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想C宿主的小说 丰满多毛的大隂户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持有辟邪剑谱的群雄纷纷上前,李不负皆一一指点。

从南边六合门的“六合拳”,到东边鹰爪门的“鹰爪功”,到北边太行山的“太行快刀”,再到西边峨眉派的“金顶绵掌”...............

这里面除却五岳派的弟子求指点五岳剑法以外,还有一些是两江五湖的人,也都来求教指点。

而李不负则都一一回应,以他目前的武学境界,高屋建瓴,一览无余,任何门派的任何功夫,他多多少少都能指点一些。

而东方不败本来也承诺要指教别人,但是见李不负一一应对过来,也便罢手而观,在旁静候。

一天过去,李不负指点了十余人,随即将《辟邪剑谱》收好,隔天再候。

第二日,李不负再来到华山之巅,又指点了十余人,东方不败依旧在旁边看着。

而这一日,少林武当五岳掌门等也到了山巅。

第三日,李不负又指点了一些人,受指点过的人都大有所获,其所得不亚于一次闭关修炼。

等到第四日时,应当受指点的已没有多少人,但山巅上的人却越聚越多,这仿佛成了一场“论武大会”,人人都想来看看热闹,想瞧瞧别人所受的指点到底是多么神奇。

也有人想在旁占占便宜,试试能否通过李不负对别人的指点,使自己也有所获益。

李不负也未驱逐众人,而是任由他们上山巅来,观摩这一场“武学盛会”。

第五日,据说有的人为了故意多得到李不负的指点,连夜派人又将手中的秘笈多抄写了好几份,一齐送上来,但因为有一本剑谱的墨迹还没有干,被李不负发觉。

李不负倒还没有多说什么,但东方不败却立即出手,以一根“松针”作刺,取了那人的双眼。

此后之人,再也没有敢弄虚作假。

最后一个上来求教的人竟然是向问天。

令狐冲和任盈盈都陪在他身侧,向问天拿着一本辟邪剑谱到山巅上来,将之交给了李不负。

李不负接过秘笈,稍一打量,便放到身后去了。

向问天笑道:“你不仔细看看是否为真?”

李不负道:“天王老子向问天的名声我还是信得过的!”

向问天道:“好!不过我今天来,也不是要和你讨教武学,而是另有所求!”

李不负道:“你讲。”

向问天道:“我来问东方不败一个问题!”

李不负转头看向旁边在凉棚中休息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面色如常,不悲不喜,道:“向左使,请问,有问必答。”

向问天道:“东方不败,我只想问你一件事,任教主当年待你不薄,视你为心腹!他本有要将教主之位传你的意思,你为何要急着谋反,篡位日月神教?!”

群雄见向问天不是来求教武学的,本有些失望,而听到向问天原来是要算这笔陈年旧账,又纷纷竖起耳朵,仔细听闻起来。

东方不败斟酌许久,才慢慢答道:“任我行当时觅得《葵花宝典》,将其传我,本就是不怀好意。他自己是看过葵花宝典的,只是他不愿意练。”

“他传我此书,一方面是要安我之心,收拢于我;另一方面,却还有一层更深刻的涵义,难道你们猜不出?”

向问天道:“什么涵义?我要听你亲口说!”

东方不败道:“他既看过《葵花宝典》,便知道,练此功法,必要一位男人先自宫才行。”

从她口中说出“男人自宫”四字,并无羞愧,亦无惭色,好像只是在说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向问天冷笑道:“自宫又如何?”

东方不败道:“男人自宫之后,就变成了太监,通常来讲,一个太监的欲望总是要比一个正常男人少很多。”

这句话说出,向问天本想要反驳,可看了看林平之,最后又闭嘴了。

东方不败道:“纵然太监的欲望真的比正常的男人还要多,可是你该知道,日月神教总不会让一个不男不女,似男似女的人来当教主的!”

她望向云外,回忆万千,悠悠道:“所以当初任我行将《葵花宝典》传我,乃是存了让我打消继任教主之位的意思。”

向问天道:“这是你的猜测,还是教主亲口承认的?”

东方不败笑道:“以我与他之间的关系,大家心想什么,都是心知肚明的。哪里用的着什么承认?”

“但我也知道,他不是真的想杀我,只是提醒我不要篡位而已。所以我也没有杀他,只是将他关在西湖之底。这是不是也算并未亏欠他?”

话到此间,群雄尽皆默然。

连任盈盈也再问不出话来。

向问天忽然道:“好!东方不败,不论你是自宫还是不自宫,我都敬你是条汉子!”

他说罢,朝着任盈盈和令狐冲拱了拱手,随即就转身离开,再不逗留。

东方不败突然认真地道:“向左使是不是最后一位了?”

群雄无人应声。

又有一位负责清点的五仙教苗女道:“是,目前群雄手中的所有辟邪剑谱都已交完了。”

东方不败忽然起身,道:“好!”

她看向李不负,突地说出了一番奇怪的话。

“既然事情已罢,群雄又俱在此处,那么不妨再多几样武学让大家看看。”

李不负道:“怎么多?”

东方不败接下来的话更将群雄震惊住,道:“我本欲等风清扬出山,与我一战,奈何他迟迟没有现身,实在令人失望。不如李大侠,你我二人一战,也算了

系统想C宿主的小说 丰满多毛的大隂户

个怨结。”

李不负惊讶道:“我?东方教主,你要与我一战?”

东方不败道:“当日华山论剑,因思过崖一变而未分高下,今日你我一战,定下天下第一,想必也是能够服众的。”

其实在群雄眼中,“天下第一”本就只有李不负和东方不败当得起,其余不管是谁,都决计担不动这个“天下第一”的名号!

李不负道:“天下第一,也不过是虚名一场,你恐怕不是为此而与我争吧?”

东方不败缓缓道:“你该知道,传说之中,有一重境界叫作破碎虚空。”

李不负道:“是!传闻到了破碎虚空之境,便可在虚空之中来去自如,可去往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啊!”

“竟有这等神奇境界么?”

“········”

少林武当二派掌门还好,曾与李不负谈论过此事。然而群雄中有许多却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境界,全都感叹咋舌,讶异不休。

东方不败叹道:“是,我在此间,隐姓埋名,亦被牵扯而出,不得安宁。唉,那不如换个地方生活了。”

李不负眼神一动,道:“你想要‘破碎虚空’?”

东方不败道:“请君与我一战!”

她竟无多言,捏着一根她早晨从华山山门前那株极出名

系统想C宿主的小说 丰满多毛的大隂户

的“迎客松”树上摘下的松针,径直朝着李不负刺来了!

她亦不问李不负究竟同意与否,而是直接朝着他攻招!

喜欢江湖风云第一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