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交房租让房东干了 醉花阴po1v2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你们扯着珍宝斋不放,无非就是指咬镇海使。你们也不想想,真要是掌令要对付你们,如今也犯不着对你们客气。真要是掌令绑了你们那个小孩,必然是对你们有所求,没理由什么条件都不提就放了你们。不追究你们打砸的责任放你们离去,已经是开恩,莫要不知好歹,这里也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镇海司大牢内,那位负责与庾庆三人沟通的男人背个手,在牢笼外徘徊不停,嘴里也是啰嗦劝说个没完,嘴快说干了,心也累。

牢笼内的庾庆三人盘膝而坐,安心听那位啰嗦,准备等对方啰嗦完了,他们再继续咬着珍宝斋不放。

放在平常时候,他们也没这么大的胆子,这无异于是和海市的头号人物朱轩作对,他们哪有那资格,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能这般有底气抗争下去,全赖柳飘飘的指点,知道怎么做能避险,知道怎么做能让朱轩忌惮,知道怎么做能让朱轩没脾气,否则就凭他们这些修行界的江湖中人,哪知道海市衙门内的事,更别说能摸到朱轩的短处。

正这时,一名小卒来到,在那男人的耳边嘀咕了一句。

男人听后眉头微动,回头对牢笼内的三人道:“你们再好好想想吧。”话毕甩手而去。

出了大牢,牢门一关,他又对尾随出来的小卒问道:“确定是来探监的?”

小卒道:“是,就是那个叫胡尤丽的小狐女,她只说是来探监,要不要准?”

“不急。”男人抬手示意稍等,然后便大步去了。

他没去别的地方,直接上楼,去了齐多来的公事房,找到了齐多来,将胡尤丽来探监的情况做了禀报。

毕竟有些事情他也不能做主。

齐多来稍作琢磨便准了,只不过多交代了几句。

于是不久后,胡尤丽便被人带到了镇海司的大牢外,她对此地也不陌生,她也曾在这里关过。

那个男人正负手等着她,见面便提醒了一番,让胡尤丽好好劝劝那三位,别死赖在牢里不走,真要惹怒了镇海司,保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之类的。

胡尤丽听的暗暗惊讶,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是这边扣住了人不放吗?怎么听这话里的意思是那三个家伙自己不肯出狱?因为住这里能省钱、能包吃包住吗?

歪念头很快被她排除了,若是现在还觉得那三位是能省这种钱的人,那就是自己傻了。

她也只能是唯唯诺诺应下了。

牢门打开了,那男人亲自陪了她进去,直接将她带到了那间牢笼门口。

牢笼内外的老熟人再见面皆紧盯彼此。

庾庆三人见胡尤丽来了,都慢慢站了起来。

胡尤丽则在快速打量三人,见三人好像没遭什么罪,也算是暗暗松口气吧。

“你怎么来了?”庾庆似有所指的问了声。

“来探望你们…”胡尤丽有些支支吾吾,目光不时瞟向身边盯着的人。

看出了她的不便,庾庆立马对那男人道:“大人,能不能让我们私下聊两句?”

男人犹豫了一下,想想也不怕三人逃跑,也就准了,扔下一句话转身而去,“这里不是你们闲聊的地方,快点。

没钱交房租让房东干了 醉花阴po1v2阅读

待到牢门一关,见周围没了旁人,胡尤丽立刻凑近了牢笼,低声问:“你们没事吧?”

庾庆:“没事,什么情况?”

胡尤丽的声音立刻细微的如同蚊子嗡嗡一般,“你们让我等的来找你们的人来了,来了两个,说是遵你们的意思悄悄来的……”

她把大概情况一讲,师兄弟三人听后皆精神一振,在牢里熬了几天,总算是把人给盼来了。

庾庆当即表示感谢,“多谢,有劳了。”

胡尤丽:“对了,刚才那人让我劝你们不要再找事,让我劝你们别赖在这,让你们快点出去,是…是什么意思?”

庾庆:“这个你不用管了,你先回去,外人不管问你什么,你都当做不知道,什么都不要说。”

胡尤丽唯唯诺诺点头,“那你们?”

南竹嘿了声,“你放心,我们没事,我们要出去随时能出去。你先回去,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回去。”

他身上没有坐牢的压迫感,反而有种小兴奋的感觉,其实是那种成功挑战权力的刺激感。

然庾庆又补了一句,“我们贴出的寻亲告示,这几天都没反应吗?”

胡尤丽摇头:“开始还有个别海市的无赖上门,后来连这些蒙混的人都没有了,可能是你们砸珍宝斋的消息传出去了,那些招摇撞骗的人也怕惹麻烦。”

庾庆默默点头,“行,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胡尤丽“嗯”了声,她其实也就是来传个话的,心里怕怕的,真的也不想卷入的太深,当即就这样离开了。

没多久,那个负责与这边沟通的男人又进来了。

这次,还不等他开口啰嗦,庾庆先他开口了,“我们这样出去,大人确定不会让我们赔偿珍宝斋被砸的损失?”

