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车R太芥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太衍古界,群雄入驻!

各大势力,各大位面,各路强者都相继展开了行动。

然而,除了明面上的各方势力外,很多的地方都是暗流涌动。

修罗山脉。

凶祭血陆的队伍已经是整装待发,魔族的队伍向来壮观,尤其是凶祭血陆这种常年战祸的魔众大军,更是气势绝伦。

几十头体型硕大,犹如远古巨鳄般的魔兽在前面开道,各族的魔君纷纷号令自己的下属整齐列队。

苏逸辞立于城台上,形体修长,冷逸的气质犹如一尊霸气皇影。

此次苏逸辞将率领战戮称雄,玄明震,归海暗,百战君起,邪君泉几位魔君前往太衍古界。

不死族王不死阎枭和祖魔王血苍则是留守修罗山脉,毕竟对于凶祭血陆而言,现在的修罗山脉乃是极为重要的地方

这是通往凶祭血陆的道途,也是他们唯一的退路。

“唰!”

“咻!”

在苏逸辞离开之前,虚空中投下两道光影。

一道光影为不死族王所化,一道光影为血苍所化。

两尊魔影的形体呈现出水面倒影的扭曲状,显然并非实体。

“凶祭血陆那边,定不能松懈!”苏逸辞抬手负于身后,饶有郑重的说道。

祖魔王那双血色的双目涌动着赤光,他道,“灵厄子和尸横天今早已传来消息,凶祭血陆并未发生任何的异样,沉沦血海那边依旧是处于封闭的状态。”

听完此言,苏逸辞的神情并没有任何的松缓,甚至还有些莫名的担忧。

在管控好修罗山脉的同时,凶祭血陆那边同样也是重中之重。

不论是神禁血狱,还是沉沦血海,都绝非善类。

苏逸辞担心的是,凶祭血陆这边一旦参与太衍古界之争的话,另外两大魔域可能也会有所行动。

“凶祭血陆留存的兵力是足够的,其他魔族势力想要经过我们凶祭血陆进入上天界,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完成……”不死阎枭也跟着开口道。

留守凶祭血陆的有灵魔族,魅魔族,雪魔族,食尸族,以及海魔族。这几大魔族的兵力都十分强盛,不论是哪边入侵,都能够抵挡一段时间。

“再者,想要穿过凶祭血陆,再由修罗山脉进入到上天界,期间要花费不少的时日。如若另外两大魔域有所行动的话,早已开始行动。不会等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不死阎枭自然明白苏逸辞的心中所想,所以对凶祭血陆的近日情况,他也关注的很密切。

苏逸辞目光微凝,其开口,道,“越是如此,我反而越是有所怀疑。”

不死阎枭和血苍对视了一眼。

苏逸辞这么一提醒,两魔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除非神禁血狱和沉沦血海并未受到关于第二部《预言灵录》的消息,不然的话,以邪神和血神的行事作风,不太可能会放弃参与气运的争夺。

但现在各大界域暂时还未传出魔祸入世的消息,多少会让人觉得这份平静有些诡异

可苏逸辞也很清楚一点,气运之争,势在必行。

得气运者,昌。失气运者,亡。

《预言灵录》的内容,已经彻底把这个世界搅乱了,甚至后面会,越来越乱。

“要出发了……”这时,位于一头巨大魔兽背上的抚妖冲着城台上的苏逸辞摇手喊道。

队伍中的墨舞衣,柳沾雪,夜无宸,南幕野以及诸位魔君也都是转向苏逸辞这边。

苏逸辞轻轻的舒出一口气,其当即把疑惑暂时压下,继而对不死阎枭,血苍,道,“守好修罗山脉,莫要让人找到可趁之机。”

“是!”

