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夜堵着h 蜜芽.miya188.coo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我不赞同你去齐都!”明昭窝在她怀里喘息不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事关小命,我不希望你去冒险。”

周承颐揉搓着她的小手,“好!我不去!”

“真的?”明昭难以置信的从他怀中抬头,她还以为要摆事实讲道理的游说很长时间呢!就这么轻飘飘的答应了,她怎么心里反而更不踏实了呢?“你不是在唬我?”

周承颐道:“眼看着大婚在即,盼了这么久,你觉得我会为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而委屈自己吗?现在,所有一切事宜都必须为咱们的大婚让道。”

明昭就又重新窝回他的怀里,“反正,你要是敢让只大公鸡娶我,我就立马跑路。这次跑了,就不会让你找到了。”

“什么叫大公鸡娶你?”周承颐手臂收紧。

明昭眼神闪烁,“有些地方的习俗,新郎不能出席婚礼的时候,不都是弄只大公鸡来代替拜堂的吗?”

反正从前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她想想都有些惊悚。

周承颐脸一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会有这样的陋习?弄只公鸡拜堂,这不是不把新娘子当人看吗?新郎不能参加婚礼,就不能延期?”

“你想延期婚礼?啊!”明昭猛的抬头,就撞到了他的下巴。

周承颐顾不上自己下巴上的疼痛,忙去揉她的头,“瞎想什么?就算你想延期,我也不会同意的!”

明昭去扒拉他的手,“别揉了,头发乱了,等会儿出去没法见人了。”

周承颐低笑,“不怕!你忘了,我很会给你梳头的。”

“不要!”明昭忙从他身上挣脱开来,“发型换了,岂不是更有欲盖弥彰之嫌?”

“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媳妇儿,就是亲近了,又有谁敢说什么?”周承颐理直气壮的道。

明昭瞪着他。

周承颐起身喊了小厮进来烤红薯。

明昭在心里叹气,突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自己这个新新人类,在古代生活了七八年,竟是已经被洗脑成功的在乎起别人的眼光了。

这是该夸自己入乡随俗的适应力好呢?还是该好好的批判一下?

周承颐见她出身,干脆拉她在火炉边坐了,“我努力走向高位,不是为了束缚你的,而是为了给你更大的自由的。你可明白?”

明昭愣愣的把视线移到他的脸上,“承颐哥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好男儿建功立业,抛头颅,洒热血,不该是为了天下苍生黎民百姓的吗?”

周承颐拿起火钳子,拨弄着火炉里的炭,“我当初可没想那么多,就想着给你撑起一片天。你要为我打造一座城,你做到了,但我想的却是,以我们家商户的身份,是护不住那座城的,更有

整夜堵着h 蜜芽.miya188.coo

可能护不住你。所以,我必须有个官身。通过科举这条路太慢,哪怕中了状元,都得从七品做起,想要位高权重,没有个十年二十年的,基本上熬不到。”

“所以,你就入了军营。因为武将上升的路子是最快的。”明昭接过话道。

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这样的肺腑之言,他还是第一次对她袒露。

她一直都以为,男人的拼搏之心,大都是自己的事业心在作怪。

竟是不知,他流血流汗以性命相搏的,只是为了给她一片安稳的天空。

她得承认,他当初说她是红颜祸水,确是名副其实。

周承颐道:“但我还是成长的太慢了,让你在外颠沛流离了这么久。以后不会了!”

明昭坐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你已经把我保护的很好了!过去三年,那可不叫颠沛流离。我心甘情愿想为你做点儿事情,而不是找个地方窝着,除了日夜担惊受怕,就是吃吃喝喝。而且,我敢做这个鼠大王,还不是你给的底气。我所用的人,全都是你留下的呢!没有了他们,我可谓是寸步难行的。”

周承颐反握住她的,“那些日子,我可是日日的担惊受怕的。不然,我也不会把北蛮打的那么狠了。就是想着速战速决,好将你接到身边,结束那种心慌意乱的日子。”

明昭歪头靠在他的胳膊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都尽量低调了,你却非得把我拱上祸国妖妃的位子,我怎么敢当啊?”说着俏皮话,声音却是哽咽的。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已经悄悄地为她做了那么多。

周承颐用火钳子翻着红薯,“就你,还低调呢!先是打造了一座凤凰城,然后做了大齐和南吴都恨得牙痒痒的鼠大王,现如今,更是要在北地整一出学术风潮……你就是一个注定要走在浪尖的人。所以,我若不站在高位,如何能跟你比肩?”

明昭更紧的抱住了他的胳膊,“承颐哥哥,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好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周承颐笑,“以身相许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明昭也笑了起来,“你真是太好满足了。”

从凤凰城开始,她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想要报答他的。结果,阴差阳错,她做的越多,他却想要给予她的更多。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培养成了常胜将军还不够,还成了王府的世子。这应该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吧?

红薯没等着烤好,王爷那边就派人来喊了。周承颐拉了个脸,老大的不情愿,还是明昭又亲又抱的将人安抚了好长时间,才总算把人哄走了。

回到王妃的住殿,岳氏和崔氏正在说着邹家的事情,明昭进去后,倒也没避讳她。

“邹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吧?”崔氏问。

岳氏道:“那邹府尹是个长情的人,只娶了邹夫人一个,府里也没有别的女人,连个通房都没有。邹夫人膝下,又只邹素素一个女儿。这个女儿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只怕夫妻俩要受不住了。”

明昭抿抿唇,“邹素素病的很重吗?这一病,有两个月了吧!”

看岳氏的担忧,邹素素此病,不是王府的意思。难不成邹素素此病,并非是赏梅宴的后遗症不得不病?

喜欢我在古代当团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