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群男人玩得嗷嗷叫小说 睡觉睡不着老是想黄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在学校的时光,无论怎么忙都是幸福的,这一点,齐磊其实早有觉悟。

不管是当辅导员,参与学部工作也好,还是做为一个学生,每天捧着厚厚的教材穿梭于各大教室也罢。

与院墙外的辛苦艰难比较,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在度假。

尽管这一个星期,齐磊的事儿其实不少。

一来,雏鹰班他是要管的,如果把雏鹰班看成一项投资,那这笔买卖,也许是长期收益最大的一笔。

这批人,将来有大用!

在齐磊,以及北广各路老神仙的压榨之下,雏鹰班这些家伙也在疯狂的成长,像是干涸的海绵遇到了甘霖,连看颜值进来的周小怂都进步飞快。

二来,新学部的组建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几大院系的师资队伍,以及教学方向都明确了,教学计划也已经制定。

现在只在查遗补漏。

下个学期,在其他学院预培的学生,还有新进校的大一新生,就可以正式进入培养计划了。

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把新学部做好,真正成为国内在网络安全、网络传播方向的领军院系。

在这个当口,好不容易抓住了齐磊,廖凡义他们是不会放过的。

三来,董北国虽然最后同意了齐磊去尚北参加招生工作,可是,做为回报,董大长校也充分压榨了齐磊的剩余价值,给他安排了两个任务。

一个是,就是他为了敛财而开设的那个总裁班。

宣传的时候,可是明码标价,有小齐总登坛作法…不对,登台授业的。

所以,齐磊必须得给董大校长出力。

“这事儿,你可得给我上上心!”

齐磊本以为,这还不简单?什么总裁班?忽悠人呗,我最擅长了。

可是,董北国的意思是,“光忽悠还不行,你得拿出点真东西来啊!”

齐磊怔住,“为啥?”

总裁班的钱又不进我兜里,给你忽悠忽悠就不错了哈!

结果,就见董大校长不好意思的搓着手,“毕竟是第一期嘛!”

“质量还是要有的,得打出点品牌效应啊!!”

齐磊,“……”

这老头儿,还挺懂。

发笑反问:“那您说,得怎么个质量吧?”

“最好是…”董北国眼珠子乱转,“最好是那叫啥玩意来着……?”

齐磊无语,“啥玩意?您问我啊?”

老董抓耳挠腮,“不问你问谁?啥玩意来着?就你上学期末讲的那个玩意,用盘古2.0上那个。”

齐磊一下通透,“【社交货币】啊?”

董北国一拍大腿,“对!就是【社交货币】!”

“你得把咱们学校的总裁班,打造成社交货币!.”

齐磊:“……”

董北国,“得让那些大老板,有钱人,没上过咱们的课都不好意思和朋友聊天!!”

“嗯,我就要这个效果!”

齐磊,“……”

齐磊彻底无语了,突然发现董北国干校长有点屈才了。

这就是个老财迷!

董大校长可不管齐磊怎么想他,开玩笑呢?咱又不是你这么个资本家,那不得会过日子一点?

反正这事儿董北国盯上齐磊了,“我不管你想啥招儿,这事儿得给我办明白了。否则……”

大喘着气,“否则……”

齐磊一听就明白了,“停!我给你办,你别想从我身上刮油水!”

董北国笑了,“小齐总支持教育事业嘛,这是好事儿啊!”

齐磊,“明年!明年再说,我今年没钱!”

董北国一听,没钱!?

“那就老老实实给我干活!”

没钱你说个啥?

齐磊拿老头儿没办法,“那这也不着急吧?不是七月末八月份才开班吗?”

总裁班早着呢,现在下任务,您老是不是有点忒重视了?

