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未过多久,林荒跟着天修罗,靠近了祭坛。

出乎意料的是,万佛林中最中央的祭坛很小。

不过十丈大小,完全不符合一位神明的规格……

祭坛上镂刻满了符文,林荒也看不懂,就当成装饰了。

而在祭坛的最中央,有一口三足青铜古鼎,古鼎已经破碎古朽,上面沾满了岁月的铜绿。不过,林荒不敢轻视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

因为,这里与拓跋如来有关系

在青铜古鼎的正中央,此刻插着一柄刀。

刀身古朴简单,不过靠近了细细观看,却可以上面细密的花纹极为精致,充满了古老大道的韵味。

林荒看了看手中的刹那刀,眼中有着疑惑之色。

在这祭坛之上,除了青铜古鼎与那柄刀之外,在无其他,这让林荒有些疑惑。

难道万佛林守护的只是一柄刀?

这不可能!

“你是如何从我的世界中,活着走出来的?”

祭坛中,响起了古老的声音

林荒却找不到声音的源头,这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神明的可怕,即便他有能力与准帝一战,在神明眼中,也弱小得不堪一击。

“你的世界……”

林荒皱眉,“是那金衣神祗的世界?”

“不,是那灭世魔头的世界!”

虚空中有声音响起,两人所说的是同一个世界,也就是林荒一头奔向光明后所看见和经历的世界。

不过两人表述的主体有所不同。

“因为你!”

林荒手指天修罗,开口道:“我曾经第一次觉醒天修罗附体之时,曾经看见过那个从天边走来步步成魔的人,也看见过那金衣神祗!”

“所以,当我掠过光明,看见光明中的世界之时,我便知道……一旦我进入那个世界,或许便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在这里留下了一条腿,作为岁月的标记,然后从你的世界中,成功返回!”

林荒开口解释。

“你反应很快!”

“不是我反应快,是因为有天修罗,让我瞬间分辨出危险!”

林荒开口,他曾在那片古老的世界中,见到了玄天神族的准帝,也就是之前在东天城外,抵御万千妖兽的准帝。

他的本心不坏,可他却要在拓跋如来的世界中老死,他无法逃脱。除非他能够获得无比悠久的生命,跨越沧海桑田,从拓跋如来的岁月一直走到如今。

“岁月太过漫长……我已经等待了太过悠久的岁月!”

祭坛中,响起了长叹的声音,那声音饱含了岁月的蹉跎。

“前辈……当真是拓跋如来?”

林荒开口,想要一个无比确定的答案。

“拓跋如来?”

那声音中有着询问,随后开口,“或许吧,岁月太过久远,我的灵智终将泯灭。所幸……修罗的指引,最终带领着你来到这里!”

林荒皱眉。

“古鼎中有三根香,点上!”

祭坛中又响起了声音。

林荒眉头越皱越深,他随后开口:“不知道这是哪里?”

“一片流浪在诸天万界的放逐之地,只有拓跋氏血脉的指引,才能准确的找到这里!”

“黑海中的摆渡人有是谁?”

林荒接着问道。

“他是谁……是与我同一个时代的人,他守护在这里无数的岁月,曾为我送来了无数绝代风华的传人,不过没有几个能接受我的传承!”

“所以他是谁?”

林荒开口。

“他是谁不重要!”

“摆渡人曾说过,屠龙者终成恶龙!”

林荒后退下了祭坛,“你是拓跋如来,还是那头恶龙?”

“拓跋如来是恶龙,恶龙就是拓跋如来。你曾见过我从天边走来,步步成魔……你应该明白!”

祭坛中,古老的声音不绝。

“以我如今的境界,还无法感应到神明的气息!可是,进入万佛林的时候,我却感应到了神明的气息,这很值得怀疑!”

“因为你身负天修罗!”

那古老的声音开口解释。

“你对我脾气太好了,不像一个横亘万古的强者!”

林荒又接着道。

“可你体内有佛光出现,那佛神舍利原本的主人,是我的师尊!天修罗走出你的体内,因为天修罗生前,是我!”

古老的声音开口。

你在偷换概念,这无法抹杀你成魔的事实!”

林荒无比的谨慎。

“魔……呵呵……”

林荒耳边,响起了怅然的声音,随后那声音突然暴虐,“吾为何成魔,你当真不知!为了这日月山川川、这天下苍生,我不惜一念成魔,破灭黑夜!”

“我拯救了万世人族,可那些卑微愚昧的蝼蚁,干了什么!他们跪拜在金衣神祗的脚底,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顺首低眉!却要将我永远的钉在人族历史的耻辱柱上!”