两位魔君同时应道。

旋即,空间一颤,苏逸辞骤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霎那,他便凭空出现在了队伍中那巨大魔兽的背上。

身边的众人眼睛不由的一亮。

“好秀的空间瞬移!”酆都鬼皇幽离夸赞道。

虽然她一直知晓苏逸辞的能力,但比之当初在中天圣地的时候,现在的苏逸辞已经可以更加完美运用空间之力。

而此次的气运之争,几万年都难逢一次,酆都鬼皇,人间无常这边想要把消息通知给鬼域有些晚了,索性随同苏逸辞的队伍前往太衍古界,看能否获得一分机缘。

随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出发前往太衍古界。

上天界的其他势力也都陆续开展行动,一场大势,即将展开。

世间的另外一边。

此处名为:六道天!

这里是一座被遗留的战场。

任何人只要踏入这里,就会被眼前这片战争废墟所震惊到。

入眼之处,遍地废墟。

山河万里,皆存战意。

各种折戟断剑散落在了谷壑之间,飞天巨舟的残骸就像是坍塌大山,战威残留。

诸多陈旧的炮台,箭塔掩埋在了灰暗的尘土下,隐隐闪动着幽光。

这里,正是当初楚云衣,白玄辰姐弟二人带着苏逸辞来过的地方。

那时候,神锋城的天下第一剑争夺结束,修罗山脉的魔世通道被堵死。苏逸辞无法回到凶祭血陆。

最后,由楚云衣和白玄辰协助对方,并将苏逸辞送到了神禁血狱。

再从神禁血狱前往凶祭血陆。

这座废墟战场的中心区域。

两座擎天而立的高塔,散发着无尽的古老气息。

身上下布满着神秘的血色魔纹。

而,在那两座巨塔的中间区域,悬浮着一座诡暗的圆形石碑。

石碑如黑暗神盘一般,血色藤蔓光纹萦绕在外。

这座黑暗圆盘的内部,连接着神禁血狱的通道。

当时,苏逸辞就是从这座黑暗圆盘进入的神禁血狱。

如同往常一样,看守六道天的巡逻守卫们都在井然有序的巡视当中。

突然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虚空中黑暗圆盘竟是惊起一阵诡异无比的律动

天地之间,暴涌出无数道红色的血气。

“轰隆!”

骤然咋现的风暴瞬间笼罩了天道界的上空,血色风暴譬如炸裂的星云,大有一种要吞噬掉苍穹的震骇感。

“怎么回事?”

“快点通知青阳大人!”

“……”

巡逻的守卫们皆是大惊失色,纷纷朝着距离最近的一座巍峨巨城掠去。

城中,也是迅速的闪现出诸多气息强大的身影。

为首之人正是楚云衣的大伯,龙青阳。

之前苏逸辞能够顺利进入神禁血狱,也是多亏了龙青阳的帮助。

就连苏逸辞在神禁血狱中伪装成冷血邪王的身份,也是得益于龙青阳赠送的“化形珠”。

“青阳大人,神禁血狱那边传出巨大的动静……”

众守卫连忙说道。

龙青阳眉头紧皱,其犹有郑重的看着前方被血云笼罩的苍穹。

连接魔世通道的黑暗圆盘内部,汹涌澎湃的血色煞气从暴涌出来。

无数缕黑色影子在里边飞舞,刺耳的怪啸声,冲天斥地。

龙青阳面色一变,他当即说道,“立即通知天帝城!”

接着,龙青阳挺身而出,并率领城中的高手准备对黑暗圆盘进行封印。

但也就在这时,一股血色的星云乱潮在天地间席卷开来,黑暗圆盘直接化为一道磅礴无比的光柱冲上九霄苍穹……

“人世,吾来了!神禁血狱,将再度降临……”

回响万里的魔吟颤抖山河,邪神之气,遮天蔽日,旷世魔潮环绕下,那座屹立虚空中的黑暗圆盘骤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羊氏满门为东海派妖女所害,一清道人又是东海派的弃徒,夏荇哪会不上心,一待天龙帮在檀州城落下脚,便遣人打听东海派的消息。江湖传闻多半匪夷所思,以讹传讹,但“牝鸡司晨”四字却是东海派坐实的劣迹,掌门韩映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将东海尸烢功、妙翅剑、缠丝擒拿手三门绝技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化境,以一己之力,独霸东海三岛。

