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影院免费观看视频 good电影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追猎者看着瑟瑟发抖的小鱼干,这一刻倒是有些不解:

“你在害怕死亡?”

“怕……不怕,我不怕你,怕的!不怕!”

小鱼干保持着一种随时能够后退的姿势,但又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怂的有气势一点。

追猎者感受着来自这个女人的恐惧:

“七百年来,我虽然不断的狩猎你,但你给我的感觉,应该也不像是活的多自在的人。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我不想死,你走开。”

追猎者不会走开。

小鱼干也的确不想死。

她可以一直等待白远,也能因为白远的抛弃而难过,也可以为了白远忍受巨大的痛苦。

但她不是那种因为某个人死了,就放弃生命的人。感受着追猎者的杀气,小鱼干自知在劫难逃,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引颈就戮。

她抬起手,一道又一道的漩涡出现。

但下一秒,追猎者露出凶怒之色,业火瞬间奔涌而出,直接笼罩了小鱼干用于逃脱的漩涡。

小鱼干知道跑不掉,便在这个时候,停下身来。

她很恐惧。

而追猎者虽然是猎人,却也知道这个女人并不简单,破坏可比创造容易得多,在他看来,小鱼干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捕捉的猎物。

七百年来,他从无数记忆体身上,得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能力,但小鱼干始终能够躲过他。

“你一定要杀我吗,你能先去杀其他人吗……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乱了……有很多你要猎杀的人。”

生死关头,小鱼干倒是学会了一点嘴遁的本事。

但追猎者冷笑道:

“你又怎知我没有在外面?”

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追猎者自从触碰到了小鱼干后,就掌握了一部分小鱼干的力量。

记忆就不再流失。

所以小鱼干对于追猎者的了解也十分有限,无法通过记忆去解析这个人。

“什么意思……你明明在这里啊。”

追猎者没有更近一步解释,只是说道:

“你的时间到了。”

小鱼干在想自己应该如何让这个人多吐露一些真相。但她想不出来,害怕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

而随着业火再次围绕在追猎者的身边……小鱼干知道,自己只能战斗了。

她张开双臂,始终楚楚动人的脸,这一刻也表现出一种坚毅和决然。

“死!”

“才不要死!”

业火席卷,疯狂的火焰像是要吞噬小鱼干,比起最初面对白雾的时候,追猎者对于这股力量似乎使用的更加熟悉!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

小鱼干的身体停留在原地,这一次,她克服了恐惧不再逃跑,转而决定使用自己的力量来对抗敌人。

强大的业火竟然被某种未知的力量压缩!

不仅仅如此,就连整个空间也在坍缩!

就像是液体在某种力量下被直接挤压为固体!

恐怖的精神力让追猎者能够感觉到,浩瀚的世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强大的业火,被压缩为一颗红黑色的火球,随后火球轨迹扭转,向着追猎者而去。

“真是惊人的精神力……竟然能够直接以精神力让空间和能量进行如此夸张的扭曲剧变。”

追猎者的强横肉身,也被这股力量波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颗毁灭性的浓缩业火……朝着自己飞驰而来!

但就在这一刻,在小鱼干展现出了压倒性力量的时候,追猎者轻声说道:

“结束了。”

黑色的藤蔓忽然从地底破土而出,将小鱼干的脚踝缠绕住,藤蔓带有尖刺。

这些尖刺刺破了小鱼干的皮肤,将其白玉般的脚踝刺得鲜血淋漓。

而藤蔓还在不断的往上攀爬,如同蟒蛇缠住猎物!

业火很强大,却被一

大地影院免费观看视频 good电影

道裂缝挡住!

“精神力过于强大,战斗经验过于稀少,猎物终究是猎物。”

小鱼干带着愤怒的眸子,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失去了焦距。

坍缩的空间,也如同被压缩的玩具一样……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恢复。

天地间忽然出现了数百只兀鹫,它们有着狼鹰一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女人。

群鸟飞来!

小鱼干在痛苦中大喝一声:

“滚开!”

能够瞬间吞噬血肉的地狱兀鹫……在小鱼干惊怒的瞬间,全部化为了黑烟……

可正如追猎者所言,小鱼干的战斗力惊人,战斗经验却少的可怜。

为了不让小鱼干对付藤蔓,他召唤出了地狱鸟,来了一次佯攻。

换做别的对手,必然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小鱼干意识不到。

她的双腿满是鲜血,最终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而同时,追猎者也感受到,自己获得了更多来自于小鱼干的能力。

他像是一个来自亘古时代的猎人,在胸口画着一道奇异的血色符号。

然后骨头刺破了他的手掌,仿佛一道尖刺!

