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家族大混战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这一震动,就如旋涡中一下出现一个完全不同的频率干扰,瞬间打断已经形成牵引力的周围粒子。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气流涌动,滚烫的热浪,从魏合身上辐射开来,几乎将周围摆设都烘热。

床上的纱布被热浪吹得不断翻飞,空气越发干燥,宛如被火焰烘烤一般,发出咔咔细微声响。

这是魏合修行焚天真功后,导致自身携带有一股燥热属性。

这对于外人来说,就是极强的热毒,但对魏合自己,反倒是能搅乱外界清凉粒子的那一份外力。

呼....

魏合长长吐出一口气,这一口气足足持续了十多秒。

宛如狂风般,吹得房间内诸多东西微微晃动摇摆。

感受到外界的粒子不再进入体内,魏合这才松了口气,解除五转龙息。

他的体型也迅速恢复正常。

“那种粒子....到底是什么?真界...到底又隐藏什么秘密?怎么感觉,那些粒子仿佛有着某种活性....”

魏合心中隐隐有些发毛。

虽然那些神秘粒子,并没有展现出明显神智,但之前试图涌入他体内时,散发的模糊贪婪之意,他还是感受到了。

‘看来,解决掉这次麻烦事后,也该仔细研究下,这真界,到底是如何形成来历了...’

心思恢复,魏合再度观察自己体内情况。

“咦!?”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此时的真劲,一直以来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的真劲,居然,在这时,往前推进了一截进度。

如何判断还真劲是否推进,其实很简单。

魏合修行还真劲的功法,乃是玄妙宗的玄锁功。这门功法主以封印为主,劲力极其内敛,每一丝劲力都相当凝练。

所以,有任何进步,都能很清楚的直观看到。

此时魏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玄锁功,居然平白的往前推进了一点,虽然不多,但确确实实有了明显进步。

具体表现在,劲力总量多了一些。

魏合若有所思,惊喜之下,他又查看真血。

焚天真功这边,再运转真血层次的路线和心法,已经没有用了。

反而魏合尝试了用神力层次的路线心法,清晰的感受到了,体内层层叠叠的浑厚血脉气血,在功法的调动下,开始被染上一层层灼热气息。

“果然进入神力境了....”魏合微微恍然。

“看来,是我的真血境界,超越了真劲,所以强行将整体上限破开一截,导致真劲的上限也提高了。”

魏合很清楚,自己原本真劲资质就只有全真一步。没办法继续往上。

但有了真血这边的底子,强行从血脉这个路线,将自己对真界的认知感知,提升到了更高层。

这才导致,自己在真劲侧,能够自然的感知更深真界。

从而身体发生反馈应激性质变,然后才出现真劲提升。

“这是真血带着真劲强行往前跑啊....”魏合心中感叹。

他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等情况。

只是感叹之后,他又有些愕然发现,这样的提升并非没有代价。

他的总元血,总量下降了一截。

这代表着,这样的提升,是用消耗自身总潜力,作为代价提高的。

若是寻常武者,一起同修,怕是原本能修到金身的,这么一搞,顶多元血修到神力就枯竭了。

但魏合是谁。

有破境珠在,元血不断利用散功刷量,根本不用担心元血总数不够...

“还好...没有脱离之前的掌握....神力境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之后的殿前演武了....”

魏合活动了下双臂,感受到身体比起之前有所不同的变化。

他心中越发对演武充满期待。

到了他这个程度,除开宗师,其余已经再没有任何人,有值得他交手的价值。

毕竟神力境,就算是普通中等血脉武者,达到这个层次,也会提升至少二到五万斤的力量。

而魏合的破限级,自然更多。而且还是两门血脉!

另外,还有两次的血脉强化机会.....

夜幕中,没有灯光的卧房里,魏合双眼隐隐泛出醒目的红光。

他几乎没有犹豫,全部把这两次强化机会,都堆在了防御上。

*

*

*

大月二十年三月。

一年一度的举国九州英杰大考,再度开始。

来自九大州的诸多顶尖高手,纷纷汇聚王都,试图争夺能够殿前演武的至高资格。

大月施行民间禁武令,所以能够习武的,几乎都是军方,佛门,和其余官方机构成员。

所以这场大考,本质上,其实是大月内部自身官吏兵将的一次升迁考核变化。

能者上,无能者下。

这便是大月一直实施的核心体系。

当然,前提是大家都是真血贵族。

咚~~~!

悠远古老的鼓声,从王都最高的帝辛塔顶传来。

定元帝高高立于塔顶,将手中的鼓槌交给身旁力士。

他敲响第一下,之后则由力士继续后续鼓声。

晨光从远处云间透出,绽放万道金芒。

无数的金色阳光光柱,宛如实质般,投射到整个王都。

咚。

咚。

咚。

咚。

沉重古老的鼓声,从整个王都的最高处,最顶端不断响起。

这鼓声由站在大月敌国最高处的那一人,亲手开启,同样也是开启大月帝国新的一年篇章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家族大混战

辞旧迎新,这便是月鼓之音对于整个王都的含义。

定元帝举目眺望,从数百米的高塔上,可以清晰看到。

王都周围,四扇城门打开,一道道庆典的祝贺人流队伍,正宛如四条花色巨蟒,缓缓爬入灰白的王都建筑群。

嘭!

