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可以强X女角色的游戏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小说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谢芫儿起身,看着江词时的眼神

单机可以强X女角色的游戏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小说

依旧淡然,可有什么东西,始终还是日复一日渐远了。

她道:“花枝是伴我多年的人,她不仅仅是个奴婢,还是我的家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出宫嫁你之前,我也护短得很。”

江词动了动口,想说什么,谢芫儿又道:“她也是个委屈就会哭的姑娘,你不心疼,但我心疼。何况她也不是替她自己委屈。”

她走到卧房门边,打开房门,怎料钟嬷嬷和花枝两个站在外面听得个一清二楚。

花枝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哭得像个小傻子一样。

谢芫儿抬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头也没回,对江词道:“你若心疼阿念姑娘,就把她接回府来吧,给她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也好过安顿在外面。横竖也没有几日了。”

花枝一听,一个劲地摇头,哭道:“公主,是我不对,我不该一时意气,你不要这样。你和大公子要好好的,可千万别起什么误会!”

谢芫儿笑了笑,道:“怎的就不好了。我们没有误会。”

只不过是她走不进他心里,等了这些日子,也等不到他的回应罢了。

他这人,是很过分。

有些事他不清不楚、稀里糊涂地开始,他先来惹她,惹完她以后,竟想让她也跟着不清不楚、稀里糊涂下去。

人生难得糊涂,但她发现有些事实在没办法糊涂。

既然糊涂不了,索性清醒。

江词皱眉道:“我没说要接她回来,我也不会接她回来。”他心里烦得厉害,“不就是两个姑娘吵吵嘴么,我让她们以后避免见面争执,等阿念好了就赶紧安排她走……”

谢芫儿已出门去,进了佛堂,不再听他说什么了。

江词看着空空的门边异常烦躁,又道:“女人凑在一堆怎么这么多麻烦事!”

谢芫儿打从与他成亲以来,两人从来没有过这样不欢而散的时候。

后来江词有些慌了,走出门来,看见佛堂里亮着的光,他在廊下来回踱步。天色晚了,他又去拍佛堂的门,可里面没人应门。

江词隔门道:“天晚了,该回来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是钟嬷嬷出来的,叹息一声,与江词道:“大公子,公主说今晚她宿在佛堂里,不与大公子同寝。”

江词愣道:“为什么?她在生我气?”他又对里面道,“你出来,把话说清楚。要是我惹你生气了,我与你道歉。”

说着他就想趁钟嬷嬷不备,闪身进屋门里去。

谢芫儿声音平淡传来:“你再这样,可能我真的要生气了。”

江词动作一顿,谢芫儿坐在蒲团上,仰头望着佛祖,眼角悄然红了,道:“你不用道歉,我只是觉得,近来怠于修行,身心难静,是我的过错,我想好好重新静下来罢了。”

江词妥协道:“好,好,我不打扰你。但你得要休息睡觉。”

谢芫儿道:“我知道。你回去吧。”

后来江词还是从佛堂里出去了。

花枝红肿着双眼,在佛堂给谢芫儿铺个小榻,这时钟嬷嬷从外面进来,道:“公主,大公子让奴婢传话来,他说他去书房睡,不回卧房,让公主回卧房睡。眼下这天儿寒着呢,大公子担心公主睡在佛堂会着凉。”

谢芫儿接受了江词的建议,她回卧房睡,江词也真的搬去了书房。她要是不依,可能江词也不会同意她睡在佛堂。

江词夜里难眠,出书房来看时,卧房里早已熄了灯。

后来江词索性夜里晚归,跟兄弟们在外喝酒。回来免不得要挨他爹一顿臭骂。

只是他觉得无所谓,反正早点晚点回来,都一样。

他又不用担心自己满身酒气再熏着了房里人。

江重烈神经大条,但江意早前觉出了不对劲,可一直没发现猫腻。现在她是觉得她哥哥嫂嫂越来越不对劲。

只是白天她去找谢芫儿时,谢芫儿很高兴与她相处,没有表现出半点其他的情绪。

私下里,花枝意难平地问钟嬷嬷道:“公主为什么不让跟二小姐说呢,二小姐要是知道了,定让那个阿念滚得远远的。”

钟嬷嬷叹道:“以往劝得多帮得多,恨不得替公主和大公子将以后所有的事都安排妥了。可过日子的终究是他们两人,就是咱们将所有障碍都清扫干净,两个人的心若是走不到一处去,又能如何呢?”

花枝急得眼睛都红了,道:“怎么没走到一处去,要是没有那个阿念,之前公主和大公子明明好好的!”

钟嬷嬷看她道:“走了一个阿念,还有第二个第三个阿念。真要是二小姐插手了,终究不是他们两人之间解决问题,该有的刺也始终横在那里,只会越扎越深。你知道公主要什么吗?”

花枝道:“我要是猜得透,就不来问嬷嬷了。”

钟嬷嬷道:“公主纵容那阿念,一是阿念确实影响不到她,二是她在意的只有大公子的态度而已。若要是大公子态度坚决些,又怎轮得到她惹生是非。”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