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 jealousvue成熟mon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乔教授闯进房间,转身怒视外面的警察,直到对方退让,他才收回目光,将门重重关上,向陆林北道:“这是真的?”

“网上的说法太多,乔教授是问哪一条?”陆林北昨晚只睡了三个多小时,一脸倦容,坐在沙发上哈欠连天。

“黄同科遇刺,凶手是你和陈慢迟。”

“遇刺是真的,但凶手不是我们两个,是农星文,或者说最可能是农星文。”

“昨晚你去见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这件事?”

“乔教授任务繁重,不必操心我的事情。”

“这不是你的事情,是普权会的事情,不过我昨晚确实帮不上忙,可是警察为什么没将你抓起来?陈慢迟呢?已经在监狱里了?”

“慢迟在茹红裳家里,跟我一样,也被监视居住。”

“翟京的警察对理事长之死这么不重视?”

“非常重视,但是我请了一位好律师,替我们暂时免去牢狱之灾。”

“律师?你请了律师?”

“对。”

乔教授的眉毛与眼睛渐渐地竖立起来,“你居然请律师?”

陆林北笑道:“乔教授请坐下说话,你对律师有什么想法吗?”

“不是我有想法,是大多数人都有想法。”乔教授坐下,“他们不是人类,是一个个程序,根本不想替当事人洗刷冤屈,就会在鸡蛋里挑骨头,揪出法律条文拖延时间,看似颇有进展,却在最后一刻举手投降,将当事人送进监狱,还要一本正经地吹嘘自己的本事,说什么没有他们的帮助,结果会更严重。”

“乔教授吃过亏?”

“我才不会让一堆数字做我的律师,我为自己辩护,这不一点事没有?”

“乔教授被迫离开大学,这可不叫‘一点事没有’。”

“我那是辞职……说你的事情,总之请律师不是明智之举。”

“我用过这位律师,他曾经帮助我逃过一次审判,我想乔教授对律师程序有误解,他们确实……有一点古怪,但是尽职尽责,比如这一次,他至少没让警察将我们夫妻二人直接抓起来

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 jealousvue成熟mon

。”

“他哪来这么大的本事?其中必有异常。”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三十四号律师——这是他的名字——找出一个古老的星际条款,声称普权会是与理事会平等的机构,应当比照外星政府,给予普权会官方代表外交豁免权。”

乔教授愣了一会,“理事会竟然认可这种说法?普权会若能‘比照外星政府’,又何必发动战争并且前来谈判呢?”

“理事会公开邀请普权会前来进行和谈,三十四号揪住这一点,声称理事会既然使用‘邀请’这一手段,就是在某种程度上认可普权会的对等地位。当然,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理事会认可,但是法官认为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所以将争议提交给大法律团,同时暂停抓捕行动。”

乔教授又愣一会,“这能给你们争取到多长时间?”

“最多不超过三天。”

“胜算几成?”

“不到百分之二十。”

“所以还跟我说的一样,就是在拖延时间。”

“走一步算一步。”

乔教授挥挥手,表示不想再讨论律师的事情,严肃地问道:“警察在你这里装东西了?”

“没有,在这里说话仍然安全。”

“很好,我代表普权会问你几件事。第一,为什么你不带着陈慢迟逃走?”

“逃走会坐实暗杀的罪名,正中敌人的下怀,我和慢迟逃不了多远,还会连累普权会,担负和谈破裂的全部责任。”

乔教授长叹一声,“和谈已经破裂,今天的谈判取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而且网络上众口一词,都相信就是你们杀死了黄同科,普权会一直在积极备战,如今都成为罪征,咱们辛苦争取到的民意,差不多都丢光了。”

“那就再争取回来,我们若是逃亡,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能保持信心。”乔教授摇摇头,不知是敬佩还是觉得可笑,“第二件事,普权会想知道真相,究竟是不是……你们杀死了黄同科?”

“这是策划已久的阴谋,真正的谋杀者是农星文和关竹前,我们夫妻二人则是替罪羊。”

“普权会告诉我,陈慢迟自行离开基地,没有通知任何人,也不像是受到胁迫的样子。”

“这就是整个事件的核心:慢迟是融合人,而所有融合人体内都被植入‘印记’,随时随刻会受到农星文的控制。”

“就像一个程序控制另一个程序?”

“对。我知道听上去不可思议,但这是真的,农星文吸取癸亥的核心代码,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融合人只是开始,程序人、游戏人,还有那些正受到‘虫子’影响的人类,早晚都会成为他的猎物。”

乔教授沉默一会,“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一直在与农星文战斗,了解他的目标与计划。”

“还有谁知道这些?”

