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东河府城,攻守双方正在进行心理战和舆论战。

而在东河府的其他地方的,两军的战斗亦未停止。

雍军在攻伐朝廷溃兵,同时还要防备骁武卫和骁骑卫骑兵侵袭。

只不过此时的战斗强度和规模,已经不比得黎明时那般宏大,攻守双方都只是轻微接触。

而在另一边,留守于汉水西岸的雍军,已经利用渡河船只,在桥上搭建起了浮桥。

有了这东西的,汉水西岸留守的雍军,尤其是具有机动能力的骑兵,全都通过浮桥进入东河府境内。

“朝廷的骑兵,搞得我军不胜其烦,立刻传令给武建清,让他往东北方向去,那边有朝廷的骁武卫!”

“再传令给陈玉和,让他带人往东南去,把逞凶的骁骑卫打垮!”

被点到的这两人,乃是最先渡河的两卫,此刻他们正在东岸集结。

“是!”

眼下让赵延洵不痛快的,是朝廷的这两卫骑兵。

他们具有极高机动性,对雍军步兵具有极大威胁,其反复袭扰让人烦不胜烦。

在雍军骑兵渡河时,留守在西安的其他军队,则开始往前线运送食物。

打了一上午的仗,对体力的消耗极大,必须要及时补充。

时间很快来到中午,赵延洵已知东河府城的情况,并派人对高正安所为进行嘉奖。

此刻,赵延洵正在朝廷军队大营内,听取手下各卫所的报告。

总体来说,战果颇丰。

朝廷的五个禁军卫所,全部都被击败,至少损失了四成人马。

到了这一地步,按照当下的战争思维,这五个卫所等于是被打垮。

步兵卫所只能龟缩城内,而余下两个骑兵卫所,最多玩出袭扰的小把戏,能保持军队不自行崩溃,就已经很考验带兵将领的手段。

再说雍军此站,各参战卫所也有不小损伤,每个卫所都有两三百号人战死,近千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而侍卫司各卫所,损失就小了许多。

当然了,相较于朝廷军队的伤亡,雍军这些伤亡根本算不得什么。

“所以,如今俘获的卫所军和民夫,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十万人?”赵延洵沉声问道。

“正是!”胡大彪回话道。

十万俘虏,那就是十万张嘴,处理起来可就非常棘手。

思索一番后,赵延洵问道:“先养他们三天,派人给他们讲明,我军是替天行道,是帮朝廷清除逆贼,是替天下人诛杀昏君!”

“是!”

可在答话后,胡大彪抬头问道:“王爷……那在三天之后呢?”

“把人放了,再给他们三天口粮,把他们按家乡属地分组,让他们返回原籍去!”

搭了三天粮食,还要再给三天粮食,还要让这些人回乡去,这番操作着实让胡大彪看不懂。

“是!”胡大彪立刻应声。

虽然不明其中深意,但以往的经历告诉胡大彪,赵延洵的一切决定都是对的。

事实上,赵延洵的意图很好理解。

如今占据朝廷大营,本就搅和了不少粮食,粗略一算给这十万人吃用,支撑个七八天毫无问题。

所以这“捡来”的粮食,赵延洵很干脆就这样用了,如此也算“施以仁德”。

让这些受了恩惠,然后再将其遣返原籍,赵延洵就多了一批宣传者。

哪怕这十万人中,只有一半念他的好,也会在直接间接之中,影响到身边许多人。

当然了,在这三天时间里,赵延洵也会择机出现,给这些人好好上一课。

就在这时,有有侍卫前来禀告:“王爷,骁武卫已退出七十里!”

赵延洵当即做出指示:“传令给武建清,让他可以停止追击,但要防止骁武卫进犯!”

向东追击七十里,已算得上是孤军深入,为稳妥起见赵延洵才有此令。

“是!”

走出营寨,带着手下一帮子侍卫,赵延洵打马向东河府赶去。

虽说这座城威胁不大,但如果将其略过直接东进,又可能被他袭扰后方。

所以在赵延

大炕上和岳偷倩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洵看来,还是要先拔除这座城池,只不过关于过程他暂时还没决定好办法。

是直接打造攻城器械硬拼,还是等待元阳把“炸药”送来,赵延洵一时间难以决断。

前者会使部下死伤较重,而后者需要等待七八天。

既然决断不下,所以赵延洵打算先去看看,然后再想其他办法。

…………

时间飞快,转眼来到了第二天。

在东河府往东六十里,有一座阳溪县城。

从东河府溃退的士兵和民夫,跑得快的已进入阳溪县地界,这些人是没日没夜的在逃跑。

而在县城大门处,正有一辆马车驶出,随行者另有几名武士,以及两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

可这些人刚走出城门不久,就被溃兵们给盯上了。

“停下停下……”

“赶紧停下……”

赶过来的几十名溃兵,拿着武器将马车围在中间,这让张元应立刻紧张起来。

“你们放肆,要干什么?可知道这是谁的马车?”

这一行人,乃是专门送邱佑先回京的。

从渡河劝降赵延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天,钦差队伍早就回了京城。

邱佑先昏死过去,大夫看过之后,叮嘱说不能剧烈行动,否则有性命之忧。

所以,护送邱佑先的队伍,赶路速度非常之慢,才能在现在遇到朝廷的溃兵。

“弟兄们看上了这匹马,我管他是谁的马车……识相的赶紧交出来!”

张元应一行有护卫,打起来肯定会死人,这让溃兵们心有顾虑,所以才用语言逼他们交东西。

他们要这匹马,根本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以为饿得受不了了。

“我看你们衣着,也是朝廷官兵,为何要行此等匪类之事?”

一听张元应这话,众人立刻炸了毛,纷纷拿着刀子要拼命。

双方剑拔弩张之际,马车内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是不是朝廷败了?”

马车内自然是邱佑先,外面的情形他拉起帘子都看到了,并在此时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他希望不是自己所说这般,可惜溃兵们没给他面子。

“没错,败了,所以你们别拿朝廷来压爷爷们,朝廷现在可管不了我们!”

邱佑先剧烈咳嗽起来,张元应连忙上前照料,却见邱佑先又咳出血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朝廷危矣!”

一遍咳嗽,邱佑先一边说道:“只盼望朝廷,能听从孟正卿和我的意见,将西南大军调往济水设防!”

“大人,朝廷会采纳你们的意见,您就放心吧!”

孟正卿返回京城,已经有了七八天时间,可却并未向邱佑先反馈情况。

“把马……给他们,不能为了我邱佑先一条命,咳咳咳……把你们的性命也搭进去!”

这时,围着的溃兵有人问道:“您是邱佑先,邱大人?”

“正是!”邱佑先勉强止住咳嗽。

“哎呀……是邱大人,那我们可不敢要您的东西!”

“您独自一人前往雍军大营,弟兄们谁不敬佩,我们不要您的东西!”

邱佑先的事迹,在军营里传开了,很让一帮糙汉们服气。

喜欢末世从封王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