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工具人!

是很憋屈的!

尤其内心来讲,不想听话,却不得不那么做,就好难受。纭悠悠像是卡住了,有点拧巴。她发现,小系统监视,便是想离开,也走不掉。

妾妃?

哈!重生一世,她还要如此倒霉?辗转反侧,咋办呀。绞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尽脑汁,左思右想,也没个主意。

‘系统,放过我好不好?我到底,错在哪啦。就算死,也让我死个明白。’纭悠悠终于忍不住,问道。

‘~~,老天给你机会重生,是希望你,过得更好。而不是,逆天改命。就你这点能耐,也想跟命运作对,还不是自寻死路。他是天选者。有职责的。你就是觉的自己重生,有先知,膨胀了,飘飘然。我是上天创造,规范你的行为,使你改正错误。’小系统道。

‘凭什么他是天选择,我不可以吗?’纭悠悠咬牙。

‘没有至尊至贵命格!’小系统干巴巴。

纭悠悠:‘那我该咋办?你给我指条明路。’

‘跟高贵妃学学,老老实实,抱紧大腿,当个妾妃,不好吗?有系统辅助,细细的讨好,争来他的宠爱,便可借着气运,乘风而起。

实力突破快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若磨磨蹭蹭,想不明白。

修为提升的慢,没有跟上他的步伐,失去工具人作用,你以为,还会受宠?’小系统教训道。

‘~~~’纭悠悠,满脸通红。

她道:‘妾妃?我现在,已是皇后。’

‘你以为,他看不出,你的心思和古怪。太天真,太幼稚,只是人家没说而已。而今,是工具人,有点用处,才留着你的皇后之位,等哪天,时机成熟,还会有皇后之位?’小系统无情道。

‘他知道?’纭悠悠无语。

帝王无心,城府太深了吧。

深不可测呀,简直可怕。

她斗不过,这样不行。

魂不守舍,想好几天。

终于决定主动出击。

“陛下。”她说道。

“想说什么,何需吞吞吐吐?”段风挑眉。

“臣妾错了,那次跌落山谷,臣妾后来去找你,在你昏迷的时候发现丹仙传承,私心想着,偷偷拿了,谁也不知道。”纭悠悠承认错误。

“现在怎么说了?”段风问。

纭悠悠:“陛下明察秋毫,早晚会知道,臣妾内心煎熬,再不说怕~~~。臣妾真的只是一念之差,还请陛下原谅。”

说完,她一副认错悔过态度。

匍匐跪撅,趴在段风脚边。

“那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下不为例。”段风笑道。

伸手顺着她的背脊,向下而去,落在小蛮腰以下。

捏了一把。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等回宫,再赏你板子。”他道。

“是!”纭悠悠脸在烧。

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宠物。

小猫小狗似的。

毫无尊严。

然而,~~~。

能咋办?

翌日。

段风取出一瓶灵丹,恩赐道:“这丹药,固本培元,吃了对你的修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谢陛下。”纭悠悠忙道。

旅途劳累,有这么个没人。

不觉辛苦。

杀———!

金戈铁马。

气吞山河。

段风有主角气运,只要不被掠夺,压住阴谋者,他的气运,渐渐抬头。做事情,顺风顺水,好运连连。有他提拔擢升的将军,兵卒,侍卫,修为进步也很快。训练为真正的虎狼之师,熟谙兵战。蜕凡境,被纭悠悠斩杀,枭首示众,这对敌军,是一个打击,而且,久攻不下,损兵折将,早就没信心啦。不出半年,就让段风‘击溃’。

彼此双方,议和,求饶。

甚至,有的人国。

派公主来和亲。

“如此知趣,朕给你们这个机会。”段风笑道。

“诺!”

