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动作发出黏腻的水声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文悦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冷芒,片刻,她冷笑着偏头,看着这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娃娃脸少年,“你这是在为你的小姐讨个公道么?流羽,是否如今在你和流修心中,殿下甚至已经不及你的小姐了?你可还记得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谁?”

“我的主子既是小姐,也是殿下,他们二人不是分开的。”

“分不开?”文悦嗤笑出声,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眼里染了醉意,说起话来也有些没轻没重。

“若是有朝一日,殿下与小姐对立,我不知是否会做蠢事。”流羽沉着脸道,“但文悦堂主,你认为如今自己的做法,很聪明么?”

“我做什么了?”文悦有些恼了,怒道,“我可有丝毫对她不敬?兄长让我找两个信得过的丫头去护她,伺候她,这独剑山庄哪个人不是身怀抱负,胸有傲骨?我不怕那些个丫头恨我,挑了两个性情和身手皆为上乘的给她送去,怎么还不够么?她不喜欢?不喜欢去换,我不也是同她说了么?!”

流羽:“……”

看着这样的文悦堂主,他一时竟有些失语。他来这里的初衷,本就不是为质问文悦堂主,只是希望她能平和地对待小姐,不必刻意应和,但也莫要太过明显。

“文悦堂主。”一道极其冰冷的嗓音陡然横插而入,二人齐齐抬眼望去,竟是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流修,他一袭黑衣,环抱着长剑于胸前,面色冰冷得犹如没有感情般。

他眼神却寒得令人发颤,让文悦不由自主想起了动怒的燕昭寒。他们这些能够在燕昭寒面前说得上的下属,无一不是将他视作此生信仰,誓要追随一生,自然无意识地会模仿,在行事与习惯上向他靠拢。

“流羽的意思,并非如此。”而此时,流修缓步上前,每一步,都仿佛是携带着涌动着的寒流,而寒流下,是那掩藏不住的无尽杀意。

“你想杀我?”文悦眼里朦胧的醉意一扫而空,她猛地起身,手里紧紧攥着还剩一些清酒的瓷杯。

“不敢。”流修冷冷地道,“我的意思是,即便不是小姐,站在殿下身旁的人,也绝不会文悦堂主你。皇子妃会是任何世家小姐、江湖侠女,却绝不会是文悦堂主。”

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却字字诛心。

让文悦霎时间面色惨白地僵在原地,连手都失去了知觉,手里的酒杯冷不防地摔落在地,瓷杯顷刻破碎。

……

翌日清晨

“你做什么?”青儿是个看着便极为可爱的小姑娘,一大早便端着脸盆要敲萧瑾岚的房门,被流修制止。

她微愣,说实在的,她对流修是有些发憷的,他的冷面在独剑山庄也算是独树一帜,无人敢冒犯。

“我,今日夫人不是去殿下府上么?我想着,来伺候她。”她可是专程去打听了下,那些普通小姐家的下人,一般是如何伺候自家小姐的。

流修拧起眉,正要开口。流羽却凑上来,笑眯眯地道:“夫人不是寻常小姐,你们自在些即可,这些事儿无需你们做的,夫人也无需旁人伺候,而且……如今还有

伴随动作发出黏腻的水声全文在线阅读

些早,夫人还没醒呢。”

青儿缓缓眨了下眼,有些懵。还没醒?她可是想到今日便可见到殿下,就激动得睡不着,这皇子妃怎还没睡醒?

一旁的季舞却忍不住问道:“有件事一直想问流羽大人,为何你们既唤皇子妃夫人,又唤她小姐?皇子妃喜欢我们如何唤她,我们会照做的。”

流羽闻言,当即略感啼笑皆非,他道:“这都是习惯,夫人没多大要求,我们怎么唤顺口便怎么唤,还是那句话,跟着夫人,都可自在些,不必拘谨。”

言罢,他眨了下眼:“夫人待我们很好的,往后你们便知道了。”

有哪位主子会专程给下人带他们喜欢吃得零嘴回来呢?

青儿和季舞闻言,忍不住对视一眼,心下却没敢完全放松。萧瑾岚确实很好说话,不会刁难,甚至说难听点,有些心大,即便听到一些关于她不好的传言,她也没有丝毫反应。

她们不禁猜想,也许殿下看中夫人,只是喜欢她的与世无争和善良,脾气好?

若是如此,那独剑山庄里确实没有这类型的女子。

她们每个女子踏入独剑山庄的那一刻,都是自绝望中挣脱而出,与世间抗争,意图自己手执长剑杀出一条生路,不愤世嫉俗都算好的,又怎么可能与世无争,心怀良善?

北昭京城这条长街,似乎比上次还要熙攘

伴随动作发出黏腻的水声全文在线阅读

热闹了许多,走在街上,甚至偶尔可以听见对归国二皇子的讨论——

讨论他的无双容貌,讨论他的出尘气质,讨论他的绝代风华。

而有关北昭皇帝亲自领众臣后宫迎接这位二皇子的政治要事,却是无一百姓敢妄言的。

“听他们的议论,似乎殿下很受欢迎啊?”萧瑾岚笑盈盈地道。

季舞下意识地哼道:“那是自然,殿下举世无双,只要他想,无人可掩盖他的风华。”

说完后,她顿时有些后悔,忍不住偷眼去望萧瑾岚的神色,却见她面色表情,似乎不认为这话有什么不妥,反而脸上的笑意渐深:“这么想想,我倒显得一无是处了。”

萧瑾岚这话本是开玩笑,她老喜欢说这些模棱两可的话,流羽和流修都没当回事,若是竹兰在此,说不得还能接着她的话,帮忙损一损,季舞与青儿却陡然脸色一变。季舞咬了下唇,道:“夫人,我并无冒犯之意……”

“二皇嫂未免过于妄自菲薄。”一道华丽含笑的嗓音自身后缓缓响起,截断了季舞未说完的话。

这熟悉的语调,萧瑾岚不必回头,都知道是谁。

可她还是要回身,望向那不知何时出现,自人群里朝她走来的紫衣华服男子,当初出使南越、扰乱她控制桑可计划的北昭五皇子——燕简。

他如记忆里一样,穿的高调而奢华,乌发间穿插出入的贵重珠宝流苏,顺着乌长的墨发垂下,一双上挑的眼尾格外勾人。

喜欢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