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黄色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随着贼酋一声令下,粤寇军中立刻起了阵阵骚动,此起彼伏的欢呼嚎叫声被雷声淹没。

漫天风雨下,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兵勇陡然加快了步伐,抽刃磨枪,面色狰狞可怖,一双双泛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金棺村的方向。

如同饿了三天三夜的壮汉,忽然看到了烧鸡美酒,那种深入骨髓的贪婪根本无法掩饰。

与此同时。

金棺村东北,两三里外的密林。

七八百身穿蓑衣,腰挂铁刀、铳袋,背着行军囊,手提长枪短矛的兵勇正在黑夜中穿行,任由雨点打在他们的脸上、身上,却无一人出声。

林间一派肃杀之氛!

从他们蓑衣下,偶尔露出的铁甲可以看出,这是一队朝廷的官军。

行军途中,统军的营官张自碌摸了把脸上的雨水,抽刀砍开挡路的藤蔓枝干,骂了一句,抬头兀自喊了一声:

“卢林呢?叫卢林那小子立刻来见我!”

话刚出口,没过多久,便有一身材矮小精瘦的小校趟过泥沼,连滚带爬地滑到了他的身边,跪地讨笑道:

“小人在此,

激情黄色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不知参将大人唤小的过来,有何吩咐?”

“嬉皮笑脸的,活腻歪了!”

张参将狠狠瞪了这专会偷奸耍滑的混球一眼,吓得后者跪地连连告饶。

“别给老子装糊涂!”

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喝道:

“本将问你,前面的路探得怎么样了?咱们离灵州城还有多久!”

“哎,哎嘿嘿,小的回参将老爷的话...”

那卢林小心翼翼地从泥地里爬了起来,尖嘴猴腮的贼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此处...”

他搓了搓手,两只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拱手道:

“此处应到了瓮冢山地界了,离灵州城已近在咫尺,照咱们现在的速度,依小的看,最多天明,便可抵达灵州城下!”

“哦,真的?”

那张参将闻言一愣。

“哎,自然是真的,参将大人明断,小人哪有胆儿欺骗大人呐!”

“嗯...”

张自碌点了点头,屡顺了一下颔下的胡髭,低头想了片刻,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像前面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他眉头一皱,猛地抬起胳膊,对身边众人吼道:

“弟兄们听我将令,就地扎营,生火造饭,待明日一早风停雨止再继续行军,待到明天天明,我等以逸待劳,急行赶至灵州城下,一

激情黄色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举击溃粤寇!”

“是!”

众兵勇齐声应喏。

卢林望着张参将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不屑地撇了撇嘴,蚊子哼哼似的骂道:

“这瓜怂,还什么以逸待劳,分明就是被粤寇吓破了胆,害怕了!搁这装什么装!”

“我呸!”

.........

若有人可以上帝视角俯视瓮冢山附近,便能清楚地看到,从四周各镇星夜驰援灵州城的官军队伍来自四面八方,在夜幕暴雨下犹如一只只无头苍蝇似的乱飞乱撞。

不知是命运的巧合,还是天意的安排,这些南上北下的军队,不论是驰援各地增援灵州城防的官兵团勇,从灵州城外南撤的粤寇败军,还是得到消息赶去拔城的粤寇援军,最终的交汇点,正是位于瓮冢山北面不远的,金棺村!

金棺村头,李长清一人一剑盘坐在山头,闭目养神,似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此时,瓮冢山头风正狂,万里阴云霾月光。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金棺村上头的夜色愈发浓郁深沉,骤雨也越下越大,犹如江海翻覆、天河倒倾,仿佛要洗涤人间一切的罪孽。

千丈白雾冲天而起,化作水帘,朦胧了身后的村落,近处的林田和远方的山廓。

正值此时,一阵腥风吹过,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兵刃碰撞、铠甲摩擦的身影,声音由远及近。

很快,四野的黑暗中无数阴影逐渐显现,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将李长清团团包围。

那是一张张或狰狞,或凶恶,或麻木,或恐惧的男人的脸,既有身披蓑衣提枪跨刀的官兵,也有疯狂凶戾的贼寇,更多的却是一头头披着人皮的饿狼。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各路兵勇如流水般冲撞在了一处,狭路相逢勇者胜,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每个人体内的凶悍都被激发了出来。

很快,厮杀呐喊之声响彻云霄,金棺村四周彻底化为了一片血海地狱,断肢残躯乱飞,到处都是被逼上绝路之人临死的惨嚎怒吼,将漫天风雨都盖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遭遇,使官军和粤寇都陷入了乱战的泥淖之中,人人都陷入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军官们已经彻底丧失了对部下的掌控。

在黑夜的掩盖下,哪里还管你是敌军还是友军,杀红了眼的兵勇们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挡在前面的都得死!

