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下面同时放两根进去 宝宝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校园内,气氛凝重。

所有武者都是惊惧不安的看向8栋宿舍楼。

楼下,八号眼神闪了闪,出现了一些波动。

镇魂铃的波动,竟然被镇压了。

这在以前,根本就没有过的事。

难道,任狂这么快就满足了镇魂铃的需求?

被安排在教师别墅区的郑成峰等人,也是脸色变幻,吃惊的看向任狂居住的地方。

郑成福道:“任狂在炼化镇魂铃么?这要是被他炼化,五星之下,怕是就没人能和他抗衡了。”

郑成峰眼神一眯,道:“这是大势所趋,任狂是任家的人,他炼化镇魂铃,不是理所当然么?”

“可是……我们怎么办?”郑成福皱眉:“联盟派我们来,可是让我们打压阻止任狂的,现在倒好,我们居然入伙了,上面会怎么看我们?”

郑成峰呵呵一笑,眼中露出睿智光芒。

“成富,你想得太简单了。”

“联盟,未必就有打压任狂之心。”

“这些年,联盟掌控资源,有些人已经有些得意忘形了,真当自己是主宰,高人一等。”

郑成福惊呼道:“难道,是因为哪位和昆仑墟关系改善,想要引进昆仑墟的教育模式,全民皆武?”

郑成峰淡淡道:“未尝没有这种可能,但也许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借用任狂事件,敲打一下哪些老顽固。”

郑成富皱眉道:“如果任狂真的发展起来了呢?”

“那就是民心所向,大家自己选择的道路,怨不得联盟。”

郑成峰幽幽叹息一声:“联盟庇佑人族百年,已经累了。”

几人目瞪口呆。

把控资源,为所欲为,这还带累的?

郑成福道:“难道,我们还真要在这里当导师和长老?”

郑成峰笑道:“待遇这么丰厚,还有其他地方出得起这个价钱么?”

他们在乎的,是异界血丹,而非其他。

可任狂这混蛋,规定只有积分才能兑换。

虽然积分同样可以兑换成现金,可再多的现金,却无法兑换成积分。

另一边,玄空和黑无常也是看向任狂的居所。

不过,两人倒是笑了。

“任狂能够年纪轻轻取得成就,果非侥幸,实在太努力了。”

玄空赞扬了一句。

对于镇魂铃,他早就没抢夺的心思。

这玩意,都已经快要毁了。

修复的难度,比重铸还要高。

谁能掌握那么多阵法知识?

还有各种珍稀材料,很多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要到哪里去收集?

而且,这玩意动用一次,就得吸光使用者的魂力。

完全就是同归于尽。

以他们的身份,要找到更强的法宝,也不是不可能。

黑无常道:“希望这小子早一点感悟天地规则,观想出死亡时钟,晋级五星。”

玄空道:“不急,他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黑无常道:“所有石碑的位置都已经确定了么?”

玄空瞥他一眼:“你一个打手,问这么多干什么?”

黑无常大怒:“牛鼻子,我们是合作,我可不是你的小弟。”

玄空幽幽道:“你这种智商,当我小弟我还不要呢,懒得操心。”

说完,他闭上眼睛,再次入定去了。

黑无常狠狠磨牙,却是奈何不得。

最后,他也闭上眼,陷入修炼感悟之中。

一天过去。

镇魂铃上,浮现出一丝光华。

任狂睁开眼。

脸上没有成功的喜悦,只有被坑的愤怒。

“混蛋,小铃铛,你特么给我出来。”

任狂咬牙切齿,甚至有几分狰狞。

能让他破防,这样的时候可不多。

“尊敬而伟大的主人,请问您有何吩咐?”

铃铛传来一股有些清晰的意念波动。

“我道你为何这么听话,甘愿认主,原来是挖坑给我跳呢。”

“百分之九十的法阵损毁,还有120处裂缝,每一条都需要四品炼器师才有可能修复。”

“不说法阵之多,之繁复,单就这修复材料,很多连地球上都没有,我给你从哪里弄去?”

“而且,不修复的话,铃铛自毁,连我也会跟着死亡。”

“还有,这自毁已经启动是什么意思?你之前的主人是头猪么?”

“他为什么要自毁?”

“三年,三年啊!我特码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在三年完成修复,阻止自毁吧。“

任狂暴跳如雷。

自己没有感悟死亡时钟,就是不想拿自己小命冒险,感受那种死亡不断逼近的压迫。

现在倒好,镇魂铃倒是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一切,在他分裂出神魂,融合王座,彻底掌控镇魂铃之后,清晰呈现。

这镇魂铃的真正主人,竟然在死亡前,留下这么一道暗门。

死亡倒计时不断逼近。

器灵都被逼疯,想要夺舍重生。

以器灵漫长的生命来说,这短短三年,和人类三天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难怪,它会这么乖巧听话。

原来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将任狂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诚如它所言,凡是觉醒灵性的存在,都有着本能的对生命的敬畏。

害怕死亡,渴望生存,这是本能。

镇魂铃的器灵似乎也知道自己理亏,传递过来的意念之中,有些愧疚。

“尊敬的主人,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好处。”

“有镇魂铃当您的本命观想物,死亡时钟便不能再侵袭您的本源神魂。”

“这样,您也就不必受到天地意志的控制了。”

任狂一怔:“当真?”