“献祭开始,成为我的祭品,我乃扭曲的容器!”

猛兽尖牙一般的白骨,准队了小鱼干的头颅,在这一刻,小鱼干再也无法反抗。

“我……不想死……我想见到白远,还有……白雾。”

死亡的恐惧,让整个记忆世界发生了剧变。

这一刻,一个又一个的记忆体出现在了小鱼干的面前。

“放开她!”

带着面具的老k仿佛跨越时空而来!

一道金色的力量将小鱼干转移到了别处,同时他拔出了一把剑!

“如果是你的本体,我还真不是你对手,但你只是一个记忆体!”

对付记忆体,在获得了小鱼干足够多的能力后,追猎者甚至不需要出手。

无数拦截在他面前的记忆体,哪怕是初代的记忆体……只在抬手间……尽数覆灭。

偌大的空间里,再次只剩下猎人和猎物。

小鱼干恐惧的流着眼泪:

“你走开!我不要死!”

藤蔓再次将小鱼干缠绕,这一次……刺激的部位是她的胳膊,正沿着她的咽喉蔓延而上。

死亡一点一点逼近,小鱼干原本以为……白远等不回来……但她可以一直等待,似乎这种等待无限持续下去,未来就会有微末的可能性……

但现在,她发现自己好像等不到了。

天地开始骤变,猎人皱起眉头。整个天空仿佛变成了巨大的回忆录。

浮现出了许多小鱼干与老K和白远的往事。

此时此刻的另一个空间里……

斩杀了井三记忆体的白雾,也见到了同样的一幕。

原本的黑夜……在这一刻变为了遥远时空的景象。

那些在城市里奋战的英雄们,谷青玉,林无柔,宴自在,郑岳……这些被扭曲又被矫正的记忆体,也都停止战斗,看着天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雾内心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这个时候,他……找不到出口在哪里!

“白远!给我滚出来!”

明明战斗已经结束,但赤红色的火焰却瞬间炸裂开来。

白远缓缓出现,打了个哈欠:

“她快要死了,不过她使命已经完成了,井三已经被转变,而且你也知道了,井字级的致命弱点。完美的旅途,接下来等待她死去,记忆世界破碎就好了。”

“出口在哪里!”

“你在担心她么?大可不必,工具的用途就是这样的,你身边也有很多工具,希望你以后舍弃他们的时候,也能够跟我一样,或许你会走得更远?”

白远依旧一脸平静,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雾,白雾狠狠的挥了一拳,却也只是穿过了一道虚无。

“出口,在!哪!里!”

天空中浮现的,是白远,初代,小鱼干三人的经历。就像是一个人临死前的走马灯一样。

白远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之一,自然知道怎么用精神力创造一个出口离开。

“按照你和她的理解,这个地方只要扭曲消除,就能够出现新的出口,本来是这样的,但你也意识到了一点吧?”

“扭曲将至,我的孩子。这句话不是对井三说的,是对你说的,井三的记忆体,在这个世界化为了扭曲源头,它要扭曲的目标,就是你。”

“只不过他失算了,你早已被扭曲。但它堵住了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这是一种意料之外的变化,不过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你了,杀了它就可以愉快的离开,毕竟你有我,我可以帮你离开,但这会儿正是好戏上演的时候,为什么不一起欣赏呢?”

欣赏着白雾愤怒的样子,白远似乎觉得这件事更为有趣。

“何必去救一个没有价值的工具?来聊会儿天吧,嗯,这一幕是刚离开农场的时候。”白远看着天空。

天空中的巨大景象里,小鱼干穿着病号服,手抓着白远的衣角,怯生生的跟着白远。

初代笑道:

“你怎么不跟在我后面?”