秦姬所使的功夫,正是东海派的缠丝擒拿手,号称“千缠百结,挫骨抽筋”,最是阴险毒辣,一清道人出身东海派,对这门擒拿手并不陌生,勉强还接得住。斗了片刻,她忽然变招,猱身游走不定,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被抢入门户,贴身缠斗,秦姬的身躯滑如泥鳅,柔若无骨,一清道人出手每每落在空处,渐落下风,为对手所制。

连夏芊都看出他行将败阵,忍不住拉住夏荇的胳膊,用力摇了摇。夏荇目不转睛盯着秦姬,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妹子无须担心,羊护既然留下一清道人,他定不止这些手段。

果不其然,眼看秦姬双臂扣住他胳膊,如蟒蛇绞物,正待发力,一清道人双掌交错,合身按向她颤巍巍的胸口。夏芊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肚中,心道:“虽说狮象搏兔,但对女子如此轻薄,未免太可耻了吧!”

秦姬惊呼一声,不敢与他双掌接触,急退数步,脸色阴晴不定,喝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春波掌?”

一清道人冷哼一声,反问道:“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擒拿手?”

秦姬脸色阴晴不定,暗自忖度:“此人功夫走阳刚路数,怎地可能练成春波掌?一定是徒有其表,冷不防为其所骗!”

春波掌是饮马帮帮主潘行舟的得意功夫,招式看似软弱无力,其实凭阴劲伤人于无形,秦姬曾侍立一旁,亲眼见其练功,一掌按下,豆腐表皮完好无缺,垫在其下的瓦片已四分五裂,化为齑粉。但要练到这种程度,又谈何容易,饶是潘行舟惊才艳艳,也费了不下二十年的苦功,且男子体质偏向阳刚,修炼这等阴柔功夫,于子嗣大有妨碍,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

因,潘行舟至今膝下空虚,只有几个螟蛉之子。

潘行舟的真实身份,是魏博节度使钱知微众多私生子之一,若非他绝嗣,钱知微又怎会容许饮马帮掌控黑白二道,尾大不掉,势力遍及河北三镇?就算他一时糊涂,膝下两个嫡亲儿子也不会答应。事实上,已有人在节度使大人耳边吹风,要削去潘行舟的权势,将饮马帮一拆为二,相互牵制。

想到这里,秦姬幽幽叹了口气,她不甘无功而返,猱身再上。既然认定对方的“春波掌”只是虚张声势,她不再有所顾忌,施展缠丝擒拿手,渐渐占得上风。一清道人故技重施,摆出“春波掌”的姿势,这一回秦姬不躲不闪,以攻对攻,拢起五指朝他掌心重重啄去。

阴劲如情人的手,温柔地拂过指尖,顺着手臂侵入体内,骨骼经脉绞成一团乱麻,秦姬眼睁睁看着自己雪藕般的玉臂寸寸折断,变成一条软搭搭的死蛇,发疯似地尖叫起来:“仇百川,你还在等什么?为什么还不动手?”痛彻心肺,涕泪交流,她一跤跌倒在地,抱着手臂浑身颤抖,喉咙深处发出绝望的呜咽。

一清道人丢下她,不紧不慢走到仇百川身前,将他干瘦的手爪从半夏喉咙口拨开,拍开被封的穴道,半夏这才“哇”地一声哭出来,这大半夜的冷风,大半夜的惊吓,一时腿脚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小脸皱成一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夏荇长舒一口气,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清道人自打跟了羊护,心性手段都不可小觑,他像对待客卿般郑重谢过一清道人,将秦姬交给易廉处置,暂且囚禁起来。一场危机消解于无形,众人纷纷散去,空落落院中只剩下夏氏兄妹二人。

夏芊忍不住问道:“二哥,他是用什么法子暗算那仇百川的?”

