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跟冤句县的上师们交代完给降妖除魔军补充粮食、清水,以及接下来撤离此地与队伍一起退到汴州的事,刘晃来到一旁的萧不语身后。

“大上师,队伍里出了些事情。”

队伍行进过程中,萧不语保持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风范,不知道在何处游弋,难觅踪影,刘晃几乎没看到过他,这下一发现对方在附近,连忙赶过来禀报一件要事。

“何事?”

萧不语好似在专心瞻仰冤句县这座神教福地,对刘晃郑重其事的禀报不甚在意。

刘晃忌惮重重地道:“魏安之与方鸣两人,拾掇一群上师弟子,搞出了一个什么白衣派,这一路来一直在队伍中宣扬他们的宗义,公然拉拢教众与战士加入他们,毫无避讳之意。

“让人惊讶的是,他们居然取得了非同凡响的效果,大部分战士与不少教众都认可他们,现在已有两三千人加入他们!仆下预计,等队伍回到汴州,只怕整个队伍都要叫白衣派了!”

萧不语保持着瞻仰县城的姿态,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未作置评。

刘晃心中咯噔一声:萧不语的反应与他预料的完全不同!

他连忙收敛自己的忌惮之意,以尽量客观公正的口吻道:“大军新败,神教遭受挫折,正是人心惶惶之际,大上师,我们要不要阻止他们?”

萧不语淡淡反问:“你之前为何没有阻止?”

刘晃:“......”

他腹诽道:我为何没有阻止?还不是因为大上师你没有阻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虽然身形飘忽,好像距离队伍很远,实际上一直监控着整支队伍,对白衣派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

你没有阻止他们,我怎么敢擅自行动?

刘晃谦卑地问道:“大上师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放任他们不管?”

萧不语不动声色地道:“队伍刚从济阴城撤出之际,人心惶惶上下不安,包括江湖修行者在内,许多战士都有抓住机会出逃之意。

“这样人心丧乱、一盘散沙的队伍,就算被我们强压着带回汴州,往后也是毫无用处,稍有机会就会全是逃兵,倘若到了战场,那便是神教的灾难。

“但是这一路来,随

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着白衣派宣扬他们的宗义,劝说战士加入他们,想要出逃的战士越来越少,队伍里潜藏的隐患正在降低,军心士气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收拢。

“队伍进入汴州时大伙儿都会成为白衣派的人?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这支队伍就会从一盘散沙重新聚集在一起,哪怕成不了堡垒,也能成为一个整体。”

刘晃没想到萧不语把问题看得这么清楚明白,讶异之余细细一想,不能不敬佩对方眼光毒辣。

队伍现在的确是需要白衣派来收拢人心。

“大上师的意思是,等队伍进入了汴州,我们再考虑要不要出手解决白衣派?”刘晃表示自己在思考问题。

神教已有后进派与嫡系派之分,日后要是再多出一个白衣派,那成了什么样子?一个整体,内部山头林立总是不好。

萧不语轻哂一声。

他表现得不屑于回答这个白痴一样的问题。

在刘晃一头雾水的时候,萧不语指着冤句县城,示意刘晃认真去看,片刻后他问:“你看到了什么?”

刘晃:“......”

他腹诽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当然是看到了一座县城!可这是我看到了什么的问题吗?是我看到的东西,是不是你看到的东西的问题。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你在想什么?

刘晃只能低头道:“仆下愚钝,请大上师指点。”

萧不语道:“福地。我神教的福地。”

刘晃:“......”

他又忍不住腹诽:原来你就真是在瞻仰福地啊,我还能不知道这是神教福地吗?当初我就是在这加入神教的,还用得着你说?咱们能不能不卖关子,直接说点真正有用的事?

萧不语瞥了刘晃一眼,似乎在鄙夷刘晃的智力,对他的迟钝很是不满:“面对神教福地,你应该想到什么?你脑子难道没有想法?”

刘晃:“......”

这回他连腹诽都懒得腹诽。

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姿态,刘晃诚挚地道:“大上师思虑甚远,一目千里,仆下万万不能及,还望大上师能为仆下解惑。”

萧不语对刘晃的谦卑恭敬很满意,自己的优越感得到了彰显与满足,便不再绕弯子,以长者的姿态,神色严肃地教训道:

“福地在提醒我们,任何时候都要胸怀大局,为神教的长远之计考量。只有神教发展壮大,我们才能拥有更多福地,并因此获得福祉。

“曹州神战失败,是因为曹州权贵临危失智,没有经受住神的考验,我们在济阴城是处理了李、黄、王三家,可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没有。

“神教要的远不止是处理有罪者,为过往的失败划清责任,更重要的是,我们要避免重蹈覆辙,要让神教更加强大,在往后的神战中不再失败,去获取胜利!

