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佛 只想和你睡1v+1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如果不能挂钩中原,吕宋自己一边玩,就算还能继续跟海东诸国和海南诸国做生意,那也会很惨。

秦琅也没打算什么都搞,利用自身的资源和技术优势,搞点有竞争力的优质产业做拳头,比如说采矿冶炼,铸币,再比如说捕鲸制蜡,或是伐木造船这些。

其它如丝织这样的产业,秦琅暂时不打算碰,既没产业优势,也没技术优势。肯定搞不过苏杭诸地。

但可以搞搞转口贸易。

甘蔗种植,白糖生产,以及棉花种植,棉花纺织这些,秦琅认为可以搞。

茶叶啊瓷器啊盐当然也能搞,但很难有什么产业优势,所以立足于自给就不错了。

未来,秦家的玻璃和香水产业,秦琅可能会慢慢转移过来。

只要手里头有那么一两项拳头技术产业,其实就足够吕宋长远发展了。

中原的这边,秦琅已经没太大兴趣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吕宋,这片宝地,正待开发,可以任意挥洒,未来不可限量。

坐有轨马车一路到达丹江水库,远看犹如一片海,碧水蓝天,那般的美丽。

在水库特意停下来休息了几天,坐有轨马车跟坐火车差不多,根本不累,大车厢里就跟房车里一样。

不过这里风光好,下来活动筋骨,钓钓鱼,搞搞野餐其实很不错。

这年头,鱼基本上都是野生的,丹江水库里的鱼就更美味了,没有半分土腥味,虽不比泰山的赤鳞,却也相差不多。

丹江水库玩了几天,便干脆换乘船直接驶入襄阳。

“三郎,朝廷跟新罗打起来了。”

刚入襄阳,就有人来迎接,并报告了他一个最新的消息。

“跟新罗打起来了?”

秦琅有些意外,苏定方不是不识大局的人啊,如今朝廷灭百济后,首要之敌仍是高句丽才对,然后是迅速平定百济地方啊。

这个时候,刚刚还出兵数万为大唐协攻百济的新罗,仍是盟友,怎么打起来了?

“我记得新罗新国王金胜曼接受朝廷派去的使者册封后,还十分感激,甚至还上表称已下令新罗全国臣民,皆改服中国衣冠,又送来丰厚贡品,怎么却突然打起来了?”

原来,新罗虽然之前一直对大唐十分恭顺,也不过是远交近攻的策略,贞观初时,新罗几乎是被倭、百济、高句丽轮番殴打,一个朋友都没有,日子过的相当不顺。

本来以前新罗曾跟百济结成同盟共同对付高句丽,结果后来新罗人眼红百济夺下的汉江流域的肥沃土地,马上翻脸出兵,趁百济战后虚弱之际,抢夺了汉江流域,这可算是彻底的得罪了百济了。

虽然后来百济王不服,引兵来战,结果还被新罗连国王都斩杀了,百济实力大弱,可百济也干脆就破罐破摔了,同时向倭国、和中原称臣进贡,换取支持。

欲佛 只想和你睡1v+1

甚至主动与高句丽达成和解,就为了专心对付新罗。

而倭国呢,跟百济联盟后,自然也可放手登陆半岛,跟新罗争夺任那地区,高句丽也时不时的南下干新罗一下子。

所以到贞观初,新罗确实是四面楚歌,只好寄希望于中原大唐能够出兵高句丽,帮他牵制下北边的压力,好专心继续打百济。

这个策略还是不错的,大唐确实干高句丽,干的不要不要的,甚至还直接跨海来灭了百济。

不过唐灭百济,这并不符合新罗人的利益。

甚至唐灭高句丽,他们也并不希望。他们期望的是唐朝跟隋朝一样,跟高句丽在辽东死磕,然后磕个两败俱伤,这样高句丽就不能再威胁新罗,甚至新罗还能再从高句丽身上撕扯下几块肉来。