众人国。

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

好难得呀。

这边解决掉,段风继续赶路,去另外一个方向,四面楚歌,刚解决两处。

不过,他连战连捷,这种消息,已是传了出去。没等他大军抵达呢,那几个余下的人国,便果断认怂。

选择议和。

贡献黄金美女,珠宝灵石,粮草辎重什么的。总之,段风有大军震慑,狮子大开口。每个人国,割让十座城,献上无数好东西,特别肉痛。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姓纷纷敬畏。

他们可算知道,皇帝的厉害啦。

沿途,有委屈的,也来告状。

段风就调查,解决这些事。

自是感恩戴德。

安排好驻守。

再次出发。

最后一处。

‘~~’人国。

这对帝后,太凶残。

他们,也害怕啦。

结果是一样的。

很顺利呀。

但,成功之路,总要有点波折。突然有一天,兵卒来报:“陛下,丞相在都城,结。党。营。私,乘虚篡权,击杀御林军统领,让自己的门客接管,攻击皇宫。幸而王翦带领两万侍卫,死守四门,暂未有事。但,丞相有五万御林军,还在从别处,调集大军,而且,掐断了我军粮草供应。”

“陛下,这如何是好?”众将士。

“无妨,区区贼子而已。既然出来一趟,先去对付藩王。至于粮草军资,人国供奉赔偿的,足够用很长时间。”段风道。

“是!”众将应诺。

只要他不惊慌失措。

大家就安心。

泰山崩!

不变色!

对于丞相,段风不做理会,解决了四面人国,反戈一击,开始配合上将军,攻打藩王。他不是去应对,麒麟王主力,而是敲边鼓,攻击密谋勾结,给麒麟王支持的藩王,先皇离去,留下好几个皇子。

裂土封王!

兵多将广!

然而,~~。

段风现在是皇帝,他们很容易,就被扣上,乱臣贼子的名号。支持他们的人,很少。

“你只不过是一个废物,靠女人的小白脸,凭什么,你能当皇帝,我也能。给我杀!”这位皇兄面目扭曲,嫉妒而狰狞。

“这个,你应该问父皇。朕这个皇位,可不是抢来的,是父皇,亲手安排,传来的。名正言顺。”段风只是道。

“他也老糊涂啦。我就是不服。”皇兄怒道。

“那便战一场,你若胜,让你当皇帝。”段风。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怕你不成。”皇兄一声大吼。

破釜沉舟。大战,再次开启啦。

血流漂杵!

白骨垒叠!

江山如画!

皇兄不敌,自刎而死。

也算是,保留了皇族尊严。

“休整兵器,接管封底城池,再去下一处。”段风淡淡道。

“是!”侍卫应诺。

只是修整几天,便迅速开拔。

皇帝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早就有了威名呀。

几个月中。

除了麒麟王,还跟上将军对峙。

杀疯了。

红着眼。

另外几个藩王,已是战败。

这个时候,才班师回朝。

‘~~’上将军。

咋就,回去了捏。

不是该和我,前后夹击吗?话说,这位麒麟王,真的是不好对付呀。

而且,修为也挺强。

上将军,多少有点挠头。

他的实力,若恢复就好啦。

只是,需要很多时间。

他跟麒麟王,血拼消耗。

轰隆!

刚抵都城,就见十几个黑袍人,屹立虚空,脚下踩着奇异光芒的图文,口念咒语,调动魔法元素,轰击皇宫。但,皇宫有段风临走前,布置的阵法。形成防护罩,保护起来。这是魔法和修真碰撞。

完全不同的体系。

各有玄妙之处。

肯定是王翦、、等人,挡不住啦,所以,阵法才会启动,但,皇宫内,粮食不多。

想必,快坚持不住啦。

“陛下,丞相已经从各方,调集五十万大军,加上御林军,他私下豢养的刺客。约有六十万大军。除了皇宫,都城之地,已是固若金汤。”斥候急报。

“那些,是什么人?”纭悠悠皱眉,面露惊色。

“魔法师。他们每一个,都相当于蜕凡境巅峰,领头的那个,更是参星境。”段风道。

“我打不过。”纭悠悠。

段风:“不必担心!”

没什么可说的,吃饱喝足。

列阵攻击。

段风这边是最精良的铁甲方阵,士气正旺,威力巨大。

‘小儿!这是你自找的,是你自己要御驾亲征,让都城空虚,哈哈哈。’丞相站在城墙,穿盔甲,大笑道。

不无得意。

信心十足。

他可是,召唤了十几个,堪比蜕凡境圆满的魔法师,剑士,以及,一名参星境高手。大军在手,何有不胜之理?区区人国,没什么高手。

参星境!

