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一个人在上面2个在下㖭p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延德里巷子口的拐角有人搭建了一个小窝棚,用来给小乞丐作为容身之所。

有些市民觉得有碍瞻观,想要拆除。

善良的白若兰看小乞丐可怜,说了两句,众人立刻交口称赞程太太好心肠,这个窝棚便就此保存下来。

程千帆从巷子里出来,径直走向自己停在马路边的车子,余光却是瞥了一眼窝棚处。

倘若经验丰富的特工要监视延德里,窝棚处是最好的观察点。

阿毛每天起得早,在巷子外玩耍,会重点盯着窝棚处的动静。

果不其然,小乞丐都已经‘离家’出去上工了。

一个身着有些破旧的短打装扮的男子占据了此处,此人嘴巴里叼着草根,手里拿着破旧的铝饭盒,躲在窝棚处,看似随意的打量着四周。

程千帆得出判断,此人的目的在于监视,并无暴力袭击的计划。

他直接上了车,启动车子,径直离开。

从后视镜观察,程千帆注意到路边有一个男子上了黄包车,一路跟随。

会是什么人在跟踪监视自己?

巡捕房的暗探?

党务调查处?

日本人?

红党?

亦或是特务处上海站的人?

程千帆一路思忖。

从延德里到薛华立路二十二号中央巡捕房很近,程千帆踩了几脚油门就到了。

进了捕厅。

小程巡长询问了手下有无情况,得了‘天下太平’的回答后,打开办公室的门,泡了一杯茶。

轻轻拨下百叶窗,程千帆看到跟踪者下了黄包车,在巡捕房大门对面的茶摊喝茶。

他从抽屉里取出望远镜,再仔细观察。

此人一身西装,手腕上戴着腕表,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的。

“来个人。”程千帆略一琢磨,他打开门,冲着捕厅喊了一嗓子。

“巡长。”侯平亮立刻跑过来。

“看到那个人没?”程千帆拨下百叶窗,指了指茶摊处的跟踪者。

“看到了。”侯平亮点点头。

“知道怎么做了吧。”程千帆说道。

“知道,属下这就去喊吴姨婆。”

“聪明。”程千帆拍了拍侯平亮的肩膀,“去吧。”

……

程千帆站在场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外面的情况。

不一会的功夫。

一个老太太挎着菜篮子来到茶摊。

汤国利喝了一口茶,biaji一口,吐出茶沫子。

他的视线盯着中央巡捕房的大门,组长命令他二十四小时跟踪程千帆。

汤国利绝对这纯粹是多此一举,程千帆是什么人,贪财好色、心狠手辣,这样的人会是红党?

他看了一眼走过来的老太太,没有理会。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太哎呦一声,直接倒在了他的身边。

他下意识的就要起身推开老太太,就看到老太太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哎呦呦,了不得了,撞死人喽。”

汤国利立刻明白了,这是碰到碰瓷的了。

“老人家,你可要凭良心说话,是你自己撞过来的。”汤国利耐着性子说道,说着,他朝着周围的人喊道,“大家做个见证啊,是这老人家自己撞过来的。”

然后,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周围人竟没有一个‘仗义执言’的,反而纷纷四散退开,有人还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回事?”侯平亮拎着警棍,带着两个巡捕过来了。

“警官,这老太太碰瓷?”汤国利赶紧喊道。

“是这么一回事吗?”侯平亮将警棍在手里颠了颠,环视一眼,问道。

没人回答。

侯平亮有些尴尬,吴姨婆最近出手有些频繁,看来是早就露了底了。

“我看到了,是这个人伸腿绊倒了这个老人家。”一个三光码子喊道。

侯平亮朝着此人点点头,露出欣赏之色。

事情的发展一开始并没有出乎围观者的预料,巡警‘秉公执法’,出言说和,要男子拿出一笔钱赔偿老人家。

汤国利自然不肯。

侯平亮大怒,以蓄意伤人的名义就要逮捕此人。

汤国利见状,只能无奈的同意赔钱。

看着此人竟然接受了五十法币的勒索,围观群众颇为震惊。

侯平亮也有些惊讶,一般而言,对方决然不会愿意掏出这么多钱的,然后他便顺势可以将此人抓走,进了巡捕房,此人便可任由他们炮制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此人识相拿钱,倒也省事,反正捞钱的目的达到了。

“去吧,下次注意点。”侯平亮将五十法币塞进吴姨婆手里,又冲着这个被巡长选中的倒霉蛋摆摆手。

汤国利陪笑着,麻溜离开。

看着巡捕以及老太婆离开,众人纷纷摇头、议论纷纷。

“这个人也太倒霉了,喝杯茶都能遭此横祸。”有人说道。

“这人是不是傻,真掏钱了。”