而且,相比起总裁班的事儿,董大校长安排的另外一件事才是急活儿。

董北国:“第二届电信企业研讨会又快开了,还有五天。”

齐磊懵了一下,才想明白这是个什么会。

就是去年在北广开的那个会儿。说白了,就是上面组织的,官方和电信企业、技术学者、经济学者四方共同探讨技术方向,以及网络发展方向、经营手段的一个论坛。

去年那届,齐磊也参加了,只不过他是打酱油的,坐了两天,啥也没用着他。

其实不光是他,连廖凡义、陈兴福都是打酱油的。

人家是讨论技术的,他们这些做社科的插不上嘴。

事后,上面的领导,还有各电信企业的负责人,都有点微词,感觉就没必要把北广加进来。

我们是研究技术的研讨会,你弄个社科学究往那儿一坐,还人五人六的,还做报告,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今年本来是没打算带北广玩儿的,这深深的伤害了董大校长的自尊心。

于是,董北国发飙了,先是拿出了一个研究课题@《网络电视取代有线电视的发展趋势与技术探索》。

这可是董北国的老本行啊!

别忘了,董大校长除了喝酒、拉赞助之外,他还是国内有线电视技术的奠基人,还是电子信息传播的技术大拿。

上面一看,这玩意…还是有点价值的,那就勉为其难,再带北广玩一届?

可是,只带我玩一届能行吗?董大校长要把面子找回来啊!

他要的可不仅仅是这此。

所以,董北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下工夫的同时,又对齐磊下了死命令。

“研讨会,你负责北广的主要发言,让廖凡义他们一边玩去!”

“必须给我震震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电信企业和领导!”

齐磊:“……”

想推掉。

这事儿让廖老师糊弄糊弄就得了呗?非叫我去干啥?

不想去不是怕事儿多,而是没必要。

齐磊心里最清楚,在电信发展方向上,咱们国家是很给力的,即便没有搞社科的敲警钟,我们的发展速度也是飞快。

可是,董北国不干啊!

今年和去年能一样吗?去年,齐磊是个小年轻,说不上话。可是今年,他是小齐总了,叱咤风云,这一年的财经新闻有一半儿都是他的。

再说了,这就不是发展快不快的问题,也不是用不用咱们社科的专业建议的问题,这涉及到学校的荣誉,脸面!

“你给我上点心,否则我和你没完!”

齐磊,“……”

好吧,董北国把学校荣誉都搬出来了,那就有点扛不住了。

其实,很多事儿就是这样,没必要做,做了也没什么价值,可是却必须去做。

……

————————

总之,不管怎么说吧,雏鹰班,再加上董北国的两个任务,就是这一个星期,齐磊的主要工作。

还是那句话,学校里的任务在重,也比外面强。

每天往雏鹰班的教室一坐,美滋滋的拟电信企业研讨会的大纲。

齐磊的性格就是如此,什么事儿没开始做的时候懒得要死,可是一旦决定要去做,那就全身心的投入,来不得半点马虎。

尤其是研讨会的事儿,即便他知道这方面不用他操心,可是既然给了他这个机会,那多多少少,尽量拿出一点干货,能帮上一点是一点。

至于畅想的事儿……

一来,吴宁的话提醒了齐磊,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二来,真不是着急就行的事儿。

暂时放一放吧!

这期间,再指导指导大伙儿论文,还有学习上的事儿,别提多舒坦了。

以至于齐磊琢磨着,等他把想干的事儿都干差不多了,就回来当个大学老师,这应该是最好的生活了吧?

只是与齐磊恬淡安逸相比,院墙之外,王振东,还有其他人就没那么轻松了。

一天给齐磊打一遍电话,“你怎么就呆住了?没动静了?”

……

小马哥也问,“都等着你大杀四方呢,你想什么呢?”

最后,还是老秦的亲自到来,翘开了齐磊的嘴。

“王震东那里,你已经暴露了意图!!”

“也就是新浪那边的股东还没被王振东逼到墙角,所以他们有顾及,还没把你收购畅想集团的消息漏出去!”

“可是,一旦王振东出杀招,你的秘密也就守不住了。”

“这是随时有可能发生的!!”

老秦很不理解,“你还在等什么?咱们不是计划好了吗?由你主动把畅想集团易主的消息爆出来吗?”

“然后在卢之强身上找突破口。”

齐磊则道,“让我再想想。”

老秦一滞:“想想?想什么?”