这个对师兄弟三人来说,是必须要说清楚的,砸的时候是很爽很刺激,但他们是真的赔不起。

一听他们松口了,男人眼睛顿时一亮,忙正色道:“既然是误会,珍宝斋也不想多事,说到底,还是掌令爱惜羽毛,不想让外人觉得他是在以权谋私,故而愿意放弃对你们索赔。不过丑话要说在前面,珍宝斋被砸要想结案,你们必须画押,承认是自己误会了珍宝斋,并保证今后不再随意诬陷,否则珍宝斋必然要追究全部损失。”

师兄弟三人还能怎么说?自然是同意了这个结案条件。

小半个时辰后,三人便出了大牢,在镇海司大门外回望刚出来的地方。

之后,三人在雨中快速离开。

一扇窗后,柳飘飘的身形半露,目送了三人的离去,伸出手掌接滴答而下的雨水,看着水珠一滴滴晶莹溅碎纷飞。

雨中,站在天台上的朱轩和齐多来,也在高高在上的目送。

齐多来忽猜测道:“突然就松口了,就愿意离开了,有可能是那个狐女过来说了些什么。掌令,这事好像有点不受控,似乎有点蹊跷,感觉事情可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朱轩:“只要与我们无关就行,旁观而已。人回去了,你应该跟王家打个招呼了。”

“是。”齐多来应了声。

师兄弟三

没钱交房租让房东干了 醉花阴po1v2阅读

人回到了胡尤丽家后,见到了那两位不速之客,立刻闭门密谈。

胡尤丽也不知道他们在楼上谈了些什么,总之后来借她的卧室一用,两名不速之客躲进了她的房间。

而庾庆三人则在楼上安心静候着。

独自在厅内的胡尤丽,不时看看上面的楼梯口,又不时看看自己房门紧闭的房间,她坐立不安,能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氛在渐渐升腾,她想问又不想问,因为不想卷入太深。

她能强烈感受到一点,无论是三位房客,还是那两位不速之客,之所以安静都不是在休息,而是在等待什么,她不知在等待什么,但她知道肯定有事要发生。

她怕自己这小家经不起这些人的折腾,千万别把她家给拆了。

惶恐和压抑正缠绕她身心时,突然,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她抬头看去,敲门动静来自上面的阳台,她立刻快速跑上了楼梯,跑到了上面的房间。

盘膝而坐的师兄弟三人也站了起来,牧傲铁过去开了门。

门外阳台上站了一个无惧风吹雨打的男人,面带微笑,是他们见过的人,之前给他们送过信,王问天的心腹随从,孙久!

牧傲铁:“又是你?”

这次没有再亮出请柬,孙久双手交搭在腹前,对几人欠身微笑道:“我家公子在‘惊鸿殿’设宴,希望三位贵客能赏光。”

牧傲铁:“我们说过,不认识你们公子,素不相识,不必客气。”

孙久依然微笑着:“这次不一样,听说三位遭了牢狱之灾,我家公子设宴是为三位接风洗尘的。另外,听说你们这有小孩被人绑了,我家公子说了,只要你们愿意赏光交他这个朋友,他就一定能帮你们找到,若是耽误了,这海市妖魔鬼怪的,明天的街头突然多具尸体也正常,想必三位也不愿看到这一幕。多个朋友多条路,三位难道不想救人?”

他相信三人能听懂他话中深意。

师兄弟三人自然是听懂了,皆呼吸沉重,目光阴郁地盯着对方。

哪怕是站在楼梯口半露身子的胡尤丽也听懂了,目露惊疑,小黑在对方手上吗?

庾庆忽慢慢踱步上前,“好,惊鸿殿是吧?”

孙久挥手示意楼下,“外面风大雨大,已经为三位备好了车驾。”

“行。”庾庆点头应下,带着南、牧二人一起向阳台走去。

孙久先飞身下去了。

师兄弟三人站在阳台相视一眼,南竹回望屋内,低声嘀咕,“我们就这样去,他们真能及时出现吗?”

庾庆深吸了口气,嘀咕着回了句,“他们既然说行,自然有他们自己的有办法。”话毕飞身而起,先跳了下去。

牧傲铁跟上,南竹最后。

胡尤丽也跑到了阳台上往下看,看到三人钻入了一辆马车内,目送了马车远去。

退回屋内时,她关好了门,慢慢回到了楼下,忽又回头看向自己房间,感觉有些不对,快步到门口,咚咚敲门。

敲了好几下,屋内没任何反应,她壮着胆子推开了门,结果发现屋内空无一人,阳台上的门开着,风在呼呼往里吹,难怪感觉不对劲。

她又在屋里到处找了找,确实没人,两位不速之客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不知什么时候走的……

喜欢半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