肉车R太芥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夏荇低头琢磨了半天,摇首道:“想不通……东海派的功夫诡异得紧,这种事,只有问他本人才知道。”

夏芊发了一阵呆,犹有后怕,低声道:“今日可凶险得紧,幸亏有一清道人出手,才化险为夷。二哥,饮马帮不会善罢甘休的,你

千万小心自己……”

夏荇苦笑道:“我知道,上了这条船,要么闯过险滩,要么一同沉没,没有第三条路可走。饮马帮,嘿嘿,既然得罪了,那就干脆得罪得狠一些,不要留什么侥幸了!”

夏芊眨眨眼,不知二哥在想些什么。

秦姬被关在阴冷的地牢里,右臂筋骨被春波掌彻底摧残,疼得死去活来,气息奄奄,镣铐根本就是多余的,就算敞开大门,她也走不出十步。何檐子虽然自诩医术高明,一时也无能为力,他只能给秦姬灌下浓浓的罂粟花茶,让她侧着身沉沉睡去,暂时止住疼痛。

“春波掌,到底是什么功夫,把人伤成这样!”眼看着曼妙动人的美女受苦,连他都起了恻隐之心。

夏荇捏住秦姬的下巴,拧过脸端详了片刻,不同于眉目清秀的小家碧玉,秦姬的容貌有一种野性的美丽,就像荒野中桀骜不驯的野马,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夏荇心中忽然一动,问道:“你给她服了什么?”

“是罂粟花茶。”

夏荇虽是外行,却也听说过罂粟花的药力,虽可止疼,却后患无穷。他不觉摇了摇头,道:“她的伤势怎样?”

“若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熬不过几天。”

“我有话问她,能让她清醒过来吗?”

何檐子迟疑道:“……要再等几个时辰,待罂粟花茶的药力散去,不过没有罂粟花镇痛,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若要保全她的性命,最好趁她昏睡不醒,及早截肢。”他心中还有半句话没说出口,潘行舟心爱的宠姬,废了一条手臂,这下子怨仇可结大了。

夏荇注视着秦姬曼妙胴/体,挥挥手命何檐子退下,他记起秦姬柔韧的身手,一字马,蛇盘绞,后踢过顶,小腹腾起一团热气,不觉俯下身去,伸手摸在她滑腻的脸上。

秦姬在睡梦中皱起眉头,身体微微抽搐,呼吸透出一丝甜香。
两名朝阳派修士微笑着说道,同时走到了张逸风的身前,随后毫无征兆地出手了!

两人手呈爪状,齐齐向着张逸风的心口撕来,意图让张逸风就此伏首。

看着两人的动作,张逸风冷笑一声,侧过身子的瞬间,身后两根亮着翠绿光芒的黑针迅速扎入了两个朝阳派修士的心口。

“真是两个蠢货,就这点本事也要学别人在幕后布局?”

张逸风挑了挑眉,看着捂着心口倒下的两个朝阳派修士,上前踢了踢这两个人的身子。

这两人中了欧阳子的毒针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死亡,这也是张逸风特意吩咐欧阳子的。

这两个家伙活着,远比就这么死掉要有用得多

想罢,张逸风伸出手按在了这两个朝阳派修士的腹部上,感知到了这两人体内的血影后,张逸风嘴角一咧。

收回双手,张逸风掐着法诀,给这两个修士在身体中的血影上各自刻下了一道禁制。

回头示意欧阳子可以上前解毒了,两个修士面色阴沉的站起身,感受着体内血影上的禁制,脸色一阵变化。

“想不到我二人混迹仙界多年,今日竟然被你们这三个地仙境的小辈给擒住了。”

“废话就别说了,你们的小命现在就捏在我的手里,识相的就赶紧带我们出去。”

张逸风神念一动,顿时两人面上露出痛苦之色,艰难的趴在了地上。

“好,好,我们送你们出去。”

额头青筋暴起的朝阳派修士赶忙对张逸风说道,刚刚的那股傲气劲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闻此言,张逸风方才停止了对两人的摧残,目光平淡的看着他们。

看着张逸风这幅模样,两人心中就是一股气出不来了,闷着头拿出一道令牌给张逸风打开了空间裂缝。

“妈的,三个蠢货,等出去以后不用我们出手,血神大人定会将你们全都化为血食!”