天空开始炸开一道道金色烟花。

地面四支队伍中,被驾驭着的一头头异兽,体型巨大的纷纷仰头长吼。

三米多的巨蜥,近四米的独角蛮牛,十多米长的纯白巨蟒,纷纷在真血贵族们的驾驭下,拖动车驾,朝着王都中心的王城赶去。

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会。

是大月举国考核升迁的重要大典。

远处天边,淡金色的云层中,此时缓缓俯冲下来,一队队骑乘着宛如翼龙一样灰色巨鸟的长枪骑兵。

骑兵们列队,从王都上空飞过,洒下大片粉色花瓣。

“天佑我大月!!”定元帝张开双臂,帝袍随风鼓胀,浑厚的声音随着风,传递到大半个王都。

“吾皇万岁,万岁,万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家族大混战

万岁!!”

顿时间,无数排山倒海的声浪,从王都各处汇聚起来,一开始很杂乱,但很快便形成一道整齐的声浪。回荡在整个王都上空。

声浪一连响起三次。

帝辛塔上,定元帝身形缓缓膨胀变大,很快便达到近六米的高度。

他庞大的身躯往后靠坐下来,坐在塔顶安置的坚硬石椅上。

手掌轻轻一扭,顿时座椅上扶手发出咔咔机关声响。

整个石椅迅速下沉,很快消失在塔顶,带着定元帝,朝下方坠去。

远处,靠近王城宫殿群的一处街区上。

魏合将眺望帝辛塔的视线收了回来。紧了紧衣袍,缓缓往前走去。

他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步行,一路观赏,一路朝着王城宫殿靠近。

和他一样选择的,不在少数。

大量真血贵族们,武将们,有不少领着自家后辈,一遍遍的叮嘱着他们,说着诸如‘考核需要注意哪些事项。如何才能完美正常发挥自己水平。如何才能放松不要紧张’等等之类的话。

这一年一次的大考,不仅仅是普通的考核,还是普通下级真血贵族,能够往上攀升的重要渠道。

魏合独自一人,缓缓行走在热闹宛如沸腾的街面上。

车道上一辆接着一辆的异兽花车,连续不断经过。

这些花车很多都做成了一头头巨大异兽真兽的外形,但实际上,都是普通民众用来过节庆祝的花头。

异兽花车大多是用普通家畜皮毛制作,甚至有的干脆就用泥巴捏制而成。

路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摊子,所有店铺也都打出了各种折扣的牌子。

这是一场狂欢,独属于王都的狂欢。

无数来自九州各地的英杰,连同他们的随从奴仆们,在这里停留的每一秒,都会花费大量的财物资源。

这些都会给王都人民带来巨量的财富利润。

不多时,魏合尽管走得很慢,依旧来到了宫殿群的正门大入口——荣兴门。

“几日不见,没想到你当时居然也能闯过那么多关卡,也是难得。”

忽地一道声音从不远处飘来,魏合转眼看去,却是看到木诚威,正和他一样,穿了简单的黑袍,遮掩住自己外形,从一处街区口孤身走出。

他目光注视着魏合,从容平静,完全没有任何忌惮之意。

似乎根本不在意之前魏合击溃韩综的战绩。

魏合一言不发,只是视线看向他。

“有意思。”木诚威微微一笑。他倒是没想到,从对方目光眼神来看,魏合居然还有底气和他叫板。

或许他现在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很强。却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虽然对于王玄的双血脉觉醒,他也有些惊讶,但若是以为这样就能赢,那就太小瞧他了。

他很期待,一会儿演武时,王玄那张古板脸上,会呈现什么样的表情。

想象就真的很有趣啊。

呼!

宫门外的广场上,一个正在表演杂耍的艺人,正张口对着天空喷出大片火焰,赢得一片叫好。

火光将魏合和木诚威两人的面孔,都映照得一片淡红。

两人交换了眼神,都从对方眼底看出一抹深藏的镇定。

两人各有底牌,到时候上台,就看谁的底牌更强,更多了。

深层的东西,没有展现出来前,没人能看得出本质。

起码表面看来。魏合和木诚威的气息相差不大。

“希望你一会儿还能保持这么冷静。或者说,击败了那几个寻常角色,就让你自信膨胀到这个地步了?有趣。”

木诚威微微失笑,不再将目光落在魏合身上,而是将其当做空气,转身走向荣兴门入口。

他自信自己比王玄展现出来的实力强得多,如今视线都汇聚到王玄身上,不过是因为他这边的对手,不足以让他展现出更强的实力。

并不代表,他比王玄弱。

很快,等着吧,很快,当他在演武上彻底废掉王玄,所有人就会知道,他真正的天赋有多强!

“这一次的演武胜负,会从中选出聚沙军的军阵统帅武将。”

魏合身后,李蓉的身形缓缓走出,低声道。

“也就是说,你和木诚威,两人中,必然有一个,会成为聚沙统帅。”李蓉轻声道。

“木诚威也有资格?”魏合一愣。

“妥协罢了。”李蓉淡淡回答。“当然,圣上实际上看重的是你。所以,不要输。”

“明白。”魏合点头。他已经决定了,演武会上,当场打死木诚威。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