唐灭了高句丽,那他们就得担忧那个远方的盟友,会变成身边的强敌。

当百济被灭后,新罗人其实惶恐万分。

朝中实权派金瘐信坚信唐朝下一步灭高句丽,然后再一下步就是灭新罗了,这是必然,他们不会在灭掉高句丽和百济之后,还独留一个新罗。

恰在这时,新罗发生毗昙叛乱,女王德曼去世,新罗因继承人的问题再次争斗起来。

金瘐信支持自己的妹夫兼岳父金春秋。

结果唐朝天子居然册封了胜曼为新国王,要知道,当初德曼派春秋入大唐朝贡,其实就是跟李世民商量新罗继承人的事情,李世民也基本上是同意了春秋的。

但现在皇帝李胤不顾之前答成的默契,直接立了胜曼。

更让金瘐信等不满的是,唐天子竟然直接把百济设为了经制州县,要大搞移民,连羁縻统治都不愿意。

这让金瘐信等人越发认为,唐朝以后肯定会对新罗出兵。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李胤派了位宦官到百济做监军使。

皇帝让苏定方率军北上,负责扫荡熊津江以北的百济各地,并在完成任务后屯兵汉江一线,随时准备越江攻入高句丽。

而熊津江以南的百济故地,皇帝交给了副将王文度。

王文度接到旨意后,马上派人去见金瘐信、金春秋二人,让他们撤出百济,将先前攻占的百济尔礼城等二十余城交接过唐军。

金春秋派人见王文度,提出说这些城池曾经属于新罗,如今新罗军收复,自当归新罗国,同时还向王文度请求,希望把早年叛投百济,协助百济人攻破大耶城,害死了自己女儿女婿的新罗叛徒毛尺、黔日二贼交给新罗处置。

但这个要求被王文度拒绝,理由是这二人在唐军攻百济时,已经暗中归顺唐军,并献城投降,归顺有功,如今已被授封大唐官职,岂能交给新罗。

王文度还喝斥新罗使者,让他们回去转告金春秋二人,命令新罗立即交出占领的百济城池,否则大唐将扫灭新罗。

他还向新罗下达了粮草任务,要求新罗提供车两千辆,米三万石供唐军。

本来还犹豫不定的金春秋得到这个回复后,愤怒的决定与金瘐信一起反抗大唐。他的女儿被那两内奸暗死,他曾经对天起誓,这辈子要为女儿复仇。

况且,德曼女王曾和唐太宗达成了默契,支持他继位,可如今却来这一手,这让金春秋彻底失望。

他拒绝交出占领的二十余城,并派人四下联络百济地方将领豪强,暗中煽动他们起兵抗唐。

在金瘐信和金春秋的暗中煽动下,甚至是提供粮草器械的支持下,百济南面各郡州迅速的燃起了反抗斗志。

金瘐信甚至伪装进入豆率城,与百济诸将起誓结盟,并充当他们的军师,另一方面金春秋也派出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分统新罗兵马易换掉新罗军袍进入百济各城,协防助守,假装百济兵。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新罗铁了心要反唐了。

