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趟过刀山,下过火海,油锅里也炸过。

身为这一次任务的领头者,又是洪荒后期的大妖,无论如何也不能败在此处!”

于是乎牛眼一瞪,原本就极其壮硕的妖躯,就在那飞星流火般的洪流即将近身的一刻,爆炸式的妖力,便在牛魔吼声里,完全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蒸腾的黑气,仿佛火山喷发时才有的巨大浓烟,就在牛妖那陡然变大变红的妖躯之间,如云似雾般的缠绕着。

好像是一座红火山,骤然屹立于世间,蔚为壮观里却透露着一股极其爆裂的妖气。

可不等旁观者瞅清楚那牛山下的真实面貌,飞星流火的洪流,便已然宣泄着的撞了过来。

“轰!轰!轰!”

地裂而山摇,云卷而天变,那声势,就好像当年的“共工怒触不周山”一样,完全给人一种天崩地裂般的毁灭之感。

“人,真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脸带纹身的妖修,已经瞪大了一对妖眼,脸上全然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近身搏杀并且一击便斩杀了妖鹰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这个人类很强,所以才会头也不回的逃走而去搬救兵。

但是想破脑袋,他也想不到这个人居然能够强到这个地步。

“那还是人吗?”

眼下如他有这般感想的可不止他自己,几乎在场的,凡是有点意识的,都从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来了同样的想法。

仰望着那天坠星辰的巨大洪流,感受着那仿佛是要毁天灭地一般的气息,内心里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栗和颤抖。

然而不周山,到底还是不周山,洪荒后期的大牛山,当是此时的不周山。

一击接触的瞬间,巨大的天火一样的洪流便开始了拍岸而惊起,四射的流火,重光下的撞击,浩然卷动的四方气流,都在下一刻里,一爆再爆。

然而牛山依旧不倒,即便有所倾斜,但牛魔的吼声,却是震天动地的在响!

“能顶住!”

马脸毛长的大妖,一边躲避着激荡四射的炙热气浪,一边不时的回头张望。

其目光里已经由先前的恐慌而转变成了镇定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原因无他,别看那个人族修者的气势惊人,但在修为境界上,还是牛妖更胜一筹!

更何况大罗天里不是流传着这样的一个说法吗,同等境界下的人族,绝非妖族的对手。

所以望着那依旧巍峨耸立的牛山一般的大牛妖,马脸妖修坚信着,最终的胜利一定会再次的握在他们的手里!

然而,只是一个然而!

下一刻里,流火燃炸,轰鸣震天响的一瞬。

巨大的火焰,亦如火山剧烈喷涌的巨大火光一样,不仅仅是四周,包括头顶的那片天,居然全都锃明瓦亮的闪耀了起来。

火红了一片!

包括那恍若不周山一样存在的巨大牛妖,全部被这股冲天燃起的火焰所吞噬。

而这还不算完,因为光芒四射的这里,也有道道的黑光流转如漩涡,黑红掺杂之际,一剑崩鸣而响。

亦如一声惊雷般的划过夜空的同时,火光迸射的燃炸,那一刻里的这里,真有了流星砸地似的要毁灭一切的感觉。

而光景,只能见到熊熊烈火的红,以及不断冲击四方的万丈光芒!

“真有这小子的!”

瘸腿小老头跑的那是比谁都快,趁着马脸毛长的大妖顾不上他的这个档口,撒丫子遁地的就开始了一阵狂蹽。

包括浑身是伤的面具男,而这厮似乎还没忘了已经清醒过来的南宫婉儿。

后者此刻眼若铜铃,一脸的难以置信的表情,完全不相信,如此惊天的景象,居然是那位吊儿郎当,不着四六,满嘴胡话的家伙所能做出来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她不信。

唯一可惜的是,其最后的结果她是瞅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不到了,因为面具男此刻已经开始了全力奔袭,用快到难以想象的速度脱离此地。

而她眼中的火红只能越变越小,直到最后再也见不到为止,这才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

但是心里边,不知怎的,就是有一个人形的身影,满脸戏谑的问她:“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眼圈微微犯红,似乎是有了想要哭的冲动。

但就是不知道是哭她自己此番如此无能的表现,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不管他了吗?”

南宫婉儿喃喃而语道。

正处于全力疾驰飞行的面具男并没有立刻的回话。

而是半晌之后,这才冷声道:“命由天而不由己,既然接了这趟子活,就要有身陨魂消的觉悟,散修就是如此。

所谓的同伴,就是你我还有他之间,不过是合作的关系,既然任务达成,这之后的事情,是死是活,唯有天知道。”

南宫婉儿将脸伏在面具男的肩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什么……

反观剧烈燃炸后的那片夜空,似乎重新被黑色所笼罩,但却不见星月之光,因为依旧有浓烟滚滚的铺在了天上。

而下方处,则有一个巨大的大深坑,四周的地面全都崩裂的七零八落,很难再找出完整的一块。

风吹时,烟尘四起,呜咽着仿佛是为了这片大地所遭受的苦难。

除此之外,再无异响,但在深坑的边缘处,却屹立着一抹隐隐约约的红光。

不似火,也不是宝光琉璃之色,却是绸缎的衣服,在轻微的闪烁出鲜血一样的红。

待到近处时,才能发现,那好像是一个人,一个脸色苍白,五官俊秀的人。

一身的血红大袍,包括那飞扬而起的长发,随风而荡。

他的身前有剑,一柄比他还高的巨剑,只是此时的剑身之上,宝光暗淡,完全不似本来的面貌。

回眼一望,男子那对异样绿色的瞳孔里,似有笑意,尽管嘴边挂血,但是当他瞅向坑底的时候,他的嘴角已经咧开,并露出了血染的满口白牙。

“中了这一剑,你居然还未死?”

他有些惊讶的身形一起,就好像一片飘落的叶子一般,无声无息的落到了坑底。

而在那里,依旧有着炙热无比的温度,并有零星的火光在燃。

再细看之下,才会赫然的发现,已经完全恢复到本来体型的牛妖就躺在那里。

牛角断了一根,并且浑身是伤,一道道,一痕痕的,血肉模糊。

可那两个鼻孔还在冒着热气。

就在宋钰单手成剑指,并不打算多说废话的送他一程之际,坑顶之上,妖光并起!

喜欢本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