齐磊,“原本是不用想的,就按常奶奶他们制定出来的计划行事。”

“可是,前几天,吴宁打电话,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吴宁?”老秦再怔。

你要说别人,老秦不当回事儿,可是吴宁,他还真有点好奇,想听听吴宁说了什么。

齐磊,“吴宁说,我们主动去谋求畅想控股的突破口。”

“说白了,就是把战场摆到了柳纪向最擅长的,也是防守最严密的地方。”

老秦若有所思,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齐磊继续道:“吴宁的意思,与其到人家的主场去虎口夺食,不如想办法把柳纪向拉到我的主场,或者说我更擅长的领域!”

“这样一来,胜算比较大。”

老秦:“……”

这是吴宁说得出来的话,那家伙的思维方式和别人似乎有着先天的不同。

说好听点叫颠覆性思维,说不好听点,就是全特么是阴的!

老秦想了半天,“想法是好的,可是……”

话锋一转,“这也不容易吧?怎么把柳纪向拉出他的主场,到一个他不擅长的领域呢?”

齐磊,“所以我在想,在犹豫!”

老秦,“想出什么了?”

齐磊,“啥也没想出来!”

老秦登时翻了白眼,啥也没想出来,你想个屁呢?

而齐磊却道:“不急!现在就新浪的董事和员工知道奇石公司的情况。”

“普通员工不会知道奇石也是畅想的大股东,而董事和高层虽然知道奇石的底细,可由于之前背叛的原因,也都有所忌惮,不会轻易把消息漏出去。”

“所以,只要王振东不清扫新浪的董事会,就没人会狗急跳墙,我们就不会陷入被动。”

老秦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那你把握分寸吧!”

其实,老秦现在更多的是担心。

别看最开始同意齐磊攻略畅想的时候,老秦似乎没有太多的挣扎,但是那时候和现在的心境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时候,老秦想试试,齐磊做也就做了。

可是现在,事儿办了一半儿!齐磊却突然停了下来,老秦就不得不谨慎了。

因为这个时候如果出事儿,那就不是小事儿,很可能导致一个已经有一定国际声誉的大型企业分崩离析。

这样的结果,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那还不如让柳纪向继续做“贸易公司”呢!

不由呢喃,“你擅长的领域,你的主场……”

看着齐磊,“那是什么呢?”

齐磊不言,这就是他现在在想的事儿。

他擅长的领域,无疑就是媒体,是舆论掌控的能力。

可是,这些也要分话题、分优劣。

主场……

一是个北广,一个是尚北。

可这些和柳纪向都不搭边儿,

想把他拉进来,你总不能把柳纪向塞回大学里回炉重造吧?

最后,齐磊只是摇了摇头,“再想想吧!”

送走老秦,齐磊暂时放下这些事儿,继续回到雏鹰班教室,坐在那儿忙学校的事儿。

下午,马拓回教室,看到齐磊,“在呢啊!”

齐磊抬头看他,“你那大G,还没搞完呢啊?”

拓爷改造大G那个课题,已经进行了一年了,到现在一辆车还没搞明白,弄的齐磊都有点失望,你到底行不行啊?

拓爷则是见齐磊问起这个事儿,笑了笑,“快了!”

这个事儿,比拓爷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他一开始认为还挺容易的,就他这个专业背景,改一台车还不手拿把攥?

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人家奔驰也不是吃素的,大G之所以经典,主体风格、内饰布局等等,都是顶尖设计师的结晶。

马拓想改的个性一点很容易,可是要把它改成有个性、简单明了、符合大众审美,还要融合中国元素,除此之外,还要考虑长时间处于其中的审美疲劳等等问题,那就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了。

事实上,拓爷已经做了四个版本了,可是最终效果都不满意。

好在齐磊给他托底,经费上不封顶啊?

于是,败家的拓爷做不好就重做,几十万套好的内饰磨具、皮革压板,说废就废,不带一点心疼的。

他只要精品,那种一鸣惊人的大成之作!!

“快了!这一版正在施工,估计一个月吧!”

“哦!”齐磊对于他花了好几百万依旧没见成果的事实,也没当回事儿。

还来了句,“不行就重做,咱不差钱儿!”