“你看看这人族中那些愚昧的神明,是如何看待我!拓跋如来……呵呵……魔……哈哈哈……我为了这个世界,挥洒神血!换来的是什么……你告诉我,哈哈哈……”

古老的祭坛中,响起了疯狂的笑声,让林荒的神色变得落寞。

拓跋如来的话,字字诛心……却没有指摘之处

因为他知道拓跋如来为何成魔,当初天修罗第一次觉醒附体的时候,他便看见了那个画面,当时的他不理解。

现在他明白了。

拓跋如来从天边走来,一步一步……他在吸收整个世界的煞气、怨念、黑暗,他让这个世界变得无比的光明。

可是,他却成了那个无数邪恶力量的集合体,即便他是神明,也无法控制的成魔。

而当世界光明,亿万苍生所看见的,只有金衣神祗与拓跋如来这个魔头。

他们当然选择相信金衣神祗,因为拓跋如来已然成魔……他成了破灭世界,让苍生陷入黑暗的罪魁祸首。

而那金衣神祗,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只可惜,拓跋如来洒尽一身战血,打破一个时代的黑夜,却永生成魔,更是成为了一个时代中最大的魔头。

而最可恨的,却是金衣神祗,改头换面,披着伪善的皮囊和华丽的外衣,摇身一变从黑夜的掌控者变成了人族的救世主。

大世光明,可依旧被金衣神掌控在手中。

他拓跋如来撕裂了黑夜,可人族却被永久的蒙骗,他们依旧生活在黑夜之中。

林荒长叹了一声……

为拓跋如来默哀。

即便是他如今变成了十恶不赦的魔头,可是那又如何?他曾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因为拯救这个世界而成魔。

他曾一往无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值得每一个人尊敬。

林荒再一次的踏上了祭坛,他走到青铜古鼎身前,“我并非同情你,但我为你感到惋惜!我尊敬你,但我不想成为你的祭品,所以……我不能点燃三根香,让你完成你的阴谋。我只能点燃一根香,来表达我的尊敬!”

话音未落,林荒恭敬的将一根香插在了青铜古鼎的香灰中。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香烟弥漫的一刻,忽然间……古老的祭坛出现了剧烈的震动……
未过多久,林荒跟着天修罗,靠近了祭坛。

出乎意料的是,万佛林中最中央的祭坛很小。

不过十丈大小,完全不符合一位神明的规格……

祭坛上镂刻满了符文,林荒也看不懂,就当成装饰了。

而在祭坛的最中央,有一口三足青铜古鼎,古鼎已经破碎古朽,上面沾满了岁月的铜绿。不过,林荒不敢轻视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

因为,这里与拓跋如来有关系。

在青铜古鼎的正中央,此刻插着一柄刀。

刀身古朴简单,不过靠近了细细观看,却可以上面细密的花纹极为精致,充满了古老大道的韵味。

林荒看了看手中的刹那刀,眼中有着疑惑之色。

在这祭坛之上,除了青铜古鼎与那柄刀之外,在无其他,这让林荒有些疑惑。

难道万佛林守护的只是一柄刀?

这不可能!

“你是如何从我的世界中,活着走出来的?”

祭坛中,响起了古老的声音。

林荒却找不到声音的源头,这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神明的可怕,即便他有能力与准帝一战,在神明眼中,也弱小得不堪一击。

“你的世界……”

林荒皱眉,“是那金衣神祗的世界?”

“不,是那灭世魔头的世界!”

虚空中有声音响起,两人所说的是同一个世界,也就是林荒一头奔向光明后所看见和经历的世界。

不过两人表述的主体有所不同。

“因为你!”

林荒手指天修罗,开口道:“我曾经第一次觉醒天修罗附体之时,曾经看见过那个从天边走来步步成魔的人,也看见过那金衣神祗!”

“所以,当我掠过光明,看见光明中的世界之时,我便知道……一旦我进入那个世界,或许便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在这里留下了一条腿,作为岁月的标记,然后从你的世界中,成功返回!”

林荒开口解释。

“你反应很快!”

“不是我反应快,是因为有天修罗,让我瞬间分辨出危险!”

林荒开口,他曾在那片古老的世界中,见到了玄天神族的准帝,也就是之前在东天城外,抵御万千妖兽的准帝。

他的本心不坏,可他却要在拓跋如来的世界中老死,他无法逃脱。除非他能够获得无比悠久的生命,跨越沧海桑田,从拓跋如来的岁月一直走到如今。

“岁月太过漫长……我已经等待了太过悠久的岁月!”

