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另一处溶洞。

“你以为和容烟打好关系,让她的那条龙护着你,就万事大吉了。”花星安阴恻恻地笑一声,“你现在还不是落到我们手里。”

花月邪不知是坐在地上还是跪在地上,手心都是血,脸色苍白。

他那根黑色短杖孤零零地躺在角落的碎石里。

“我还以为你这大半年有多少长进,结果还不是一个废物。”花星安笑得嘲讽,“你这样的废物,活着都是浪费资源。”

他凭什么能成为副院长的弟子。

凭什么他们被学院的弟子嘲笑一年。

都是因为他……

之前他离开学院,没有机会找他算账。

在雪原上,容烟那条龙又在他身边,现在是老天爷都帮他们,让他们遇见落单的废物。

花星安扯着嘴角笑:“我看现在还有谁来救你。”

“行了,赶紧办正事。”花星瑜出声,“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哥,不如我们先……”花星安比划下脖子。

他早就想杀了这废物。

这么好的机会,他就彻底消失了。

谁也不会知道真相。

“不行。”花星瑜道:“必须带他出去,你忘了师父交代的事。”

“……”花星安有些不满:“师父要这废物做什么?”

花家双胞胎的师父并没来雪原。

不过在出发前,交待了他们一些事。

大概是确定花月邪没有行动力,两人也没管他,站在一旁低声说话。

花月邪染了血的手指在地上移动,一开始只是凌乱没有章法的线条。

“你在干什么……”

花星安快步走向花月邪,想要阻止他。

然而那些凌乱的线条,在花月邪最后一画串联下,形成了一个阵法。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他迅速在阵中心放上一枚灵石。

血色的光芒点亮所有线条。

花星安冲过去就撞上一层无形的屏障,身体不受控制后退好几步才稳住。

这是什么……

花月邪撑着身子站起来,隔着那层屏障,摇摇晃晃走到角落,捡起黑色短杖,遥遥地看向花家双胞胎。

他的眼神平静如大海,怜惜一般抚摸过短杖。

“花月邪!!”花星安用灵力撞击屏障,似乎想冲过去,可惜那屏障坚固异常。

花星瑜比花星安冷静一下,他发现自己脚下已经完全被蔓延出来的阵法光铺满。

本来是出口的地方,此时也有无形屏障。

他一个废物……

召唤师……这应该是个召唤阵。

想到此,花星瑜稍稍安心一些。

召唤阵不是杀阵,不能杀人。

……可是他召唤了什么?

花星瑜往花月邪那边看去。

少女静静地站在角落里。

阵法的光无法延伸到那边,只勾勒出他身形轮廓。

在这样的环境,莫名有些阴森。

花星安和花星瑜同时打个寒颤。

“花月邪,你这个阵法是什么……”花星安心底有些发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

少年抬步往外走了两步,阵法光从他鞋边延伸到小腿处。

“只是一个召唤阵。”他轻声说。

少年又说:“我从未得罪过你们,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恨我。”

“你就是个废物,你的存在让多少人笑话我们?”花星安怒吼:“你就不应该出生!”

谁不知道花家有个废物。

连带他们也要被嘲笑家里有个废物,有个霉星。

说他们身上也有晦气。

后来他们跟着大家一起欺负他,他们才能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渐渐地……

也许就成了习惯。

“连跟你走近了都会倒霉,你活着干什么!当初家主就应该掐死你……你就应该去死,去死!!”

花星安明显比花星瑜更讨厌花月邪。

少年明显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没关系,很快你们就不恨我了。”

花家双胞胎心底同时咯噔一下。

恐慌的情绪,藤蔓一般从脚底缠绕上来,将他们拉进某种黑暗中。

“花月邪……”

阵法的光芒大盛。

花星安和花星瑜被那光刺得睁不开眼,模糊的光影中,他们看见有黑色的影子突兀出现。

压迫感从头顶压下。

危机感使得两人同时出手,筑起一道灵力屏障。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个阵法在吸收他们的灵力,而他们还撤不回去。

刚才他们看见的黑色影子,此时也消失不见。

花月邪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阵法外,用一种静谧的目光看着他们,无悲无喜。

“花月邪……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有的召唤阵,需要祭品。”少年轻声说:“你们既然不想看见我,那么以后你们不会再看见我。”

祭品……

祭品!!

这个召唤阵强制吸收灵力,花家兄弟根本无法挣脱,只能清晰地感受他们身体里的灵力逐渐枯竭。

“花月邪,你敢杀我们,难道不怕家主吗?”花星安咬牙。

“他不会知道。”花月邪突然笑了下,“你们自己说的。”

谁知道在这里发生过什么呢?

死无对证。

甚至没人会知道,他们遇见过。

花星安破口大骂。

花星瑜在最初的慌张后,很快冷静下来,试图劝说他:“你放了我们,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

“你们导师为什么要抓我?”花月邪突然问。

他听见这两兄弟刚才说的话。

他们导师交代了什么。

“……不知道。”花星瑜已经支撑不住,身体跪倒在地,“老师只是交代我们把你带到一个地方去……”

花月邪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们。

“我哥说的是真的……”花星安也终于明白,此时骂花月邪没用。“我们没骗你,我们真的不知道。”

“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

“花月邪你放我们出去……”

“花月邪!!”

“哥!!”

生死关头,他们哪里还记得什么恩怨,开始打感情牌。

花月邪掀起眼皮,意味不明看了他们一眼,随后退回到阴影处。

见打感情牌无用,花星安再次大骂起来。

但他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吱唔声。

轰隆——

巨大的声响不知从哪儿传来。

在花星安最后的视野里,他恍惚看见四周的溶洞壁似乎开始蠕动起来。

——万氪皆空——

月票呀宝贝们~~

喜欢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