“当然是真的,这也是前代主人一生奋斗的目标,最后才借助小铃铛我来完成。”

器灵此刻似乎也有了些底气。

“尊敬的主人,您天赋异禀,还掌握了阵道真解,是这个世上,掌握法阵最多的人。”

“也是唯一能够修复小铃铛的人。”

“如果您能彻底修复小铃铛,小铃铛就能化为您的神魂铠甲,就算是天地意志再强,都不能侵袭分毫。”

任狂若有所思。

他有以太能量矩阵,其实已经可以阻拦部分天地意志。

但,那是因为石碑散发的意志力不强。

如果再强大一点,矩阵多半也是挡不住的。

而镇魂铃轻轻一撞,就可以让自己的矩阵崩溃。

显然,铃铛的强度强太多了。

若是它能化为灵魂铠甲,守护在核心之地。

外面又有能量矩阵充当第一波防御,自己岂不是就能高枕无忧了?

想到这里,任狂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可随即,他又大怒。

“大胆,竟敢忽悠我。”

“就算感悟出死亡时钟,我也有血丹可以破解,根本不存在死亡威胁。”

“可现在,老子真的只有1000天可活了。”

器灵心虚道:“主人,时间紧迫,请您抓紧时间修复铃铛,小人疲累,需要陷入沉睡,一切交给主人您了。”

说完,这家伙气息消散,再也没有半点波动。

剩下任狂抓住铃铛,气得浑身发抖。

长这么大,他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没想到却被一只铃铛给坑了。

而且,现在连发泄都找不到地方发泄。

任狂颓然坐在地上,狠狠捏着铃铛。

这玩意看似青铜材质,可以任狂此刻的力量,竟然不能伤其分毫。

咔擦!

发狠之下,圆形的铁圈倒是裂开,露出一道口子,直接套在了任狂的手腕上,瞬间合拢,没有丝毫痕迹。

任狂目瞪口呆。

这玩意也太坑了。

一个大男人,手腕上套个铃铛,而且还是取不下来的那种,这画风也太辣眼睛了。

他狠狠的掰扯着,可铃铛就像是天生长在手腕,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取下。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手腕摇动,铃铛并不会发出声响。

否则,任狂真的会崩溃。

任狂郁闷的放弃。

本想在出发前增强一点自保能力,没想到给自己套了个死亡项圈。

现在,任狂也开始倒计时了。

1000天!

三年都不足啊!

自己,真的能收集所有材料,将铃铛修复?

法阵方面,任狂倒是不担心。

有阵道真解,大不了将所有法阵都学习一遍。

可哪些稀奇古怪的材料,简直让人头疼。

很多据说还是外星陨石。

这玩意本就可遇不可求,要想找到同样品质的,难如登天。

不过,任狂只是沮丧了一阵,便是焕发出斗志。

曾经,朝不保夕,自己所求,只是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罢了。

现在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而且还有三年时间,比起当初,好太多了。

反正遇到合适材料,镇魂铃会提醒自己。

大不了,将地球秘境走个遍。

任狂自我安慰一阵之后,打开了房门。

嗖!

他瞅瞅四下无人,直接窜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考古系地下室,风紫涵还在辛苦炼丹。

她乐此不疲。

因为,每一次练习,都可以提升魂力。

她是个极为要强的女孩。

既然下定决心要超越任狂,那就会一直努力。

任狂,只是运气好罢了。

他根本不配称为炼丹师。

风紫涵咬咬牙,开始行云流水的操作。

几名风家弟子,看得如痴如醉。

风笑天,更是震撼之中带着喜悦。

“紫涵,炼丹也需要劳逸结合,休息一下吧。”

眼看风紫涵收丹完毕,风笑天连忙笑着道。

风紫涵现在炼制二品真丹游刃有余。

而且不再像以前那样狼狈。

或许是爷爷在的缘故,这妮子,终于开始注重形象了。

哪怕炼丹,也像个大小姐般矜持精致。

“不行,任狂现在的魂力至少超越了八百,我才五百,还差得远呢。”

风紫涵又开始准备药液。

风笑天哭笑不得:“丫头,你干嘛老是和任狂较劲呢?”

“哼,谁叫他羞辱我,我一定要证明,我风紫涵,才是第一炼丹师。”

风紫涵一直憋着一股劲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

任狂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这种上进精神,倒是让任狂很欣赏。

“药童,别忘记自己的身份。”

“居然妄图超越主人我,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你这么努力,倒是值得肯定。”

啪啪啪!