在一般的宗门,也是长老级别。

错非大宗们,参星境才多。

本可为盗。

奈何做贼。

蝇营狗苟图谋,是不够强,无奈之下的办法,他现在,实力强,自然要出手。

豪夺天下。

以此为踏板,进阶更强,进到更强平台。

他这个想法也没错。就是,错估了段风的实力,他以为,战胜几个人国,没啥大不了,而且,是凭着纭悠悠。毕竟,那些人国蜕凡境,多为初期、中期,纭悠悠是圆满,更出身宗门,对上几个野路子,简单。可是,他是召唤了异界魔法师,蜕凡圆满的魔法师,剑士,就十几个。还有参星境掠阵。

根本就没把段风,放在眼中。

“黄口小儿!还不投降?哈哈哈!”丞相大笑道。

“你们,要能打过朕才行。”段风不以为然。

“抓了他。”丞相命令。

“是!”无不应声。

调转方向。魔法师念动咒语,挥着法杖,挥出五光十色,绚彩华丽的魔法远程攻击,而剑士,则是举起宽阔大剑,朝段风杀来,蜕凡境,有万夫莫挡之勇。他们这招,几乎有能力,把蜕凡境圆满,轰成渣渣。百万甲士,也很担心,纭悠悠皱眉,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便是小系统,会惩罚,掉落修为,她也不能上去挡刀哇。

然而,~~。

“就这儿?差了点。”段风嗤笑。

呲吟!

剑铮铮而鸣,他出手了,只是一剑,划出一条河,横在天空,涵盖苍穹。带着一股,大破碎的浩瀚之力,朝剑士、魔法师,斩杀而上。

一大堆蜕凡境,来不及反应,就化为齑粉。

绵绵不断,剑河余力不减,直扑丞相而去。

“这,不可能吧。”丞相目瞪口呆。

“放肆!”参星境魔法师怒道。

取出一张魔法卷轴,撕裂开来。

啵!防护罩刚形成,就被剑河波及,崩裂开来,这尊参星境,根本来不及念咒语,催动魔法。只得取出魔法卷轴,连连催动,希望抵挡一二。但,等他魔法卷轴,用完,剑气也切入他的身体,血流成河,大卸八块。

“你,你~~。”

参星境,就死啦。

仅仅是,用一招。

好厉害呀。

皇帝。

这是小白脸儿?

“丞相,还有什么手段?”段风笑道。

‘~~~’丞相坐蜡。

目前,参星境,魔法师。

是他能召唤的最强者。

而且,召唤后,还要冷却两三个月,才能进行下次召唤,也就是说,暂时召唤不来。

他没吭声。

“没有?那就攻城吧。”段风笑道。

“是!”众将兴奋道。

连忙指挥大军,攻城。

杀——!

冲城云梯!

投石器械!

弓弩皆备!

丞相大军闻风丧胆,他原本,就是文臣,不是很擅长,带兵打仗呀。而且,段风斩杀参星境,威力无比,根本就打不过,那些守城兵卒,从各地调来,其实,都是段风挑剩下的,没有和边关人国,真刀真枪拼杀,勇气不足。再有得到信号,王翦率领侍卫,自宫内杀出,里应外合,打开城门。段风大军,便是长驱直入。没啥阻碍。

很容易。

就这么简单。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瑟瑟发抖叩拜。

“陛下,丞相居心叵测,犯上作乱,应诛九族,男子车裂,女眷贬为奴仆。”

“说的没错,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只是家人被抓,受其胁迫,彩虚与委蛇。”

“还请陛下恕罪。”

这帮墙头草,赶紧道。

好像自己,对么冤枉。

但,这也很正常。

凭啥,为你死?

“丞相,你有话说吗?”段风问。

丞相爆发超强求生欲:“陛下,臣知罪。但,臣愿意将功补过,臣无意中,偶获机缘,能沟通异时空位面,召唤魔法强者,臣的门客,便是由此而来。求陛下饶恕臣的家人,留我一命,臣可以召唤异界强者,为我人国,征战!为陛下所用!”