“你丑……”小鱼干认为自己的语气很委婉。

初代气呼呼的走了。

小鱼干觉得很好笑,但是又不能笑。白远则还是那副颇为宠溺的样子,任由小鱼干牵着,仿佛是她世界里,坚不可摧的一面盾。

场景发生了变化,任由白雾如何叫嚷,白远都不在意,说道: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小流浪猫。”

小鱼干在垃圾桶边,看到那只眉毛如倒八字,浑身白色却又脏兮兮的毛:

“它好像我哦,但是眉毛像老k。”

“我他妈……你怎么连看到一只猫都要让躺着挨一枪。”

初代血压升高,长得丑怎么了?没有那些尸斑,我铁定是个帅小伙。

这个时候小鱼干认真的说了一句,让初代记了很久很久的话:

“因为找不到其他人举例子了,我的世界只有你们两个啊。”

景象里的白远看着阴霾的天:

“走吧,要下雨了。”

“我能带上它吗?”

“不能,它对我们没有用处。”

“噢……”

天空中的景象再次发生变化,白雾的语气甚至有些央求的意思:

“我要去救她,白远……告诉我出口在哪里……”

“不要急嘛……她还没有死,当然,我也不知道,我猜的,毕竟这个世界还没有毁灭,嗯……这是准备制造方舟的时候。”

白远指了指天空。

天空中的惊喜是三人站在海边。

初代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你已经决定了……犯的着这么消极吗?”

“我这不是消极,轰轰烈烈的去赴死,那是你这种人做的,我不行,我只希望游戏可以无限延续下去。”

“小鱼干呢?”

“啊,老k,你在叫我吗?”

小鱼干原本在一边玩着沙子,小耳朵竖着捕捉到了关键词,然后蹦蹦跳跳的赶了过来。

场景里的白远仍旧是带着迷人的笑容,摸着小鱼干的头说道:

“小鱼干啊小鱼干,你说你最后会怎么样呢?”

“我最后跟着你啊,跟着老k,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啊。”

白远笑了笑,没有说话。而初代则转过身去,背影有些萧索。

场景再度变化。

白远说道:

“哦,这是离别前,看来她真的快要死了啊。”

就像是白雾说话没有声音一样,白远自顾自的看着这一切,说着些话语,浑然不在意白雾的感受:

“真可怜啊,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

天空中,女人哭泣起来:

“白远……你真的还会回来吗?我不想你走,不想你走……”

她的每一个念头都是想要他们

大地影院免费观看视频 good电影

两个留下。

拯救世界也好,逃避危险也罢,只要三个人在一起,自己的世界就是完整的。

“会的,你要好好留在这里。我只是出去看看。”

“好,我在这里等你,我哪里也不去……”

她哪里也没有去,直到有一天,老k也有了将死觉悟,她才短暂的离开了这里,与老k道别。

她并没有意识到这场道别便是永别,她还是天真的问了一句:

“你们还会来找我吗?”

那个时候老k的回答也和白远一样。

漫长的七百年里,在无数个人的记忆里流浪……最终小鱼干明白了,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如今她就将死去。

在追猎者的藤蔓将其所有可能性一点一点锁死的时候,小鱼干的意识迷离。

“白远……老k……白远……老k……白远……白远……白远……白远……”

最后,她的灵魂和一个荒废已久的名字绑在了一起。

像是生命里只剩下那点东西,像是弥留之际,竭力想要抓住的东西。

病号服被鲜血染红,她全身仿佛在血水中浸泡过一样,只有脸色无比的惨白。

而场景也在这一幕骤然破碎,无数回忆交织而成的天空,再次变为了黑色。

白雾怔住,他以为那个可怜的女孩子死了。

这一刻,赤红色的火焰仿佛可以焚烧整座城市。

还有一股不曾有过的情绪在胸腔里积聚着,宛若即将撕破牢笼的野兽。

无数属于小鱼干的记忆,仿佛涌入了整个记忆世界里,所有记忆体的脑中。

天空中的场景破碎之后,在短暂又漫长的一瞬里……白雾像是经历了三人当初的事情。

一个女孩孤零零的守在热闹却又死寂的世界里,在无数悲喜的记忆里漂泊着,等待着两个早已死去的人。

她始终相信他们还会回来,可在将死的一刻……

甚至没有一个人守护在她的面前,她只能带着他们的名字死去。

何等悲怆与孤独,她苦等七百年的记忆,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了无尽的情绪。

白雾发出了一声痛苦无比的嘶吼,像是一只绝望的野兽。

怒吼声中,所有的情绪竟变作了某种蓝色的能量,与赤红色的业火交相辉映。

白远消失,如同一场电影尚未结束,却只感觉枯燥乏味的离席看客。

但通往某个世界的出口已经呈现在了白雾的面前。

(晚上应该还会有。)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