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鬼脚潘没有说话,而是迈步走到石志坚面前,突然“噗通”一声朝着石志坚跪下!

石志坚被鬼脚潘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忙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搀扶鬼脚潘:“潘师傅,你这是做咩?”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联英社一个机会!求你啦!”鬼脚潘望着石志坚,老泪纵横!

石志坚眼神闪了闪,看着跪在地上的鬼脚潘,这才一咬牙道:“好!”

……

和合图,陀地!

“你小子,总算懂事了!”和合图歪嘴皇帝盲忠怀里抱着一只黑色波斯猫,笑眯眯地望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三十万港币!

“眼镜蛇”谢永华十分乖巧地站在一旁,朝着盲忠抱拳道:“大佬,上次都是我不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好!不懂得尊老,得罪了你,还请您老人家见谅!”

“见谅?你当着那么多人面儿骂我老而不死是为贼!让我怎么见谅你?”嘴里这样说着,盲忠却乐呵呵地伸手抓起那三十万港币放到了鼻翼嗅了嗅,“不过看你这次还算有点诚意拿这么多钱来孝敬我,我就放你一马!”

顿了顿盲忠忽然道:“至于你想让我调集人马帮你抢码头,那是不可能的!准确地说想也别想!”

盲忠用手撸着怀里的猫咪,直接封住谢永华想要开口的嘴巴。

果然,谢永华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盲忠瞥他一眼,心中充满愉悦感,这个眼镜蛇太狂妄了,得此教训也是罪有应得!

“还有,我不帮你,你也别指望十二皇叔中的马骝王,袁陀陀,还有驼背华出手帮你!我和他们打过招呼的,边个帮你就是和我盲忠作对!”

盲忠再次封死了谢永华的另一条“借兵”路!

果然,谢永华这次脸上不但有些失望,还有一丝怒火!

盲忠把谢永华的愤怒尽收眼底,那种愉悦感更强了!

“怎么,你不高兴?”盲忠撸猫的手停顿了一下,抬头瞟一眼谢永华,拿腔拿调道。

“怎么会呢?”谢永华再次躬身抱拳,做出十分虔诚模样,“不过还请大佬您能帮一个小忙!”

“帮咩呀?”盲忠瞅了一眼那三十万,等着谢永华开口算计这个“小忙”到底值不值得去帮。

“还请大佬今晚您能够莅临九龙仓码头,在后面帮我督战!”

“呃,督战?”盲忠愣了一下。

“是的!”谢永华语气诚恳道,“您也知道的,这次我招兵买马调集了很多江湖强人和联英社血拼,不过我身份卑微,又才上位不久,只怕那些人不服,只有大佬您这样的身份和地位才能压住他们!所以还请大佬您能够赏脸,帮我督战!”

谢永华这番话说得盲忠心里十分舒服。

首先谢永华这个扑街承认了自己只是个不入流的小瘪三,靠着机会上位的小烂仔!

依照他的身份和地位当然降服不了那些江湖强人!毕竟那些强人不是帮派的双花红棍,就是社团金牌打手,像谢永华这种不忠不义投机取巧的家伙,又怎么会被他们看上?!

相反,他盲忠乃是和合图歪嘴皇帝!人的名,树的影,说出去谁不给几分面子?!

再说了,所谓的“督战”就是跟在后面观战,跟看大戏一样,一点风险都没有!自己只要过去待个十来分钟就能赚足三十万,怎么不做?

这钱就跟大风刮来似的,搵定咯!

盲忠心里美滋滋的,抱着波斯猫舒舒服服地撸着它光滑的皮毛,嘴上对谢永华说道:“算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我呢,今天心情好,你又这么有诚意,帮你督战也不是不可!”

“多谢大佬成全!”谢永华一听此话刚忙抱拳朝着盲忠叩谢!

盲忠摆摆手,一脸高姿态:“好了!到时候开打通知一下,我去大后方帮你守着!记住,打得漂亮点,千万不要丢了我们和合图的脸!”

“收到,大佬!”谢永华眼中不经意地闪现一丝诡异光芒,嘴角更是露出一抹阴笑。

“喵---!”盲忠怀中正闭着眼被撸的波斯猫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惊恐地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嘹亮猫叫!

……

半岛酒店,豪华包间内。

哗啦啦!哗啦啦!