这话说的马拓都眼角抽搐,

操!!

狗资本家,有钱真好!

揉了揉眉心,“对了,听说你要出差?”

齐磊,“对啊!”

登时一笑,“怎么?你也想出去换换脑子?”

马拓挑眉,“可以吗?”

齐磊想了想,“理论上,招生工作雏鹰班是参与不了的。”

“但是…”话锋一转,“雏鹰班不是有出差经费吗?如果你想去,用咱们班自己的钱出去不就行了?”

马拓:“……”

有钱真好!

“那我想跟你去转一圈儿。”

齐磊:“好!”

结果,下面苦思论文的傻龙一听,眼珠一转,“老导!!我也要去!”

开玩笑,去了就不用天天琢磨论文了,还公费旅游,多好?

这货为了不写论文,也是拼了。

马晨宇也在教室,一听……

“老导!!我也想去!”

齐磊撇了他俩一眼,笑了。

笑的那叫一个猥琐,“好啊,谁想去都可以。”

“咱们雏鹰班最重要的一项素质,就是得有眼界!”

“有眼界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而万里路,比读成卷书还重要!”

“准了!”

傻龙一听,差点蹦起,终于能出去放放风了。

结果下午,周小怂从校外回来,一听傻龙他们要和导员出差,“我也要去!!”

齐磊抬眼皮看着她,“你不用挣小钱钱了?”

周小怂,“不挣了!”

挣特么什么小钱钱?和逃论文比起来,那都是粪土。

只是……

齐磊一口答应下来,“好啊,谁去都行,带你们玩去,好好放松放松!”

心里却道,这可是你自己要去的啊!这一趟不把下半年的论文课题确定下来,那不就白跑了?

……

五月九号,第二届电信产业论坛开幕,这次会址不在北广,而是某电信国企的总部大楼。

北广这边参会的就董北国、廖凡义,还有齐磊,三个人。

一大早,齐磊开着车,去学校接上董北国和廖凡义,便汇入车河朝西三环那边去。

董大校长和廖凡义还是第一回坐齐磊的骚包大G,不得不说,这玩意确实比董大校长那辆“拉达”舒服多了。

也是难为董北国了,毛子的牌子,不管是啥都以粗矿著称,那量拉达还是八十年代的产物,送走两任校长才到董北国手里。

方向盘、刹车都没助力的,连空调都没有,哪比得了齐磊的骚包大G?

以至于董北国坐在车上,就是这看看那看看,一个空调出风口都摆弄半天。

齐磊一边开车,一边笑,“您老那破车是不是也该换换了?又不是没指标?”

却是董北国一听就急了,“挺好的车,换啥换?再说了,车这玩意,能走道儿就行呗?”

听的齐磊有点感慨。

在这个年代,真的是随处可见像董北国这样的人。用后世的话说,纯粹的有点不像人了。

可要是放二十年后,真的少了。

沉默了一下,齐磊突然道:“大校长,今年您是别指望从我这扣出钱来了。不过,我公司淘汰下来几辆车,捐学校得了。”

老董一听,怔了怔,“啥车啊?”

齐磊打马虎眼,“都是旧车。”

其实就是之前齐国栋、周桃他们开的那批奥迪100、皇冠啥的。

说是旧车,其实也才开了两年。

只不过,现在还让周桃,让齐国栋开两年前的车有点不符合身份,年初就换了一批,现在还剩两台在公司扔着。

董北国一听,“哦,那行。”

齐磊听罢,淡笑感叹,“所以说啊,您那破拉达终于能报废了。”

却不想,董北国一边鼓捣着座椅加热,一边对后座的廖凡义来了句。

“新学部还没给你们配车,正好你们就接手吧!”

廖凡义怔了怔,赶紧道,“我们这不急,您换了吧!”

董北国,“不用,还能开呢!”

正说着,已经出了朝阳区,齐磊开始翻扶手箱。

董北国还不知道咋回事儿,车就靠边停了。

有交警,已经过来了。

就见齐磊熟练的备好一切证件,开车窗、递上去。

“驾驶证....”