“这样也好。但,你的罪名很大,削职撸爵,打入仙牢。对了,朕准备,打造一座仙狱。专门关押,丞相这类人。有罪,却还能为朕所用。丞相余生,就好好在仙狱之中,改过悔罪吧。至于你的家人,圈禁起来,永不录用。等你什么时候,给朕立下足够功劳。朕会考虑,放你家人。”段风无情道。

“臣谢主隆恩。”丞相磕头道。

他还能咋办?硬抗,没好处的。

跟丞相谈完了,翌日,朝堂。

段风就一道圣旨,主要内容是,丞相及其党羽,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乃是死罪,应诛九族。但,考虑到丞相三朝老臣,而且,曾经有功于先皇、、云云。便饶其不死,家人圈禁,准许戴罪立功。

“陛下仁慈!”大臣们。

没了丞相党羽,上将军征战在外。段风开始在朝堂,说话啦,那些他安排的,有才华,却被丞相、上将军、、等人,压制的年轻官员。

一个个安排。

提拔起来。

有功大将,更是封赏。

旋踵间,翻云覆雨。

掌握人国,就真么简单。

“陛下,你可回来了,臣妾担心你呢。”高晞月连忙过来,献殷勤,打扮美美哒。

段风:“很好,已经蜕凡后期了。朕给你爹丹药,还够吗?”

“还有一点点。”高晞月小声道。

“这几瓶,赏你的。”段风道。

出去一趟,收获不少好东西呀。

出手阔绰,挥金如土。

这感觉,爽哉!

哈哈!

“谢陛下。”

高晞月忙道。

翌日。

段风又下旨,废掉皇后尊位,贬为贵妃,跟高晞月,相同分位,高晞月呢,还实际掌握后宫,代行皇后的权力。也比纭悠悠多受宠,自是高了一头。

那宫廷之间,势利眼多。

纭悠悠搬出未央宫。

就不受待见。

奚落!

嘲讽!

嗤笑!

恶意满满。

‘~~~’

纭悠悠被孤立。

好委屈呀。

但是,~~。

没办法。

‘系统,我该怎么办?’她们。

小系统:“争宠呗,作为一名合格的妾妃,胜不骄,败不馁,努力争宠。皇帝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好。我原本就是辅助妾妃的‘宫斗系统’!”

‘怎么辅助?’纭悠悠问。

‘你好好表现,攒够积分,就可以兑换道具,魅力光环,提升魅力呀。肌肤胜雪!妙语连珠!体态婀娜!能歌善舞!、、这些技能购买掌握,还不受宠,那你也是废材。我要考虑重新换一个宿主啦。’小系统。

‘~~~,换宿主。’纭悠悠一喜。

小系统:‘没用的宿主,要抹杀。’

‘~~~!’纭悠悠。

没吭声啦,自闭。

于是,这位蜕凡境美女,与六宫嫔妃一样,投入宫。斗。之间,谄谀献媚,奴颜卑膝,细细的巴结,小心讨好,侍寝的时候,用尽手段。就为了让段风满意,脸面、尊严,矜持,统统抛弃。宫廷之争,虽无刀光剑影,可也是如履薄冰,你死我活。不管用啥手段,哪怕下作、卑劣,不要脸,可只要你得宠,就要风的风,要雨得雨。

四方的天,四方的地,四方的宫墙。女人之间勾心斗角,也是江湖。

纭悠悠。

终究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有时候想想,刚重生时候,自己那些梦想呀,志向啦,什么的,实是可笑。

连这四方的天。

也出不去。

何谈别的?

关键是,~~~。

争宠吧,她还争不过高晞月,这是最气人的。没了皇后身份,高晞月协理六宫,修为现在,也不比她差太多,太监、宫女,奴婢,听她的。寸步难行好不啦,虽是平级的贵妃,然而,在高晞月面前,总是低了一头。伏低做小,战战兢兢。想讨好段风吧,段风摆明了,更喜欢高晞月。纭悠悠憋屈的很,那能咋办?还得活着呀。

宫。斗。之中,迷失了自我。

曾经,她还嘲讽高晞月,看不上这种,以美侍君王的女人,现在嘛。

高晞月就踩在她头顶。

稍微抓住错处。

也要受责。

罚跪!