祭坛中,响起了长叹的声音,那声音饱含了岁月的蹉跎。

“前辈……当真是拓跋如来?”

林荒开口,想要一个无比确定的答案。

“拓跋如来?”

那声音中有着询问,随后开口,“或许吧,岁月太过久远,我的灵智终将泯灭。所幸……修罗的指引,最终带领着你来到这里!”

林荒皱眉。

“古鼎中有三根香,点上!”

祭坛中又响起了声音。

林荒眉头越皱越深,他随后开口:“不知道这是哪里?”

“一片流浪在诸天万界的放逐之地,只有拓跋氏血脉的指引,才能准确的找到这里!”

“黑海中的摆渡人有是谁?”

林荒接着问道。

“他是谁……是与我同一个时代的人,他守护在这里无数的岁月,曾为我送来了无数绝代风华的传人,不过没有几个能接受我的传承!”

“所以他是谁?”

林荒开口。

“他是谁不重要!”

“摆渡人曾说过,屠龙者终成恶龙!”

林荒后退下了祭坛,“你是拓跋如来,还是那头恶龙?”

“拓跋如来是恶龙,恶龙就是拓跋如来。你曾见过我从天边走来,步步成魔……你应该明白!”

祭坛中,古老的声音不绝。

“以我如今的境界,还无法感应到神明的气息!可是,进入万佛林的时候,我却感应到了神明的气息,这很值得怀疑!”

“因为你身负天修罗!”

那古老的声音开口解释。

“你对我脾气太好了,不像一个横亘万古的强者!”

林荒又接着道。

“可你体内有佛光出现,那佛神舍利原本的主人,是我的师尊!天修罗走出你的体内,因为天修罗生前,是我!”

古老的声音开口。

“你在偷换概念,这无法抹杀你成魔的事实!”

林荒无比的谨慎。

“魔……呵呵……”

林荒耳边,响起了怅然的声音,随后那声音突然暴虐,“吾为何成魔,你当真不知!为了这日月山川川、这天下苍生,我不惜一念成魔,破灭黑夜!”

“我拯救了万世人族,可那些卑微愚昧的蝼蚁,干了什么!他们跪拜在金衣神祗的脚底,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顺首低眉!却要将我永远的钉在人族历史的耻辱柱上!”

“你看看这人族中那些愚昧的神明,是如何看待我!拓跋如来……呵呵……魔……哈哈哈……我为了这个世界,挥洒神血!换来的是什么……你告诉我,哈哈哈……”

古老的祭坛中,响起了疯狂的笑声,让林荒的神色变得落寞。

拓跋如来的话,字字诛心……却没有指摘之处

因为他知道拓跋如来为何成魔,当初天修罗第一次觉醒附体的时候,他便看见了那个画面,当时的他不理解。

现在他明白了。

拓跋如来从天边走来,一步一步……他在吸收整个世界的煞气、怨念、黑暗,他让这个世界变得无比的光明。

可是,他却成了那个无数邪恶力量的集合体,即便他是神明,也无法控制的成魔。

而当世界光明,亿万苍生所看见的,只有金衣神祗与拓跋如来这个魔头。

他们当然选择相信金衣神祗,因为拓跋如来已然成魔……他成了破灭世界,让苍生陷入黑暗的罪魁祸首。

而那金衣神祗,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只可惜,拓跋如来洒尽一身战血,打破一个时代的黑夜,却永生成魔,更是成为了一个时代中最大的魔头。

而最可恨的,却是金衣神祗,改头换面,披着伪善的皮囊和华丽的外衣,摇身一变从黑夜的掌控者变成了人族的救世主。

大世光明,可依旧被金衣神掌控在手中。

他拓跋如来撕裂了黑夜,可人族却被永久的蒙骗,他们依旧生活在黑夜之中。

林荒长叹了一声……

为拓跋如来默哀。

即便是他如今变成了十恶不赦的魔头,可是那又如何?他曾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因为拯救这个世界而成魔。

他曾一往无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值得每一个人尊敬。

林荒再一次的踏上了祭坛,他走到青铜古鼎身前,“我并非同情你,但我为你感到惋惜!我尊敬你,但我不想成为你的祭品,所以……我不能点燃三根香,让你完成你的阴谋。我只能点燃一根香,来表达我的尊敬!”

话音未落,林荒恭敬的将一根香插在了青铜古鼎的香灰中。

当香烟弥漫的一刻,忽然间……古老的祭坛出现了剧烈的震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