“这是聪明人,进了巡捕房,就不是五十法币能解决的事情了。”

……

回到捕厅的侯平亮,来向小程巡长复命。

“巡长。”侯平亮将四十五元法币放在巡长办公桌上,另外五元钱,分与吴姨婆了。

程千帆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钱,“去买两条烟,一条留给你们分了。”

“好嘞。”侯平亮高兴的答应一声,拿了钱去买烟去了。

不是红党。

程千帆得出判断。

法租界暗探的可能性也不大。

法租界的暗探对于此种勾当也是门儿清,吴姨婆这种人,在探目那边不是秘密,若是暗探,不会上这个当。

那么,就只剩下党务调查处、日本人以及特务处上海站之可能。

他素来表现的较为亲日。

故相对而言,党务调查处和特务处上海站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

“蠢货。”汪康年骂道。

汤国利耷拉着脸,低头挨骂。

任务搞砸了,露了相,他不能再在巡捕房门口监视程千帆了,只能回来复命。

不仅仅如此,那五十元法币可是他自己的钱啊。

谁他娘的能想到,巡捕房门口也有人碰瓷。

不对,这肯定是那老东西和巡捕勾结,设陷害人。

“滚蛋!”汪康年骂道。

汤国利张了张嘴巴,终究没敢开口,就要离开,就听见组长喊道,“草包一个,去,找小四报下账。”

“谢谢组长,谢谢组长。”汤国利赶紧向组长道谢。

“康年兄,依你之见,是巧合?还是我们的人暴露了?”何欢皱了皱眉头,问道。

“巧合的可能性居多,这种事在上海滩太寻常了,这帮巡捕……”说着,他摇摇头。

“这位弟兄不适合继续跟踪了,要换人。”何欢点点头,是巧合便好。

此后,连续几天,汪康年派遣跟踪程千帆的人屡屡出事,先后有三名老太太碰瓷,总计讹诈了他们一百多法币,搞得行动组的特工叫苦不迭。

“侧恁娘,这是被老太太碰瓷团伙盯上了!”丁乃非气的破口大骂,他今天乔装打扮,亲自出马跟踪程千帆,也被老太太讹了肆拾元法币。

汪康年与何欢也是皱着眉头,很显然,两人现在基本上倾向于认为己方的跟踪已经暴露,这是程千帆这个混蛋故意折腾他们呢。

不过,出去打探消息的白胖回来汇报:

中央巡捕房三巡的巡捕蔫儿坏,培训了一帮老太太,专门找生面孔碰瓷讹诈。

“弟兄们都是生面孔,而且都穿的衣帽整齐。”白胖说。

汪康年一听这话,明白了。

因为程千帆的身份不同,经常出入高档场所,出于跟踪需要,他派出去跟踪程千帆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打扮成有钱人的样子。

谁成想,竟因为此反而被那些巡捕盯上,等于是给他们送钱!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的跟踪已然被程千帆发现的可能性,但是……

“事已至此,即便是程千帆此前没有警觉,现在也应该有所警惕了。”何欢说道。

汪康年点点头,巡捕房附近接连几天出现生面孔,程千帆不傻就肯定能意识到不对劲。

“撤销对程千帆的跟踪。”汪康年果断下令,“专司监视延德里。”

……

时间已经来到九月上旬。

淞沪战事也进入到了新的阶段。

数日前,日军之精锐部队久留米第十二师团之福冈第十二旅团;善通寺第十一师团之往岛第二十二旅团;广岛笫五师团之山口第二十一旅团;名古屋第三师团之静冈第二十九旅团;金泽第九师团之敦贺第十八旅团;熊本第六师团之鹿儿岛第三十六旅团.共计三个师团之众,抵哒上海。

日军援军到后,开始总攻,自浏河起,经罗店、宝山,狮子林、炮台湾、吴淞、折入蕴藻浜、张华浜,江湾、北四川路底联成一线,实施全线攻击。

国军被迫由攻转守。

此外,日军海军援军也已经抵达。

在黄浦江、长江口,日军航空母舰以及数十余艘舰艇一字排开,向着上海市区肆意开炮,国军死伤惨重,平民亦死难甚多。

这一天,一直在延德里的窝棚去假扮乞丐监视的特工,‘终于’被附近的乞丐发现了‘鸠占鹊巢’之事,此人被十几名小乞丐围着打,狼狈逃窜。

汪康年闻讯,暴跳如雷。

同日。

英国人、日本人还在就许阁森被日本军机轰炸之事唇枪舌战。

国人在一旁看热闹。

不过,大家也看清楚了一个事实,英国人只是在那里吆喝,并不敢真的和日本人闹翻。

南京。

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常凯申的指示,国民政府在陆军中央军官学校举办‘总理纪念周’活动。

