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小雪被房东第十四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你对前朝的历史很感兴趣?”杨束一手放在杯子上,手指无意识的摩挲杯身,目光钉子样钉在沈浩身上。

沈浩是莫名其妙的掉书袋吗?当然不是。他是在试探皇帝的口风,看皇帝上次出乎意料的赐下藏书阁金牌的用意是不是如他猜测的那样。如果是的话,皇帝接下来应该会给他一些暗示。

“回陛下的话,臣一直对历史上的旧事感兴趣,认为了解旧事可以警醒自己不要犯前人之误,也能在历史长河里找到很多繁杂事务的答案和参照。有时候也能找到一些东西填补认知的盲区,增长见识。”

沈浩的语气平稳,看起来就是在老老实实的回答皇帝的询问。可若是有心的话却能从他的话里品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比如说杨束就对沈浩最后所说的“找到一些东西填补认知的盲区”很是感兴趣,眼睛里神色又是闪了一下。

“哦?填补你的认识盲区?这个说法倒是新鲜。皇家藏书阁里的书基本上没有修行相关的,没想到你还真看得进去。不过历史倒是的确需要细细品味,特别是一些饱受争议或者众说纷纭的历史,仔细研读,提出自己的见解,总是能有收获。

而且前朝与本朝也算是同源而来,了解前朝往事,吸取前朝教训,这对本朝而言也是大有裨益的。对个人也是有好处的。

另外,你沈浩本就是出了名的心思细腻,任何蛛丝马迹都号称难逃你的眼睛,多看看,说不定你也能发现前人不曾发现的东西以作警醒呢?”

话说到这份上,心里有一个“扣”的沈浩自然是“心领神会”,而同样察觉到沈浩话里有话的皇帝也会继续把沈浩心里的“扣”给顺着往下留。

“臣,明白!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说完,沈浩还很慎重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深深一躬,以表决心。

其实两个人心里所理解的“暗示”是存在明显的差异的。

皇帝想的是:继续指引沈浩往深了去了解,不急,慢慢来。

而沈浩的想法就简单了,一句话:果然如我所料。

这就是讯息差异带来的认知差异。皇帝束以为沈浩“什么也不知道”,还在为自己成功的指引沈浩起了作用而欣喜。他多半是以为沈浩理解的暗示是“去查那段被掩盖的历史”。

而事实却是沈浩“什么都知道。”他不但知道皇帝身上

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小雪被房东第十四章

有一头强大的怪物附着,还知道这头怪物的来历其实和前朝那段缺失的历史里的“邪兽”有着直接的联系。

皇帝在庆幸自己暗示成功。而沈浩则是确定了自己之前的

沉沦在别人胯下的娇妻 小雪被房东第十四章

猜测完全正确。他明白皇帝为什么跟他“打哑谜”,也明白皇帝真正想要他查的是什么。只不过他目前没办法给皇帝答复而已。或者说他还不知道怎么给“答复”。

目前只不过是沈浩给皇帝一个讯号,表示自己“懂起了”,我是“自己人”。谈别的还为时过早。

回去的路上沈浩也是在心里将皇帝的反应继续作为参考加入自己之前的推演当中。

“现在能肯定的就是皇帝是希望我从前朝的那一段被大家遮掩起来的历史里挖掘出“邪兽”来,然后今天又暗示我继续深挖下去。完全没有在乎靖旧朝刻意隐瞒那段历史和邪兽的事实。看起来皇帝身上的那东西并不受皇帝待见啊!

不过为何以前的皇帝没这么干过?还是干过,但失败了?”

自从沈浩听来了“蛛网”这个说法,再结合一些观察,他清楚,皇帝家的不是什么“病”,而是与他一样的怪物附身。而且皇家的那头怪物很可能是一代人接一代人的附身。

铁打的怪物,流水的皇帝?

所以沈浩才用“自己人”来形容自己如今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即便皇帝并不知道他身上也有怪物附身。

“要怎么才能和皇帝开诚公布的谈一谈呢?”这是如今困扰沈浩的一大问题。因为查这件事本就在他的日程当中。可难就难在,查出来的东西怎么说给皇帝知道?这些答案可不是三言两语或者纯靠暗示和打哑谜就说得清楚的。

而这个问题的掣肘点就在于皇帝表现出来的谨慎,而这种谨慎恰好说明皇帝身上的那头怪物也与沈浩自己的黑兽纹身一样可以时刻窥看皇帝的言行。

黑兽纹身太虚,能看,但管不着沈浩。所以相对走的是“互相妥协共存”的路子。

皇帝的态度看起来他身上的那头怪物可一点也不虚,甚至极有可能可以干涉皇帝的日常行为的。这就很麻烦了。

换位思考,沈浩若是皇帝身上的那头怪物,得知皇帝想要摆脱它甚至想要干掉它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那绝对是先下手为强吧?

黑兽纹身:......

“那是你的同类,又和你有梁子,你应该也想给它找点麻烦吧?”沈浩在心里询问黑兽纹身,“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屏蔽掉你那对头对皇帝身周的窥看?”

什么叫一码归一码?沈浩这就是了。他虽然也对自己身上的黑兽纹身没安什么好心,可他暂时也拿对方没办法。可针对皇帝身上附着的那位就算是“同仇敌忾”了......吧?

反正黑兽纹身是什么心情无从判断,只不过当沈浩在心里问出这句话之后等了许久都没有半点动静。

直到沈浩回到封日城衙门的公廨房里,突然从心底冒出来一段“欣喜”的莫名情绪。

间隔太久,大半个时辰了都,突然冒出来的“欣喜”都把沈浩给整愣住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情绪是黑兽纹身在回答他之前的那个问题。

这思考时间是不是也太久了点?

不过沈浩也顾不得埋怨,黑兽纹身这边给了肯定的回答,那就给他之前的困扰打开了一个窗口。

“什么办法?”

黑兽纹身:......

沈浩反应过来,自嘲的叹了口气。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就是了。得知可以采取办法让皇帝身上的那头怪物暂时无法窥视皇帝的言行,但这具体该怎么做呢?指望一个只会简单情绪反馈的黑兽纹身来教他?

洗洗睡吧还是。起码得另想办法。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