一时间,上万人杀得天昏地暗,风雨齐喑,分不清到底是在地府,还是在人间。

乱军丛中,唯有一支粤寇队伍特立独行,在贼首大帅的率领下,丝毫不顾周围袍泽的惨死,也不与敌军纠缠,只顾闷头前冲,眼睛里射出纯粹的贪欲。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近在咫尺的金棺村!

没用多久,成千上万的贼寇便冲到了村头,不可避免地看到了端坐在小山坡上,一身白衣如雪的年轻道人,和...

四周躺了一地的乱军尸首。

但早已见惯了生死的粤寇们没人在意,更何况,这是在血肉磨盘一般的战场。

只有少部分没被欲望占据大脑的老兵勇打量着白衣道士,无他,那一袭洁白如玉的道袍在一片漆黑的夜晚实在太过显眼,简直就是吸人眼球的靶子。

在战场上穿如此耀眼的衣服,无疑是在找死。

许多人死死盯着道士,舔着嘴角的血渍,心里已经盘算一会儿该如何宰掉这个碍眼的傻货。

是先砍头呢,还是先剁腿...

身披铁甲的大胡子贼酋更不会去在意一个无关紧要,身上没什么油水的道士,他的整颗心都放在了金棺村里小娘们儿软塌塌的胸脯和屁股上,除此之外,再盛不下其他。

“小的们,随本大帅杀进村子,男的全杀了,女的都抢走,一个也不要放跑了!”

“吼!”

随着大胡子贼酋振臂一呼,粤寇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扯着嗓子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蜂拥般冲向村子。

就在这时,李长清猛地睁开了双眼。

目光如剑,杀气彻骨!

“死!”

面对眼前一眼望不到边的贼寇,道人一声长啸,拔剑斩月。

锵——!

清亮的寒光冲天而起,斩碎雨幕,映出了每一个人惊恐呆滞的面孔。

剑气如虹,划破长夜,转瞬即逝。

接着只听“哐砰”一声,似有重物坠地。

围拢在四周的贼寇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首领大帅,那个身材魁梧披重甲的大胡子,戴着铁盔的硕大头颅高高飞起,被那道士相隔数十步之遥,一剑枭首!

滚烫腥臭的热血,断颈处飙出一道血柱,喷迸两丈。

下一秒,无头的高大身躯跌入泥中。

当场毙命!

静。

方圆两百米之内,数千人寂静无声。

贼寇们呆呆地望着这震撼神经的一幕,嘴巴渐渐张大,脸上还带着来不及退去的狰狞,脑海里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漫天呼啸的风雨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唯有喊杀怒吼之声从天边断断续续地传来,飘渺无迹。

金棺村前,与世隔绝。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大胡子贼酋的数百亲兵,见自家大帅猝然被杀,顿时血涌上头,红眼狂吼一声,举起手中寒光凛凛的刀兵,不要命地朝道人冲了过去。

人是一种奇特的生物,一定的恐惧虽会使其闻风丧胆,但恐惧一旦过量,往往会使人彻底失去理智。

比如此时这数百贼寇亲兵。

李长清适才擒贼先擒王,隔空一道剑气将贼酋枭首,本以为这群乱军会就此溃散,没想到对方不但不跑,反倒举刀向自己杀了过来!

心中杀气愈发浓烈!

“杀人者,人人得而诛之!”

冷哼一声,道人足底涌气,凝罡踏空而起,白衣仗剑,从半空俯冲而下,杀入贼兵阵中,势若奔雷。

剑光如雨,剑气纵横。

一杆铁剑过处,万般凶狠皆作空!

顷刻间,数百披甲持刀,悍不畏死的贼寇亲兵尽数身首异处,横尸当场!

鲜血将整个山坡染成了红色,腥臭刺鼻。

道人持剑凌虚而立,一袭白衣仍旧纤尘不染,犹如明月横空,煌煌不可直视!