“李峰回有所了解,马徉徉知道的更多。”

“马徉徉现在的状态跟你差不多,监视居住,他的话没有分量。”

“我已经请求普权会将他释放。”

“释放了,但是没有给他全部自由。程序人全体叛变,只有他一个人留下不走,在这种情况下,普权会没将他彻底删除,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

“那就是李峰回,他能证实我的话,至少证实一部分。”

“嗯,李峰回的话很有用,但是只对普权会有

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 jealousvue成熟mon

用,对理事会毫无价值。”

“还有赵王星的董添柴,他对农星文的研究比李峰回更深入,但他是外星人。”

“没错,是外星人,还是独立军的重要成员,对翟王星理事会的影响力为负值。抛去外星人,你得从本星寻找更有说服力的证人。”

“乔教授说话的语气比三十四号更像是我的律师。”陆林北笑道。

“正经一点,我现在就是你的律师。程序只会盯住法律条文,即便侥幸打赢官司,往往也会毁掉当事人的名声,我与他们不同,我要查明真相,还你们清白的同时,还要揪出真正的凶手,让这个世界开始重视农星文的破坏力。”

陆林北收起笑容,“我确实需要乔教授这样的‘律师’。让我想一想……科研中心。”

“翟王星科研中心?”

“对,他们曾与农星文有过合作,被骗走至少一项重要技术,有可能了解他的野心与能力。”

“很好,这才算是突破口,我认识科研中心的一些人,或许能找出证据。”

“但是有一个麻烦。”

“什么麻烦?”

“科研中心受骗一事,可能会牵连到普权会的某些重要成员。”

乔教授皱起眉头,“有多重要?”

“很重要。”

“为什么你惹的麻烦总是……这么麻烦?”

“大概是我运气不好,最重要的是,敌人真的很强大,比理事会和大王星都要强大,而且我发现,越是有恃无恐的时候,农星文隐藏越深,这一次,他甚至没有露面,连一个字节都没暴露。”

“老北,我相信你不会撒谎,但是你越说越夸张,我已经开始觉得证实之路困难重重了。”

“所以我才说走一步算一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脱身之术,农星文仍然占据绝对上风。”

“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会联系科研中心的老熟人——曾博士肯定不行,他与原点社势同水火,总之我有办法,侧面打听消息,不会牵连到普权会。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记住,我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帮普权会,所以你就不要客气了,也不要再对我有所隐瞒。”

乔教授仍对昨晚的知而不说耿耿于怀。

“如果可以的话,请乔教授帮马徉徉多说几句话,对待唯一没有背叛普权会的程序人,咱们应该多些感激,而不是怀疑。”

“你还有心情管这种闲事?”

“这不是闲事,程序人的背叛有情可原,束缚马徉徉没有多大意义,还有可能断绝程序人的回归之路。”

乔教授目光复杂,想了一会,说:“我会替马徉徉争取自由。还会与李峰回联系,不管怎样,他能说服普权会,如果他支持你的说法,我会更有信心。”

“很合理。”

乔教授站起身,“仔细想过之后,我也觉得你没有逃走是正确的,战斗总是一场接一场,最勇敢的士兵也要退下来休息一阵,换别人上阵,现在轮到我了。”

“谢谢乔教授。”

“等我取得成果之后再说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毕古君会不会也受到农星文的控制或者蛊惑?”

“很难说,但是她的出现确实分散了我的一部分注意力。”

“我会调查清楚。”乔教授大步离开。

陆林北很感激乔教授的帮助,但是不抱太大期望,他更在意马徉徉。

外面有人敲门,随后一名警察推门进来,什么也不说,直接走到窗前,将窗帘拉上,仔细地调整,不留半点空隙,然后转身道:“不要走到窗前,也不要向外面看,你要对自己的安全负责。”

陆林北点点头,警察又去处理其它窗帘。

陆林北用微电脑上网,很快找到原因,一群理事会的支持者正在外交大厦外面示威,要求严惩凶手,几名受访者公开声称要用无人机实施“斩首行动”。

警察离开不久,枚忘真带着微电脑来了,她现在是“律师携带者”,可以自由来往两名嫌疑人的住处。

三十四号坚持当面交谈,以避免任何可能的程序问题,“情况不是很理想,大法律团的专家们倾向于驳回我的申请,我会再想办法,先确保你们两人不会被捕,但是失败的话,你们也不要紧张,这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漫长的法律程序,我将寸步不让。”

“多谢。”

枚忘真也带来消息,“大王星再次宣战,要为遇刺的代表报仇,星际舰队最迟后天就能到达翟王星外太空,你的事情很快就不再是唯一的焦点了。”

“对你和陈慢迟来说,这算是一件好事。”三十四号补充道。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