麻将声阵阵。

利兆天咬着雪茄,和汇丰大班沈璧,长江实业大佬李佳诚,以及鬼佬温泽顿打着麻将。

“怎么,李老板好像魂不守舍?”利兆天眯着眼瞟了李佳诚一眼。

李佳诚当然魂不守舍了,因为这次利兆天拿出的那五百万是他公司的流动资金。

准确地说,利兆天让李佳诚表示一下诚意,李佳诚就很大气地拿出了五百万!

当然,这其中还有别的缘故,李佳诚旗下的自来水公司这段时间赚了不少钱,他准备提高水费的价格,而利兆天不但是华商协会主席,还是港英政府批准的民生协会主席,对于电费和水费的变价权拥有监察和审核权力。

说白了,李佳诚想要把一吨六块五的水费增加到十块钱一吨,就要先问过利兆天才行!

除此之外,李佳诚最近又盯上了利氏在柴湾开建的水电厂!

李佳诚准备学习香港嘉道理家族,水电通吃!拿下自来水业务,再进军电业!

利兆天当然明白李佳诚的小心思。

讲真,利氏家族在柴湾开建的水电厂业已动工,只要他肯手指缝松一松就能露出一些渣滓让李佳诚吃个饱!

这次利兆天表面上是向李佳诚借了五百万,意思是用一用就还。

就怕这笔钱打了水漂,九龙码头被人抢走,到时候这五百万利兆天一个子儿都不还,他李佳诚就欲哭无泪了。

见利兆天有问,李佳诚忙脸上挤出笑容道:“是吗,可能最近我没有休息好!”

“这样啊,我还以为李老板在担心那五百万,看起来是我想多!”利兆天似笑非笑道。

旁边沈璧道:“李老板应该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利先生却是多心了!”

利兆天哈哈一笑,夹着雪茄吐一口烟雾,随手把面前麻将推倒:“唔好意思,糊了!”

沈璧和李佳诚一看,对方不但糊了,还是大四喜!

鬼佬温泽顿拍马屁道:“利先生好手气,这样的绝牌也能拿到!”

利兆天就更加得意道:“我运气好!连老天爷都帮我!”转脸看向李佳诚,“放心,九龙码头我今晚吃定!”

随即夹着雪茄狠狠地抽看了一口,吐出一股浓烟,隔着弥漫的烟雾他心中充满亢奋,眼前仿佛出现九龙码头刀光血影场面!

只要守住码头,他利兆天的势力就能在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九龙仓扎根!到时候操纵港口,谁敢不从?!

“哈哈哈!”利兆天越想越开心,忍不住仰天大笑!

……

当天晚上八点。

九龙仓港口码头。

这段时间九龙仓公司不太平,港口码头生意停滞不前,一些公司人员今晚更是得到消息,说码头有事情发生,让他们早点下班。

虽然上面没把话说清楚,九龙仓公司职员却知道,今晚联英社与和合图准备在码头开战!

抢码头!

这是江湖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也是江湖不成文的规定!

一战决胜负!

未来谁能控制码头,就看今晚谁的运气好了!

总之---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

此时,码头卸货区域,偌大可以容纳上千人,上百船只的地方早已灯火通明!

在卸货区的四周悬挂着夜里作业所用的电灯!

昏黄的电灯泡发出朦胧的光芒,再加上附近两盏雨夜作业时候才使用的大探灯,更是把整个场地照得犹如白昼!

靓仔坤率领的联英社人马,还有谢永华率领的和合图人马各据一方,彼此距离十几米,互相对峙!

按照人数来算,这次联英社人马差不多有三百人,全都是挑选出来的精兵悍将!

和合图那边更是犀利,黑压压的全都是人头,差不多有五六百人,在人数上差不多是联英社一倍,直接碾压!

当然,抢码头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多人运动,并不是人多就一定能胜!

要不然靓仔坤就把联英社五百人马全部带来。

实际上,群殴的时候环境复杂,那些身手弱的要是也被带来,很可能适得其反,不但不能帮助自己这边赢得胜利,还可能因为胆怯转身就逃,引发己方大崩溃!

这不是笑话,而是在香港抢码头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1953年,当时雄霸香江号称“汉奸走狗”社团的“福义兴”,和刚登陆香港成立不久的十四K火拼抢夺中环码头。

那时候十四K创始人葛朝煌刚刚去世,他儿子葛治雄继承社团龙头宝座,但十四K众多元老不服,以至于十四K实际上四分五裂!

福义兴趁机从九龙踩过界,想要进军港岛中环,而中环码头就是他们要抢夺的第一对象!

