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高干文 女主寄养在男主家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呼...”

乐少吐了口烟雾,把手里的香烟掐灭,拍了拍裤脚起来,装作刚到的样子,轻声喊到:“明仔。”

正在跟钟文泽说话的小明,看到忽然出现的乐少的,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

他侧过身去对着沙发角落钻,不搭理乐少。

“乐少,你来了。”

钟文泽故作惊诧的语气说到:“怎么走路悄无生息的。”

他的最近微微上挑,露出笑容来,带着丝丝玩味。

其实。

钟文泽早就知道乐少进来了。

强化过后的耳朵,听力早就优越于常人。

哪怕乐少极力掩盖自己的脚步,但还是被钟文泽清晰的捕捉到了。

但为什么钟文泽会装作不知道呢?

呵呵。

“钟Sir。”

乐少露出笑容来,走到钟文泽的面前,摸出香烟来给他派了一支:

“真是谢谢你啊,帮我儿子解决了一个麻烦,如果不是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说话的时候,他又摸出打火机来,凑过去帮钟文泽点火。

不论是点火的姿态,还是道谢时候的语气,都充满着真诚。

他这句道谢是认真的。

“不客气。”

钟文泽就着火把香烟点燃,手指拍了拍乐少的点烟的手,吸了口香烟:

“我当差的嘛,职责不就是保护港岛市民的安全么,小事一桩。”

“呵呵。”

乐少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冲小明招了招手:“明仔,快谢谢钟叔叔帮你解决了麻烦。”

“哼,用不着你管。”

小明钻着角落,身子用力的往沙发跟墙壁的夹角中贴:“我早就谢过钟叔叔了,这还要你说。”

“那就行。”

乐少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向钟文泽:“我家儿子就是这个性格,你不要在意。”

“我知道,我已经了解过了。”

钟文泽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小明其实挺好说话的,也很懂事。”

“谢谢。”

乐少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小明,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明仔,老实交代你今天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惹上麻烦!”

小明脸色一变,听出乐少语气中的不悦,更不说话了,也表现的更叛逆。

“我来说吧。”

钟文泽接过话题,在小明紧张的注视下,简单的说了下今天的事情:

“今天有学校外面的烂仔找他的麻烦,正好被我们给遇到了,就顺手帮他解决了。”

小明听到钟文泽这么说,一下子不由松了口气。

其实是他自己跟社会上的烂仔混在一起,这件事如果被老豆知道了,肯定会打他的。

不由对钟文泽的好感再度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小孩子嘛。

要想拉近与他的距离其实很简单的。

“好。”

乐少听到钟文泽有意在帮儿子说话,便也没有再继续追问:“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

“以后你要多注意关注一下明仔,不要老是忙着你的事业,而忽略了对他的照顾。”

钟文泽弹了弹烟灰,侃侃而谈开始教育起乐少来:“一个男人的事业再忙,那也要分出时间来陪孩子。”

“男人为了事业是没错的,但如果连自己的小孩都痛恨你了,那事业做的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是。”

乐少此刻如同被老师教育的学生,对钟文泽说的话连连点头:“钟Sir说的对,我多多改正。”

“还有。”

钟文泽的伸手在小明的脑袋上摸了摸,摩挲着他的头发:“以后跟小孩子说话,要多多注意一个沟通的方式,沟通方式很重要的,尤其是跟孩子交流,更要注意了。”

“是是。”

乐少点头应到。

站在一旁的司机人直接就看傻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大佬在别人面前如此乖巧,钟文泽说什么就是什么。

搞什么啊。

“明仔。”

钟文泽也是点到为止,见说的差不多了也就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走吧,跟你老豆回家了。”

“不要!”

