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成人礼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李桐的年龄二十二岁,其实南颂比她也大不了几岁。

但南颂越看这姑娘越可爱,再加上这段时间在节目组两个人也已经熟络了,所以她有时候会直接叫她小丫头。

李桐眨眨眼睛:“因为见得多了呀!”

南颂轻笑一声:“你这个懂王。”

李桐见话题已经扯远了,于是又倔强地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总之南老师,您好好给沈总说一说吧,大家都特别特别希望你们去参加《一路有你》,真的,节目很好玩儿的,你俩就当是去旅游了呗!”

南颂看着李桐,故意打趣她:“就你这个游说力度,我很难相信你不是《一路有你》节目组派来的卧底。”

小姑娘竖起右手的三根手指,瞪着大眼睛一脸认真,中气十足。

“我发誓,我真不是卧底,我就是一枚单纯想看你们同框秀恩爱的小可怜罢了,而且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战斗吗?我身后还有一大群扛着CP粉大旗的姐妹啊!你忍心看我们的愿望落空吗南老师?”

李桐一边说,还一边冲着南颂眨巴眼睛,装得可怜又无辜。

南颂看着她,终于妥协:“行了行了,别眨了,待会儿眼皮抽筋了,我努努力吧。”

李桐瞬间喜笑颜开:“南老师简直菩萨心肠!谢天谢地谢广坤!”

南颂内心OS:小丫头可真好骗,她才不会去问沈渡。

李桐说完,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南老师,有个事儿。”

“嗯?”

“如果你游说沈总的时候单靠嘴皮子不好使,你就利用自己的美色让他答应,衣服一脱色诱什么的,相信你,可以的!”

南颂:“......”

“李桐啊李桐,你才二十二岁啊,就已经这个段位了?啧啧啧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不得了啊不得了......”

旁边一直听八卦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实在是没忍住,故意来了这么一句调侃她。

李桐转过身,龇牙咧嘴笑着伸手就要去锁对方

公主的成人礼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的喉。

“......你说什么呢,你平时比我还骚好吗!”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嬉笑着追赶出了化妆间。

南颂看着她们的背影,收回了视线,转眼就把这场闹剧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忘了,但有人记起来了。

-

晚上十点,酒店房间里,南颂正在浴室里敷面膜。

敷着一半,就听到沈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路有你》节目组想邀请我们两个参加下一季的事情你知道吗?”

南颂正在敷面膜的动作一顿,随后从卫生间走出来。

“知道啊,怎么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因为敷着面膜,嘴巴不方便大开大合地说话,南颂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再加上脑袋顶上正扎着一个圆圆的丸子头。

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娇憨可爱的气质。

“就今天白天微博上讨论得正热闹的时候吧,节目组我那化妆师小姑娘告诉我的。”

“那你怎么都没跟我说?”

沈渡站在浴室门口,双手插在裤兜里,鼻梁上戴着那副复古金丝边眼镜,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

南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里似乎有那么一丝丝不爽的意味。

沉默着揣测了半天,也没揣测出这人到底想表达什么,于是南颂只好实话实说。

“我觉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啊,所以就没跟你说。”

嗯?怎么有点绕口令的感觉?

沈渡眉头微皱,看着南颂的眼睛。

她回答了,但又好像没回答。

南颂这才想起问他:“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刷微博了?”

“不是,是沈晚宁告诉我的,她刷微博看见了,发微信问我是不是已经确定要去参加第二季,我才知道的。”

沈渡这句话字数更多说得更久,所以南颂感知得更加清楚了,终于确定了这人确实是在不爽她。

“所以呢?你说话这么冷冰冰的干什么?”

沈渡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薄唇紧抿着没说话。

南颂也不说话,就这么顶着一张白白的面膜和他对视,两个人就像是在拔河似的,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说点儿什么。

十秒钟过去之后,沈渡终于先绷不住了。

“你是不是不想去参加?”

他的语气比起刚才低沉了几分,其中还透着一丝淡淡的凉意。

但南颂现在没心思去研究什么凉意暖意的,注意力全在他那句话本身。

她嘴唇一动正要说“我没有不想参加啊”,结果刚说了个“我”字就被沈渡硬生生给打断了——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

撂下这句,沈渡转身就进了卧室。

站在原地的南颂一脸懵逼:???

他知道了?他怎么就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了?

他知道个屁!她都不知道。

而且她实在是有些没搞懂,这人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生气?她也没惹他啊。

南颂抬手,一边用无名指整理着嘴角的面膜布一边走到卧室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往里偷看。

卧室的落地窗那一侧通着一个弧形大阳台,那里放了一张圆形凉桌和两把椅子。

此刻,沈渡正坐在那里,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和后脑勺。

南颂也不知道是狗男人身上真有那股气质,还是因为自己脑补能力过于强大。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有一种萧瑟可怜又惆怅的既视感。

沈渡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差没把“思考人生”四个字贴在后背上了。

南颂优哉游哉地倚在门边看了一会儿,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反应过来了什么。

她转身走进浴室,十分钟过去之后用水把脸上残留的面膜精华液清洗干净了,然后又涂了一点护手霜,是铃兰甘草香味的。

不远处江面的汽笛时不时传来一声悠远长鸣,沈渡看着脚下的城市夜景,神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空气中传来一丝似有若无的铃兰香味,下一秒,一具柔软妖娆的身体贴了上来。

穿着白色衬衫的南颂跨坐在沈渡腿上,她的微卷长发披散着,发梢直到腰际,眼神勾人,吐气如兰。

喜欢

公主的成人礼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