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被顶弄 被游戏里的NPC做哭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眯眯眼和手下众人都是下马歇息,各自取了干粮和水进食。

已经是半夜,天寒地冻,此次出其不意的刺杀,随身携带的东西自然是越少越好,除了战斗所使用的兵器,就只有随身携带的食物和水,当然不可能带上帐篷。

除非找到有利的避风场所,例如山洞地穴之类,否则在这大草原上,唯一可以抵御风寒的东西就是帐篷。

四周一片空旷,自然没有避风之所。

这些人也都知道如此情况下,绝不能留在此处,这样的天气无法避风御寒,搞不好第二天一早就已经被冻僵,最好的选择就是往东继续赶路,身体颠簸活动起来,反倒比蜷缩一团动也不动暖和许多。

此刻进食,也是为了补充身体的热量。

“噗!”

众人正自进食,陡然有人听得一声闷哼,边上同伴根本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便见到一名手拿酒袋子正站着饮酒的骑士身体晃了晃,随即一头向前栽倒在地。

这人倒下的极为突兀,边上几名同伴都是大吃一惊,仔细看时,只见到这人的后脖子插着一支羽箭,竟然是被人从后射杀。

“有敌袭!”有人惊呼一声,丢开手中的食物,迅速拔刀在手。

这帮人毕竟是训练有素,反应也是奇快,有数人翻身上马,已经有人叫道:“在那边。”

昏暗的夜色之中,众人隐隐看到从西边出现一骑,夜色昏暗,一时也看不大清晰,只依稀看到那人骑在马背上,手中握着一把长弓,出手袭击之人,自然就是那身影。

眯眯眼反应更是迅速,早已经握刀在手,大声道:“都小心一些,别轻举妄动。”一时闹不清楚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马,但心下却是吃惊,第一反应便是秦逍带人追上来,但又觉得可能性并不大。

之前突袭秦逍的队伍,来去如风,虽然自己这边折损了半数人马,但秦逍那边也受到重创,那边的人手所剩无几,而且乱作一团,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组织人手追上来。

是马匪?

边境一带,马匪出没却也是常有的事情,少则数人,多则几十人,也都是剽悍得很。

不过马匪出没的地方,通常都是在商贾往来的道路附近,很少有马匪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而且眼下正是一年里最寒冷的时候,这种时节也没有商队往来,马匪在这种时候也都会躲起来过冬,很少出没。

“梁术,你刚才可听到马蹄声?”眯眯眼忽地想到什么,看向先前和自己说话的那名部下,皱眉问道:“他们骑马过来,为何没有半点声息?”

梁术摇头道:“没有声音,突然就出现了。”但马上意识到什么,道:“校尉,他们是不是包住了马蹄子?”

眯眯眼顿时恍然大悟。

如果敌人用棉布包住骏马的四蹄,骏马在草原上奔跑起来,棉布与地面接触自然就不会发出声音。

看来对方是精心设计,就是要偷偷接近过来,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夜色之中,只见到那幽灵般的骑兵在黑暗中飞驰,虽然没有靠近过来,可就是在附近游弋,距离不近,却偏偏在弓箭的射程之内。

眯眯眼盯住那幽灵骑士,随即四周观望,竟诧异的发现,周围除了那名幽灵骑士,却再无其他人的踪迹。

难道对方只有一人?

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对方一个人就敢对自己这边下手?

他惊诧之间,又听得一声惨叫,却是那幽灵骑士再次出箭,一箭射中了一人的肩头,那人抬手惨叫一声,抓住箭杆,用力折断,但很快身体晃动,往前走出两步,随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往前栽

写作业时被顶弄 被游戏里的NPC做哭免费阅读

倒在地,身体兀自在抽动,仅仅片刻后,便不再动弹。

众人都是骇然变色。

利箭射中肩头,当然不会致命,此人的反应,明显是中毒而亡。

“是咱们的箭!”梁术冲上前去,拾起箭杆,只看了一眼,脸色骤变,回头向眯眯眼道:“校尉,是.....是咱们的箭!”

眯眯眼盯着尚在周围如同鬼魂般游弋的幽灵骑士,瞳孔收缩,喃喃道:“是秦逍,他.....一个人追上来了!”

“弟兄们,弄死他!”对方连杀两人,却是让其他人都是怒火中烧,瞧见对方只有一人,便有两名性格火爆的骑兵翻身上马,手握长弓向幽灵骑兵冲过去,随即又有三人也骑马跟上,梁术本想阻止,可是见眯眯眼并不说话,也就没有出声。

幽灵骑兵见到五骑向他冲过来,立刻兜转马头向北边而去,五骑见状,都是连连催马追赶,只是片刻间,俱都消失在夜色之中。

眯眯眼却翻身上马,向

写作业时被顶弄 被游戏里的NPC做哭免费阅读

梁术道:“咱们走!”

