴身高手》周易,见到自己幂可人少有地露出笑容,伸出两个手指比了个‘耶’。

王直条件反射地伸出了拳头。

嗯。

感觉好像有些不合时宜,又把拳头往回拉,往下坠起,挤出一副笑容。

“红胭中计了,王直!”幂可人开心道:“和你说的一样,红胭以界心空间为饵,诱导圣使徒前往。”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王直笑道。

幂可人美眸闪亮:“我把杰瑞的死讯封锁了,虽然使徒联盟知道杰瑞死,但不知道怎么死的。”

“红胭假借杰瑞进入界心空间而亡,诱导圣使徒?”王直灵光一现。

幂可人轻嗯:“除了红胭,没人知道你融合界心,毕竟只有圣使徒才具备融合界心的资格,就连红胭自己都无法融合,所以圣使徒进入界心空间的死,一下就点燃了整个使徒联盟。”

“这女人好狠。”王直唏嘘。

不但想算计圣使徒取而代之,顺带着还要阴使徒联盟。

她的野心,可比她的熊要大很多啊。

幂可人应声:“她不是诱导圣使徒,而是诱导整个使徒联盟,包括TST的圣使徒,法老组的图卡罗斯,KOOK组的姬玛三个在内,这么做就掩盖了她自身目的,相当完美。”

王直点头。

之前邪恶源界开启,知道界心出现的只有杰瑞,所以其它圣使徒都没来。

但现在不一样了。

整个使徒联盟都知道杰瑞死了,他死在界心空间意味着什么?

不是A1会出现新的圣使徒,而是只要找到杰瑞的尸体,可以继承他拥有的界心!

这对所有圣使徒而言,都是莫大的机遇!

界心,是圣使徒唯一的封神之石!

EE的摩戈是第一个进入界心空间,至今没音讯,不过摩戈没有死,他仍掌控了EE不少二级使徒行者,所以没有圣使徒敢窥觑他的界心。

但死去的杰瑞就不同了。

他就像一个海贼王的宝藏埋藏在界心空间,让所有超新星都趋之若鹜。

而己方,就是海军啊。

“我准备好了,随时OK。”王直笑道。

幂可人眼中满是雀跃和期待:“等第七胜克战队抵达,立即出发!”

……

大海上,一艘游轮准备靠岸。

红胭五人一早收拾好东西,乔装打扮,换好衣服,在房间里聚合。

“红胭姐,我们不是不去吗?”娅子不明所以。

“不是不去,是晚点进去。”红胭身穿红色抹胸,化了精致的妆容,戴着昂贵的项链和皇冠,宛如一个身家百亿的西式贵妇人,不过她也确实有这个身家。

“圣使徒疑心很重,如果我们和他一道进入,会引他怀疑。”

“所以我们等图卡罗斯和姬玛进入后再进,就有借口可言了。”

红胭动了动手上的戒指,微笑道:“王牌军的人信不过,我们必须备一手,避免他们过河拆桥。”

老鬼抽了口旱烟,呵呵笑道:“其实压根不用做那么多功夫,圣使徒一死,一切自然结束,唯一能和红胭你争的朱竜,这次也被圣使徒带进邪恶源界,届时也难逃一死,剩余的二级使徒行者不堪一击。”

“红胭你的咒印自然能升级,成为TST新的掌舵者。”

“你这次计谋太出色,一石三鸟,整个使徒联盟全被你玩得团团转。”

红胭倾然一笑,“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你们太小看圣使徒了,能在A1,EE和KOOK三组夹缝中生存下来,并在使徒联盟占据一席之地,圣使徒可比你们想像中要厉害得多。”

“再厉害,这次也要让他人头落地!”阿凯双拳嘭嘭对撞,满脸杀气。

“希望吧。”

红胭美眸望向窗外,涟漪希冀:“总觉得这次的事有点蹊跷呢,没那么简单,王牌军那小家伙对我们知根知底,阴险狡诈,我不觉得他们会这么好心便宜我们。”

“这对王牌军来说合则两利,他们应该不会玩什么花样吧?”老鬼吐了口烟圈。

“谁知道呢。”

红胭柔声道:“凡事多走一步总没错,千万不要等没路走了再去后悔。”

喜欢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