不过此时的金春秋毕竟不是国王。

新即位的金胜曼与贵族会议和白议会下令金春秋金瘐信二人遵从唐朝旨意,交出城池,并调运粮草助唐,且出兵协助扫荡百济。

结果王令传下,金春秋根本不予理会。

他直接就带着三万兵马返回王都金城,利用其功绩威望,兵不血刃的就控制了王城和朝廷,实际上夺取了新罗控制权。

金春秋坐镇王城,而让金瘐信在前线联合百济抗唐,虽还没公开打出反唐的旗号,但却在利用百济人以复国为号召反唐。

对于礼任等二十余城,金春秋也都让新罗守军换上百济旗号,谎称城池皆被百济人夺取。

至于说粮草器械这些,也推说被百济人阻隔交通,反正就是各种推脱。

要求新罗派兵协助讨伐百济余部,新罗也只是答应却不见出兵。

欲佛 只想和你睡1v+1

王文度恼怒之下,直接就斩了一个新罗使者,让随从带着这使者首级回去,警告新罗,指责他们失期违约,并威胁再不运输粮草和派兵从征,他将亲自带兵去新罗问罪。

紧接着,朝廷这边,李胤明显也对新罗的行为十分不满。

所以他下了一道旨意。

以新罗地设鸡林都督府,授新罗王金胜曼为鸡林州大都督,又召金春秋入朝。

事情到了此时,半岛南部,唐罗两军已经从盟友到离心离德,而百济也在金春秋金瘐信的支持下,越发团结,复国口号喊的震天响,不仅坚守城池,甚至还开始袭击王文度的唐军。

大唐当然也不傻,事到如今,也已经查明了新罗发生的变化。

李胤在朝堂上勃然大怒,直接下令把金春秋留在洛阳的质子金仁问关入监狱,同时削掉赏赐给金春秋的官爵,下诏细数金春秋叛上作乱,囚禁新罗王,反叛大唐等诸项罪名,然后下诏令王文度率兵讨伐新罗。

“王文度挂帅讨伐新罗?为何不是苏定方?”

“圣人让苏帅北上,配合李绩灭高句丽,而平百济讨新罗的任务交给王文度负责。”

听到这里,秦琅不由的摇头。

估计洛阳宫里,李胤还在那里洋洋得意,新罗这些岛胡,太沉不住气了,大唐轻松的就让他们跳起来反了,正好一起灭了。

可秦琅看他的部署,也太过儿戏轻敌了。

不管如何,百济名义上灭了,但他不搞羁縻直接就地图开疆,这就导致百济现在是个泥坑,这个时候北边还在跟高句丽打仗,又把新罗赶到对立面成敌人,这是要在半岛上跟三个国家一起为敌。

大唐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同时对三国开战,毕竟是跨海,这已经快四月了,马上就是夏季雨水多发季节,可不好打仗,粮草辎重运输等也不方便。

就算能打赢,估计这回也得凭白增添许多不必要的伤亡损失。

这仗哪有这样打的,李世民好不容易积攒这么点家底,他就这样胡闹挥霍。人家李世民一代战略大家,当初亲征高句丽,也是非常小心谨慎,不敢半分胡来任性的。

瞎基巴乱搞啊。

不要又搞成历史上那样,费尽艰辛拿下百济和高句丽,最后却便宜了新罗了。虽说如今局势不比历史,李世民在位时拳打突厥脚踢铁勒,吐蕃更是刚抬点头就被摁下抽筋剥皮了,西突厥如今也被肢解了。

按说,应当不会有什么还能威胁到大唐的势力,不会让大唐急忙从辽东抽调兵力,以致让新罗有机可乘。

但有些事情也难说,就好比当年杨广征辽时,大业七年时的隋朝,不也是四方臣服?

这位天子,行事还是这么激进啊。

还以为他那几年监国当的,已经收敛了心性了。

不过也是,若不是本性未改,也不会一继位,就急着把顾命首辅给逼走了。

妥妥又是一个杨广啊。

“新罗真是愚蠢,本来从征百济有功,朝廷随便赏赐点,也够丰厚的了,结果居然夜郎自大,还敢跟大唐乱吠,这不是找死吗?”

“朝廷已经下令,要封锁新罗,禁止对新罗贸易了。”

秦琅听着这位管事那轻松甚至带着嘲讽的话,也知道这可能应当是眼下绝大多数人对于新罗反叛的看法了。

所以李胤这个时候出手干新罗,多数人觉得没什么不对,小小新罗也敢欺压到大唐头上?

当然是直接拍过去。

一个小小的新罗,不就跟百济一样,一战而灭吗?

秦琅听说朝廷已经下旨封锁新罗,禁止对新罗贸易,头有些疼。

先是高句丽又是百济如今又加上新罗,这海东的贸易,一下子就差不多没了,对于如今刚起步的吕宋来说,这种地区性的战事,带来的贸易动荡,实在是太大了。

这意味着吕宋将失去一个重要的贸易市场。

秦家才刚在倭国筑紫拿下了一块地,正在建租界自由港呢,这自由港可不仅仅是面向倭国的,还是要做朝鲜半岛生意的。

现在整个半岛上都打起来了,朝廷禁止贸易,这对秦家的唐津自由港来说,打击很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好在倭国这回聪明,没有被卷进去,否则秦琅的那些投资估计就打水漂了。

想及此,他也没心思再一路观花赏景了,决定女眷们按原行程慢慢走,他先一步赶回吕宋去。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