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夏侯琢看着李叱那张脸笑都透着一股坏劲儿的脸,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幼稚了。

“你早就想好了?”

夏侯琢问。

李叱笑道:“朕说过的,朕从来都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是你以为朕轻视了他们。”

夏侯琢叹道:“把西域诸国所有人都召集到庆园来,这个事一下子就好玩了起来。”

李叱笑道:“你相信我,还有更好玩的事呢。”

夏侯琢问:“有多好玩?”

李叱摇头:“不到时候不告诉你,况且好玩的事,只有到了那个关键的时候你再看,才能体会到这好玩究竟是怎么个好玩。”

夏侯琢从怀里摸索了一会儿,摸索出来几两银子递给李叱:“花点钱能让陛下提前透漏一下吗?”

李叱看着那些银子,虽只有区区几两,可是真动心啊。

他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看你......一下子就戳到了朕的软肋。”

他的手在说话的时候都已经伸出去了,可是居然硬生生的能在接过银子之前忍住了。

“不行,朕是个有原则的人。”

李叱把手收回来,背着手往前走:“朕安排这么大的场面,耗费了那么多脑力,因为区区几两银子就提前把事情泄露出去,朕觉得亏。”

夏侯琢:“臣暂时也只带了这么多,若陛下不满意的话,陛下可以先拿着这几两银子,不够的臣回头再补。”

李叱脚步一停,显然夏侯琢说回头再补这几个字,又戳到他软肋了。

他犹豫片刻后,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这也就是你......换做别人,求着朕拿这几两银子,朕看都不看一眼。”

夏侯琢连忙道:“是是是,陛下是什么人,怎会因为这区区几两银子而动心。”

李叱把银子接过来后收好,看向夏侯

一下比一下深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琢道:“这算个定钱,对不对?”

夏侯琢道:“这点银子,当然只能算是个定钱,陛下既然是设计了那么大一个局,算计到了那么大一批人,没有个几十两......”

说到这他看了看李叱的脸色,然后有改口道:“没有个几百两,当然不行。”

李叱见他从几十两改口为几百两,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夏侯琢道:“那......定钱陛下既然已经收下了,是不是可以告诉臣一些机密?”

李叱道:“这是定钱,定钱的意思是,你从朕这里预订了什么,而不是真正买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夏侯琢就知道事情要坏,心里一阵阵的后悔。

他心说夏侯琢啊夏侯琢,你难道还不知道陛下是个什么人?

李叱一本正经的说道:“朕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朕既然拿了你的定钱,就不可能不作数。”

夏侯琢松了口气。

李叱继续说道:“拿了你的定钱,就算是在朕这预订了一个名额,朕可以保证,你现在是唯一一个,预订了朕在特殊时候给你讲解名额的人。”

夏侯琢:“陛下......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叱道:“意思是,这定钱就是定钱。”

夏侯琢:“就是说,臣花点钱,提前预订了臣可以从陛下口中知道什么秘密,但不能提前知道是什么秘密?”

李叱点头:“然。”

夏侯琢:“那臣定了个屁啊。”

李叱道:“确切的说,还不如定了个屁。”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毕竟到时候,事情一有个了结,朕就会把事和你们都解释清楚了。”

夏侯琢:“所以没花钱的也能知道?”

李叱道:“当然。”

夏侯琢:“那臣花这个钱做什么......”

李叱:“是你愿意花的啊,又不是朕主动找你要的,这样吧,朕在该解释的时候,让你站的离朕近一

一下比一下深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些。”

夏侯琢:“就算没有这个钱,按照臣的官职品级,臣大概也是离陛下最近的那个了。”

李叱:“那不一样,花点钱不是心里踏实么。”

夏侯琢:“......”

两个人一路闲聊着到了庆园门口,听闻大宁皇帝陛下到了,所有人都在庆园门外迎接。

一看到陛下的御辇停下来,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不管是宁臣还是西域诸国的使者,哗啦啦的跪了一大片。