掌嘴!

拶指!

板子!

夹棍!

应有尽有,她是蜕凡境,打不坏,却不代表,不知道疼,不知道羞。不要脸面。

然而,~~。

宫。斗,败者,就没的脸面。

每次受罚,都当着六宫嫔妃的面儿,狠狠整治,毫不留情的,段风也不给她撑腰。挨板子,就撅春凳,左扭右摆,哭着哀鸣告饶:‘臣妾不干啦,娘娘开恩。’、‘饶了这回吧,呀,疼哇。’、‘臣妾知错了,好疼,疼死我啦。’、‘求娘娘,别打臣妾板子,实在挨不住啦!哇哇。’、‘饶命,打杀臣妾了。’、‘臣妾疼的死去活来,记着教训,再也不敢违反宫规啦。’、‘求求你,饶了我吧,再打真的会死。’

高晞月,就高高在上。

面无表情。

完全是,~~。

胜利者嘛。

‘~~’

嫔妃们。

这位主儿,他们惹不起。

段风对这些事,不过问。

几个月后,仙狱修好,段风亲手,布置阵法,逃不出去,丞相要体现价值。连忙召唤了一波,实力强横者,正好,这个时候,麒麟王,上将军,修为提升很快。

丞相召唤的十几个魔法师,剑士。

立在仙狱之外。

一个参星境。

剩下,蜕凡。

“主公!”这些异界来客。

单膝跪地,面朝丞相叫道。

“说说吧。”段风淡淡道。

丞相:“我召唤你们来,就是让你们,为陛下效力,为人国征战,扫平逆臣贼子。不用管我,我在仙狱之中,是因为做错了事,该受惩罚。你们一切听陛下吩咐,你们立功,就是为我,将功折罪~~~~”

“是!”魔法师们。

冥冥之中,被召唤。

要听丞相的命令。

“你们先下去吧,过些天,朕会成立魔法学院,让你们,交手弟子。有什么命令,会吩咐的。”段风道。

“是!”恭敬应声。

“达成何种条件,才能召唤实力更高的人?”段风问。

“蜕凡境修为!能召唤一个参星境,诸多蜕凡。等我灿星境界,就能召唤更强者。”丞相目光闪烁。

“没问题,朕会培养你,助你提升修为。”段风点头。

“谢陛下!”丞相叩首。

段风转身,便是走了出去。

仙狱阴暗角落,丞相抬眸。

目中,充满了阴骘。

狰狞无比。

老而不死是为贼!

“这只是暂时的而已,你还是太嫩,被眼前的利益所动,没有斩草除根。我一定会,打败你。”丞相嘀咕。

他在等,等自己修为强大,再逃出去。

自成一脉。

魔法召唤师。

到时候,~~。

然而,他永远不明白,自己将面对什么。段风就是要,养着这头猛虎。驱虎吞狼。高晞月如是,纭悠悠一样,丞相、上将军,也不例外。

段风给与魔法师,一定的身份地位。

修建魔法学院。

自己培养魔法学徒。

丞相在手,这些异界来客,只能倾囊相授,好好教。既然两个位面,能链接起来,证明魔法元素,已经渗透,这个时机的人,也可以修炼魔法。

杀——!

上将军那边,还和麒麟王大战。

损兵折将。

似乎,这头麒麟王,底蕴更强。

修为,居然提前一步。

突破到参星境。

“陛下,上将军练练战败,丢失十几座城池,发书祈援。主要原因,是麒麟王,突破参星境。”大臣禀报。

段风:“让魔法学院的院长,带领魔法师,前去相助。”

“诺!”大臣们。

而后,别无选择。

魔法师出面啦。

‘~~~’麒麟王。

上将军:‘~~~’

这皇帝,还真有招。

麒麟王,是很凶悍。

但,魔法师也不弱。

还有各种魔法卷轴啥的,以及法阵配合,双方是旗鼓相当,战况焦灼,趁着这个机会,上将军终于把修为,赶上来啦,突破参星境。

眼瞅着,自己这边,损兵折将。

势力越来越弱。

他不能忍。

只想早点结束此战。

连忙出手,配合魔法师,把麒麟王,狠狠揍了一顿,打伤以后,逃啦。

“老匹夫,你们等着,本王还会回来报仇的。”麒麟王怒吼。

‘~~~’上将军。

魔法师:‘~~~’

虽说胜利,可没有喜悦。

麒麟王封底很大,损失惨重的上将军,已是无力接受,恰在这时,皇帝发来圣旨,命令大军,班师回朝。而上将军封底,那些城池,自有人接管。

你打赢此役。

我摘桃子。

没错。

就这么狠!