任狂拍手走了出来。

风家弟子看到任狂,齐齐鞠躬:“院长好。”

这三人,本就是风笑天从国医院派来协助风紫涵的。

他们在这里虽然存在感不强,但却因为风紫涵的关系,比别人更了解任狂。

对于这个院长,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和尊敬。

风笑天眼神一亮:“任院长真是大忙人啊!”

任狂瞥他一眼,微微点头:“确实比风副院长忙一点。”

风笑天差点被噎住。

自己堂堂国医院长,居然被一个小辈嘲讽了。

不过,在任狂眼中,国医院确实算不了什么。

风紫涵眼神一亮,有些得意的看着任狂。

“任狂,别得意,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追上你。”

“到时候,你得叫我师父。”

任狂看她傲娇的样子,嘴角抽了抽,道:“不错不错,实力增长得很快,丹药没少吃吧。”

风家三名弟子风尘、风阳、风凡,齐齐嘴角抽搐。

这何止是没少吃?

简直就是当饭吃。

那个狠劲,让人看了都害怕。

风紫涵冷哼道:“丹药都是我炼制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怎么,你嫉妒?‘

任狂简直哭笑不得。

这有什么好嫉妒的?

丹药虽好,但也得有个度。

同类的丹药,也就第一颗效果最好。

并非数量堆积就无敌。

但也并不是没有效果。

尤其是这种针对魂力的丹药。

想了想,任狂掏出两颗还魂丹。

“虚不受补,自己身体不行就别瞎折腾了,你的魂力虽然增长不少,但杂质不少,将来会留下巨大隐患的。”

“这两颗丹药,赏给你,记得感恩。”

风紫涵正要嘴硬拒绝,却是突然神色一动,激动的打开了丹药。

还魂丹,专门针对灵魂的神丹。

虽然只有二品,但出丹之时,却引发了天劫。

风紫涵丢了一颗进嘴里,像是吃巧克力豆一样,微微闭眼感受了一下。

随后,她睁眼,眼神无比明亮,充满震惊。

“这……真的是二品?”

任狂道:“是,也不是,总之,你就别想了,你一辈子都没法炼出来这样的神丹。”

任狂这可不是故意打击风紫涵。

不说承受天劫,单就材料,现在就没法收集齐全了。

灵花生长条件太苛刻。

风紫涵大怒:“我现在已经……550点魂力,炼制区区二品丹药,易如反掌。”

她声音逐渐小下去。

这还魂丹,简直太神奇。

不仅在梳理她的魂力,还让她的魂力凭空涨了50点。

要是多吃几颗……

她呼吸都急促起来。

但随即,她就平静下来。

能拥有如此神效的丹药,怎么能浪费?

必须尽快掌握。

风笑天看看三名弟子,道:“看来任院长有事找紫涵,我等就先告辞了,你们慢慢交流。”

说完,他还冲风紫涵眨眨眼,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风紫涵脸色顿时涨红。

爷爷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以为自己和任狂之间有什么?

她正想叫住风笑天解释,风笑天却已经走得飞快。

“你怎么也不解释一下?这下好了,老爷子肯定以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风紫涵跺脚,娇嗔的看着任狂。

任狂微笑道:“我为什么要留住他们?我和他们又不熟。”

“再说,我是来看你的,又不是看他们的。”

风紫涵怀疑的眼神瞪着任狂。

“看我?我好看么?”

任狂无语:“很好看,比外面哪些名媛好看多了。”

风紫涵冷笑道:“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要办这个武道学院了,原来是为了钓名媛美女啊!”

“哼,真当自己是帝王,想三宫六院么?也不怕小身板垮掉。”

在任狂面前,风紫涵根本就不装高冷。

那娇憨的模样,让任狂不由多看了几眼。

风紫涵警惕的后退:“收起你色眯眯的眼神,我可不是外面哪些浮夸的女人,你少打我主意。”

任狂叹息一声:“你想多了,别说我没几天活头了,就算有,我也不会喜欢一身药味的女人的。”

风紫涵一怔。

“没几天活头了是什么意思?”

她倒是自动忽略了任狂后面的话。

在风紫涵面前,任狂同样没有必要伪装。

这丫头,了解自己的隐私可够多了。

他苦笑了一声,也不隐瞒,将自己现在的情况讲了一遍。

风紫涵彻底愣住。

她看向任狂的眼神,变得格外温柔。

有晶莹在里面闪烁。

“你真的只有三年不到的生命了?”

任狂点点头:“确切来说,现在还剩下999天。”

“所以,我要出去冒险,寻找资源,家里就交给你了。”

“今天我来,就是要将丹道真解全部传授给你。”

“你放心,从此以后,我不会在丹道上和你竞争的,你就是第一炼丹师。”

“希望这丹道真解在你手中,能够焕发出真正的光芒。”

任狂满脸真诚,眼神之中,有着一种看透世事的平静。

他心中却是暗暗郁闷。

当老板容易么?

为了激发员工的上进心,真累。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