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年轻的馊子中字 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哈,镜哥,我又找到一枚!”

噗!

还真让她又找到一枚,方镜扭头远远地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圆形物体,不是钱币,还是能是什么。

但让方镜疯掉的是,梅卿若从冰凉的溪水中光着脚,就这样走了出来,大步来到篝火边,只见她裙衣高高卷起,那大长腿白得晃眼。

方镜咳嗽起来:“你,走,走光了。”

梅卿若低头一看,一声惊呼,俏脸红了一片,将衣裙放下,小声道:“反正你昨晚也,也看得差不多。”

噗!

什么叫看得差不多啊。

不要污蔑我。

方镜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到方镜窘迫的样子,梅卿若嘴角微微一场,露出一丝狡黠。

在火边中她看了看手中的古钱币:“呀,这一枚上面的字不一样,不是咸丰重宝,而是咸非通宝。”

方镜接过来看了看:“的确是,价值低了不少,不过也值三四十万,可以了,你这两枚可以在三线城市买套房了。”

“哈哈,运气真是好了,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我的好运就来了。”

梅卿若站在篝火边,情不自禁地在火边转了个圈,俏脸娇艳如花,一时间,方镜看得痴了,移开了目光。

“镜哥,我再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

方镜叫住了她:“服了,你可别冻坏了,这晚上视线不好,明天找也来得及。”

“也是!”梅卿若点了点头:“镜哥,晚上我们一起睡觉!”

“哈!”方镜沉声道:“卿若,你这是在调戏我么?”

梅卿若知道自己的话有所不妥,小声道:“我是说直升机空间挺大,我们两个人睡得下,反正你又不是别人,江湖儿女不居小节,镜哥,你是不是想歪了?”

方镜哑口无言。

你说得好有道理。

我能不想歪?

方镜心中又有一丝感动,马上反应过来,这妮子,对她是无比的信任,将来收为弟子,她的信任度怕是很高。

“要是夏天就好啦,可以水里游个泳什么的!是吧,镜哥!”

“好吧,你说得对!卿若,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怎么爱说话,冷冷的酷酷的,怎么现在,有点话痨!”

“讨厌,你才话痨!”

“呵呵,当时你给人的感觉是一言不和就要动手,恨不得把所有人揍一顿,现在,似乎变得温柔妩媚了。”

梅卿若幽幽地说道:“难道,你没发现,我的温柔妩媚亦或是其它,都是只对镜哥你一人而已。”

呃!

方镜你真是嘴欠啊。

说这个干嘛。

梅卿若还是原来的那个野性十足的梅卿若,她只是把他方镜当成了自己人,信任他,才表现出了女人隐藏的特质。

只为他一人!

哎,这是何等幸福的烦恼。

晚上,方镜打算在驾使室椅子上过夜,两个椅子一转,靠在上面对付一晚就行了。

男人,就是得对自己狠一点。

这时,机舱内,传来梅卿若幽幽的声音:“镜哥,你真的不过来这里睡,空间挺大的,被子里好暧和。”

呃!

方镜往后瞅了一眼,心血上涌。

梅卿若正趴在厚厚的床垫上,床垫上还放了一层棉絮和毯子,被子被她踢到一旁边,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枕头上,两支小腿弯曲由上,像美人鱼一般,调皮地来回晃动着脚丫,穿着吊带睡衣她呈现惊人的弧线,很是诱人。

因为灯开着,方镜居高临下,看着离他不过两米的梅卿若,一眼就看到睡

新婚年轻的馊子中字 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衣领口那惊人的两团白光与深深的峡谷。

真的好有料啊。

36D的大杀器。

方镜的呼吸变得急促。

脑海中有个小怪兽在叫唤,过去,过去。

呼!

他这是要真过去了,和梅卿若共盖一被,天雷勾地火,他绝对会控制不住自己,把梅卿若这颗仙玉般的大白菜给拱了。

那怕是隔着距离,他都感受到梅卿若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方镜忍住了,关了灯:“睡觉,明天见。”

方镜

新婚年轻的馊子中字 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把空调给关了,毕镜,这直升机和汽车之样,烧得是油,在封闭的空间内,长时间,人体会中毒。

“咯咯”梅卿若一声轻笑,似乎看到方镜眼里的火焰:“镜哥,真是厉害了,妹子佩服得狠。”

方镜没有答话。

没想到的是,梅卿若摸黑将一个毯子给扔了过来,上面分明带着她的体温。

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哦,不是,再来一遍。

真是个贴心的小妖精。

方镜寻思着,以后得在在空间手环小世界中放些露营用的东西,什么躺椅之类的。

大年初二的清晨,在清脆的鸟语声中,美美地睡了一觉的梅卿若率先醒来,她从被子里爬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架驶室椅子上的方镜,突然间有种心疼的感觉。

镜哥,真是个好男人。

她弯腰穿过小门,站了起来,来到方镜身边,看着方镜那帅气的容颜,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方镜的脸蛋,很滑很细腻,不比她的皮肤,还真有一点小白脸的潜质。

梅卿若轻轻一笑,然后用手捏住了方镜的鼻子,方镜醒了过来,一看是她:“卿若,我睡得正香,这下好啦。”

“你去后面躺回吧,你这样睡怪辛苦的。”

方镜揉了一眼眼睛:“这不是还早么,你不睡了。”

“睡饱啦!”

方镜点了点头,抱着毯子,来到后面,把衣服脱了,只穿了个大裤杈,钻到被子里。

被子还是暖和的,枕头上被子上弥漫着女人的气息,分明是梅卿若身子味道,方镜手一伸,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拿出来来一个,竟然是一件咖啡色的抹胸,忍不住闻了一下。

香香的。

“好闻么?”清冽的声音从前面响起。

呃!

他仰头一看,发现前面梅卿若正看着他。

这特么就尴尬了。

“卿若,这是误会,我是无意的,你信么?”

没料到梅卿若幽幽地说道:“没想到,镜哥还有这个癖好。可是,我本人不香么?”

哈!

方镜剧烈地咳嗽起来,很老实地闭着眼装睡。

大佬惹不起啊,惹不起,本教授还是老老实实地之补觉,昨晚确实没睡好,美人在侧,这咱睡得着。

梅卿若披上方镜的大衣,穿上放在驾驶室方镜的运动鞋,打开了门,爬了出去。

看着山上面的红日,梅卿若自言自语:“真的是山清水秀哦!好想,就这样,待在这里一辈子,和镜哥在一起,想必会很幸福吧!可是镜哥,总是和我保持距离,心有点难受哦!”

喜欢开局成为学术泰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