“行驶本....”

“身份证.....”

看的董北国和廖凡义直砸吧嘴,“啧啧,老司机啊!”

他俩都没这么熟练,一气呵成的。

廖凡义还来了句扎心的,“总被查吧?”

齐磊咬牙,“还好,今年查的少了!”

董北国:“……”

廖凡义:“……”

可怜的娃。

到了电信总部,三人把车停好,下车。

董北国很贴心地对齐磊道:“要不....回去我来开?”

齐磊,“嗯!”

见他同意,连廖凡义都松了口气,“要不我开也行。”

这年头儿,京城路口的红绿灯还没有那么智能,所以几乎每个大路口都有交警执勤。

所以……

齐磊倔犟,“今天倒霉....算多的。”

……

——————————

还是上届研讨会的那些企业,还是上届的那些主管领导,上届的那些学者,反正齐磊看着都是熟面孔。

只是,今年的规模比上届大了不少。

除了这些老面孔,还邀请了一部分电信、电子产业相关的企业。

比如:中星、HW。

再比如:华芯国际,还有……

畅想!!

齐磊没想到,会在这里与柳纪向见面。

老柳似乎也没想到,齐磊会出现在这么一个高端研讨会上。

而且,他还不知道齐磊是借北广学者的身份出席,以为研讨会邀请了了三石公司呢!

正和几个上层领导聚首闲聊,眼见齐磊进了会场,不由眉头大皱。

要知道,即便没有收购畅想集团的事儿,柳纪向与齐磊也算是死对头了。

只不过,老柳城府还是深,不可能表现出来。

而且主动上前,“小齐总也来了啊!”

齐磊挑眉,“老柳总也在啊!”

两人相视一笑,表面和气,却是骂娘的话都在肚子里了。

柳纪向,“小齐总这手伸的越来越长了啊,电信产业研讨会都要插一手?”

齐磊则笑,“这才哪到哪啊?我这手就是不老实,兴许伸的更远,挡了老柳总的路呢!”

柳一听,笑了,“怎么?小齐总的神舟这就要挡畅想的路了?”

“好啊!欢迎啊!”

“呵呵....”齐磊意味深长,“柳总还是老毛病....”

没说是什么毛病,但是,柳纪向知道这话有多歹毒!!

之前在北广,齐磊说过他,格局不大,眼光太浅!

这是骂人呢啊?

他就没想想,也许不是骂人,齐磊只是提醒他,怎么就不能发挥点想象力呢?

他这手伸的可比神舟那步棋远多了。

此时只见老柳一笑,并没有被齐磊激怒,更没有发挥什么想象力,还局限在电信产业论坛上面。

只道:“怎么?三石公司做游戏做网站不够,还得做系统,现在又要进军电信产业了?”

开玩笑地对远处几家电信企业的老总呼喝,“老陈、老马,你们要小心喽,小齐总要抢你们的饭碗了哈!”

对面几个老总,愣了愣。

他们和柳纪向是有私交的,只是没搞懂,齐磊来开会和抢饭碗有什么关系?

不由迈步过来,左右看看,“怎么?小齐总真要抢饭碗?欢迎啊!”

一边说,一边和董北国、齐磊,还有廖凡义握手,一副认识的架势。

本来是柳纪向将军,一般人不好接这个话,可是齐磊怕你这个?

他连回避都不回避,解释都不解释。

顺着话头儿,“抢饭碗嘛!这事儿我可朝思暮想啊!那就得看几位给不给我留机会了。”

摇头一叹,“目前来看,估计进不来,几位大爷大伯做的太不给人活路了啊!”

“你!!”几个老总一滞。

随后指着齐磊笑骂,“你啊你!!去年也没见你嘴巴这么溜,像个焖葫芦!”

齐磊想都没想,“去年认生,今年这不就自来熟了嘛!”