小明抬了抬看了乐少一下,不愿意走,身子靠着沙发、墙壁不愿意出来。

“好啦。”

乐少有些尴尬的冲钟文泽笑了笑,连着对小明招了招手:“走啦儿子,钟Sir也该下班了,不要耽误人家休息。”

“不要你管我。”

小明极为的抗拒,不愿意跟乐少走。

乐少更尴尬了。

想发火,但是当着钟文泽的面,又没好意思发作,强忍着。

“嗯?”

钟文泽捕捉着乐少的表情变化,适时的插了一句,板着脸说到:

“明仔,你这是在干什么?”

“刚才我们不是才说好的,你要好好学习,也不再跟你老豆赌气,怎么现在立刻就变卦了。”

“你要是这么做,那钟叔叔可就不开心了,咱们之间约定作废,立刻马上。”

“别别别。”

小明立刻就偃旗息鼓了,老老实实的从角落里钻了出来,低着头走到了乐少的身边。

“这就对了嘛。”

钟文泽满意的点了点头:“行吧,跟你老豆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我给你的号码,随时能够找到我。”

“好的。”

小明乖巧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就随时联系哦。”

乐少看着这一幕,对眼前的这个钟文泽也是越发的看不透了。

自己的儿子,他自己最了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高干文 女主寄养在男主家

解了。

钟文泽是怎么做到这才认识不到多久,就能让儿子对他这么信任,他们是怎么沟通的?

“钟Sir,回见。”

乐少冲钟文泽点了点头,带着小明往外面走去,准备回家。

走到一半的时候。

小明忽然挣脱了乐少拉着他的手,跑到钟文泽的面前,抬头看着他:

“钟叔叔,你告诉我,我老豆是不是黑社会。”

“唰!”

乐少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钟文泽。

“呵呵。”

钟文泽扫了眼乐少,继而弯腰伸手按住小明的肩膀:“傻明仔,你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老豆你自己还不清楚么,他不....”

钟文泽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忽然冲进来四个精瘦男子。

几人腋下夹着长条的报纸,抽出来撇开报纸露出藏在里面的西瓜刀,对着乐少就砍了过去。

“草!”

乐少眼疾手快,第一时间闪身躲避开来。

站在他身边的司机拎着餐厅的凳子冲了上去,帮乐少抵挡这四人的砍刀。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高干文 女主寄养在男主家

人凌厉的攻势下,乐少在闪躲中胳膊被西瓜刀轻易撕开的,鲜血跟着渗出。

小明瞪大着眼,张着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表情惊恐。

“别管我!”

乐少额头冒汗,拿着凳子防御抵挡,对司机催促到:“去看着明仔,他不能出事!”

但是现场的情况哪有那么简单。

冲进来的四人一看没能一个冲锋把乐少砍倒,立刻分出了一人对着钟文泽、小明过来了。

小明身子颤抖,看着拿着西瓜刀冲过来的男子,吓傻在原地不知所措。

“嗯?”

钟文泽也傻眼了,看着持刀冲过来的男子:“怎么奇奇怪怪的呀,你他妈的怎么想的,竟然要过来砍我?!”

说话间。

他右手快速的摸向后腰,点三八被手掌攥住,往前伸出,三点一线:

“明仔,捂住耳朵!”

明仔在钟文泽的这一声下,竟然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砰!”

钟文泽果断扣动扳机。

点三八喷射着火舌打在男子持刀的右手上,男子手腕上跟着炸开一个血洞。

“砰砰砰!”

钟文泽眯眼站在原地,枪口一转,对着另外三人,手指不停的扣动着扳机。

连着三声枪响。

精准射击。

原本还在围攻乐少跟他的司机的三人跟着倒在地上,捂着大腿或者手臂,哀嚎不已。

三枪过后。

钟文泽收回点三八,在手里这转了个圈以后再度插回后腰。

随着三人的倒地,乐少压力顿减,额头冒汗的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年纪大了,到底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稍微缓了缓。

乐少立刻跑到小明的面前,将他抱进怀里,手掌拍着他的后背:

“明仔,没事了没事了,老豆在。”

“呜呜呜...”

