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了太深了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哎,你们快来看呀,这里好像有一具尸体!”

二蛋原本是提着裤子去一

够…够了太深了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棵烧焦的大树后面撒尿,结果尿还没撒呢,就提着裤子跑了回来。

听说有尸体,我们连忙赶了过去。

只见大树后面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浑身上下沾满尘土和烟灰,但是并没有烧伤的痕迹。

我蹲下来,把这人给翻个面。

我和周小强同时“咦”了一声,这个人我们不仅认识,而且非常熟悉,虽然他的那张脸,黑得就跟抹了锅底灰一样,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他的模样,他是我在四合院里为数不多的好朋友,青龙组的陈安。

之前紫禁城发生危机的时候,我还和陈安一起并肩作战,算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友。

自从我离开京城以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却没有想到,再次见到陈安,竟然是在云南的大山里面。

“看来青龙组的人早已经到了!”周小强说。

我伸手探了探陈安的鼻息,对周小强说:“师父,他还有气,没有死!”

周小强点点头,吩咐我说:“把他拉到凉快一些的地方去,可能是温度太高,过度劳累,而导致的虚脱晕厥!”

我背起陈安,将他背到旁边,让二蛋拧开一瓶矿泉水,淋在陈安脸上。

一瓶矿泉水淋下去,陈安都没有睁开眼睛,我又拿出卫生纸,给他擦了擦脸,擦掉脸上的“烟熏妆”,露出白皙的脸庞。

黄小乔说:“哟,这个小哥哥长得还挺眉清目秀的!”

陈安的长相确实比较清秀,属于那种文质彬彬的男孩。

二蛋解开裤头:“这都没有醒,看来只有用我的法宝了,童子尿!”

我赶紧抓住二蛋的裤头:“你干嘛?”

二蛋说:“用我的童子尿,呲他一下,他就醒了!”

“去你的!信不信我卸了你的蛋蛋!”陈安突然睁开眼睛,一向文质彬彬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感觉特别好笑。

看见陈安醒了,我顿时松了口气,二蛋在旁边骄傲地说:“师兄,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看,这都还没呲呢,他就已经醒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搭理二蛋,重新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陈安:“你怎么晕倒在这里?其他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

陈安接过矿泉水,咕咚咚一口气灌了下去,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他说:“我们几个师兄弟,跟着师父一起进来的,然后……我们碰上了旱魃……”

“你们碰上了旱魃?”周小强激动地问。

“是的!”陈安点点头:“不仅碰上了旱魃,还跟旱魃激战了一场,那旱魃很厉害,我们降伏不了,师兄弟们全都打散了!旱魃往大山深处跑,师父撇下我们,自己去追!我担心师父一个人应付不了,所以我就去追师父,结果追着追着,追到这里,我突然就晕倒了!”

我说:“幸好我们来了,要不然,你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谢谢小天!谢谢周师叔!”陈安冲我们抱拳道谢。

二蛋说:“口头道谢就没了吗?”

陈安笑了笑:“有!回头解决了旱魃,我请你们到京城吃涮羊肉!”

“你说的啊,不许赖账啊!对了,京城那么远,机票你也要包了哈!

够…够了太深了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二蛋笑嘻嘻地说。

陈安是个老实人,被二蛋两句话就给弄迷糊了,无论二蛋说什么,他都点头说好。

周小强问陈安:“你知道你师父是往哪个方向追去了吗?”

陈安想了想,伸手指着前方说:“我记得是往南面去了,我一直都沿着南面追的!”

周小强点点头:“你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们抓紧上路,我怕你师父一个人面对旱魃,会有危险!”

“好的,周师叔,我没事了,现在就出发吧!”陈安咬咬牙关,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

周小强大手一挥:“出发!”

我们朝着南面,继续往前追,日夜兼程,在火海里穿梭了一天一夜,其中艰辛自不用提。

幸好我们个个都非普通人,普通人的身体,恐怕早已经撑不下去了。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们已经穿过火海,来到一个山谷口,火龙还没有爬行到这里,所以这里还得以保存着原始风貌,高大茂盛的灌木丛,以及参天古木,各种野花野草散落其中,落英缤纷,色彩斑斓。

“哇哦,你们看这棵树,至少上千年的历史了吧!”二蛋站在一棵大树下面,抚摸着粗壮的树干,一脸惊叹。

我们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真的是高耸入云,如同一把巨伞插在山谷口,上面的伞盖打开,枝繁叶茂,遮天蔽日。

这棵大树像是这里的树王,傲视群雄,而周围的那些树木,很多都是从大树干上分枝出去的。

那些分出去的树枝都长成了大树,可见这棵树王的年纪。

它就像一个老祖宗,在这里开花散叶,而周围的那些树木,全都是它的子子孙孙。

无数的藤条根须,如同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粗壮的树根相互交织成一张大网,覆盖了方圆数里的地面。

我们回头眺望那条日夜逼近的火龙,心里都为这棵树王捏了把冷汗,我们都不希望看见,这样一棵千年古树,最后落得葬身火海的悲惨命运。

周小强握了握拳头,一脸严肃地说:“我们一定要赶在山火抵挡这里之前,干掉旱魃,这样才能拯救这棵树王!”

我们神色坚定地点点头,心中生出一种使命感。

黄小乔走过来,对我们说:“刚才我在山谷口走了一圈,发现有一些烧焦的草木,并且地上还有火焰状的脚印,我怀疑是旱魃留下的!”

“带我们过去看看!”周小强说。

黄小乔带着我们来到山谷口,只见谷口的草地上,果然清晰可见一串串脚印,脚印落下的地方,地上的草就被烧焦了,留下光秃秃的一块,而脚印朝向的方向,正是山谷里面。

这种带火的脚印除了旱魃,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留下?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