“曹州神战失败的根由,你我心知肚明,往后神教大军中还会有上下层之分,我们依然要借助地方权贵的力量,军中还会有大量权贵子弟。

“如何避免曹州神战大军里的问题重复出现?

“白衣派就是解决之法!

“刘上师,你可悟了?”

刘晃吃惊地看向萧不语,震动非常:原来萧上师瞻仰福地不是在做样子,是真的在思考问题,而且还有非同寻常的效果!

被萧不语这般耳提面命,刘晃当然悟了。他要是再不悟,就不配做神教四品大上师,就会在考验实力智慧的战争时期被淘汰掉。

萧不语的意思很清楚:神教立身根本不会变,所以会一直跟权贵富人联合,也只有这样,神教才有大量财富权势可言。

但如果神教什么都不改变,神战大军往后有败无胜。

所以神教需要的是,做出一定程度的变革。

白衣派的出现,正适合这种变革。

神教既然不可能整体变成维护下层公义的存在,与上层权贵富人决裂,那就只能选择部分改变。

在一定范围内去维护普通教众、战士的利益,让普通教众、战士有维护自身利益、为自己发声的力量与渠道,避免他们在走投无路极度失望的情况下,或者脱离神教或者对神教反戈一击,从而降低神教内部分裂的几率。

再利用普通教众、战士的声势,去约束上层教众、权贵子弟的行为,迫使后者遵守军纪端正言行,实现总体和睦的局面。

这样既能消减教中、军中上下对立的烈度,缓和上下层之间的矛盾,又能让神战大军有一定程度的团结,保持一定战力去沙场征战。

这就是大局。

大局是协调,也是妥协。

白衣派便是普通教众、战士的利益代言人。

神教若要变革,重塑大军战力,便需要白衣派。

而追根揭底,白衣派是神教的白衣派,不是外来的分裂力量,他们依托神教而存在,神教掌控着他们,也就掌控着被他们聚集起来的普通教众与战士。

“大上师英明睿智,仆下佩服得五体投地,神教正式有大上师这样的存在,才能兴盛不衰,万年不倒!”想通了种种关节,刘晃跪拜下来行大礼,以表自己是真心实意敬佩对方。

此刻他的确是真心敬佩对方的远见卓识。

萧不语摆了摆手,示意刘晃起身,而后吩咐道:“去叫魏安之来。把方鸣也叫过来。”

正常情况下,他只需要见一见白衣派的首领即可,但魏安之是新近加入神教的,所以萧不语特意补上了方鸣。

赵宁与方鸣一道,正在跟李虎、郝云、黄煌、许国正等人座谈,得知萧不语召见他们,方鸣面色一紧心弦霎时绷直,忐忑不安之情怎么都掩盖不住。

他不清楚对方会怎么看待白衣派,怎么处理他们组建白衣派这件事,他只知道萧不语对白衣派不会坐视不理。

亦步亦趋跟着赵宁去见萧不语的路上,方鸣低着头呼吸急促。

这是决定命运的一刻,而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候命运的宣判。他很怕萧不语一声令下,白衣派就被扼杀在摇篮中。

赵宁当然没有这许多担心,走得四平八稳、古波不惊。

他能同意由自己牵头组建白衣派,就是知道神教不会敌视白衣派,清楚白衣派的建立符合神教大局。如果这事是白费力气,赵宁压根儿就不会开始。

退一步说,就算萧不语这个二品大上师,看不清形势没有胸襟,是个蠢猪,执意要掐灭白衣派,赵宁也万不至于有什么心绪变化。

他只会找个机会把萧不语杀了。

萧不语可能是个蠢猪,神教神使却不可能,所以白衣派是一定能够顺利组建,并且发展壮大的。

方鸣见赵宁在这种情况下仍是气度晏然,稳如泰山,毫不慌乱,不得不敬佩对方的胆量与豪气,心道:不愧是白衣派的首领!也只有魏兄这样的人物才能镇得住大局,统领整个白衣派。

来到目视县城的萧不语身后,赵宁与方鸣一起见礼。

萧不语没有多看方鸣,上下打量赵宁一眼,不曾有一个字的客套寒暄,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神教荣辱高于一切,大局平稳重于泰山。

“白衣派在帮助下层教众信徒时,言语不可极端,行事不可出格,任何时候都得严守戒律,凡事都要依照规矩与章程。

“最重要的是,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何种境遇,白衣派绝不能煽动、带领普通战士与上层暴力对抗!

“尔能持否?”

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言以蔽之,白衣派不能失控。

喜欢第一氏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