对此次活动,王之鹤是不支持的。

他的理由很直接,内奸还没拔除,有安全隐患。

此外,日军飞机轰炸日盛,这个时候搞这种活动,实在是太危险。

“日本人飞机太厉害了,这个时候还搞什么阅兵?”王之鹤找到钱达俊抱怨。

“不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一个人在上面2个在下㖭p

是阅兵,是全民动员,鼓舞士气。”钱达俊说道。

“哪里还要动员呦,一说抗日,全国早就动员起来了。”

不过,牢骚归牢骚,王之鹤不敢怠慢,命令侍从室全面戒备,并且找到了他素来不太看得上的戴春风和薛应甑,要求特务部门加强保卫工作,同时,顾正伦的宪兵也开始在陆军军官学校严密布防。

这一天的中央军校,全体师生早早地在操场列队集合,国民政府党政军各路大员云集。

校门口的黄浦路上小轿车云集,浩浩荡荡。

军、警、宪、特全体出动,从中山东路到黄浦路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面戒严。

常凯申在夫人的陪同下,整理军装,又看了看陈文胆为兹拟好的演讲稿,准备登台训令。

就在此时,一辆小轿车突然开到军校门口。

“证件。”宪兵立刻上前盘问。

“行政院的车子,没看到通行令嘛,不用查了吧。”车子里,一个人嘟囔了一句。

“例行检查。”宪兵寸步不让。

一直保持警惕的总值日官惠吉带人围过来。

司机立刻启东车子,一个转弯,猛踩油门,冲进了校园。

惠吉大惊,抓起电话发布广播:我是总值日官惠吉,全体注意,有可疑人员驾车闯入校园,正在全力抓捕,任何人不得擅离,校长请推迟进入会场。

……

一时之间,现场一片哗然。

几分钟后,广播响起:可疑人员驾车逃离,会议继续。

经此之事,此次‘总理纪念周’活动虽然最终举行,但是,已然令常凯申委员长大怒。

“娘希匹的,这么多人,竟然抓不到几名可疑分子。”委座将王之鹤、顾正伦、戴春风、薛应甑叫到领袖官邸,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顾正伦、戴春风、薛应甑三人对视了一眼,这才上前汇报,言说已经查明此伙可疑人员所驾驶的车辆,正是行政院秘书黄浚之座驾。

“黄浚?”常凯申惊讶问。

“是的,校长。”戴春风出列说道,“事实上,我们此前便已经怀疑黄浚,一直对此人进行监视。”

“查到什么了?”常凯申问。

“除了今日黄浚座驾之事,并无其他动静。”顾正伦说道。

“为何不早些汇报与我?”常凯申生气问。

“因为事涉党国要员……”薛应甑说道,黄浚是行政院秘书,此乃简任级机要秘书,同中央各部部长同级,称得上是党国要员。

“不要和我说这些,任何人涉及通日,严惩不贷。”常凯申怒气冲冲说道。

三人对视一眼,他们等的就是常凯申这句话。

常凯申余怒未消,又将几人骂了一通,摆摆手,令几人退下。

王之鹤在走廊里拦住三人,责问三人既然已经有怀疑对象,为何不事先告知他,与三人大吵一架后,愤怒离开。

常凯申面色阴沉,坐在沙发上喝水,生闷气。

此时,有侍从室警卫汇报,戴春风求见。

“你不去抓奸细,又回来做什么?”常凯申劈头盖脸就是训斥。

戴春风不说话,任凭常凯申骂了一通,毕恭毕敬站好。

“说吧,什么事?”发了一通火后,常凯申问。

“委座,事实上在一周前特务处便怀疑黄浚通敌,此后,我方一直对黄浚采取监视状态。”戴春风说道。

“刚才不是汇报过了吗?”常凯申皱眉,问。

“回校长的话,其中有些内情,学生认为有必要单独向您汇报。”戴春风说道。

“恩?”常凯申疑惑的看向戴春风。

戴春风从身上摸出一份电文,双手递给常凯申,“这是程千帆一周前发来的密电,通过此密电,我方加以剖析,得以锁定黄浚。”

“竟有此事?”常凯申诧异不已,他不明白此事为何此事竟同程千帆那个年轻人扯上了关系,接过电文细细看。

戴春风站得笔挺,心中却是舒了一口气,好在他有‘青鸟’,其他人都在挨骂,他还有一个杀手锏来讨老头子欢心。

老头子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学生有进步,有成就,如果这个学生还是浙江老乡,更是会欣喜不已。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