“去哪?”梁术一怔。

“走得越远越好。”眯眯眼握拳道:“他是来杀人的,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脑中却是闪现之前袭击营地之时,秦逍如同地狱杀神般的恐怖情景。

梁术听得眯眯眼此言,反倒有些惊讶。

眯眯眼素来高傲,总是表现出一副高手的架势,也从不曾服软,可是今晚他竟然亲口说出不是敌人对手的话来,这让梁术只觉得匪夷所思。

“其他人怎么办?”梁术向北望去,那五骑追着秦逍而去,生死未卜。

梁术摇摇头,并不多言,拍马便往东走,根本不管其他人。

梁术皱起眉头,回头见到剩下六名骑兵都是看着自己,犹豫一下,终是道:“咱们走!”翻身上马,也不犹豫,拍马随着那眯眯眼的方向追去,其他几人见状,自然也不废话,纷纷赶上。

眯眯眼这一次没有丝毫的耽搁,快马加鞭,马踏积雪,一口气跑了两三个时辰,梁术等人紧随其后,这一口气跑出了近百里地,坐骑的速度渐渐慢下来,毕竟连续几个时辰策马奔行,坐骑的体力消耗巨大,梁术等人的马速也是慢下来。

“校尉,咱们已经出了真羽草原。”梁术催马上前,到得眯眯眼边上,抬手指着前面一片黑压压的树林道:“这片树林我记得,是叱伏卢部的地盘。”

叱伏卢也是锡勒诸部之一,只是锡勒的一个小部族,依附于步六达部。

眯眯眼抬头望了一眼那片树林,这才扭头看了梁术一眼,声音竟是有些发虚:“他有没有追上来?”

梁术见得眯眯眼那双细小的眼睛里竟然显出恐惧之色,只觉得不可思议,皱眉道:“校尉,你.....你担心那人追上来?他是不是秦逍?”

“一定是他。”眯眯眼道:“他单人匹马追赶我们。”

“校尉,就算是秦逍,又能如何?”梁术皱眉道:“校尉武功了得,咱们弟兄也不是吃素的,恕我直言,之前咱们一起追拿他,定能将他碎尸万段。我们袭击营地,没能得手,他却一个人主动追上来,正式将他斩杀的大好机会,如此也能向中郎将交差.....!”话到此处,却说不下去,只因为他发现眯眯眼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就像是一个精明人怜悯地看着一个蠢货一样。

“那些传说都不是假的。”眯眯眼终于叹了口气,道:“秦逍之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略.....略知一二。”

“你可知道,京都两大帮会之一的青衣堂,就是毁在此人之手,听说当初此人单人匹马独闯青衣堂,杀的青衣堂那帮人哭爹喊娘。”眯眯眼缓缓道:“你可知道江南之乱的时候,几千叛军围困沭宁城,又是秦逍单刀匹马杀进叛军阵中,活捉了叛军的一员大将?”

梁术皱眉道:“这些夸大其词之说,校尉真的相信?”

“我之前并不相信。”眯眯眼摇头道:“甚至秦逍在京都击杀渊盖无双,我都怀疑其中有猫腻。”顿了顿,抬头看了看蒙蒙亮的天色,苦笑道:“可是我现在相信了。”

“校尉.....!”

眯眯眼道:“他年轻的外表掩饰了他的实力。你可知道,他已经是中天境了。”

“中天境?”梁术身体一震,吃惊道:“校尉,你是说,他.....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中天境。”

眯眯眼点头道:“不会有错。在营地搏杀的时候,他出手的速度和力道,我立刻就知道他已经突入了中天境,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以他的年纪,修为能够达到三品就已经了不得,我苦修了三十多年,至今还只是在三品徘徊,始终无法突破进入中天境。你梁术虽然不过三十岁,却也有二品修为,在军中自然也算是佼佼者。可是我们的实力,都比不上秦逍,你可知道,我们区区十几人,面对一名中天境,会是怎样的结果?”

梁术一脸惊骇,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正因为我看出他是中天境修为,所以立刻下令撤退。”眯眯眼苦笑道:“不但是秦逍,还有那名箭手,如果我没有看错,他很可能也是一名中天境。我们精心策划,想要出其不意偷袭,将秦逍这帮人杀个干净,可是他们中间竟然有两名中天境,这岂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如果知道他们有两名中天境,这次计划是万万不能施行的。”

“两名中天境.....!”梁术颓然道:“难怪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们能够活着离开,已经.....已经是万幸了。”

“那五名弟兄去追秦逍,不会有一人能活下来。”眯眯眼叹道:“只是为我们争取一点时间而已。我只怕秦逍不会善罢甘休,还会追过来,所以.....我们不能停下脚步,否则等待我们的只有全军覆没。”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