那时候的福义兴招兵买马号称两万帮众,仅次于拥有三万人马的老牌大帮“和记”。

福义兴为了抢夺码头也投入巨多,单单人马就聚集了一千人!

而那时候镇守中环码头的则是十四K传奇人物“洪汉毅”!

洪汉毅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地方军阀,解放后带着家人跑路去了香港。

洪汉毅从小的作风就十分凶狠毒辣,17岁时曾因为母亲被邻居辱骂,当街手持牛肉刀连捅对方十几刀被家人拉开,故意伤人判监一年半,出狱后仍怒气未消,半夜十分又跑进邻居家对着他们一家五口狂砍一通随之跑路去了澳门。

半年后又回到香港,通过父亲介绍加入了父亲朋友葛朝煌成立的新社团十四K,靠着长期的敢打敢拼,成为葛朝煌帐下第一猛将,牛肉刀从不离身,江湖上顿时谈“洪”色变!

面对福义兴的进攻,洪汉毅挑选了旗下三百精兵悍将与之在中环码头对决!

这次大战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原以为兵马上千的福义兴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想到被洪汉毅一击即溃!整场战斗也才持续了六分钟!

事后,各大社团帮派把这次“抢码头”做了充分分析研究,发现根本原因是福义兴招兵买马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新手,甚至还有一些是连打架都不怎么会的当地渔民!

这些人遇到洪汉毅那帮不怕死的狠人第一感觉就是害怕,然后就掉头逃窜!以至于影响了士气,搞得上千人马直接溃败,被三百人追着打!

这可是血的教训!

自此,帮派之间要是再抢码头,就不再招募那些新雏,而是招募狠人猛人,有经验的刀手!

正因为如此,这次靓仔坤旗下聚集了三百人,而谢永华旗下更是聚集了五六百人,这些人全都以一敌十,是猛人中的猛人!

既然是打群架,那就和单挑不一样。

放眼望去,两帮人马全都穿着汗衫,短打,武服,甚至有的干脆赤膊,混在一起的话根本就忍不住谁是谁。因此为了分清楚彼此,免得到时候开战伤到自己人,联英社这边统统在左臂上面缠了一条白毛巾!和合图这边则统统在右臂上面套了一条红袖箍!可谓红白分明!

此刻,双方犹如即将出闸的猛虎,又如下山捕食的群狼,隔着几十米远,嘈杂混乱的怒视彼此。

……

如同之前谈好的,这样大规模的械斗厮杀,和合图大佬歪嘴皇帝盲忠是不会站出来的,他更不会带人来帮谢永华这个反骨仔。

不过看在谢永华孝敬他的三十万港币份上,盲忠还是摆出“督战”的姿态,站在卸货区边缘的一座集装箱货柜上方,嘴里叼着一支长长的翡翠烟嘴,手里拿着望远镜高高在上地俯瞰着下面。

在他身后是和他一起过来督战---不,准确地说是过来看热闹的十二皇叔中的马骝王,袁陀陀和驼背华三人。

他们三人没有拿谢永华的一分钱,却愿意过来陪着盲忠一起看热闹,可见他们对谢英华这个扑街有多“关心”!

“哇,场面好壮阔啊!”

“是啊,已经好久没见人抢码头了!”

“想当年我们和合图也跟人抢过码头的,我后背和腰肋上的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你的算什么?我的驼背就是那时候伤到的!”

就在马骝王,驼背华和袁陀陀三人互相吹水,忆当年峥嵘岁月的时候,盲忠弹弹聚了老长的烟灰,说道:“这个扑街谢永华不简单啊,连猛鬼添那样的猛人都请来了!”

“边个?让我看看!”马骝王接过盲忠递来的望远镜朝着下面望了望说道,“哇,除了猛鬼添,还有狂人辉!”

马骝王所说的两人都是江湖上最近风头最劲的双花红棍!据说可以以一敌百!

“联英社那边也不弱!”盲忠咬着烟嘴,悠悠开口道,“我看了,那些都是联英社创办时打江湖的老底子!看起来鬼脚潘下了一番苦功,把老底子都带了出来!”

“对于联英社来说,这次是生死之战,那个死瘸子当然要出全力了!”马骝王说道。

“是啊,这次有好戏看了!”

江湖人嗜血的本性让盲忠等人亢奋不已,以至于肾上腺加速,眼泛血光!

喜欢重生:崛起香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