李叱迈步从御辇上下来,笑呵呵的示意他们全都起身。

夏侯琢是和李叱同乘御辇而来,所以夏侯琢这身份地位,就算不熟悉他和陛下关系的人,也是能一眼看出来。

禁军已经在庆园外边完成了布防,庆园周边的几条街,都布置了大量兵力。

按照这个防卫级别,别说是一个剑门的大剑师,就算是来三个大剑师,怕是连禁军布置的外线防御都攻不破。

人群之中,迦楼国的特使沐言沐笛脸色有些复杂。

他是最没有想到大宁的皇帝陛下,居然会把各国使臣全都召集到庆园来的人。

毕竟之前大宁朝廷的人,不管是那个礼部尚书归元术,还是宁国的宰相徐绩,都信誓旦旦的和他说,迦楼国在长安城里所得的待遇,一定远超西域其他诸国。

他原本以为这就是大宁皇帝陛下来和他见面的事,结果所有人都来了,哪还有什么特殊待遇。

可是他又不能说出些什么,只能是被动的接受宁国安排。

然而,沐言沐笛却没有一丁点的不开心,甚至心中还有几分窃喜。

他当然很清楚大宁皇帝陛下来庆园会有危险,而这个危险,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大宁皇帝陛下死不死的没人可以确定,但只要刺杀的事一出,他一定死这事谁都可以确定。

庆园的外园本来向所有百姓开放,但今日这般重要的场合,外园也提前封禁了。

陛下授意安排的宴席,也是在外园中,外园更大,景色更好,也就显得更隆重些。

此时正是好时节,庆园里边的风景如画,随处可见花团锦簇,也随处可见绿玉葱葱。

礼部的人早已布置好了场地,一共摆下来一百二十张桌子。

陛下的所在的位置在最里边,按照规格,只有迦楼国的亲王沐言沐笛,和小月狮国的亲王冬潜渊有资格和陛下同坐,其他西域使臣,只能坐在远一些的地方,而随行来的西域诸国商人,当然是坐个更远。

坐在最外边那桌子周围的人,看大宁皇帝陛下都看不清,得伸着脖子看。

所以随行而来的甘洛等人,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以他们的地位,只能坐在最外围,距离宁帝太远,从他们这往宁帝的位置冲,还没到半路,就能被大内侍卫和禁军用连弩射成刺猬。

“你随我来。”

满来亚曼忽然回身,压低声音对甘洛交代了一声。

甘洛立刻上前一步,和满来亚曼并肩而行。

满来亚曼低声交代道:“一会儿你就坐在我身边,宁人若问你身份,我会和他们解释,给你找个理由在距离近一些的地方坐着。”

甘洛松了口气。

他的中原话说的不大好,这本身就算是个破绽,可有满来亚曼给他打掩护就好的多了。

满来亚曼是小月狮国的国师,虽然不能和宁帝坐在一桌,他的位子,也是距离宁帝最近的地方了。

“不过......”

满来亚曼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若动手,你最好连我也一起伤了,不然的话,我也会被你连累。”

甘洛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我明白。”

满来亚曼叹了口气道:“这次若真的能杀了宁帝,小月狮国能不能逃过此劫,就看黑武帝国是不是说话算话了。”

甘洛道:“你大可放心。”

话虽然这样说,可甘洛很清楚,黑武帝国的汗皇陛下,怎么可能会把这些西域人放在心上。

宁国出兵去攻打西域,才是汗皇陛下最想看到的局面。

宁国新立,江山未稳,又不得不和整个西域开战,对于消耗宁国实力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局面吗?

宁帝一死,宁国必然大乱,宁军又不得不为宁帝报仇,战事一起,中原很快就会再一次陷入内忧外患之局。

到时候,那些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们,没了宁帝的制约,谁不想从这中原江山中分一杯羹?

看看楚国时候的那些节度使就知道了,一旦中原大乱,最先站出来的一定就是这些手握兵权的人。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李叱已经走到了最里边那张桌子旁边。

夏侯琢站在李叱一侧,宁国的宰相徐绩站在李叱的另外一侧。

稍微远一些的宁国重臣有礼部尚书归元术,礼部侍郎贾阮,毕竟今天这宴席是由他们主持。

除了礼部官员之外,还有几位宁国的重臣,能坐在这桌的西域人只有两个。

当冬潜渊和沐言沐笛对视一眼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是浓浓的厌恶和鄙夷。

迦楼国现在风头正劲,而小月狮国是唯一能与其抗衡的国家。

所以这两个人见了对方,那种互相厌恶的态度,根本就没怎么掩饰。

“都坐吧。”

李叱笑着往下压了压双手。

大宁皇帝陛下发话,所有人全都按照座位安排坐了下来。

甘洛借着满来亚曼的身份,得以在距离宁帝最近的桌子旁边坐下。

他还特意选了一个能正对着李叱的位置,可以看到李叱的一言一行。

这个距离,甘洛计算了一下,以他的实力,连一息都不用就能到李叱面前。

......

......

【纵横正在进行年终盘点,每人每天有一张免费票,大家可以投给最佳作者那个选项,谢谢大家,最近各行各业都不是很好,大家尽量不要花钱给我打赏来**,快过年了,留着银子给小孩子包红包更好啊。】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