“鬼...鬼啊!!”

惨绝人寰的嘶吼响彻四周。

不知是谁陷入崩溃,捏着嗓子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惨叫,方圆百米内的粤寇便如煮沸的水一般,彻底被道人神鬼一般的手段吓破了胆,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那道士是鬼...是鬼!大家快跑啊!!”

“救命啊!!”

“魔...魔鬼!!”

“......”

一时间,哭爹喊娘的喊叫声遍野,数不清的贼寇丢盔卸甲,弃刀扔枪,屁滚尿流地向最近的树林中逃去,告饶声、呼救声不绝于耳。

这些杀人无数的贼寇,此时已经彻底崩溃了,甚至连回头看一眼道人的勇气也没有,不管不顾地逃窜奔走。

泥泞的田野间人推人,人挤人,人踩人,乱成了一片!

李长清望着脚下的惨象,耳边回荡着众贼的哀嚎,心中并无半点怜悯。

肩膀上,元宝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见到眼前这无比血腥的场景,吓得抱着道人的脖子瑟瑟发抖。

轻轻抚摸了一会小猴柔软的毛发,李长清面上无情,挥手再度斩出两道悬月般的剑气,带走了数十贼寇的狗命。

其余贼寇见状,跑到更快了,心中惊恐到了极点,对前面挡路的袍泽抽刀狠劈,只为露出一条能逃出生天的道路!

有许多吓傻了的,见跑不出去,索性以头抢地,趴在泥水里装死,更有不少迷信之贼,把李长清当成了上天派下来惩罚他们的神仙,跪在地上叩首跪拜不已,乞求一条活路。

但这只是徒劳,任贼寇们如何讨饶,李长清只冷眼观之,一言不发。

这些人此时虽然摆出一副凄惨可怜的模样,却早已不是当年种地的老实庄稼汉了,多年的征战和杀戮,早就让他们脱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无辜百姓的鲜血,每一个人死得都不冤枉!

这些贼寇此时对李长清苦苦求饶,不过因为他手中之剑无可抵挡罢了,若换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些人心中可不会有什么良知可言。

原著中的金棺村众村民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挥剑将身下求饶之人尽数斩了,道人看了眼其余四散逃走的贼兵,并不打算去追,而是踏空缓缓向其余战场走去。

刚才被他击溃的一众贼寇足有几千人,已是整片战场中数一数二的乱军队伍,他们一散,金棺村前顿时空了一大片。

四周厮杀在一起的乱军很快便发现了这里的动静,但生死搏命关头,须心无旁骛,容不得半点分神,一个疏忽便会身首异处,自然无心去关注远处战事的发展。

对他们而言,杀死眼前的敌人,尽快逃离战场才是首要之事。

再待在这混乱不堪的血肉磨盘里,就算再勇武,也架不住冷枪暗箭,早晚会死在这里!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白衣道人踏空而来为止。

噌——锵!

白虹般的剑气横贯大半个战场,将一名正呼喊指挥的贼酋连同其身旁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亲兵齐齐腰斩,肺肝肠胃等内脏混着鲜血流了一地。

“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道士!”

“啊!!”

随着剑气如流水般斩出,乱军们割麦子一般倒下,越来越多的兵勇发现了异常,看到了空中耀眼的白衣道士。

在亲眼见识过道人,隔空杀人如宰稚鸡般的手段之后,没有一人还能保持战意,没人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在天上飞,而且随手一剑便会有数十人头落地。

极度的恐惧占领了他们的大脑,令在场所有的兵勇们窒息。

他们只得丢盔弃甲,狼狈逃窜,胸中满腔的杀意与暴虐几乎在瞬间,便化为了仓皇和惊恐,哭着喊着,不顾一切地逃向远方。

相信经此一役,那一道道如惊鸿般的剑气,必将给这些曾经杀人如麻的乱军兵寇的心中已烙下深深的阴影。

教他们想起此景,便再不敢拾起刀枪。

......

清晨,随着一声嘹亮鸡啼。

一缕阳光透过云层,洒在了大地上。

李长清拎着酒葫芦回到了金棺村的小院儿,神情慵懒淡然,一身道袍洁白如雪。

元宝趴在他肩膀上,正打着瞌睡。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昨夜一切安好。

......

喜欢盗墓从瓶山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