齐磊最无敌的地方,不是重生,也不是三石公司做的有多成功。

他最无敌也最不要脸的就是,明明说话做事从来不留破绽,可是偏偏还装出一副小屁孩的架势,让你天然的对他没有太大的戒心,而且很容易亲近。

而且明知道他是卖乖,不是真乖,可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网通的负责人此时大笑着开玩笑,“那怎地?要不…我们给小齐总留个空档,让你进来?”

齐磊一听,赶紧摇头,“别别别,您老这叫关门打狗,可被我识破了哈!!”

“哈哈哈哈!!”

众人再次大笑。

一边的柳纪

被一群男人玩得嗷嗷叫小说 睡觉睡不着老是想黄

向尴尬死了,哪还看不出人家早就认识?

好像关系还不错?

好吧,没到关系还不错的地步。

只不过,齐磊自来熟,其他人也就顺着他的氛围过来了。

要知道,去年可不是这个样的。那时候,大伙儿还都当齐磊是个小屁孩儿。

结果去年的研讨会开完才几天,小齐总的身份就爆出来了,也着实让众人无语。

本来还有点犯愁,去年没拿人家当回事儿,今年见面多多少少会有点尴尬。

可是,这小孩确实不错,有两把刷子,给了所有人台阶儿。

可是,柳纪向不知道,还以为齐磊和这帮人都挺熟呢!

心里尴尬,面上却不表露,很大方的承认失误,“原来几位早就认识啊!倒是我唐突了。”

众人自然不会说什么,你这话让人怎么接?有点把他和齐磊的矛盾,引到众人这个圏子的意思。

柳纪向见有点冷场,也知道一着急说错话了。

赶紧继续道:“难怪三石公司也来开会,这是信息行业有别的布局?”

齐磊的盘古系统与信息行业有那么一点点搭边儿,再加上本来就认识……

结果这话一出,一众电信公司老总暗暗翻了白眼,心说,柳纪向今天怎么了?不太正常呢?

对于柳纪向和齐磊的恩怨也是知道一些的,毕竟都上电视了。

那就不好接话了,只能让齐磊自来回击。

其实意思很明显,你们两家的恩怨,他们不想参与。

而齐磊,一句话差点没把柳纪向噎死。

“布局谈不上,柳大爷这么好的起点都没动,我就更进不来了呀!”

“别说我了。”瞥向那边的HW、华星,“柳大爷要是不抬抬手,那两家不也进不来?”

我噗!!

几个电信企业的老板没忍住,喷了,这脸打的够狠的啊!

当年,畅想在通信设备、电信技术方面,那确实是国内的头把交椅。

柳纪向要是不放弃这个方向,那两家还真起不来。

柳被顶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偏偏无言反击。

只道,“小齐总现在下场也不晚啊!畅想不是撤出来了嘛,就是给大家留机会啊!”

齐磊一听,摇着头,“我还是算了,这方面,我在技术是帮不上什么忙。”

柳纪向一挑眉,呦吼?你也有说错话的时候?那边领导们可都在看着呢!你帮不上忙,你还来干什么?

瞥了一眼领导的方向,意味深长,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那边领导也是无语了,邀请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到这两家对头呢?

这电视上掐,明里暗里的掐,到这儿还掐!

早知道……

早知道不让柳纪向来了!

只当没看见。

不过,也有仗着德高望重,不怕得罪人的。

人倒是没过来,只是回身朝这边呵斥,骂的是齐磊。

“小石头!你是不是很闲啊?发言稿准备好了吗?”

“一会儿要是没点真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磊登时一缩脖子,苦脸对着那个身影,“我错了,还不行吗?常奶奶!”

好吧,开口的是常兰芳。

老太太是宏观经济的大拿啊,这种关乎国家战略的产业研讨会,她怎么会不来?

见齐磊乖张,瞪了他一眼,心道,你和他废什么话?

骂完齐磊,又看向柳纪向,一脸的不善。

“小柳啊,回你那儿呆着去!这是研讨会,不是交际晚宴!”

“你是来旁听的,不是来交朋友的!”

柳纪向:“我……”

就就就,一点面子不给呗!?

怒气上涌,可惜……

算了,这老太太惹不起。

溜溜的败走。

只是没闹明白,齐磊还有发言呢?他发什么言?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