朝阳派修士,看着张逸风走到自己旁边的身影,心中阴冷的想到。

“干什么呢,赶紧出去啊,以为我就让你们将这空间裂缝打开的啊。”

眼看着两名朝阳派修士,张逸风抬起手作势。

“我们进,我们进。”

两个朝阳派修士见状浑身微微一颤,赶忙率先通过了空间裂缝。

只是他们心中还是没有放弃念头,等到血神彻底完成了蜕变,定要叫这三个明月宗的小子有来无回。

看着两人走出了空间裂缝,张逸风三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眼前画面一转,张逸风三人再出现时,却不是出现在了广场上,而是一个幽邃的小巷中。

“看来你们准备的还挺彻底的啊,现在带我去找你们的那位血神大人吧。”

走出空间裂缝的张逸风,将手搭在了两人的肩膀上,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你,你居然知道血神的存在?!”

这回轮到两个朝阳派修士震惊了,他们还以为张逸风就是想要早点离开秘境。

却没想到张逸风知道的竟然这么多,就连血神的存在都被张逸风知晓了。

顿时两人面上露出难色,血神还未彻底完成蜕变,他们若是现在带人过去,恐怕会引起麻烦。

正当两人心中犹豫的时候,张逸风却是面色一冷,搭在两人肩膀上的手掌微微用力

我不知道那位血神对你们有多么大的威慑力,但现在你们两个的小命就掌握在我的手上。我一个念头便能取走你们的小命,而且,我还能找到办法获得那个血神的位置。”

张逸风森冷的语气让两人打了个寒颤,现在的张逸风在他们的眼中,不像是个地仙境的小修士。

反倒像是个比他们境界还高的老怪,三言两语就给他们吓的不轻。

“知,知道了,我们这就带你过去。”

两人对视一眼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带张逸风过去算了,他们也没必要为了血神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更何况他们会加入壳,也不过是为了能过得更好。

现在死了,哪还有机会能过得更好了。

想罢,两人直接带着张逸风三人,顺着小巷一路绕过了七八个巷子,最终停留在了一处毫不起眼的民宅前。

上前敲了敲门后,房门微微打开了一道缝隙,一双警惕的眼睛从门后露了出来。

“是你们?现在你们不是应该在处理秘境里面的事情吗,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还有他们是谁,你们背叛了主子?”

“属你心思最多,他们是……”

还未等两人说完,张逸风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对着门后之人恭敬的拱了拱手。

师叔,难不成忘了我吗?”

张逸风说着,身上故意露出了一点血影功夫的气息。

感受到张逸风身上传来的熟悉气息,门后之人警惕的眼神慢慢松懈下来。

“啧,原来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从秘境里面出来了?还有你身后的两个是什么人,他们是来干嘛的?”

木炎和欧阳子被张逸风安排到了小巷口,就是为了防止这房间里面的人起疑心。

师叔看我身上的衣服还不明白,我这是夺舍了明月宗的弟子啊。那两个家伙都是灵修五星的修士,正好我带过来让血神大人给吸收了,多少也能增强一点嘛。”

“哦?那还真是不错,你们赶紧进来吧,正好血神大人也快到达关键时刻了。”

“只要吞噬了这两个小家伙,必定能够彻底完成蜕变,登临天仙境界!”

门后身影的声音有些癫狂,一听到是有关于血神的,立马就让张逸风等人进去了

奸计得逞,张逸风对着远处的木炎和欧阳子招了招手,全然不顾身边神色惊恐的两名朝阳派修士。

朝阳派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看向张逸风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之色。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将他们的功法掌握的如此完美。

这小子明明就是明月宗的弟子,为什么又会使用他们壳的功法。

身躯微微颤抖了两下,两人低着头跟随着张逸风三人一同进入到了房间内。

“唉,最近捕获到的修士实力太低,资质也是低得很,根本就不够血神吞噬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