小明在这一刻彻底破防,扑在乐少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宣泄着内心的恐惧。

屋外。

仅仅一街之隔的西贡警署的警察,听到枪声的警员现在已经冲了进来,第一时间接管了现场。

“钟Sir。”

乐少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谢谢你帮手。”

“这吉米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钟文泽摇了摇头,摆手道:“今天我帮了你,下次你自己小心点吧。”

“多谢。”

乐少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就走先。”

这四个人,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吉米安排过来砍杀自己的。

“明仔。”

乐少拍着小明的背,对着屋外走去:“走了走了,咱们回家,老豆受伤了,要去医院包扎一下。”

“呜呜呜....”

小明身体抽搐还在低声的哭着。

忽然。

他猛地一下伸手推开了乐少,脸上挂着泪痕,冲乐少咆哮了起来,稚嫩的声音充满着质问,响彻在餐厅大厅里:

“你是黑社会,你就是黑社会!”

“如果不是你,老妈也不会被那些人害死!都是你害的!”

“怪你怪你都怪你,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

他对着餐厅外面撒腿就跑。

“明仔,明仔!”

乐少眉头紧皱的重重叹了口气,对着小明喊了两句,连忙跟着追了上去:

“你别跑,你听我说!”

小孩子奔跑的速度很快,小明很快的冲出餐厅的大门,继续对着前面跑。

“滴滴滴!”

刚刚跑到马路上。

刺耳的车喇叭声响起,跟着一道光亮照在小明的身上。

小明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来车的方向,眼前一片光亮,人站在了原地。

货车司机司机看着忽然跑出来的小孩,疯狂的拍打着喇叭,用力的踩着刹车,但是这么短的距离,来不及,根本来不及。

“明仔!”

乐少跟着跑到门口,看到眼前这一幕,下意识的对着小明伸手,大声嘶吼了起来。

嘶吼声中。

充满了绝望。

这个距离,他肯定是来不及了。

这时候。

他忽然感觉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吹过,眼前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下一秒。

小明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钟文泽抢在大货车撞到小明的一瞬间,伸手攥着他的后衣领子,直接把人给拉了回来。

货车几乎是擦着小明呼啸而过。

“呲啦....”

货车车轮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刹车痕,再往前开了四五米后终于是停了下来。

“冚家铲!”

货车司机开门跳了下来,对着他们这边骂骂咧咧的:“扑你老木,找死啊,要死不要害我啊!”

钟文泽看了眼货车司机,倒也理解他的心情,给他道了个歉,然后拉着小明往餐厅走。

“明仔!”

乐少疯一样的冲了过来,一把把小明抱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

“明仔,你有没有事,没事了没事了,现在没事了,老豆错了!”

小明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任由乐少抱着自己,还没有从刚才惊吓的一幕反应过来。

·····

二十分钟后。

西贡警署。

钟文泽的办公室。

小明挨着乐少坐在沙发上,状态比之前好多了,但是还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明仔,你出去一下。”

乐少冲司机摆了摆手:“看好小明,我很快就出来。”

“是。”

司机点了点头,拉着小明往外面走去,顺带着把门带上。

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钟文泽与乐少。

“喝杯水吧。”

钟文泽走到饮水机边上接了杯水放在乐少面前,在他边上坐下:“咖啡没了,凑合着吧。”

“谢谢。”

乐少点了点头,摸出兜里皱巴巴的香烟来,递给钟文泽一根,自己也点上,用力的吸着。

连着抽了好几口。

他扭过头来,看着钟文泽,烟雾将他整个人笼罩在里面:

“钟Sir,我不想当话事人了,你帮帮我,约吉米出来聊一聊。”

“啊?”

钟文泽愣了一下,有些出乎意料:“不抢话事人的位置了,让我帮你做中间人?”

“嗯。”

乐少点了点头:“让吉米做话事人吧,我退出。”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