皇权至上!

“此子,城府太深,胸有山川之险。老夫中了他的奸计。”上将军这会儿子,当然明白,段风的险恶用心。

可惜,为时已晚。

皇帝是利用时局各个击破。

丞相府!

连根拔起,沦为阶下囚。

将军府!

削弱无数,再也不能嚣张。

除非,恢复巅峰修为。

没错,他要蛰伏。

苦练修为。

等实力更强,在做谋划。

相信,凭着前世在修真界的道行、底蕴,修炼经验,突飞猛进不在话下。

只是,皇帝的修为,他摸不透。

心头总又忐忑。

能驱使参星境,也能打败参星境,那就是,现在比他强,肯定是,获取什么机缘啦。他要低调点,回去后,受了封赏,便借口自己年迈,称病在家。推荐自己的长子,投入军中,他收下将领,表面上,还是臣服朝廷。而实际,却通过诸多渠道,搜集灵药,炼制灵丹什么的,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修为。效果,还是有的,毕竟,从修真界夺舍而来,前世修真记忆,是一笔宝贵财富。上将军苦修。段风也不戳穿。

大权在握!

他就开始整饬朝纲,延揽人才,帝王心术,运用的很熟练,一年半载,就把人国,大小要务,铺排妥当。

治。国。平天下!

无非知人善用。

兴水利。

修都城。

广积粮。

在这位年轻皇帝,一系列手段之下,人国昌盛。国富民丰。安居乐业。

段风在这个时候,决定祭天。

礼仪繁琐、复杂。

登临高台。

“浩浩上苍。冥冥大地。吾心惶。恐。伏唯告之。今我人国,甲兵强盛,高手如云,人国不足以承继,特立皇朝!大宇皇朝!立,朕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段风大声宣告。

是《铸天庭》秘法。

气运,滚滚自来。

云海聚散之间,气运真龙,诞生出来,滚滚气运,加持而下,每个文臣武将,隐约之间,都感受到了好处。似乎,修行更畅通了点。

昂——!

阵阵龙吟,迭声高昂,嘹亮苍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臣们。

‘~~~’丞相。

上将军:‘~~~’

‘~~~’纭悠悠。

这是什么东西呀。

没见过。

但,肯定有好处。

纭悠悠就想,这位帝王,究竟还有什么手段?难不成,前世自己所知,仅仅冰山一角。想到这儿,不由心凉,凭她一个区区重生者,是斗不过他的。

丞相!

上将军!

麒麟王!

这些人的下场,她可看见了。

嘶!

大宇皇朝!

矗立。

大家都很开心,正欢庆呢。却在这时,太上皇回来了,原来,他外出,寻求机缘,竟是成功突破,修为参星境。见着大宇皇朝,皇宫上方,云海之间,旗云磅礴,神龙巍峨,雄壮八荒。太上皇眼中,闪过一抹嫉妒。

“吾儿!”他勉强慈祥。

“太上皇!”文武百官。

“既然回来了,就去行宫住下,安心荣养。”段风淡淡道。

丝毫没有别的情绪。

没有高兴。

没有不悦。

完全琢磨不透。

“好!”

太上皇笑的勉强。

垂帘听政之话。

说不出口。

更别提,让段风退位啦。

其实,他也是欺软怕硬。

原主退一步,他就迈一步。

得寸进尺。

段风现在无懈可击,他是一点招没有,他可不认为,自己突破了参星境,就能战胜段风。

前世,他也见到了这个儿子的威风和手段。重生而回,突破参星境,本想压制他。

没想到,晚了一步。

没有撕破脸。

先在行功。

这幅等待。

必有机会。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